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日据时代的台湾情形(一)-- 清廷割讓台灣 -- 北宸
共:💬95 🌺448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日据时代的台湾情形(二)-- 武装反抗

有人说历史仅是冷酷的政治计算,

有人说历史不外是对自己的认同和对未来的憧憬,

最近又读到费夫尔(Lucien Febvre)这样解释历史: 历史就是根据活人的需要向逝者索取答案。

那麽,在希冀和谐交流的今天,对於台湾日治时代所发生的事所走过的人,我们该索取什麽样的答案?

如果说一些过往事件曾经被当时的握权者粉饰门面,混淆是非,那麽现在的我们该如何做才能让隔阂在谦卑理解中慢慢消融?

底下的这段现今《臺湾史》课文,在我当年所读的版本里不曾出现。(事实上,我以前的历史课本并没有臺湾史这一册,在介绍台湾时仅就薄薄的两页。)

课文:

日本接收台湾之初,台湾各地武装反抗活动不断,本质是属於改朝换代的抵抗,例如有「抗日三猛」之称的简大狮(北部)、林少猫(南部)、柯铁虎(云林、南投一带),都带有民族主义色彩,不满日本异族统治,誓言「克复台湾,效忠清廷」。这些盘据於岛内各地的武装反抗力量,一律被殖民政府视为「土匪」,征讨时,日警得以「临机处份」,不必逮捕,而直接击毙。

1915年的「西来庵事件」,是日治统治最後一次汉人大规模的抗日活动。首谋的余清芳於台南市西来庵密谋以宗教名义起事,被日警侦知,余清芳率众攻击噍吧哖等地的派出所。最後,总督府派出军队入山围剿,双方在噍吧激战,才平定这一大规模的反抗事件。

西来庵事件之後,台湾人武装抗日的行动终告平息,而随著教育逐渐普及,世界民主思潮的影响,台湾民众逐渐放弃武力反抗,改采体制内的抗衡,促成了1920年代台湾岛内各社会运动的发展。

北宸註:

我以前在课本中所认识的"日据时代抗日英雄",印象最深的就只有两位: 刘永福,丘逢甲。

刘永福於 1895 年10月,化妆成老妇人,乘英国籍轮船「塞里斯号」回到大陆。

曾誓言「与台湾共生死」的义勇军领袖丘逢甲未发一枪,得知台湾民主国总统唐景崧逃走後,在1895 年7月 丘挟带公款官银十万两,回到广东嘉应。

「抗日三猛」的事蹟是我後来在一本翻译的日籍资料中所读到,书中提到当时「台湾民主国」官员骑墙式的"打带跑" (打不过就跑,走为上策) 曾一度让日军以为全台底定,并没有料到真正让日军头疼的是台湾住民死守游击式的"打代跑" (以打代替逃跑)。

这些民兵以山区为根据地,攻城未遂,则退守内山,日军在追击时,因不熟稔地势,往往遭到伏击。

以下的一些片段介绍,摘自《 寻访被湮灭的台湾史与台湾人》。

.姜绍祖

姜绍祖是广东陆丰系客家人。父祖在今新竹县芎林(旧称九芎林)、北埔拓垦致富。

「台湾民主国」崩溃後,姜绍祖便在北埔自组义军,抵抗向新竹方向进击的日本军队,曾重创日本骑兵队。

1895年7月10日清晨,姜绍祖义军攻新竹城内日军失利,退据枕头山附近之民宅,坚守至弹尽无援而被俘,因僕人杜姜挺身讹称其为绍祖而得暂免一死,後亦自裁死命,时年仅十九岁。

.吴汤兴

吴汤兴是广东焦岭系客家人,先人在苗栗、铜锣湾(今铜锣)种地、做生意。少时到台北考得生员。台湾割日,吴汤兴纠集乡里壮丁成立「新苗军」,驻守大湖口,力禦日本 井部队的砲火,终因墙破而退。

6月,日军攻取新竹城後,吴汤兴为救援其他抗日游击武装而攻新竹城,激战後仍不分胜负而退出城外游击。7月,吴汤兴与姜绍祖、徐骧、杨载云所部客系游击军合攻日本军队所据之新竹城无功,遂在强大之南下日本兵力进逼下退守大甲溪以南。8月27日,在八卦山上一役战死,其妇黄贤妹亦绝食死节。

.徐骧

徐骧是广东嘉应州系统的客家人,先祖渡台时在头份一带种地。台湾割日,四十岁的徐骧号召乡子弟与吴汤兴共组游击抗日武力。他向台湾同胞发出号召说: "台湾是我们的父母之邦,我们的田园房屋在这里,祖宗的坟墓在这里,子孙也将在这里世世代代生活下去,要是被日本人占领了,哪里是我们的归宿? 凡是有血性的男儿,在此生死存亡关头,都应当挺身而出,人自为战,家自为战,誓与台湾共存亡。" 自1895年6月兵起头份,9月率领在台南蕃薯寮募集的义军,奋力抵抗「八卦山之役」後向大莆林(今嘉义大林)推进的日军,在南下日军节节进逼下,徐骧无役不与,领导云林、嘉义沿路客系抗日民众奋勇抗战,10月19日,终在曾文溪岸被砲击阵亡,死时犹以「丈夫为国死,可以无憾」为言。

