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迷雾中的历史:石达开远征始末(一)驰援赣西 -- numzero
共:💬23 🌺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迷雾中的历史:石达开远征始末(一)驰援赣西

1857年5月,石达开借向天京南门将士“讲道理”之机,避开安王,福王等人的耳目,潜出天京城。

《何桂清奏通筹江南近日剿办情形片》奏,6月2日“伪翼王石达开已由铜井镇渡江逃往江北,洪逆令蒙贼禾贼追之,禾贼亦乘势逃去。”铜井是个小镇,而石达开全军一日内便完成渡江,可见此时追随他的军队人数不会太多。而且正因人数不多,洪秀全还曾派人追击石达开。

《福济等奏金陵内讧请饬鄂赣相机防剿折》称,6月9日“石逆由金陵率其党与数千,道经该州(无为)前往上游,到处张贴伪示,传谕各贼,察其辞意,惧洪逆过甚,惧怕脱逃。”据此折,石达开到达安徽无为开始张贴五言告示时,所率军队应在数千人--应是他离开天京时的人数加上这些天来投奔他的人数总和。

7月2日,德兴阿在奏章中称,“洪逆甚为惊慌,因将城门紧闭,又以石逆尚在安庆,多方邀留,以图固结其心。”追击不成,洪秀全怕石达开会一怒之下纠集军队攻回天京,因此天京城门紧闭,对石达开的态度也转成了“多方邀留”----看来洪秀全对石达开的邀留是从石达开到安庆后便有的姿态。可是在同一时期,他却对进言“仍重用翼王”的李秀成严加处分,可见其邀留从一开始就缺乏诚意。

是年夏天,湘军乘机大举进犯江西太平军领区,攻陷瑞州,困重镇九江,临江,吉安。

9月,洪秀全在形势和舆论双重压力下,罢免了安福二王,派人送“义王金牌”邀石达开回京主政,但石达开一则不相信洪秀全的所谓“诚意”,二则他一向对洪秀全进入天京后不思进取,只图保东南一隅的做法不甚赞成,因此决定从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按照自己的战略思想去指挥作战。然而,尽管如此,石达开还是提出了一个折中的缓解局势危急的方案---德兴阿在给清帝奏章中提到这份奏章的内容,“令贼党李寿(秀)成会合张洛行领数十万贼分扰下游,又调贼党陈玉成,洪仁常,洪春元,韦志俊,杨来清等各率数万及五六千不等概回金陵,并欲赴援江西,窜扰浙江”。据德兴阿奏报说,奏章上还有洪秀全的批复。由此可以看出,石达开的进军江西和后来的进军浙江正是这个“兵分三路,配合作战”的方案的一部分。

10月5,石达开率军离开驻扎了四个月的安庆,这时他身边已经从初时的几千人陆续汇集成了五至七万人的军队,都是因不忿洪秀全的所为而主动前来投奔追随的将士。不过从上述奏章上看,由于调派至长江下游及回天京的军队甚多,再加上石达开的整个部署既然志在救援天京,当不可能从重要据点抽调重兵。以军队论,连说石达开将合朝好文武都带走的《李秀成自述》本身也承认,翼王早在回天京时便“将打宁国之兵交与陈玉成管带”,所谓“打宁国之兵”就是石达开带回天京的靖难之师,是他在江西和安庆的精锐部队的一部分。同样,驻守句容一带的军队也都是石达开的部队,他为了顾全天京防务,也并没有就近带走。以将领论,安庆张朝爵、陈得才,无为朱凤魁,彭泽赖冠英,潜山叶芸来,还有梁立泰,陈坤书,这些都是受石达开节制多年的旧部,也是安徽地方的主要将领,但他们都没有跟随石达开南下江西,其中如张朝爵、陈得才、叶芸来,陈坤书都是太平天国后期的栋梁之将。据《李忠武遗书》记载,东梁山一带都是石达开的部下,他们前来追随石达开时,石达开“劝令皆散去”,只是“其党皆不肯,仍从石逆在安庆。”石达开为了顾全大局,对于某些自愿来追随他的队伍还曾劝他们返回原驻地。而跟随石达开离开太平天国辖区征战的将领中,著名者只有张遂谋,赖裕新,傅忠信,余忠扶等几人而已,其中没有一名侯爵,除石达开亲族外,记载所知丞相仅一人,检点也只有三人,后来远征军中被提拔起来的的名将朱衣点,彭大顺,吉庆元,汪海洋,谭体元等,此时还都名不见经传,如朱衣点在天京事变时还只不过是个“将军”,是太平军佐将中最低的一级。

