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莫听穿林打叶声 -- 奔波儿

共:💬43 🌺441 新: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
下页 末页
家园 怎么不趁机灭口?
家园 我是骑牛

那年应该还小,小学低年级吧,放完牛回家,懒得走路,就骑到牛背上去了。半路有一下坡处,牛走得有点快,坡有点陡,就顺着牛脖子滑到牛头上,两脚卡在牛角上。好在,这牛通灵性,硬生生的在半坡上停了下来。事后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通宝推:心有戚戚,
家园 大头朝下啊,要不是缓慢,我就惨了
家园 太精彩了
家园 这种时候,脑子里时钟是慢的

上学的时候打篮球,抢篮板失去了平衡仰面倒了下去

我心里说一定要减轻后脑勺着地的速度,脖子吃着劲低头

感觉过了挺长时间,应该是已经摔结实了脖子可以放松一下了

结果这时候才背部着地,后脑勺还是磕了一下

正所谓:说时迟那时快😂

通宝推:陈王奋起,菜根谭,
家园 新鞋状态还挺好。

所以才出现了人走了,鞋没走。

家园 我骑自行陈翻跟斗的事

05年好像就在河里说过……

家园 【原创】我的两次生死时刻和子弹时间

我这辈子到现在为止经历过两次生死时刻,也有这个感觉,在那个时刻,时间好像暂停了,经历了子弹时间

我的两次生死时刻都是在小学六年级。

第一次:

还是骑自行车,在农村的机耕路上和一辆超速的拖拉机相遇,路本来就不宽,拖拉机又开的飞快,我被逼到了路边,还是不行,自行车前轮直接撞到了拖拉机的轮子.....那是我第一次经历子弹时间,那个瞬间觉得人特别清醒,我清醒的知道,如果我不尽快躲避,我就会被连人带自行车卷到拖拉机下,人多半就完蛋了。那个瞬间,我立刻向旁边沟里跳车,无论沟里有什么都无所谓,再差也不会比拖拉机压到差.....那个时候就是时间变慢的感觉,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怎么在自行车脚蹬借力,怎么在空中飞行,还观察了下怎么落地减缓冲击,那个时刻,感觉自己是大平静,没有丝毫的害怕,时间变得很慢很慢很慢。结果就是,我跳到旁边土沟里,摔了个跟头,但是毫发无损。自行车轮子被压成了90度。拖拉机手还是本村的,也没发追究责任。这事过后那几天我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觉得自己进入了一种神秘的状态,但是再也回不去了。

第二次:

之前好像之前写过,北方农村水少,我也不会游泳。但是夏天又很热,小孩子经常结伴去机井(也叫大口井)游泳,但是每年都会出事故,每年都会有小孩子淹死。教委一向是严厉打击。我几乎从来不去玩水的,结果某天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被几个同学带着下了水,大口井旁边是井壁大条石,手可以把住,但是水很深。我一般就把住条石,在旁边泡泡水。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被几个同学使坏推到了深水,那一个瞬间,自己一下子又进入了子弹时间。我知道不能挣扎,也不能着急,如果乱折腾,一口气一散,也许马上就要溺水。我清醒的知道自己距离岸边并不远,只要我走对方向,走出两步,我肯定能摸到条石。所以我屏住呼吸,开始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开始探索,走两步不对就退回来换一个方向探索,实际上第二次探索我就找对了方向,重新把住了条石,那时候的感觉就是人极端冷静,整个时间都变慢了,我清醒的知道,我至少还可以探索2个方向,无论如何,我探索到第四次都会找到井壁。心里极端的平静,时间感觉很慢很慢。

这事还有个搞笑结尾,那天淹水之后,我害怕死了,正要爬上岸,结果被校长抓住了。我们校长骑车路过,看到有孩子玩水,反正肯定是村里小学的学生,直接在岸上把衣服全部抱走,喝令我们上岸。不许穿衣服,一群半大小子,光着身子锤子丁零当啷的就被他抓着排队走回学校,那也是一景。抓回去被罚写了检查。

这两次生死时刻都经历过自己感觉大平静的子弹时间,确实感觉时间变慢了。但是最近这些年,再也没经历过。

家里人给我算过命,说我命中在那一年有劫,过去了就好。看样子算得还挺准!

通宝推:三笑,破鱼,方恨少,strain2,strain2,empire2007,树上的牛,李根,陈王奋起,落木千山,猪啊猪,冬晓,心远地自偏,心有戚戚,桥上,不远攸高,
家园 这种事我也出过

刚参加工作那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工作的城市离家有八十公里,虽说铁路公路都通,因自幼和家里不亲几个月回一次,十四岁即跑出去上学也是为了赶快离开那个家。因为喜欢运动,有时也会骑自行车回去。

有一年麦收时节骑车回家,怕天热凌晨三点起来就骑车出发,路上没人也没车骑得飞快,那时候很多农户在公路上晾晒麦子,占了路的半边,边沿摆上石块。黑暗中一不留神撞上一块石头,整个人火箭似的发射出去,幸亏身体素质好,反应敏捷,从空中落地时双手伸出按地滑出去老远,翻身坐起在地上愣愣神仔细一看仅擦伤手掌和膝盖,双手满掌磨进去细小沙石和麦粒,也没在乎,两手搓搓起身又骑车继续赶路。

