主题:156项工程最失败的项目—包钢,投产后连续亏损17年 -- 乾道学派
共:💬201 🌺884 🌵26 新:💬2 🌺16 🌵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苏联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农业机械经营着世界上最落后的农业(转

我最深刻的感受是苏联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农业机械经营着世界上最落后的农业产业

农业机械可真雄厚,巨型拖拉机一台有七百匹马力,拖着犁有百米长。各式拖拉机,收割机,打草机,装草机是用不完的,每年下发的机器有的还没装配就用电焊切割了当废铁上交,以完成国家废旧金属上交计划。奇怪的是没有中耕机和浇水机械。肥料和农药是用飞机洒的。牧场上到处建有保暖的冬季畜舍,牲畜饮水池,药物洗澡池,又奇怪的是没有人工草场,生产全机械化,再加上居世界之冠的广阔耕地和牧场,苏联应该是食品丰富的国家了吧,实际却是,都革命70年了,却从没有解决过吃饭的问题,成了老大难。

拥有三百多平方公里的农场,又绝对全是好地,没有沙漠和戈壁滩,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湖泊和小溪河。大约三分之一用作耕地,三分之一用作牧场,农田种小麦,青储玉米和土豆,牧场养马,牛,羊,耕地全是一眼看不到边的条田,草粮轮作,一年一换。我曾开过康拜因收麦子,早上8点从麦田的一头出发,晚上12点才开到另一头。种植业是只有两道手续:春天播种,秋天收割。种子种下后就不过问了,没有田间管理也不除草和灌溉。麦田里还好,杂草没有数量优势,长不过麦子,而土豆地里在挖土豆时则是在乱草堆里寻找土豆。撒农药和化肥用飞机洒,飞机飞到半空中风一吹,农药和化肥都吹到天外去了。苏联的农作物和牲畜的品种也是世界上最落后的,还不如当时的中国。秋天了,田野上是一望无际的乳黄色,要走到地边才知道长的是麦子,只有二,三十公分高,每个麦穗上只有十几粒干瘪的麦粒,按每亩产量计最多也就是十几二十公斤。哈萨克斯坦的羊毛纤维是世界上最短的,皮子质量也是下乘的。常到野外干活,没有见到过大肥羊,大奶头乳牛。自称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牧业规模却如此之小,三个牧工管一个畜群,羊群只数不超过一千,马群不超过一百。州农业局每年春天都要化验各农场农田和牧场的土地质量,根据土地等级规定产量计划。农艺师命令工人把本场最坏的土地挖出来当样品送上去,鉴定的产量计划不费力即能完成,还可以超额。苏联农业是最粗放的农业,也是最浪费的农业。劳动力太少,春播和秋收的工作主要由城市工人和大学生下乡帮忙。外来人当然更没有责任心,春播时脱播的地方一丢就是几十公尺。秋收时只看到所有的田间公路都是由小麦粒铺成的。谁家养有猪,需要饲料,只要拿着一瓶伏特加在路边举着,自有司机把整车的麦子给你送回家,一瓶酒换4吨小麦。偷的太厉害了,政府派警察看守路口,人们同样也有办法对付,在地边用挖土机挖个大坑,下面铺上麦草,再把一车车的麦子倒进土坑,堆满了,再盖上麦草垛,等地里收完后再拉走。即使到了仓库,堆在晒麦场上,晚上还是有人去“加班”,一口袋一口袋地往自家运。这种浪费还是小的呢,更叫人不可思议的是有如此奇怪的秋收:什么都是按照严格的计划办的,哪月哪日完成春播,哪月哪日秋收完毕都有硬性的日程表,到时候政府派飞机去检查。主管官员坐在飞机上观察地面,看地面上还长着庄稼没有。而完不成计划,农场头目就拿不到奖金,严重者还会被撤职,甚至坐班房。有时候,麦子到时收不完了,就派人把剩下的麦田一火烧光,反正稀稀拉拉的麦草,烧掉了也形不成成片的焦黑痕迹。农场种有大片玉米。赫鲁晓夫第一次访问美国,看到了美国人发玉米财了,回国后就拼命扩大苏联玉米种植面积,但北哈萨克斯坦气候严寒,只有不到4个月的无霜期,玉米完全无法成熟,只好在下雪前连杆带穗一起割下,再用切草机切成一小段段的,堆起来发酵后当青储饲料。1972年10月份,眼看大雪飞来了,一半玉米还没收完,场长召集他的五总开会紧急商量大事,其中一总发挥了哈萨克人的发明能力,就像他们发明了沙皇特工、该区的被命名者瓦里汉诺夫是大科学家一样,发明了木排打倒玉米收割法。叫工人把从鄂木斯克运来的大木头扎成一张张大木排,一张长达半公里,绑在巨型拖拉机后面,一台台K700轰隆隆地在玉米地里开过,所有的玉米杆全部被打倒在地。大雪一下,全部被雪掩盖。不到一天,就把十天半月也难以完成的玉米收割计划不折不扣的完成了。

农业既然如此,畜牧业没有两样的,畜牧专家们在研究室里制订了详尽而科学的饲养牲畜规程,规定在每平方公里的牧场上要均匀地撒下多少麦子和食盐,为牲畜增加营养。汽车队的司机在库房里领了规定的麦子和食盐,又懒得用吹风斗均匀地撒在地表上,一堆堆地卸了下来,羊们牛们马们一见麦子堆,盐堆就跑去拼命地吞食,一见食盐堆就跑去拼命的舔食,不少牛羊马给涨死了,又有不少牛羊马给咸渴死了。结果牧工们在牧场上一见麦堆,盐堆,就慌不及地赶着畜群逃走了。牧工们把牲畜赶到牧场上一吆喝,自己便找棵大树,把头包严(因为草原上蚊子太多)躺下来呼呼大睡,羊只走失了,狼吃了,到别的畜群里去偷来凑数。偷不上,就提瓶伏特加到畜牧师家里去,请他填张表,写上“狼灾”,签上名,万事大吉。每个畜群只要出现一只大肥羊,组长就会偷去卖掉或拉回家吃掉,再到畜牧师那里报个不慎丢失,由同组三人平均负担赔偿价款。

