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试挖新坑一口 疾风 -- 苹果核的复仇

共:💬84 🌺614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试挖新坑一口 疾风

九连

九连和那些有着无数荣誉称号历史甚至可以上朔到八一南昌起义的兄弟连队比,简直就是刚出身的婴儿。九连原先那个师,只是人民解放军庞大的陆军部队中一个很不起眼的乙类师,用老政委的话说,就是种地比打仗熟练。托南疆告急,急需用兵的福,种种地杨养猪的农场师摇身一变,变成了齐装满员,武装到牙齿的甲类师。而且还扩充了不少单位,九连就是在那个时候组建的,当时的老连长后来回忆说,老九连的兵,都是从全军其它单位抽调来的老兵,从黑龙江到福建都有,个顶个的强。于是,两个月后,九连就去了战场。等全军凯旋的时候,有三分之一的兵加两个排长没有回来。

八九十年代,对九连来说,是个动荡的年代。九连所在的军裁掉了,师裁掉了,甚至团也裁掉了,独独九连每次在裁军中都能幸免,这让很多肩膀上扛着星星的军官们看不懂。每裁一次军,九连就换一个隶属单位,于是步兵九连坐上了卡车变成了摩托化步兵九连,接着换到了一个阔气的单位,乘上了履带步战车,变成了装甲步兵九连,最后上级变成了机步旅嫌履带车又重,又耗油,战斗力防护力也不怎么样,最最重要的是,不适合南方战场的作战地形,于是乎,九连统统上了八个大轱辘的新式步战车,这次名称倒是没有换,还是叫装甲步兵九连。

连长

九连连长苏韵文,上尉军衔,年方27。长得细皮嫩肉,除了漂亮外任何用于男性外貌的形容词都不适合他,或许还可以用美丽。连里的动漫爱好者一致认为连长穿上女装就是彻底的伪娘,足以让这个世界三分之二的女人羞愧到自杀。苏韵文当年扛着背包到石家庄步校报到的时候,曾经被门岗误认为是来找老乡的女兵。后来肩上扛红牌子的时候去北京联系工作,对方死活不相信他是指挥院校的,而一致认为他是军艺的学员。至于连长在学院里,简直就是传说,一开始是寝室的“室花”,后来成了区队的“队花”以至于最后成了学员旅的“旅花”甚至“校花”。每到文艺汇演什么的,简直就是他的灾难,每个排小品的“剧组”都想拉他去演从妹妹女朋友未婚妻到嫂子的各种角色。

说句良心话,苏韵文的言谈举止和正常男性毫无区别,别人怎么说,他也不恼。好在他的成绩一向和他的脸蛋一样漂亮。在九连,连长的威信一直是第一位的,这点让指导员很不平,不过,连长在九连从实习排长干起,一直干到连长,前前后后待了六年半,而指导员才来了一年半,威信除了自身的原因外,时间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连里的兵为自己有这样一个漂亮且出色的连长感到无比自豪。

指导员

指导员高明月五短身材,身上毛腺发达,一天不刮胡子,就像鲁智深再世。至于身上和四肢上就更不用提了。连长经常揶揄指导员,说他不是有外国血统就是没进化好。指导员对此满不在乎,大声说,毛多,那个欲望就强,活还好,每次探亲都把老婆办得踏踏实实的,惹得老婆不久就想来队。你们有这本事?惹得连部哄堂大笑。一般人的习惯思维就是,指导员必然是个文质彬彬的儒将,会和风细雨地做思想工作,高明月也会做思想工作,不过他的思想工作就不是那么和风细雨了,用疾风骤雨来称更加恰当。

高明月办事气势大,但是公平,士兵们个个服服帖帖。教导员和主任经常说他江湖气太重,要他学学赵刚别学什么李云龙。每到这个时候,他就抓抓头皮,说,首长哎,这是战斗连队,要拉出去打仗滴,要是个个搞得和娘们一样说话,不如请琼瑶什么的来当指导员好了。

指导员擅长跑步和射击,连队每天一个五公里他觉得不过瘾,自己还给自己加一个五公里。到靶场射击更是他节日。如果是机炮射击,他必然从每个炮长那里抠一颗炮弹,全连十四台战车,他能抠到十六发三十毫米机关炮弹,然后痛痛快快打个长点射。

