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308 🌺2416 🌵27 新: 🌺1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88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被你活活气死!

干嘛不早说,当时一鼓作气,就完成压测了😠😠

帖:4702421 复 4702401
家园 他们太聪明

他们太过聪明,聪明到不想承认和其他人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然而这个问题正是因为太聪明才意识到的。其他人会觉得聪明就是本质上的不同,所以才会提出把聪明人拉回本质的问题……所有人都会有的问题。因为他们认为只有聪明人能解决。

帖:4702938 复 4701455
家园 常量+变量=>阴谋&虚无?
帖:4703151 复 4701700
家园 尽说大实话!
帖:4703223 复 4702938
家园 我的看法是:人是一种极不稳定的生命体
帖:4703225 复 4703151
家园 生命的意义大多指向人类社会文明而不是自然界否认文化讲而生活?
帖:4703236 复 4703225
家园 宗教不等同信仰,理想不等同信念。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自由引导人民。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帖:4703245 复 4701986
家园 说到这,我可得认真严肃的回复了

可能是我没有太表达清楚,“人是一种极不稳定的生命体”这话,不仅仅指的是个体,还包括组织。

简单说,我认为(广义上的)组织是有思想的,这并不是指组织当中的“首脑机关”,或者说,我认为组织可以视其为“人”。因而,我指的是,“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就是4万万中国人中相当不稳定的一个群体。

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一点。比如王明这一派,他们坚定的认为“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肯定会出卖革命,这一派在党内叫“左”派。这是大伙比较熟悉的。实际上,还有一派,坚定的认为“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肯定会被反动派所收买。这话听起来跟上一句没有任何区别,其实不然,“肯定会被反动派所收买”这话是反动派自己说的,他们料定了,软硬兼施,必能得手。

无数历史表明,党内的“左”派(注:这一派并不新鲜,自古就有,在这里为表述便利起见,就用党内“左”派来指代),跟反动派都弄错了。原因就在于,“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富农、中农”极不稳定。比如说,抗日战争爆发之前,这些人还是更倾向于投靠国民党,等到日军大举侵华,这些人“似乎”是一夜之间更换了旗帜。如果我们将人从组织当中切割出来,孤立的看,一定会得出“身上有两面性”这样的结论。我反对这种孤立看问题的方式,放到一个群体当中,则能清晰的看到“不稳定性”——不是指他们这一部分人不稳定,而是指这个群体不稳定。

如何有效的克服这种不稳定性造成的诸多不良后果呢?用大白话来说,靠的是良心。良心是什么?良心的本质就是公平(公平、公平、他妈的还是公平)。你可以脑补出一个画面:良心的多寡或者有多接近公平,跟不稳定性是成反比的,有一根无形的线将二者连在一起。良心越多就越稳定,反之,就越不稳定。当然,这里讲的稳定是动态的、相对的,而不是静态的、绝对的,这就好比开车时要始终左、右来回打方向盘。

据此,我的结论就是,中华文明是有良心的文明。西方没什么良心可言,西 方大哲不说真话,就是因为他们无法面对自己那颗并不地道的心。承认自己身上总有私心杂念,这就叫有良心,“人非圣贤”。不承认,那就是黑心。如同能够认识到自己(无法根治)的愚蠢,并不愚蠢,真正的愚蠢就是总也认识不到或者拒绝承认自己愚蠢——绝顶聪明的牛才会因为再聪明还是头牛而绝望,这是过于聪明,空前绝后了。

帖:4703341 复 4703245
家园 故意混淆进取和内卷,就是现实虚无主义

有一次我跟我闺女聊了近3个小时。

聊啥呢?聊为什么会说“人生在世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聊韩信带兵多多益善。

我是这么说的:

先说战争。二战给我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二战不论是种类和数量来看,都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场战争。简单的人海战术,简单的拼资源,根本不可行。这意思就是说,日本敢于侵华,他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事实也表明,蒋介石根本无力指挥庞大的军队,更无力在军事之外同时兼顾政治、外交、经济、教育一系列事务。抗战打到中后期,老蒋给人一种“水平上来”之感,这是真的吗?依我看,多半是因为兵越打越少,地盘越打越小,反而他变得相对自如 了。那么比较一下毛泽东呢?从星星之火到根据地再到解放区最后是全中国,兵是越打越多。一个从多往少走,一个从少往多走,谁厉害?

