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严家的那些事儿--盘夫 -- 月色溶溶
共:💬75 🌺160 新: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5
上页 下页 末页
家园 严姓中很大一支就是由庄姓改来的,严子陵是始祖
帖:2462099 复 2461767
家园 我们浙江同乡严济慈
帖:2462114 复 2461736
家园 反正俺一个人想心事时候是心里想的,不用嘴巴来唠叨...
帖:2462119 复 2462082
家园 越剧是不是都是女演员啊

看不太懂

不过是挺好听的

帖:2462176 复 2460669
家园 也有男的

当年著明的越剧王子赵志刚,还有现在《梅兰芳》中扮演少年梅兰芳的余少群都是男的唱越剧的啊。

当然越剧还是女的多,就好像京剧是男的多一样。

帖:2462186 复 2462176
家园 所以你妈妈不知道啦

如果你也说出来,没准就被你妈妈听到了,然后就给你买礼物了

帖:2462208 复 2462119
家园 越剧开始是男班,全是男演员,后来呢,以女演员为主.

男演员只是偶然现象,象青叶子说的越剧王子赵志刚,那就是个中翘楚.

帖:2462381 复 2462176
家园 小时候只跟着父母听过豫剧

还有吕剧和黄梅戏.

应该听戏的爱好是少年时候形成的,到了成年再听别的戏就不太感兴趣了^_^

帖:2462463 复 2462381
家园 【原创】严家的那些事儿--索夫

兰贞听到曾荣在书房“自言自语”大骂严党还要把她退回娘门,又惊又气,冲动之下,也曾想要回家去禀告祖父和父亲,唉,可是啊,她毕竟是太爱曾荣了,那只是一闪念而已----告诉祖父然后把曾荣杀了,她实在是舍不得的。有句话说,谁爱得更多,谁就输了,在五百年前之严兰贞身上,倒也是十分贴切。

哦,这么古老的故事,原来也只隔着五百年光阴。

爱得更多、女生外向再加上一定的正义感,严兰贞在人生重大关头作出了选择,她得知的真相,将只用来表明她对曾荣的“真心”。于是她敲开房门,夫妻二人一翻猫捉老鼠老鼠捉猫以后,结局是严兰贞这么唱:

“听得冤家来哭诉,一声声打动了我肺腑。我若救了冤家命,那严府满门我难顾。我若救了父亲与祖父,我难救眼前的亲丈夫。两家生死要我定,那阎王好比我兰贞来做。我眼前放着两条路,我兰贞真是太糊涂。我爹爹作恶天下骂,我祖父血手杀人多。我怎能不救忠良子,我怎能陷害我亲丈夫。只要我们夫妻和,天翻地覆我都不顾。”

“只要我们夫妻和,天翻地覆我都不顾”,这才是重点。也是我对严兰贞稍有腹诽和不满的地方。真的是“只要我们夫妻和,天翻地覆我都不顾”吗?天翻地覆都不顾,对宠爱她的严家祖父和父母而言,何其残酷。她不是不知道曾荣的用心的。虽然最后扳倒严嵩的主力可不是曾荣,这时候说“严府满门我难顾”也实在太看得起曾荣了。

“盘夫”一折就这么结束了。盘夫结构紧凑、故事精炼、唱腔优美,是越剧著名的折子戏之一。

那么“索夫”又是怎么一回事呢?索夫讲是的兰贞母亲寿诞之日,曾荣作为女婿到严府贺寿,严兰贞对他是千叮万嘱:不要喝酒啊,不要多说话啊,完事马上回家啊。。。总之是不放心,然后看看时候差不多了,就打发家人用轿子一趟趟去接。

