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讨论】粗略说说偶对主席和小平的认识和看法 -- 皖江吴郎
共:💬256 🌺2040 🌵2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关于主席、民主和凳公的一点想法

主席不民主、独裁、专权,颇有些人这么想这么说。我认为,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是根本不理解民主为何的NC。

民主是什么?多数人的观点,多数人的意见。主席一生一直是尊重多数、服从多数、争取多数。尽管他有独裁的条件:党的七大就通过一个不公开的决议,委托主席对政治局事务有最后下决心的独断权。这个授权终生没有收回过。但除开战争年代的某些军事问题,他一直没有用这个权力。

当他属于少数的时候,尽管保留自己的意见,但也是在服从多数。

比如宁都会议,比如整风转成反右,比如大跃进里的浮夸风(他自己很明白地说过,是少数派,右倾,机会主义)。

还比如对他自己的个人崇拜,见滴水洞来信:

今年四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五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得很凶,简直吹得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

长征中,他反复和洛甫、王稼祥谈话,就是为了争取多数。50年代以后,由于他巨大的功业和威望,这个“多数”似乎已不用太费劲地争取,他每句话每个决定大家都会附和,但是他的话被人裁剪、曲解和滥用的状况,却是愈发严重,这个问题他自己都很伤神。

比如他要对某个领导人表示不爽,那么必然地,百多个中央委员都会投票支持主席,把那个领导人轰下去。而且我也敢断言,即便在全党全国投票,也会是90%以上的票支持主席,把那个领导人轰下去,根本无须作假。

开除刘修养党籍,百多个中央委员只有陈大脚一张反对票,全是“违心”、“盲从”的吗?只要有哪怕五十个中央委员反对,他的党主席当得下去吗?

那么问题就在于,他作为党的主席,还能否对其他人表示不同或反对意见?这是很讽刺的,等于说要剥夺主席的民主权利了。

至于凳,其实也面临着一个多数的问题。他的威望和功业和主席是远远不能比的,所以在上台之初大量运用收买手段,包括补发工资和涨工资、知青返城、纵容官倒和军队经商,都是在“买”多数。还运用“参加”八七会议、“指挥”淮海战役等小伎俩给自己的功业添光彩,这是在“骗”多数。

但是大事件之后,他终于领教到“买”、“骗”来的多数也是不靠谱的,自己的威望跌落,怎么办呢?最后就是拿着枪杆子抛弃了多数,“谁不改开谁下台”加上“不争论”,这才是真正的枪指挥党,蔑视组织原则和践踏民主。

通宝推:山药糕,hwd99,侧翼,tanhuan,SleepingBeauty,天涯睡客,高中三年,天涯无,桥上,jboyin,迷途笨狼,思行路人,readerg,土拨鼠yuanap,西风之哀,李根,非吾有,再闻鸡起舞,樱木花道,起于青萍之末,老老狐狸,Thresho,威武,kmy1810,ifuleu,
帖:2874180 复 287382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