再说穿衣打扮。如今穿衣的概念是过去能比的吗?就一件袍子往身上一裹就行了?如今这一身从头到脚,得有多少个“配件”?没点能力,玩不转。

最后说说生产。IT业刚刚兴起时,剽窃之风盛行,为什么?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人压根就没有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那些个早期所谓的大牛、大神,没有一个不是靠剽窃起家的。后来人们才开始反击,比如软件设计师,他在设计程序时,就得将如何才能有力快捷的保护知识产权考虑进去。

这一切都说明,生活只有可能越来越丰富,生产只有可能越来越复杂,人类的列车只有可能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作为个人,也只有一个方向可以“选择”,那就是变成韩信,韩信本事大,所以才能多多益善。

我闺女听了之后,很有感触。她跟我说,她发现有的人没有半点美学常识,一身行头加起来巨贵无比,然后却巨丑无比。她还跟我说,她发现她有些老师、有些长辈、有些同学,脑回路极其简陋,一个在她看来无比简明的逻辑问题,对方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她又跟我说,剽窃这事她遇到过。她有个同学将她的电子画盗走,并且十分嚣张的说:“你有证据吗?”那时的她才刚刚入门。结果一个月之后,她就给对方准备了一个坑。当然反击成功了,当场给抓了个现行。后来经老师调查,这个同学到处剽窃,最后就给了处分。

我问我闺女:那你认为,为什么有的人脑回路无比简陋呢?

我闺女嬉皮笑脸的说:天生的吧。

我很郑重的对她说:躺平给躺出来的。比如你提到的某些老师,这些人是考完即忘,拿到了入学通知书就给自己放了大假,几十年不学习。所以你的某些老师,做你的对手都不够格。还有一些人,年轻的时候靠关系找了一份活不累、钱不少的工作,自觉占了大便宜。还有一些人,放弃自己的学业或者专业,觉得在美国刷盘子收入挺高,比国内一个处长拿得还多,自己的选择是明智的。这些人,都是很可悲的。为什么呢?被时代的列车抛弃,那才是真正的“社死”。人家说话你插上不嘴,人家讨论问题你听不懂,一场电影看下来你觉得无比烧脑,就算手里有钱你是不会吃不会穿不会玩样样跟不上趟。不要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被时代列车抛弃的人,必然被狼盯上,群狼环伺。那些社会新闻中被骗的人,起码有一半是被时代列车抛弃的人。并且你还要明白,人家救不了你。这是因为所有人都得跟上时代的步伐,这是每个人必须完成的任务,所以,人家就算有这个心,那也救不了你。这就好比说,张三对李四说,“这片房子怕是要着火了”,李四反驳:“尽在这瞎扯,贩卖焦虑”。张三会怎么做?必定是赶紧往家赶,张三自己的家也是有危险的。难道不是这样吗?所以呢?所以,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有躺平的本钱。

帖:4703581 复 4701274
家园 阶级斗争是怎么来的?用良心解决?

复杂并不能完全指代可控,变量再复杂但可控制就能进行。

我觉的共产主义追求的是最高级的自由---人定胜天。人类科技推动社会发展,充分利用客观规律极大发挥主观能动性,人类主宰自己的命运。

帖:4703722 复 4703341
家园 那就再说一遍,良心的本质就是公平正义

问别人要良心,得先问问自己一碗水是否端得平。总是指望别人来维护公平正义,本身就是没良心的表现,小人求诸人。

对于个人而言,这是一切的出发点。

有的人,一开始心就是黑的,自然越来越失智。

黑心就是虚无主义。

帖:4703749 复 4703722
家园 考一考——悬赏1个通宝,前10名答对的都有通宝

不论是什么猫,管它黑猫、白猫,只要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

不论你用什么方法,白道也好,黑道也罢,只要能搂着钱,就是你有本事。

这两句话,极其相似,然而却有性质上的不同,问,怎么就不同了?

我敢打保票,全中国,能弄明白这两句话有质的不同的人,不会超过30%。

很多人,他往往是综合判断。比方说,张三已然了解李四,知道李四不是个好鸟,从李四嘴里不可能冒出象牙来。然而,张三却错失了一个良机,也就是:李四嘴里冒出来的那个东西,为什么是假的呢?如果自己回答不出来,那就说明自己的脑子有问题。进一步,张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风险巨大,要是有个赵五,有高明的伪装术,把自己假扮成一个好人,那么赵五说的歪理,张三不也接受了?

帖:4703865 复 4701274
家园 不去斗争然后去念经?
帖:4703941 复 4703749
家园 正人先正己。斗争,你会吗?一拥而上,那不叫斗争,那叫群殴

你会不会,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不会的,我且得学习。

帖:4703944 复 4703941
家园 阶级斗争不是争斗
帖:4703969 复 4703944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88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