可是什么事情你越急越不放心啊,它还就偏越不让你省心,好像有个什么定理也是这个意思吧?这边严兰贞坐立不安,那边丫环飘香传来的消息却越来越让她狐疑惊惧:第一回,说岳父留女婿喝酒呢;第二回,说姑爷喝醉了,在书斋小卧;第三回,干脆说:啊?人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这叫严兰贞怎么不急死急疯?身入险地,本来就容易泄露行藏,何况喝醉了?说是回来了,我这儿怎么人影也不见一个啊?为什么丫环飘香去找人,那边府里一片惊慌之色啊?为什么连爹娘也避不见面啊?这不是出了大事是什么啊?什么是大事?当然是曾荣真实身份被揭被抓起来了,那就死定了。。。

人在那样的情景下,倒真是很容易往极端想的。严兰贞的巾帕再也绣不下去了,一不做二不休,她再也顾不了未满三朝不能回娘家的规矩,带了一大票丫环家人,就往严府赶,这些丫环家人,手里还都抄着木棍子,这是想干嘛?动手抢人?

严兰贞这么有“魄力”,也是仗着她受祖父严嵩宠爱啊。

那么曾荣到底在哪儿,干嘛去了呢?原来他身在大仇人严嵩的家里,倒是很记得老婆的嘱咐,假装喝醉了一个人躲开,想早点回家去。可是他对严府的环境不熟啊,这一走两走,他穿过严家花园,竟走到隔壁他和严兰贞的大媒人赵文华家的花园里去了,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二段“艳遇”。

原来严赵两家是比邻而居的,而且中间有花园连通,这倒不一定是编的,这赵文华,在真实的历史中,不仅仅是严党重要成员之一,更是严嵩义子,两家关系非比寻常。在戏里呢,赵文华是个“丑角”。可不要看不起丑角啊,有句话叫“无丑不成戏”,丑角担负着插科打诨,为全剧营造活泼气氛、幽默搞笑的重任,索夫中的赵文华也一样。

走错了路倒也罢了,严重的是,曾荣竟然摸到赵家花园中的机关重地----严赵两家的“表本楼”上去了!

来听一段陆锦花“陆派”小生的“表本楼”吧,我是非常喜欢陆派的:

[FLASH]http://www.tudou.com/v/aoaVoYTx-iQ[/FLASH]

什么叫“表本楼”呢?照剧中看来,应该是收藏严赵两家上奏朝廷的本章文件之类机密文件的“重地”。因为关系重大,所以闲杂人等,要是没有允许私自上楼,那是杀头大罪。我还真隐约记得哪本历史书中记载有这么一个楼,一时记不真切了,下回查了书再说吧。

曾荣不是不知道私上表本楼的危险,但是他还是上楼去了,因为他这么想,看他的唱词:

严嵩早有谋反心,机密定在楼中存。乘此无人我且进去,找得凭证也好与爹爹把仇申。我本是虎口一余生,如何又把险地临。何况娘子曾叮咛,千万及早转家门。我不上楼去抽身走……料也无妨,我本是严府新贵人。岳父虽有机谋事,哪知我女婿有报仇心。我放大胆子上楼去,上楼来暗暗观动静。

他倒是找到了有关曾铣的本章,正在那儿哭呢,可是危险也临近了:赵文华正向表本楼走来!这时候幸亏赵文华的女儿赵婉贞带着丫环玲珠也在花园,她差遣玲珠把曾荣领下了楼,一时没处躲没处藏,就先藏在了自己的绣楼里。

这儿曾荣就这样脱险了,那儿兰贞还找不着他呢,她一到娘家,就到处找老公,逼着老父亲立马交人,可怜整个严府正为找不着新姑爷人仰马翻呢,倒不是怕别的,也没对曾荣起什么疑心,他们怕的就是严兰贞啊:都知道这姑爷是小姐的活宝贝,这要是给弄丢了。。。大伙就都别安生了。。。

可是实在交不出来人啊,严兰贞一怒,吩咐手下,把她老娘亲做寿用的灯彩全给砸了,这还不算,还掼碎了举世奇宝白玉宝瓶----这宝瓶啊,据说什么枯枝往里一插,就能给你表演春暖花开----倒跟观世音的柳枝净瓶有一拼啊。

