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无刺的玫瑰——保加利亚的历史 -- 生命之歌
共:💬76 🌺30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第十七章第一保加利亚屠夫和早期保加利亚社会生活

特尔维尔可汗的后继者我们不能知道他的准确名字,可能叫卡尔梅斯(Kormesiy,718-725)。在他在位期间,据某些拜占庭文献可以发现,他曾经与拜占庭人签订和约,可能就是以前和约的继续而已。而其他的记载就根本看不见了。他的继任者是塞瓦尔(Sevar,725-739),他也仅是录其名,但不知其事迹为何。

在塞瓦尔死后,保加利亚在推举继位者上面出现了第一次内部冲突。但冲突的原因却令我们感到很新奇:在以往的冲突中一般都是一派亲自己国家政策;另一派亲外国政策。而这次冲突则大相径庭:这次冲突主要是由“博亚”(即保加利亚贵族)争权造成的。他们一派认为要推举一个能暂时与拜占庭和平,等实力强大后再进攻的和缓型君主;另一派则认为要推举一个能与拜占庭立刻兵戎相见的君主。在激烈的竞争中,沃基尔氏的科尔米索斯(Kormisos,739-756)取代咄陆氏成为保加利亚的新可汗。他经过审时度势,建议此时的主要政策就是与拜占庭和睦相处,之后在拜占庭虚弱时再进攻。此时的拜占庭正与阿拉伯人在小亚细亚作战,大量的亚洲居民因为无法忍受战争对他们家园的破坏,所以很多都迁入了巴尔干半岛。保加利亚为了安置这些人,提供了很多闲置土地,让这些人安居乐业,借此也可以壮大自己的实力。拜占庭的很多居民看到这样也纷纷涌向保加利亚,形成了一种倒流的形式。经过了16年的养精蓄锐,保加利亚实力已今非昔比,已成为拜占庭人的头号敌人。在安置了大量拜占庭移民后,755年,科尔米索斯可汗以自己为拜占庭人解决了安置问题为由,要求拜占庭人在以前的合约基础上增加年贡。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五世(Constantine V,741-775)认为这不是理由,当时就拒绝了这个要求。科尔米索斯强忍住怒火,想指派官员与拜占庭人再次接洽。但是在使者将要出发时,驻扎在边境的保加利亚军队长官送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他们在边境巡逻时发现了亚美尼亚雇佣军的驻地,后来在夜间悄悄偷袭了那里,大获全胜。后来根据亚美尼亚俘虏的供词,知道拜占庭人正在保拜边境修筑防御工事和堡垒,并从亚美尼亚雇佣大量军队,准备与保加利亚决一死战。可汗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很震惊。他心里很清楚,拜占庭人已经忙完了阿拉伯人的战争,现在要专心致志的来对付保加利亚王国了。过去拜占庭一直在以货币换和平,现在修筑堡垒完全就是一种战争态势,估计这一场大战就迫在眉睫了。等他们来,还不如我们先出击。因此可汗立即召集贵族大臣,一起商谈如何进攻拜占庭的事宜。在积极地准备后,大举兴兵进攻拜占庭。在前期的战斗中,保加利亚人节节胜利,很快就攻陷了整个色雷斯,所过之处无不抢掠殆尽。几天后,就把长矛再次插到了君士坦丁堡的城门上。虽然保加利亚军队骁勇异常,对此对君士坦丁堡进行冲击。但是由于武器的落后与指挥不利,再加上君士坦丁堡城墙的过于坚固,所以怎么也打不进去,他们再次望城兴叹。高高的城墙,严密的把守,也许这就是保加利亚人一直无法逾越的高墙。经过了数天的围城之后,保加利亚军队自知无法攻破,迅速后撤,把君士坦丁堡的郊区洗劫一空。拜占庭首都解围后,君士坦丁五世也没闲着,次年(756年),发动水陆大军,御驾亲征,要和保加利亚人死拼。科尔米索斯也率保加利亚大军与拜占庭人短兵相接,但由于武器的差距太大,拜占庭人逐渐占了上风,大败保加利亚人的军队,科尔米索斯趁乱逃出,但就在其准备回到京城的途中,被人所刺杀。至今不知凶手是谁,可能是贵族们为了泄私愤雇佣的杀手。

