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读《易经》心得】屯卦:创业的故事 -- wqnsihs
共:💬24 🌺12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读《易经》心得】屯卦:创业的故事

(主要参考黄寿祺《周易译注》)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大意:屯卦象征事物初生的艰难。然而事物初生,气势盈满,正待成长,所以趋势上是上升的,前景是很亨通的。但是新生之物,当务之急是固本培元,夯实基础,所以谨守正道为利。例如国家初建草创,万事忙乱,艰难当前,此时不宜急功近利,应该应设府拓疆,分封诸侯,广揽辅佐,稳固基础,治国安民。

《说文解字》解释:屯,难也,象草木之初生,屯然而难,从屮贯一。一,地也。

元亨,在这里表示至为亨通。利贞在这里表示谨守正道为利。勿用,不宜、不应该。 往,由内卦往外卦发展就是往,反之叫来。

这一段实际在讲艰难创始时期的形势和策略。

在六十四卦中,乾、坤两卦象征天地,其余六十二卦象征由乾、坤二卦相交错而产生的万事万物。屯卦卦象是震下坎上,意为初生。因为天地开始产生万物时,万物处在一片混沌之中,这种状态叫做屯。同时屯的甲骨文或金文都像草芽破土而出尚未伸展的形状。所以用象征万物始生状态。所以屯卦作为乾、坤二卦始交而产生的第一卦。

所以《序卦传》说:“屯者,物之始生也。”

所以根据上述描述,我们可以理解为:因为事物初生,正待成长,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勃勃生机,所以其势极为亨通。但初生之物毕竟脆弱,必须正其根本,所以又宜于守正。

勿用有攸往就是不可轻举妄动。因为新生事物固然有大亨之象,将来必然亨达,但目前是萌芽,随时夭折,所以必须固本培元,细心看护,施肥浇水剪枝,不能急功近利,拔苗助长。

利建侯是指当我们处于开创局面的艰难时期,在夯实基础,打好地盘,解决吃饭问题的同时,应该广求帮助,广结善缘,以求谋求生长空间,否则就是一棵永远长不大的小老树。

而为了能够找到自己的帮助,唯一的办法是分让自己的利益,与人共享。正如一个君王登基,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分封诸侯,作为自己的辅助力量。

这就是创业的策略: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同心协力,众人拾柴火焰高。而其中的要点是要舍得与别人分享。

(这里碰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屯卦的元亨利贞的理解。按黄寿祺先生解释:

乾卦的元亨利贞说的是天之道,四个字分开解释,为天之四德。

屯卦的是元亨和利贞,元亨是指大亨,极为亨通顺利;利贞是指利于坚守正道。

周易中的贞字,通常以正为训,即所谓贞者,正也。譬于人事,犹言行为守正,心志坚固,事必有成也,故文言云贞者,事之干也,贞固足以干事。但就各卦爻辞中的贞字,其义则略有差异:一、若阳爻居初、三、五,阴爻居二、四、上,居位均得正时,爻辞的贞字,为继续保持正固之意。二、反之,阴阳爻居位均为失正时,则爻辞之贞字,应释为努力趋正自守之意。)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大意:彖传曰:屯卦象征事物初生之艰难。万物出生,正是阴阳刚柔始交之时,必多生困难。卦象下震动、上坎险,有动于险中的象,但是事物都是困难中成长的,只要我们谨守正道,虽然有困难,一定生气蓬勃,亨通顺利。(这是在解释卦辞元亨,利贞)

屯卦卦象有雷雨将作,雷声充盈,乌云密布的情形,正象征大自然阴阳之气始交,万物萌生,屯难混沌的状态。贤君应当效法天道,设府拓疆,封建诸侯,安抚万民,不可安享其位,无所作为。(这是解释卦辞利建侯)

传统解释:

