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孔雀一去不复返 -- 履虎尾
共:💬49 🌺15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孔雀一去不复返

上世纪八十年代,履虎尾有幸听了一堂一位老资格教师主讲的古文课。

事由是这样的,有位初登讲台的同行请俺们喝酒,目的是讨教教学经验。来客中资历最老的是葛老师,他也是这席酒的主客。俺们几个多少都站过几年讲台,因此有幸在末座恭陪。老葛是文革前毕业的本科生,六十年代分配到煤城,在市立高中教语文。文革后教育大发展,煤城成立了师范专科学校,老葛被调到师专中文系,任古代文学讲师。

酒喝到六七成后,大家开了“喷”。葛老师八成酒下肚,红光满面,夹起一颗花生米抛进嘴里嚼着,喷曰:“我讲课,讲《孔雀东南飞》,哼——能把学生给讲哭喽!”

大家一听,都非常羡叹佩服,于是当场约定,后天晚上也就是葛老师给“函授生”讲《孔雀东南飞》的时候,在座的都去师专听课。

第三天晚上七点半,大阶梯课室里座无虚席,老葛登台开讲。由于是旁听,俺们几个悄悄地坐在最后一排。

有点经验的朋友都知道,教师上课,被领导和同行听课的机会是很少的。一般情况是没人听你的课的。教师在讲台上,每讲到得意处,那个“怀才不遇”的惋惜,那是聚九州之醋也酿造不出来也!真恨不得普天下之教书匠,通通都坐在讲台之下,景仰自己的风采。而偶尔有领导有同事前来听课,又往往是缩手缩脚,畏首畏尾——讲深了,怕学生听不懂,课堂气氛受影响;讲浅了,又怕听课同行嘲笑。

那个时候的“函授”学员,年龄往往比讲台上的教师还要大。俺们几个坐在最后一排,虽然听课的学生不知道,但老葛是清楚的。因此,前两堂课,老葛未免显得有些踌躇犹豫,直到第三节,才讲到“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

老葛此时,悲伤之情早已溢于形色。可是听课的学生,似乎没有被教师感染,课堂情绪似乎没什么变化。这同老葛事先所说的“能把学生讲哭喽”差得太远。

老葛决定“加把火”,于是他把课本放下,双手按着讲桌,哽咽着无比沉痛地说道:“这么好的一对青年,就这样被封建礼教给吃掉了!就这么白白地牺牲掉了!呜——呜——”

本来学生听课,大半学生是低着头做笔记的,老葛这么一‘呜——呜——’大家都抬起头来,一看老葛的样子,绘声绘色,哈哈,能不笑吗?结果一下子闹了个“满堂彩”,满教室的哄堂大笑——

呵呵,以上内容,人名虽然是假的,事情却是实实在在的。

老葛没有吹牛,在文革前,老葛确实有几次把学生给讲哭喽。但是,到了八十年代,学生们却是再也不会为刘兰芝焦仲卿而流泪了。不是上课教师的水平下降了,时代前进了,人们的欣赏尺度不同了。老葛刻舟求剑,可惜已经是昨夜星辰昨夜风了。

中国的古代文化很厉害的,据说,李白醉酒之时,胡乱吹出来的文字,就胜过雄师百万,把北方蛮族吓得魂飞天外,这就是“李太白醉草吓蛮书”啊。

枚乘的《七发》,据说是读过之后,浑身的沉疴重疾能霍然而愈。七十年代,尚有人建议别人试一试此妙方。就是不知道今天的郎中们,是否还在用阅读此文的办法,给慢性病人治疗。据说,汉武帝读《子虚上林》时感慨曰:“恨不能与此文作者同游也!”阿娇陈氏也奉钱百万,请此人为自己做赋。又据说,《三都赋》一出,洛阳为之纸贵。这些好文章人见人爱,有个成语叫做“脍炙人口”。可是今天呢,涛声还是那样依旧吗?今时西西河内众位秀才,请问有几位是读“囫囵”过这些大赋的?

过去总是说:读《出师表》不落泪者,不忠;读《陈情表》不落泪者,不孝。可是今天,这两表还是道德的试金石吗?这两“表”可是编选进中学语文教材的,今日的语文课上,还有读此二表而流泪的吗?

据说,古人的好奇心理极其严重,读那时候的故事,犯人被推出之前,或是“呵呵大笑”,或是“面带冷笑”,或是“摇头不语”,那,一定会被唤回:“你,为什么大笑(冷笑、摇头)啊?”今天呢,再用此方法还能忽悠人吗?怎么貌似现代人对一切都是“司空见惯”呢。

古人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今人说:“第一个用鲜花比喻美女的诗人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则是祥林嫂。”如今,天才的构想已经让位于数字的统计,更何况,天才往往败于勤奋,天马行空般的构思怎么会是老谋深算的对手。于是乎就有了“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于是乎就有了“有点方为水,空挑却是言……六手宜为禀,七红即是袁”……

呜呼!诗,被唐人写尽了;词,被宋人写尽了;曲,被元人写尽了。戏剧小说,则被明清时期的中外人士一起写尽了。

因此,赵瓯北才说,李杜诗篇万口传……

从《姽婳词》说起

拉车少年与烧炭老翁

关键词(Tags): #孔雀东南飞#七发#出师表#赵翼元宝推荐:张七公子,
主题:199490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