从以上诸点来分析,石达开离开安庆时直接带领的军队人数是很有限的,重要将领也不多,上文所引德兴阿附奏的石达开给洪秀全之奏章中一些重要将领回援天京的指示也证实了这一点。当时拥护石达开的部队很多,但愿听石达开指挥的部队并不等于随其南下江西和后来远征的部队,而没有共同南下的部队也并不能说就是对石达开命令进行了抵制。《李秀成自述》说石达开将“合朝好文武”都带走,是不符合实情的。

入赣作战过程:

10月初,石达开从安庆渡江,经安徽建德,至江西景德镇。为分散敌人的注意力,曾派小股部队分扰彭泽,湖口,都昌,绕州,乐平,万年等地,目前不少记载都将这些地区的军队误为主力,其实石达开部主力是自景德镇走捷径以最快速度直趋太平军在江西的大本营---抚州。他们准备先援救被清军重重围困的重镇临江,吉安,肃清赣西清军,逐步收复失地,再倾力与南昌,九江一带的湘军决战。

是时,国宗杨辅清,石镇吉等率部自金溪,泸溪前往会合。清西安将军福兴,总兵李定太据守弋阳,东乡而同知李元度孤军守贵溪。石达开决定先夹击贵溪湘军。他命石镇吉往抚州援临江,杨辅清攻贵溪。11月上旬,杨军先胜后败,赣东战事受挫,石达开决定西进,与石镇吉南北两路援临江。但石镇吉受阻于张运兰,遂改为南援吉安。

而石达开本人率军由北路南进,进攻东乡。

11月19日,大败湘军副将周凤山部,斩道员帅远铎。

11月24日,击溃清军总兵李定太部。

12月上旬,在三江口再度大败周凤山部,兵锋逼近临江,并与抚州援军会师。

接着,石达开由抚州出发,向西挺进临江,吉安,其中临江城已经近在咫尺。但两城均在赣江以西,要想赴援,必须强渡赣江。而石达开部缺少水师,湘军水师炮船却在赣江中来往巡逻,将一切船只拉到对岸,使太平军无法使用。

太平军抢渡不成,石达开决定另外寻找渡口,于是挥军南下,七天之内,急行军两百里,历经新干,峡江两县地界,直到吉水。从12月20日开始,在吉水县以北的三角滩一带,太平军与清军进行了持续半个月的血战,在湘军内河水师与陆军的联合阻击下,反复冲锋。湘军深知赣江是阻止石达开进援临江吉安的唯一可恃之地,一旦被石达开渡过赣江,立即与守军对困城清军形成内外夹击之势,是以陆军死守不退,水师不断开炮猛轰。 最终太平军由于部队伤亡太大,被迫北撤,退回抚州。

从整个驰援赣西的过程看,前一个阶段还是比较顺利的,太平军自江西景德一路南下,冲破了重重阻击,很快到达了救援的目的地--临江,吉安。然而最终作战不利,主要原因是缺乏水师配合,在湘军水陆夹攻之下,无法渡过赣江。

临江在石达开北撤后不久,即于1月下旬为清军所陷。至此,赣江以西只剩下被重重围困的吉安一城,战事已无可挽回。在这种情况下,石达开决定立即施行他在奏章中向洪秀全提出的第二个计划--东进浙江,以开创新的局面。

1858年2月16日,石达开率稍事休整后的部队自抚州,进贤,东乡率军东进,经贵溪,鹰潭向赣北推进。湘军将领李元度,西安将军福兴在鹰潭,弋阳等处,不敢膺其兵锋,退守铅山。

3月10日,石达开占领弋阳

3月15日,石达开攻克铅山,福兴退守广信(今上饶)。杨辅清所部也按计划于此时抵达铅山,于是分并两路,杨辅清率军入闽,石达开则率军北进。

3月19日,石达开先是大败广信清军,斩福建游击赖高翔,围江西广丰。随后在广丰大南桥击溃清总兵饶进选,副将周迈远。

4月12日,石达开在广丰击败浙江游击杨国正。

而后,石达开率军自广丰离开江西,进入浙江地区。

简析:

石达开为什么在安庆期间没有去和湖北作战的陈玉成配合?首先,他身边开始只有几千人,想配合也难。其次,他不清楚,如果他率兵行动,和其他太平军部队间的关系如何,所以不可能直接介入本军的战场。如果几支互不相属的军队同时参与一场战争,可能造成极大混乱。这也清楚地解释了为什么石达开早不离开安庆,晚不离开安庆,偏偏选在送“义王”金牌的使者离开后不久离开安庆?因为那位使者终于使他可以找到自己在太平军中的位置。

再看他为什么“不援救九江”?当时九江重兵云集,敌军长濠坚垒,以逸待劳,贸然将有限的人马投入九江城下与敌人正面交锋是反主为客的下下策,极可能与对方陷入混战中无法自拔,难以其扭转乾坤的作用。后来的安庆会战中,英王陈玉成与湘军在安庆城下连番苦战,结果主力兵团精锐损失殆尽,也没能救下安庆,便是一例。

所以,石达开没有直接前往九江,反而绕道前往抚州以援救另外两座江西重镇--临江和吉安。曾国藩此前为咸丰策划招降石达开时曾说,“以江西言之,瑞州、临江为根本,抚州、吉安为膏腴”,并说如果石达开献出安庆,九江,瑞州,临江,抚州,吉安中的任意一二城,就敢担保石达开是“真心归附”,可见临江,吉安,抚州的重要性了。而如果能够顺利地救下这两座重镇,就可以肃清赣西,再回师向东以救九江。当年石达开困曾国藩于南昌时,就是这样避开对方的精锐,从临江,吉安切入,直逼南昌,结果九江之围不救自解。

九江,临江,吉安,三点一线。石达开从临江北上,就会与九江守军对围困九江的清军形成夹击之势,里外合围,使其腹背受敌。这无疑比直接将有限的军队投入与湘军精锐的正面鏖战中更有胜算。而九江城防坚固,守军勇猛,假如石达开能够顺利救援下临江,吉安的话,九江应该是可以坚守到援军到达之时的。因此,石达开救援临近与吉安与救九江并不矛盾。“从丰城、新淦等地插入瑞州与临江、临江与袁州之间,首先收复这里的失地。这个计划若能实现,不仅可解临江之围,夺回失守的袁州、瑞州,而且将会一举夺得江西战场的主动权:南下即可唾手而解吉安之围,东进威胁南昌,北上则兵临九江。这样就可与皖北陈玉成部对湖北成夹击之势,进而西征武汉,太平天国又将恢复到石达开主持西征时的全盛时期。这是一个既可救陈玉成,又可救江西战局,还能从根本上救天京的三全其美的战略计划。这个计划要比先救镇江或九江,将敌人吸引到天京城下硬拼,确实棋高一筹。”(赵三军《石达开出走意在扭转天京战场危局辨》)

有文章指石达开援救为虚,拉拢部队为实,如果这样,吉水之战决不至于打得这么艰苦,太平军在湘军水陆夹攻之下正面冲锋,不但兵力损伤很大,且有不少将领阵亡。如果石达开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拉拢军队,那也太得不偿失了。更何况中间曾七天急行军两百里呢!

又有人说石达开本来没有决心救临江,吉安,他急着救吉安是因为翼贵丈黄玉昆在吉安。黄玉昆早在石达开赴援吉安前二十天以前就已经战死了。而且黄玉昆在吉安被困已久,如果石达开是为了着急救他才急弛吉安,那么一开始就应该前往吉安而不是临江。

而如果说石达开愿意救临江和吉安,则没有理由不愿意救九江。说石达开因为和洪秀全闹别扭所以不救九江,却愿意付出极大代价去救临江,实在难以令人置信。

观石达开所部在江西的活动,虽然在吉水遭挫,被迫放弃了援救临江,吉安的计划,但稍事休整后,兵锋仍然相当锐利,自抚州起至进入浙江的三个月的时间里势如破竹,几乎是所向批靡。可见所谓其“士气不振,接连受挫”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石达开部援赣受挫后,湘军将领李度元曾积极对其进行策反,企图利用石达开与洪秀全的矛盾及军事上的失利来招降他,让他与湘军合作一举攻下金陵,由此得到湘军从战场上无法得到的东西,这当然是痴心妄想。后来因为李度元一厢情愿,纠缠不清,石达开“乃以大笔书一难字作答”。

主题:126875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