从屯卦上下二卦的关系看,下卦为震,震卦的意象为动(见入门介绍),上卦为坎,坎卦意象为险,整个卦象是动而遇险。所以创业艰难。

按照《易经》中的否极泰来原则,新生事物总是在艰险之中成长壮大的,只要在求发展中能坚持正道(贞),其前景无疑是极为亨通(大亨)的。问题在于,动则可以出险,但是不容不动,所以动就要合乎正道(贞),动得适宜,才能获得大亨。

同时震的卦象为雷(见入门简介);坎的卦象雨水。坎下时才为雨水,而屯卦的坎在上,只是云气。此时欲雨而未雨,只有乌云和雷声,阴阳二气充盈天宇,是雷雨将作时的景象,也是刚柔始交物将萌生时的氤氲状,这正如大自然在造设万物的草创时期那种冥昧状态。(建议注意一下这种思维方式

在艰难创始时期,一切都混乱得很,但我们不可宁处,无法安居,应该建立根据地,作为自己的创业的根基。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大意:大象传曰:屯卦下震雷、上坎为云,云在雷上,云气上升,电闪雷鸣,将雨未雨,表现出一种混沌困难难之象。君子观察屯卦,是云在雷上,光打雷不下雨的象,感悟到在创业初期,一切艰难,应当奋发有为,以治理天下。 (经纶:以治丝比喻治国理政。)

这是用天象来比附人事。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大意:初九阳刚得正,有干事之才,但是由于处于屯卦初始,前面有坎险(上卦为坎),动则遇难,不能急于求进,所以卦象是徘徊不进,这时固守正道,待时而动是最佳选择,符合卦象。如果是初立建国,则利于封建诸侯,广揽辅佐,以实现治国安民。(盘桓,徘徊不进)

利建侯也有的解释为利于建立根据地。创业之初,最重要的就是建立根据地,扎劳根基,打好基础。

《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大意:初九虽有迟疑徘徊不进之象,然其心存济世安民,志行端正。又其以阳居初,谦居于群阴之下,是尊贵者而有谦卑之心,能俯从民望,故其可大获民心。

小心谨慎,夯实基础,保持正道,这是创始之初的行为原则。

传统解释:

初九为刚爻得位而勇于进,但是初九处在创始之初期,卦象中上卦是坎险,不能轻举妄动,不能轻易冒险,因为还没有冒险的本钱,必须心平气和,不要急功近利,不要浮躁偏激,要守正守中,因为此时动则难生。这就是爻辞中所说勿用有攸往的意思。

这时初九唯一可做的有益之事是建立诸侯,以求相助。同时还要谦恭下士,以收揽人心。(因为卦象显示初爻是阳刚之爻,身分尊贵,在屯卦中处于较为卑贱的两个阴爻之下,只要谦下就必然得众望之所归。)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大意:六二柔顺中正,代表能审慎处事,当屯难之时,不急于求进,故屯邅而行,有行走困难之象。又因为屯难之世(创业时期),远途跋涉困难,所以亦有乘马不进之象。而与其相应的九五(六二是下卦的中位,与上卦中位相应),虽居于坎险中,因为是相应位置,所以不是敌寇,而是是阴阳德正,正是可为婚配的对象。但是六二乘刚,前有坎险,时当屯难,所以不宜轻易许人以婚配,惟有谨守正道,待时而动。经待十年之后,时通运转后才能婚嫁。(邅如,难行不进。邅,音沾。 班如,行马不进。匪,通非。 字,谓女子许嫁。)

《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大意:六二有行进困难之象,因为其乘凌于初九阳刚之上。而久待十年才婚嫁,是因时过境迁而困难已消,事理返趋于正常。(反常,谓返归于正常。反,同返)

这是在说做事情必须守正待时。

六二爻辞讲的是婚姻故事,这一段就像是一个电视剧本。

传统解释:

六二以阴爻居阴位,力量柔弱,在艰难创始之时,自身是无力出险的。虽然居中得正,有应在上,有济险之志,但在坎险之前也只能徘徊彷徨。如欲出险,非得阳刚之助不可。

但是屯卦中的阳爻只有初九和九五。初九倒是与六二近在比邻,一刚一柔。可是六二居于初九之上,是以柔凌刚,逆而不比,六二无法借助初九之力出险,仍然难以前进。

从初九为逆,应九五为顺,去逆就顺,则二阴五阳,得中得正,返归常道,这样才能长相厮守,所以所这是返回正常状态。

所以《象传》说:“六二之难,乘刚也。”另一阳爻九五,与六二位置相对,阴阳相应,关系密切。所以爻辞说:九五不是匪寇,乘马班班而来,迎娶六二。(六二与九五为正应,以阳从阴,所以有婚媾之象,五居坎险,故疑为寇)

但六二为什么不马上缔结良缘,要等到很久后才出嫁呢?是因为六二处于创业之时,六二之前有六三、[**]两个阴爻阻隔,六二不宜轻动,只有耐心地守正待时,直到形势好转之后(也就是九五来娶,水到渠成之时),六二方才出嫁。《象传》指出,这是由于十年后一切终于返归于常道。当然,六二得与之正应的九五之力。

由此可见,摆脱创始时期的艰难,十分不易,要耐心等待各种条件成熟,有时甚至是长期等待(当然不一定是十年)。创业太难了。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大意:六三失正不中,与上无应,但是却是躁于进取之象,犹如行猎至于山麓,没有虞人向导,独自驱禽而入于穷林之中。君子居仁由义,洞烛几微,此时与其行猎入林,不如舍之而返,否则穷追不舍,将有困难。

《象》曰:即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大意:象传曰:六三行猎至于山麓,没有虞人向导,仍然进行围猎,说明其躁于进取,有贪于追逐猎物之象。而洞烛几微的君子,会舍弃行猎入林而返。而六三若穷追不舍,必有困难,即将陷于穷困的境地。

这是说在创业中应借助外力,避免盲动。

传统解释:

古人打猎,必有掌管山林的虞人把禽兽赶进围场。六三以阴爻居于阳位,不中又不正,属于不当位且处于凶险之地,又处于下卦之上(震之极),是力弱而急于求进之象。本性决定它躁于进取,必然妄动,必然贪于所求,又无应援向导,如果进入山林,必然陷入林莽空手而回。如果不及时停止,说不定还会陷入困境。

所以这时应守静以待,避免盲动,按照卦辞勿用有攸往行事。如果想有所为,也要借助外力,借助向导:有虞才能逐鹿。

如果懂得几微之理,就知道在此种情况下主客观都不具备出击的条件,不能被猎物诱惑,迷不知返,不如断然地放弃、丢开、罢手,免得得不偿失。

《 淮南子》曰:君子惧失仁义,小人惧失其利,观其所惧,知各殊矣。惟入林中,务穷兽之所往,所谓小人惧失利也。君子舍之,即舍逆失前禽,惧失仁义也。

六三爻辞讲的是打猎故事,描绘了盲目贪求的浮躁庸人和当止则止的明哲君子的两种选择。

[**],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大意:[**]柔顺得正,上比五阳,下应初刚,是德孚众望的重臣。所以可以求于下贤初九,往而共辅九五阳刚之君,以共同创业成功。但是[**]阴柔,本身不是济世之才,又位居坎险,属于疑惧之位,所以有行马不进之象,犹豫不决。但是他与初九阴阳相应,求取婚配(合作)则刚柔相济,可顺利解决困难而获得吉祥,所以虽有二、三爻之阻,如果去邀请初九合作,就将无所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大意:象传曰:[**]求于下贤初九,往而共辅九五阳刚之君,以其刚柔相济而得以济屯解难,可谓明智之举。