.林少猫

在北部武装抗日游击战期间,年仅廿二岁的造纸工人—柯铁,在今高雄大坪顶(旧称「铁国山」)据地经营抗日基地,时到各地借粮,所有枪械则购之清国;「日军与战不能胜……战亦不敢近山」。到了1898年夏季,大坪之名因此威震远近,四方响应。林少猫即是其中一位。

林少猫,世居屏东的客家人,乙未(1895年)秋,少猫目击日军取凤山,夺屏东,并攻今火烧庄之暴行,便号召同业起而抗日。

1898年,林少猫率众攻打屏东宪兵屯所失利,於是潜渡厦门,购买武器弹药,不久於11月间,击毙台南新化日本宪兵屯所所长,重创来援日军;接著又於12月间与庄长林天福部会师,攻陷潮州办务署,击毙日人署长及警察多名,并乘胜围困恒春三天。在这次战鬥中,附近九庄的农民和部落的平埔人,也都踊跃参加战鬥,声势浩大。

和林少猫有多次交手经验的日本宪兵,评价林为最剽悍豪勇,最令官宪头痛的抗日领袖。称他机智,胆大,且"治产殖货,无人能及"。

为此,日本帝国的第四任台湾总督——儿玉源太郎捨弃「围剿」而改采屠杀与欺骗相结合的策略,企图各个击破台湾的抗日义军。

1899年,日帝先是以垦殖凤山後壁林一带,免除赋税,官吏不得擅入,部众犯法由少猫自行处理,并发给授产金二千元等优裕条件,招降勇敢善战的林少猫;後却在1902年5月突然出动大批军队、宪兵、警察包围後壁庄。林少猫率众十馀人奋勇抵抗,全数死难;林少猫身中五枪而死,其後家属、族人男女老幼共约两百人亦被日方施行报复性屠杀。总督府并不以林少猫的死亡就结束,又在凤山、屏东二厅的管区内继续发动警察搜索及军队武力扫荡,假藉抗日义民嫌疑犯的罪名杀了三百二十人。

在已故抗日作家杨逵的回忆录中曾提到当时的一般平民在风闻日军进驻前,即带家眷避入山中,当时台湾民众的习惯是离家前把家中打扫乾净,连尿桶也不例外,日本人并不清楚这个桶的用处,在进驻期间竟把此当饭桶使用。这样的笑话,也让当时饱受苦难的台民,稍微得到一些快慰。

然而在民兵抵抗,居民不合作的情况下,日军几次恼羞成怒,展开屠杀,1896年云林大屠杀即是一例。

1896年6月10日,日军混成第二旅团的守备队开始进驻云林地方,当时大坪顶有抗日份子千馀人聚集,为了誓死抗日,将大坪顶改称为「铁国山」,向全岛发出檄文,呼籲将日本人驱逐出台湾。6月16日,日军一连队进入斗六,「铁国山」的抗日军避其锋锐,退入深山。从此一直到6月22日,日军在云林地方血腥屠杀,共有4295户民宅被烧毁,残杀民众六千人。

1896年7月4日香港英文报纸《Daily Press》披露日军在6月16日到6月22日的云林大屠杀事件,於是引发国际间注意日军残酷屠杀台民的事实。日本政府不断训令有关单位取消香港新闻有关土匪的报导,请拓植务次官在外国新闻上隐瞒此事。但台湾各地因云林大屠杀连锁性地爆发对日本统治的不满,并在各地兴起抗日运动。在国际舆论压力下,第二任台湾总督桂太郎被迫下台。

课文中的西来庵事件是台湾平地最後一次武装反抗,也是死伤最为惨重的一次。它的领导人余清芳以神佛崇拜联络民众,宣称:日本人在台湾只有20年的时运,到了大正四年(1915),来自祖国大陆的军队会进攻台湾,应当起来裏应外合一举击退日本人。

此时的日警对西来庵事件已略有耳闻,但一时找不到證据。1915年5月,日警搜查出密信一封,计划因而泄漏。总督府立即展开全岛大搜捕,余清芳探知日本警察队倾巢出动,後方空虚,于7月率领所部攻击甲仙埔,杀死留守的日本警察及其家属。同时,分别袭击十张犁、大坵园、小林等警察派出所,击毙日警及家眷。并于8月再度出击,袭击南莊派出所。之後日军增援部队赶到,总督府调集了步兵和炮兵包围暴动队伍,缺乏武器弹药和作战经验的台民弃阵地退入山裏。行动失败後,余清芳等见无法维持,便让众人四散逃生。8月22日,余清芳被捕。整个西来庵事件中牺牲死难的台湾人约达3万人之多。在清剿"暴动"的同时,日本殖民者组织了台南临时法院,依据《匪徒刑罚令》处罚暴动参与者,结果被判死刑的高达903 人。该判决引起日本国内议论纷纷,被称作"世界裁判史上未曾有之大事件"。在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总督安东贞美不得不借大正天皇登基之机宣佈大赦,但最终仍有200人被处死刑,另有703人被判无期徒刑。

从1895 年到1915年,经过二十年的武力抵抗,台湾人民到此实在无力继续,社会也瀰漫著渴望安定的集体情绪,因此逐渐改采文化政治方面体制内的抗衡,日本第1阶段的始政镇压也到此结束。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抗日领袖林少猫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云林大屠杀遗址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西来庵事件」中,100馀名抗日台民被套上竹篓,列队押送刑场。

待续

通宝推:西伊,
帖:1955227 复 195207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