我这人是很能抗摔打折腾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治安很差,我性格强,容不下邪恶,着着实实和人大打过几次,有次一个人打五个,打着打着逐渐体力有些不支,这时我的朋友们赶来他们立马跑了,朋友让我赶紧去处理包扎伤口,我疑惑地问,我哪来的伤口?朋友让我回头看看自己的肩膀,我扭头一看肩后部T恤上全是血,又问这是怎么回事,旁边看热闹的人说,和你打架的一个人,从卖冷饮的冰柜下面抽出一块垫冰柜的砖头拍你后脑上,砖头都拍碎了。我又看看地上有好几处斑驳血迹几个砖块,还扔着一个沾满血迹的防晒帽,看热闹的人又告诉我,是我把对方一个人打的口鼻出血,他用头上帽子擦完扔的,这时方觉得隐隐头疼,看来人在极其兴奋的时候肉体疼感是迟钝的,去医院包扎了一下也就作罢。

当背包客旅友的经历就更不必说了!

通宝推:脊梁硬,心有戚戚,菜根谭,
家园 正是说时迟那时快

我能感觉到人翻了个圆圈,但能思考时已经在地上了。

家园 农村算命有时候也挺准的

说2014年我老父亲有一劫,果然那年糖尿病发作,全家人开始一无所知,就是无端很显瘦,到医院一瞧,马上被拿下住院不让走了,据说离酮中毒西匹凉凉随时可能发生。

2013年我父母帮我去算命,那个瞎子居然能回忆起几十年前帮他们看过婚期,这记忆力真是惊人的很。从没看过我本人,但是对我的身形特征非常接近。

还有一个街头瞎子也不错,有一年我谈了个女友,博士,我父母去找她,瞎子念念有词,不停念类似顺口溜的好诗句,比如,男的好似杨君宝,女的就像穆桂英之类,很有才华,问题是我本人没感觉,后来分了。

家园 看来都是大难不死之人

我打小就教老板摔跤时要在空中扭身,尽量用后侧肩着地,千万不要后,脑壳着地。也不知道对不对,反正我是这样子的。

家园 有一次也是出事后恍惚好几天

上学时体育课教过鱼跃前滚翻,自己学的算是很熟练,没想到两年后救了自己的命。

毕业前到系统内企业实习,要交实习报告盖章的那种。于是就很认真的实习了3个月。某次,所在班组的班长家中装修,从木器厂买了一车地板,中午吃完饭我们几个帮着装车,真的是争取好好表现的那种。记得车是五十铃双排座货车,比较颠,地板装了纵向两排,稍微有点高,因为看起来挺稳当,没有绑扎,只是我和另一个人在车上用手扶着。恰逢出门以后有个上坡土路,稍微有点颠簸,导致地板倾倒,当时第一反应是扶着地板别倒了,倒了可就摔坏了地板,结果地板倾倒的力量太大了,我随着地板大头朝下栽倒。当时心里也是很平静的知道,坏菜了!好在本能反用出来鱼跃前滚翻,真的是肌肉记忆的那种,双手支撑缓冲头部,一个翻滚平安落地起身,人没受伤,地板可是摔坏了好多块。当时在场的几位师傅可都是吓坏了,摸着我的头上下检查砍砍有没有问题,都说我不该保护地板,要是人摔坏了咋整。

事后真的感觉自己晕晕的,好几天都恍惚的很。多年以后想起来,还是非常后怕,中学的同学从二楼掉下来就摔死了,我从运行的车后箱站着摔下来,也是蛮危险的,搞不好就是烧鸡大窝脖挂了,那次就是距离生死一判唯一一次事件了,人生从此拒绝高危行动。

通宝推:桥上,菜根谭,
家园 两个同事骑自行车掉进同一个坑的故事

20多年前,附近一个商业区出口向人行道拐弯处有个管道口,我有次骑车差点掉进去。

一个同事不久后敲我的门,开门一看,脸上全是血,说骑车掉进坑里了。我赶快骑车送他去附近的医院,路上问他,说就是那个商业区出口处的坑,买东西出来没看清,前轮掉进坑里,面朝下栽倒地上,牙掉了两颗,嘴唇破了。

过了不久,又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另一个同事满脸是血站在门口,问我另一个同事的家在哪里。这个同事的夫人是医院护士长。我赶快送他去这个同事家。我感觉他们是掉进了同一个坑里。在路上一问,果然是同一个坑,差点没笑出来。怎么这么寸?为啥掉进坑都先找我?我当时住在单位宿舍,离这个坑大约1 .5公里。

家园 我自己晚上跑也飞出去过

大约在10岁左右,晚上经常在院子里乱跑,藏猫猫之类的。一次正在跑的时候,突然飞了出去。爬起来一看是绊在一个电线杆的斜向加强拉筋上。也许是比较轻,落地的地方比较干净。爬起来还能走,只是手和膝盖磕破了,脸上没有受伤,万幸。

全看树展主题 · 分页首页 上页
/ 3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