司务长

司务长老胡原名叫什么大家都忘记了,一般都直接叫他的外号老狐狸。老胡擅长赚钱,自然不是什么喝兵血吃空额什么的。全旅集中住宿集中办伙食,按说就没司务长什么事了。偏生这个军队的传统就是个农民军队。为了表示不忘传统,装备再先进的部队,也有个农场,分配到各连十几亩地,还要求养十几口猪,用来在大节日会餐的时候杀了吃。农业生产是要作为连队工作考核的重要指标之一,别的连队自然不敢怠慢,乖乖的抽点炊事兵或者不那么听话的刺儿头去养猪种菜。老胡不然,九连的地挺偏,是块河滩地,距离其它连队的地有个几里路,这本来是地方上一个老的民兵靶场,据说还当过刑场毙过人。地方修公路,征用了部队的一些地方。于是这个靶场就补偿给了部队。当时旅后勤分地的时候,誰都不要这块地,老胡笑眯眯的接了过来。接着他按照三七分成,把地租给了北方来打工的农民,旅里下拨的生产资金让他在县里中学附近租了个小门面,开了家饮食店。当然,从老板到伙计,用的都是部队家属。饮食店一开,生意一下子火爆起来。大半年下来,老胡又吃下了左右两边的门脸,把个做早点卖点小酒菜的小铺子扩充成了中型的饭店,有地方的流氓眼馋这买卖,经常来捣乱,某天,这个团伙从老大到马仔都被一帮穿着破烂,剃着平头肌肉发达的小伙子一顿胖揍后就再也没人敢打这儿的主意了。

老胡能做生意,却没什么私心,赚来的钱,账目清清楚楚,除了一部分用来支持上级的工作外,都补贴到了连里头。虽然饭菜全旅都吃一口锅里的,但是九连隔三差五的每人发箱水果啊什么的,连里的娱乐设备让旅政治部的文体干事看了眼馋。本来上级对老胡的做法是有看法的,想处理老胡的,但是架不住二十多个干部家属都在人家那儿干活,而且工资福利比那些肩上扛着星星的老公们多出一截,自然没了脾气。旅里从意见重重到睁眼闭眼直至把老胡立为标兵典型,以至于想把老胡调到旅后勤当助理员,让他好好发挥一下,却被他拒绝了。理由很简单,守着连长指导员两个活宝,誰都舍不得离开九连。

骨灰盒

九连连部有个骨灰盒,货真价实,如假包换。就放在文件柜上面。盒子的所有人是指导员。当然,盒子是空的。一个房间一旦有这么一个玩意存在,瞬间会变得阴冷,连长 副连长 指导员 司务长 通讯员和文书都亲身体会到了这点,他们说即使四十度的酷暑,连部连电扇都不用开,人都会起鸡皮疙瘩。当初指导员调来九连,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盒子请了出来。帮着指导员搬行李的通讯员和文书吓得差点坐地上了。任你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现役军人,猛的看到这玩意,总是有很大的心理障碍。指导员却笑眯眯滴把盒子端端正正的放在柜子顶上。

连长一度怀疑指导员有轻生倾向,兵们却认为那里面是指导员用来放细软的,放那儿,誰敢偷啊。干部们说,连部现在太邪了,在连部开会,总觉得好像有双眼睛在暗地里看着自己。直到旅长下连队蹲点。毫无例外,旅长也被大大滴“惊喜”了一下。他立刻叫来了高明月,指着盒子问,这个是怎么回事情?高明月抓抓头皮,“报告首长,这个是做思想工作用的”。旅长的鼻子差点气歪了,“你他妈的哪个政治学院毕业的?教材里有拿这玩意说事的,今天你不把事情说清楚,老子把你装这盒子里。”

晚点名的时候,指导员捧着盒子在队伍前面,大声说:“同志们,明天我们就要参加疾风2014的演习了,你们都知道,战场就像比赛,不过这个比赛只承认冠军,只有冠军才可以回家,亚军以下的,统统都要装进这个盒子里面才能回家,同志们,你们有没有信心拿冠军”

一百多条喉咙大声地喊道:“有”

“我听不到你们,到底有没有”

“有!!!”

点名结束,旅长苦笑道,“要是现在还有土葬,你是不是要在连部放口棺材,在动员的时候抬出来?”

“报告旅长,棺材的话,放在炊事班的库房就可以了,平时还能放东西”

“乱弹琴”

后来,旅长对指导员的盒子也不置可否,虽然这政治思想工作不怎么道地,但是又没有违反条令条例,这种情况下上级对于下级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是向来不怎么干预的,免得挫伤了下级的积极性。

元宝推荐:奔波儿, 通宝推:桥上,史老柒,菜菜丛,冬天的绿茶,蓝色帝国,容易,履虎尾,廖石,鹦鹉螺,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