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从《姽婳词》说起 -- 履虎尾
共:💬39 🌺5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从《姽婳词》说起

履虎尾幼时读《石头记》,很喜欢书中的那些诗词。在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里,曹雪芹替书中容府里的三位公子,分别草拟了一首诗。

曹公给贾兰拟作的是一首七言绝句,贾兰此时年方一十三岁,这首七言绝句很适合初中一二年级学生的身份,其辞曰:

姽婳将军林四娘,玉为肌骨铁为肠。捐躯自报恒王后,此日青州土亦香。

第二首是一篇五言律诗,这是高中一年级贾环的作品:

红粉不知愁,将军意未休。掩啼离绣幕,抱恨出青州。自谓酬王德,讵能复寇仇。谁题忠义墓,千古独风流。

第三首的作者正是石头记主人公富贵闲人,这是一篇“古风”,回目中所谓的“姽婳词”,所指就是这一篇。书中怡红公子的口念,贾政的亲笔记录,以及众清客的评论,曹雪芹先生是如此描述的:

“恒王好武兼好色”,这是诗的开头第一句。

“姽婳词”的首句念出,贾政写了看时,摇头道:“粗鄙!”一幕宾赶紧圆场:“要这样方古,究竟不粗,且看他底下的。”呵呵,贾政固然假惺惺,清客帮衬得实在是妙极。

  

“遂教美女习骑射,秾歌艳舞不成欢,列阵挽戈为自得。”

宝玉念出贾政写出,众人都道:“只这第三句便古朴老健,极妙。这四句平叙出,也最得体。” 贾政话中有话,明的是客套,暗中提醒“令郎”:“休谬加奖誉,且看转的如何。”

  

“眼前不见尘沙起,将军俏影红灯里。”

众人听了这两句,便都叫:“妙!好个‘不见尘沙起’!又承了一句‘俏影红灯里’!用字用句,皆入神化了。”

  

“叱咤时闻口舌香,霜矛雪剑娇难举。”

众人听了,便拍手笑道:“益发画出来了!当日敢是宝公也在座,见其娇且闻其香否?不然,何体贴至此也?”

  

“丁香结子芙蓉绦,”

众清客一齐拍道:“转‘绦’,‘萧’韵,更妙!这才流利飘荡,而且这一句也绮靡秀媚的妙。”贾政写了,再次提醒:“这一句不好。已写过‘口舌香’‘娇难举’,何必又如此。这是力量不加,故又用这些堆砌货来搪塞。”宝玉毕竟年少,不知道“令尊大人”语中深意,乃笑着狡辩:“长歌也须得要些词藻点缀点缀,不然便觉萧索。底下一句转煞住,想亦可矣。”贾政冷笑道:“你有多大本领?上头说了一句大开门的散话,如今又要一句连转带煞,岂不心有余而力不足些。”宝玉听了,垂头想了一想,说了一句道:

  

“不系明珠系宝刀。”

宝玉念完忙问:“这一句可还使得?”众清客赶紧拍案叫绝。贾政写了,看着笑道:“且放着,再续。”众人捧场,“令尊大人”也高抬了贵手,谁知道“令郎”竟然不识好歹,讨价还价起来:“若使得,我便要一气下去了。若使不得,索性涂了,我再想别的意思出来,再另措词。”于是招来一顿训斥:“多话!不好了再作,便作十篇百篇,还怕辛苦了不成!皮子又痒了吗?”

呵呵,“姽婳词”创作过程不再复述了,全诗如下:

恒王好武兼好色,遂教美女习骑射。秾歌艳舞不成欢,列阵挽戈为自得。眼前不见尘沙起,将军俏影红灯里。叱咤时闻口舌香,霜矛雪剑娇难举。丁香结子芙蓉绦,不系明珠系宝刀。战罢夜阑心力怯,脂痕粉渍污鲛绡。明年流寇走山东,强吞虎豹势如蜂。王率天兵思剿灭,一战再战不成功。腥风吹折陇头麦,日照旌旗虎帐空。青山寂寂水澌澌,正是恒王战死时。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沙鬼守尸。纷纷将士只保身,青州眼见皆灰尘。不期忠义明闺阁,愤起恒王得意人。恒王得意数谁行,姽婳将军林四娘。号令秦姬驱赵女,艳李秾桃临战场。绣鞍有泪春愁重,铁甲无声夜气凉。胜负自然难预定,誓盟生死报前王。贼势猖獗不可敌,柳折花残实可伤。魂依城郭家乡近,马践胭脂骨髓香。星驰时报入京师,谁家儿女不伤悲!天子惊慌恨失守,此时文武皆垂首。何事文武立朝纲,不及闺中林四娘!我为四娘长太息,歌成馀意尚傍徨。

在一千个读者的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年俺初读此诗,最欣赏却不是贾政与众清客所推崇的那几句,而是后面关于“恒王”战败时的几句描述:

“腥风吹折陇头麦,日照旌旗虎帐空。青山寂寂水澌澌,正是恒王战死时。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黄沙鬼守尸。”

你看你看,这几句写得何等情景交融啊,特别是其中的“雨淋白骨”和“月冷黄沙”两句,写得又是何等的淋漓尽致啊。而书中众清客执意推崇的那几句,又有什么了不得的啊?俺实在是不理解曹公的月旦标准。

直到若干年后,俺才明白其中的道理……

拉车少年与烧炭老翁

孔雀一去不复返

主题:198536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