农业机械的浪费还要惊人。垦荒地劳动力十分缺乏,政府制定的法律规章还是保护工人权益的,工人把拖拉机开翻了,碰坏了,只要不死人,不伤人是不受处罚的。坏拖拉机便扔下,再领台新的。春耕和秋收时生产队在农田里设了许多营地,供农工吃饭,睡觉,机器加油,修理,种完和收完地回家,许多带不走的铁犁铁耙,汽车拖斗等等就扔在地里不管了,有的还是新新的拖拉机和康拜因。不管是坐火车还是坐汽车,在北哈萨克斯坦原野奔驰,入目而来,到处是废钢烂铁堆积的破烂堆,有些工厂里新设计制造出来的机械,如装牧草捆堆和码牧草捆的机器,挖土豆的机器,收割机上的一些新式传送链带,不好使唤,人们也不想找麻烦去使唤,运来了就堆在农机站广场上,让他们锈坏,再砸烂后当废铁交上去。金田村每年有300吨的废金属上交计划,由我们农机管理站负责完成。计划很容易完成,只要开上起重机和卡车跑两三个废弃的田野作业营地就完成了。有时头头们还懒得跑,命令电焊工把旧的,新的或完全新的农业机器切割成一块块交上去。1974年站长心血来潮,在停机场来了个大清扫,把所有的没有用过的机器叫我们全给拆开,超额完成了废金属上交计划,年底得到区农机站发下来的300卢布奖金,他全塞入自己的腰包。也发了点善心,买了一瓶伏特加分给站内6个工人喝了。上级要在农田里安输水管,运来了直径一米的不锈钢大管子,运来了又无人安装,全卸在公路边叫它给腐蚀掉。人们可以不爱惜机器,人为地破坏机器却侮辱“苏联造”。一个拖拉机手要辞职进城工作,场长不批准,他一气之下,把拖拉机开到大树下,用钢丝绳把拖拉机吊在了树上。厂长把他告到区法院,法院以“侮辱苏维埃机器罪“把他判刑3年,也不知道苏联刑法大典中订了这条没有。

用粗放而落后的方式垦荒,造成了巨大的生态破坏。北哈萨克斯坦绵延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汽车奔驰几天也看不到一座山,湖泊非常多,还有我们中国没有存在过的平原原始生态,长的都是高大笔直的红松和桦木。从飞机上往下看,只见绿色的大草原上嵌着一个个碧蓝色的湖泊,大大小小串成一串串的碧玉长链,实在是风景如画。春天一来,遍野开着各种颜色的花,处处是一簇簇红柳组成的灌木丛,柳枝低垂,小河里流水潺潺。美中不足的是蚊子太多,从草原冰雪开冻到下雪,到处都是飞着的和停着的大蚊子,它们可以有本事咬死牲畜,也能咬死人。在畜粪堆边的绿头大苍蝇也不比蚊子少,人畜走近,粪堆树丛里,苍蝇和蚊子一哄而起,遮天蔽日,叫人胆战心惊。所有牧人在野外放牧,夏日炎炎下都得穿皮袄皮裤皮靴子,头用密的铁丝罩罩着,或用毛巾一层层包起来,只露鼻孔和眼睛。这片草原,是可望而不可涉足的,是可赏而不可亲近的。但是不管怎样,草原给人类提供了辽阔的牧场,湿润的空气,充沛的地表和地下淡水,但是不科学的垦荒却把有序的生态全给破坏了。在垦荒区,除了居民外,苏联人是不种树修渠的。成片的草原给拖拉机犁掉,沼泽地填掉,小山包堆掉,一片片的灌木丛用挖土机连根拔起,再付之一炬。而铁路边,公路两旁,一根树也不种,更不用说有新疆军垦农场那样纵横交错的田间林带了。夏天一到,冰雪融化,土地开冻,被开垦过的土地没有任何植被保护。大风一起,沙土飞扬,大白天也变成了昏天黑地。而北哈萨克斯坦是多风的平原地带,特别是8月份,常常刮黄风。黄风犹如火一般,一吹过去,草,树叶和庄稼都被烧焦。地表水又没有一个归流处,每当化雪季节或雨天,村里村外,到处是烂泥塘。土地有是粘性的,穿着长靴子到外面走一趟,鞋底上就沾上几公斤的泥巴。每栋房子的门前都竖着一个用铁条悍成的架子,用以刮掉靴底的泥巴。这里的居民,不管男女,不分冬夏都穿着长统皮靴,很少见到穿浅口皮鞋或运动鞋的,原因是风沙大,泥巴多。居民的卫生修养水平也是不可恭维,牲畜粪便,牛羊猪马骨头,烂土豆,炉灰渣到处都是。村子用垃圾筑成的高墙围成,材料是牛马羊粪,腐烂了的小麦和土豆。一年四季,臭气熏天,村庄和住宅是苍蝇的王国,房内房外都是爬满了绿头苍蝇,食堂里炊事员杆面条,上面给苍蝇爬满了,他也不伸手赶一下。只有我们几个中国人,在中国养成了“除四害”打苍蝇的习惯。我们用细铁丝网自制了苍蝇拍,下班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把室内的苍蝇拍打干净,门上还挂有门帘,开门时不让苍蝇飞进来。

通宝推:happyyuppie,达雅,年青是福,联储主席,
帖:4261440 复 426042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