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日本山口组那些事(6) -- 步亭先生
共:💬3 🌺31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家园 日本山口组那些事(6)

日本山口组那些事(6)

图文版请参看下列文件

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XnflflS

日本山口组那些事(6)

作者:步亭先生

上文说到,进入七十年代之后,山口组熬过来“第一次顶上作战”的打击,成为唯一没有自行解散的指定暴力团,其发展态势逐渐趋于平稳。但黑帮的本性决定,山口组不可能老老实实做顺民。就算警察放过了他,日本其他黑帮为了抢地盘,争利益也会向山口组发难。

大阪的“大日本正义会”就是这些挑战者中的一员,但战斗过程功亏一篑,差一点就要成功了。这里岔开一句,各位读者们,“大日本正义会”名字听着不像黑帮名字是吗?是的,“大日本正义会”是右翼政治结社,也就是我们经常会在电视新闻里在《靖国神社》门前穿着军服,为军国主义招魂的那批人。但右翼结社不是黑帮。

右翼政治结,就是典型的日本传统的暧昧产物。

原来在顶上作战时期,日本黑帮们为了躲避警察打击,捉住了日本宪法中第21条中,「保障公民的集会、結社,言論、出版及其他一切表现的自由」的法律空子。将原来的组织解散,而重新成立的组织改制成为右翼政治组织,以此躲避警察的打击,并能堂而皇之的替政治家们干脏活,得到他们的庇护。而警察也真的就睁一眼闭一眼,容忍了这种状态存在。

“挂羊头卖狗肉”的大日本正义团,原来是大阪“搏徒”松田组的下属组织,它和山口组掌握大批正行公司,可以随时充实组织运营资金不同。“大日本正义团”从一开始就是走偏门-贩毒发家的,而贩毒的高回报率,让它有人,有枪,有钱,松田组个风吹草动,大日本正义团都是冲在最前头的。

这里说个精日从来不会正视的现实,在东亚地区,日本黑帮一直是领导犯罪新潮流,技术高超誉满全球的模范。当世界上其他国家还靠着植物毒品(鸦片,吗啡,海洛因)大发横财的五十年代,日本黑帮就从生物毒品转到新型化学毒品(冰毒,摇头丸)了。而进入六十年代,日本黑帮就把制作新型毒品技术输出到到制造成本更低的韩国,而后又转至台湾,从台湾流转到大陆,扩展至世界各地。

大日本正义团的头头是韩国裔,因在这场“技术转移”狂潮中占有语言优势,事业蒸蒸日上。而他的上级组织-松田组则因转型不成功,所以一直还在依靠开赌场维持生计。

七十年代熬过“第一次顶上作战”的山口组,因正行赚钱门路均被堵死,所以也开始“放下身段”,依靠原有庞大的组织力量,争夺原先看不上的非法行业,这一过程中它和松田组杠上了。双方火拼是因为山口组下沟口组的马仔,跑到松田组属下佐佐木组的赌场闹事,被松田组发公告禁止他们再次进入赌场。沟口组的组长气不过,就和上级佐佐木组组长-佐佐木道雄哭诉,并要求为其做主。佐佐木道雄因为后台是山口组,就大大咧咧地打电话要松田组在1975年7月26日深夜到大阪丰中市的咖啡馆里吃讲茶,谈条件。一坐下,还没谈几句就谈崩了,松田组埋伏在外面的马仔们就冲进来,打死三名佐佐木组员,重伤其一名。

山口组听到佐佐木组被松田组袭击之后,立即派人了解事情原委。当了解到事情的起因是沟口组之后,就通知属下所有组织,两方的火拼是下属低端组织的偶发事件,应该让当事双方自行尽快解决,山口组和松田组依然维持和平关系。但和平谈判进行了一个月,事态忽然出现了转变。昭和50年(1975年)8月23日,松田組下属的村田組组长村田岩三組長的家遭到了乱枪扫射。作为报复,4个半小时之后,24日凌晨4時15分大日本正义团干部・平沢勇吉等2人、冲到山口組本部也朝着门里面乱打了一通。

8月30日

大阪市淀川区的松田組下属瀬田会代理会长永野良亮的住宅遭到3人袭击、1名组员受伤。

9月2日

山口組属下的中西組的羽根悪美、上野三六、溝端和吉、

到大阪市住吉区松田組・樫忠義家里又乱扫了一气。

9月3日

山口組属下的中西组事务所门前进行警备的马仔,被两个伪装成恋人的大日本正义会成员击毙在汽车内。

原来已经要完成的和平谈判,彻底中止。山口组要求松田组做出正式道歉,松田组由于组织内部意见不统一,谈判无法进行。两个组织的交战状态拖过了1975年,经过了1976年的春天,夏天,秋天。到了10月3日,山口组下的佐木组的若头辅佐(助理)与則和、马仔北中政実,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大日本正义团会长吉田芳弘击毙在大阪市内的中心街区日本桥附近,这就是轰动日本的“日本桥事件”。