继承科尔米索斯汗位的是其子温内奇(Vinech,756-762)。拜占庭听到这个消息后很高兴,君士坦丁五世再次指挥大军长驱直入保加利亚境内,由此而揭开了第二次保加利亚战争的序幕。拜占庭军队从色雷斯出发,一路势如破竹,一直打到了巴尔干山区。温内奇吸取前人的教训,在巴尔干山区设立了诸多的岗哨和战斗堡垒,暂时遏制住了拜占庭人攻击的步伐。温内奇从多布罗加调兵在巴尔干山区声东击西,并以山峰为界组成了一道“马其诺防线”,让拜占庭人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保加利亚人趁乱打过来。特别是759年的巴尔干战役,温内奇以为数很少的军队重创了拜占庭军团,保加利亚声威大振。之后,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拉锯战,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五世认识到只有越过巴尔干山才能彻底打败保加利亚人。因此就调动大军,从伊斯格河运兵至多瑙河边的苏塞达瓦和诺瓦埃,前后夹击的向巴尔干山区挺进。761年,双方主力在马塞利会面,马塞利战役打响。战役初期,保加利亚军队重创拜占庭的亚美尼亚雇佣军,并把他们赶出了巴尔干山地区。但不料就在温内奇认定稳操胜券的时候,一支拜占庭军队从背后袭来,冲开了本以胜利在望的保加利亚军队,保加利亚人阵脚顿时大乱,拜占庭借着这个机会歼灭了保加利亚主力军队。在最后时刻,一个亲信把温内奇背起,侥幸逃出了拜占庭人的追杀。但在逃回首都的途中也遭遇了与其父一样的下场。温内奇被暗杀后,保加利亚贵族推举了乌盖恩氏族的特勒茨(Teletz,762-765)继位,他一继位就开始准备对拜占庭发动进攻,同时保加利亚的贵族又十分支持这次战争,因此更助长了保加利亚汗王的士气。这一年,有大量的斯拉夫人和保加利亚人迁移到了拜占庭的北部边疆。这些人一改以前民族迁徙的方法,不再随水草而居,而是直接随农田定居,从而牢牢的把握住了自己在迁移过程中所得到的一切。并且随时可以组织起来对政府施加不满的情绪,这就是一把插入拜占庭心脏的尖刀。而保加利亚汗王此时又十分想得到拜占庭的肥沃土地,自然而然的就发动了大军,而且还联系拜占庭境内的保加利亚和斯拉夫人一同起义。对拜占庭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保加利亚人成功了,那么拜占庭将会从地球上消失。君士坦丁五世就再次发动大军,从水陆两线进如保加利亚境内。水路由黑海进入保加利亚,陆路则由皇帝亲自率领从色雷斯和阿恰鲁斯向北行进。沿路虽然多次遇到保加利亚人的阻击,但是由于拜占庭与保加利亚的武器装备相差悬殊,几乎每次都是保加利亚全军覆灭。最后在763年6月30日昂恰洛两军进行了最后决战,这次战斗从早晨一直打到晚上,保加利亚军队大败,拜占庭军队全面瓦解了保加利亚人的进攻。这场战斗以拜占庭的全面胜利和保加利亚的全面失败告终。君士坦丁五世回到君士坦丁堡后举行了盛大的凯旋仪式,因为这场战争非比寻常,他拯救了整个拜占庭帝国,让帝国不至于灭亡,同时,他的统治也更加牢固了。而等待特勒茨则是一场政变,他最终死于内乱之中。这场政变是科尔米索斯的女婿萨宾(Sabin,765-767)一手导演的,他利用大家对特勒茨的厌恶取得了汗位。可是由于他的亲拜占庭政策让保加利亚贵族和农民都十分不满,臣民们觉得他太软弱了,根本就不是一个能领导人民的可汗,所以誓死反抗他的统治。为了躲避,萨宾只好逃奔拜占庭,让拜占庭皇帝来掩护他,在往后的30年中他也没发挥任何好作用。特别是在帕甘汗(Pagan,772)的时候,本来帕甘是个中立者,他并不同意保加利亚贵族攻打拜占庭的提议,后来因为战争失败要与拜占庭皇帝议和。可是在议和时候,他发现前汗王萨宾居然与拜占庭人坐在一起,还用希腊语说话,这简直就是一种对保加利亚国家的侮辱和背叛,是不可饶恕的。虽然他很气愤,但还是把和约签订完毕。可是正当他刚走出拜占庭的军营,萨宾就怂恿拜占庭皇帝撕毁条约,立刻攻击毫无防备的保加利亚,这正中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五世得下怀。因此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五世就指挥军队从黑海的布尔加斯湾港口城市安西亚罗斯城登陆,偷袭了色雷斯地区的保加利亚将军特雷特斯指挥的部队,保加利亚军队大败,被拜占庭生擒数千人。拜占庭人为了耀武扬威,把这些俘虏全部带到了君士坦丁堡,在举行了盛大的凯旋式后,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五世下令把全部俘虏处死。公元773年虽然保加利亚汗王特利里格(Telerig,772-777)曾发动了一次强烈的进攻,但却被自己人出卖,虽自己侥幸逃脱,但数万士兵被歼灭在色雷斯南部的利索色利亚,战俘也被君士坦丁五世在军事坦丁堡竞技场上全部处死。因此君士坦丁五世被人们冠以第一位“保加利亚屠夫”。保加利亚也由于这些年的过度用兵,已无法与拜占庭争锋,就承认了拜占庭的宗主地位,并签订了和约。