传统解释

[**]柔顺居近君之位,或获得九五信任,但是[**]为阴柔之质,无力独自度过创业之险,有待于外援。正好与[**]有正应关系的初九向上仰攀,专程来求婚;[**]便欣然俯允,前往应婚,喜结良缘。初九既有济险之志又有济险之力,只因所处条件不利,才坐而待时。[**]十分明智,自知力量不足以济创业,毅然地以上求下,取刚济柔,屈尊地与贤者初九合作。初、四两爻一来一往,一求一应,同舟共渡,刚柔相济,就能够脱出创业之险。

知己不足,求贤自辅,凡成就大事业者无不是如此。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大意:九五阳刚中正,高居尊位,但是陷于坎险之中,处于艰难草创之时,需要普施恩泽。但是从九五的象来看,九五聚积的德泽并未能下施于民,所以将尽失民心,这时若做小事,守持正道还能获吉祥;如做大事,即使守正道也会有凶险。(屯其膏也有的解释为屯是难的意思。屯其膏:难于普施恩泽。九五陷于险中,难于普施恩泽。)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大意: 象传曰:处于艰难草创之时,需要普施恩泽,九五聚积其德泽而未能下施于民。

传统解释:

九五虽然是以阳刚之质,居于上体中正之尊位,但处于创业之时,陷入坎险之中,迫切需要辅助之力。

作为居于尊位的九五,要想得到辅佐,必须广施德泽,收揽人心。如果恩泽不能广施,即使守正道行事,其结局也是凶险的。因为得人心者得天下。尤其在艰难的创业中,更为明显。所以广施恩泽对于领袖人物特别重要。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大意:上六处屯卦之极,屯极则通。但是上六秉性阴柔,既乘刚又居坎险之上,所以是欲进又止,暂难岀困之象。所以陷于伤心泣血,泪流涟涟的窘境。

《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大意:象传曰:上六的伤心泣血,泪流涟涟,是因为其不明处屯难之时,时变则自然亨通之理,其悲伤困窘仅是一时,怎会长久如此呢?

传统解释:

六二、[**]爻的乘马班如皆指迎亲队伍乘马纷纷而来。这里的乘马班如不同。上六位居屯卦之终,处于创业之极,但它是阴柔之质,没有能力摆脱困境,与六三又无正应关系(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孤独无援,因而骑在马上盘旋(乘马班如),忧惧交加,血泪交流。

上六有两种可能:或者灭亡,或者屯极而通。创业之极,也可能出现新的变化,绝处逢生,变屯为通,山穷水尽变柳暗花明。不管出现哪一种可能,目前的困境都不可能长久地存在下去,所以《象传》说:何可长也。这话里也有穷极应思变的意味。

所以黄寿祺先生说:上六屯极终通,泣血之忧,必不致于长久,此乃易例中,特定的时、位所导致的结局。

所以屯极而穷,穷则变,变则通。

小结:屯卦讲的是创业的艰难及其对策。六爻分别描述创业不同阶段的特点。初九盘桓,以居正不冒险为利;六二屯邅,以守正耐心待机为宜;六三即鹿,以盲动贪婪有吝为诫;[**]婚媾,以屈尊求贤为吉;九五其膏,施恩以防凶;上六泣血,屯极应思变。要点是居正慎行。

这里的正,即是不急功近利,也是不偏不倚,不急,不贪,不忿的意思。(这个我以前专门写过帖子)

总之,屯卦强调创业时期的艰难危险,警告我们对创业困难要有思想准备,不要轻举妄动。同时又提示只要小心谨慎,积极努力,耐心积累,分享成果,一定会成功。所以张载说:易为君子谋,卦辞中每有贞凶之占语.,其义乃在戒人固守正道,防备凶咎。系辞下云:作易者其有忧患乎?

这一卦不需要我牵强附会,因为已经说得很清楚,而且我没有创过业,也扯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关键词(Tags): #屯卦(大圆)#易经(大圆)#创业(大圆)通宝推:密支那,朴石,
主题:326247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