吉田芳弘被击毙之后,吉田的亲弟弟吉田芳幸接手大日本正义团,大肆购买武器,训练杀手。1977年3月份,大阪警察把他及手下堵在秘密训练营里,以违法《铳刀法》“凶器准备罪”逮捕了吉田芳幸为首的15名组员。此时,山口组上下认定大日本正义团精锐尽失,已经不配当山口组的对手。

但事实证明,山口组领导们大意了。

1978年七月十一日,田冈一雄在京都的俱乐部《ベラミ》,被潜入俱乐部的大日本正义会成员鸣海青击中脖颈,身边的保镖眼睁睁看着鸣海青逃出店门后就无影无踪了。

浑身鲜血淋漓的田冈一雄,把赶来的救护车让给了被流弹打伤的客人,

自己乘坐出租汽车赶往医院,现场极其危险。

经过医院急救,田冈小命保住,但身体遭受重伤,大大影响了统帅力,而山口组的NO 1被三流组织的马仔差一点嫩死,让山口组上上下下感觉大丢其脸。时任山口组若头的山本健一为了挽回面子,倾尽山口组全力围剿松田组和大日本正义团。

8月17日、山口組2次団体・山健組的组员在 浴室里打死了松田組下村田組若头

9月2日、山口组在和歌山松田組某位组长的家门口,打死松田组属下西口組2名組員

9月18日、大阪市阿倍野区的大日本正義団组员被枪击

整整四个月,以山口组若头山本健一的山健组为主力的山口组各个组织,在关西各处对松田组和大日本正义团进行了犁庭扫穴般的打击,

战斗部队中就有后来的第五代山口组组长-渡边芳则和第五代山口组若头宅见胜。

11月1日、在山口組本部,若头(二号人物)山本健一,

在未进行任何停火谈判的情况下,召集记者宣布山口组对松田组的战斗结束。

(别看坐在当中的山本健一谈笑风生,但已是肝癌晚期,

保外就医才得以出狱参加这次记者招待会。)

松田组由于断断续续和山口组进行了两年拉锯战,自己主业-赌场,不是被山口组端了,就是被警察堵了。为了维持日常开销,老底已经掏空,就算山口组单方面停火,他也无力进行反击了。山口组宣布终结火拼之后,松田组同年就把名称改为松田联合,苟延残喘了五年之后,1983年就自行解散了,松田组彻底成为了历史名词。

而刺杀田冈一雄的鸣海青,从7月11日在京都消失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行踪。在逃亡途中,他时不时往各大报纸寄公开信,嘲笑山口组。但八月下旬,鸣海青的公开信也看不到了,人们就推测鸣海青估计不在人世了。九月十七日,有人在大阪的六甲山中发现了一具面目全非(面部肌肉已经烂光,手上的指纹被削掉,门牙被拔掉四颗,左右手的指甲都被拔光了)的腐烂尸体,警察花了十天根据其后背上的纹身和某(ji)处(ji)上钉的两颗珍珠,才断定这据死尸就是鸣海青。

更让人寒心的是警察调查凶手时,发现鸣海青不是被山口组拷打致死,而松田组的战友(忠诚会),因惧怕自己隐藏鸣海青的事实泄露,会遭到山口组报复,所以对其施以酷刑后,活活勒死的。

此时田冈一雄体质越来越衰弱了。但山口组内并没有出现中国康熙末年“九王夺嫡”的情况,因为大家都知道山口组唯一继承人,就是当时尚在监狱内服刑的山本健一。

按照当时山口组内的辈分,后来的一和会会长,山本广绝对在山本健一之上,但架不住田冈一雄喜欢山本健一。田冈一雄喜欢山本健一重要原因之一,是山本健一极其忠心的,山本健一1951年加入山口组之后,是给田冈一雄当侍卫的,他鞍前马后,伺候田冈一雄非常贴心。某次田冈一雄搓通宵麻将,山本健一就在房间里服侍了一晚上,后来实在困得不行,就找个图钉往大腿上扎,祛除瞌睡虫,等田冈一雄打完麻将一块,大山本腿上已经鲜血淋漓了。山本健一学历不高,但脑子极其聪明,能暗记重要电话号码(将近500个)。算盘也打得极好,七位数内的加减乘除完全就是心算。而他给自己山健组手下马仔贯彻的宗旨是,“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把牢底坐穿了也不能出卖组织秘密”,嘴巴之严更得到田冈一雄的青睐。