775年,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五世去世,经过短暂的利奥时期,其子君士坦丁六世(Constantine VI,780-797)即位,此时形式开始发生逆转。有的时候,好的统帅是可以影响整个国家的命运的。在君士坦丁六世在位初期发动了多次对色雷斯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斯拉夫人的战争,虽然都胜利了,但打的十分艰难。在解决完内部问题后,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六世想趁热打铁,索性对保加利亚人来一次进攻。这样一方面挫挫新可汗的锐气,同时也可以增加自己的民众支持度。可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保加利亚的新可汗卡尔达姆(Kardam,777-803)是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在位初期就利用拜占庭人的短暂内乱,重新发展了本国的军事力量,此时已经开始与拜占庭抗衡。君士坦丁六世为了准备进攻,先派出了一个先遣团到巴尔干山区刺探消息。这正在卡尔达姆的意料之内,所以他决定将计就计,先用大军消灭了拜占庭的先遣团,然后又用错误的消息让君士坦丁六世进攻并深入到保加利亚人事先做好的埋伏圈。果然君士坦丁六世上了当,结果在几次战斗后全军覆没。过了几个月,拜占庭人再次进军,又一次全军覆没。君士坦丁六世知道自己不是卡尔达姆的对手,只得签订了和约。这个时候,形式完全逆转。保加利亚已经开始占拜占庭的上风,进而也迎来了保加利亚王国的黄金时代。

在保加利亚早期可汗统治时期,第一保加利亚王国出现了典型的封建制度。虽然这时还属于早期封建制国家,但已经在政治上分成了对立的地主贵族阶级与自由农民阶级。

国家最大的地主贵族是可汗或大公,他们掌握着保加利亚国家最高的立法权、司法权以及行政权。不过由于氏族制的残余,上层贵族领袖们仍旧起到一定的作用,在宫廷会议中可以各抒己见,并且从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可汗的行为。原始的保加利亚贵族是由保加利亚人和斯拉夫人的氏族、部落或军事首领组成的。自从到达巴尔干以后,慢慢的他们把公有财产据为己有,连土地也不例外,因此而形成了保加利亚的第一批贵族地主。此时的保加利亚贵族占据主导地位,他们位居于斯拉夫贵族之上。阿斯巴鲁赫可汗最初就属于保加利亚贵族之一,因为其优秀的能力和胆识,所以被保加利亚贵族推举上了王位。他同时兼任着部落领袖和军事长官的职责,所以每当有大的出征缴获到的战利品都归属于阿斯巴鲁赫所有,再由他赏赐给下属的各大贵族首领。

而自由农民则是以前的部落普通成员,他们占据了保加利亚人口中的大多数。这些人一般生活在村社农庄里,在辛苦的耕种中,为国家提供了大量的产品,并且还为国家提供兵员。在第一保加利亚王国建立初期,他们就已经慢慢贫困化。为数众多的小自耕农因为天灾或多年战争逐渐失去了自己的田地,只得依附于贵族或地主阶层,租种地主的土地从而赖以生存。在此基础上慢慢变为地主的依附农或者雇工,造成最早的地主农民对立关系。

正因为第一保加利亚王国的领袖是保加利亚人,所以保加利亚这个名词被用来称呼在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不管他是保加利亚人还是斯拉夫人,只要生活在这里就统统被叫做保加利亚人。但在随后的两个世纪里,保加利亚人逐渐被斯拉夫人所同化,都变成了纯粹的斯拉夫人。

另外,在这一时期保加利亚第一王国的文化方面也有很大的发展。

帖:1998198 复 194610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