1971年,当時山口组的若頭・梶原清晴在硫黄島海钓时,被一个大浪拍到海里淹死了。

此时田冈一雄大病初愈,,体力精力极差,急需提拔一名现任干部担任若头,替他分忧。田冈一雄让六名若头辅佐(助理)搞民主选举,让六人互相匿名选举。选举结果一出来 ,六人中的山本广,在山口组另一位实权人物菅原正雄的支持下,以4比2的票数在无记名投票中压胜山本健一(山本健一得到的两票中还有山本健一自己的一票)。选举结果让山本广很满意,山本健一却非常不满意,

选举后,山本健一直接找到田冈一雄,现在山本广就任山口组若头,他情愿自降身价,辞去若头辅佐一职,做个普通组长就行。理由是山本广性格好谋无断,没有主心骨,跟着他干不安心。面对山本健一无视组织制度的“僭(jian)越(yue)”要求,田冈一雄居然没生气,反而按照“民主集中”的准则,无视6个若头辅佐的选举结果,把山口组若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授给了山本健一。

山本健一上任之后,不负众望,指挥了上面所提到的和松田组的火拼,期间虽然有田冈一雄被打成重伤的情况出现,但圣眷不衰,入狱后依然受到田冈一雄的信任,继续遥控山口组的日常事务。

1981年(昭和56年)7月23日、田冈一雄没有等到山本健一出狱,

因急性心不全去世,

享年68岁。田冈一雄死后,山口组并没有出现大的混乱,所有人都等着山本健一出狱后来掌管这一巨大组织。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山本健一还没等到出狱,就因肝癌1982年2月4日去世,享年56。

山口组这时慌了手脚,山口组新的“四代目”在哪里?

这时山口组代理组长是被山本健一“截胡”的山本广。

山本健一,田冈一雄都不在了,山本广心想这次没人截胡了,他应该能“转正”了。

可万万没想到,山口组里还有不买这位老前辈帐的愣头青存在。

谁哪?

就是“博多事件”中大放异彩的竹中正久

竹中正久1933年出生在姬路一个没落地主家庭,他是十三个孩子中的老三。12岁丧夫之后,一大家子人就靠着母亲一个人。然后就是常见的失学,混社会。17岁时他和一帮小混混偷西瓜被抓,其他的小混混因为家里都有后台,写了悔过书之后,就被放了。竹中正久则因为穷,又找不到人来保释他,被警察污蔑为这帮混混的头头,直接送进了少管所,竹中正久自此开始对日本的公检法和权力机构极为敌视。他在少管所里认识了山口組麾下的宇野組組長・宇野加次的儿子宇野正三。没多久,昭和36年(1961年)12月13日、竹中正久就成了山口组的正式成员。很快他因为在‘博多事件’中的突出表现,成为了山口组中有上升潜力的青年干部。

竹中正久虽然仇恨权力机关,但却能利用法律漏洞作为自己的武器,抵抗权力机关的执法。

最突出的例子,警察某次合法搜查竹中正久的“竹中组”事务所,竹中正久拒绝让警察搜查。但警察手里的搜查令合法,竹中怎么对抗哪?竹中知道日本法律规定,警察搜查时,搜查对象需要在场监督警察,避免有财产丢失的现象。就命令所有手下离开事务所,让警察单独进行搜查。负责搜查的警察们怎么敢越雷池一步,结果双方就这么僵持了3个小时,拉锯了半天才勉强完成搜查,隔天这事成了当地报纸的头条新闻。

竹中讨厌山本广的理由和山本健一相同,当山本广以山口组代理组长身份邀请他担任山口组若头时,他一口回绝。

山口组第四代组长,进入1984年后还是悬而未决,山口组组长是前面加了个“代”字的山本广,竹中正久依然对山本广的扶正,表示旗帜鲜明的反对。这年,田冈一雄的遗孀田冈文子,终于公开声明,她支持竹中正久来担任山口组第四代组长,并强调这是田冈一雄的遗愿。

再次被截胡的山本广彻底真毛了,在加茂田重政(加茂组)的怂恿下,拉着一帮兄弟成立一和会,正式声明和竹中正久和山口组其他成员割席断交。

(在NHK拍摄的山口组纪录片中,一和会的会长山本广远没有加茂田重政-这位副会长有存在感。)

山口组次正式分裂,持续五年轰动整个日本的“山一战争”就此开始。

“山一战争”使号称“铁板一块”的山口组发生分裂,到底谁能取得最终胜利哪?

咱们且听下回分解。

通宝推:happyyuppie,牧云郎,大眼,桥上,diamond,
主题:4671583
家园 黑帮故事好看

我追过那谁写东北黑帮的,还拍过网剧,可惜后来被禁了

帖:4671666 复 4671583
家园 才一天没追就到6了

楼主加油哈!

帖:4671697 复 4671583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