最后,严兰贞终于在赵婉贞在房里见到了曾荣,可是事情闹这么大,总得有个替罪羊啊,这替罪羊就由赵文华来担当:她一口咬定她的曾荣是被赵文华关起来的。不认?去祖父面前去走一番。

你看,她虽然也说“祖父血手杀人多”,可是一有事情,举的还全是祖父的牌头。

当然,赵文华是不情愿的,可是他没办法啊,就象他最后唱的:

赵文华呀活气煞,气得我两眼白。我不怕严府势力大,也不怕嘉靖皇帝施国法。我天不怕地不怕,我只怕严兰贞,哎呀,我格姑奶奶。。。

索夫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夫妻二人平安回家转,有严兰贞在,谁也不敢怎么样。可是总有点不完整的感觉对不对?你看,前不见曾荣逃难之祸,后不见曾严恩怨情仇之终。这种感觉是对的,因为,《盘夫索夫》本来就是从一台有“骨子老戏”之称的连本大戏中抽出来的一折而已。

下一回,就来讲讲那台连本大戏,和历史中真实的严府的故事。

《盘夫索夫》陆锦花饰曾荣、金采风饰严兰贞 1954年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帖:2462485 复 2460669
家园 墨菲定律

可是什么事情你越急越不放心啊,它还就偏越不让你省心,好像有个什么定理也是这个意思吧?

这个“定理”,其实就是所谓的墨菲定律了。墨菲定律好象是四五十年代的时候提出的,大意是“什么事儿你越担心出问题,就越会出问题”,翻译成中文,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屋漏偏逢连夜雨,黄鼠狼专咬病鸭子的意思。

虽然名字叫“定律”,但是据我所知,这个墨菲定律似乎并没有统计学上的支持,事实上也无法验证,因为这句话里的每个词都定义不清楚。这句话更多的像是一句玩笑。不过,现实中,我们似乎确实有这样的感觉,你越担心出事儿的时候,就越会出事儿。比如有急事的时候偏偏堵车,下雨的时候伞坏了等等。正是因为这种事情很多,所以墨菲律流传甚广。

不过我个人认为,我们之所以觉得这个定律灵验,其实更多的是心理学的因素在其作用。因为你担心这个事情出麻烦,如果它偏偏出了麻烦,你就会印象很深。人总是容易记住有急事儿的时候偏偏堵车的经历,其实没急事儿的时候,有时候也堵车,只是我们记不起来罢了。

不过,从未雨绸缪的角度讲,墨菲定律的格言,确实可以提醒我们遇事早做准备,多做防范,预先留出机动的时间和应急方案,从而避免突发变故带来的手足无措。从这点上讲,这个“定律”的意义是积极的。

帖:2462638 复 2462485
家园 很有道理,原来是心理学问题。。。
帖:2462642 复 2462638
家园 以前听我爷爷讲,我们老家严嵩是不能上戏台的。

因为严姓是我们那片小山村的大姓。不过我们那边演的应该是婺剧--浙西的地方剧,不知道跟越剧有些什么区别。我记事的时候是八几年了,那个也成了那时村里唯一的大众娱乐,我也是从小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奶奶去看戏的,以至于一直到10来岁吧一直以为戏台后面有个很深很深的洞,人掉下去就上不来了。因为我吵着要看小花脸,大人们跟我说小花脸掉下去了,上不来了。

帖:2462687 复 2460669
家园 呵呵,婺剧是金华戏,最有名的剧目要算《僧尼会》了。

很多人说跟越剧象,我听着是有很大不同的。

浙江别看地方小,那地方戏种类可是很丰富多彩的,比如,我们宁波有“甬剧”,属于宁波管辖的余姚,那还有自己的“姚剧”呢,都是听起来很不错的,没办法,人文荟萃嘛。。。

越剧不过是浙江影响最大的地方戏而已,不仅仅浙江人喜欢,周边很多地方,比如江苏、上海人也喜欢。

帖:2462702 复 2462687
家园 好贴送宝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可通过工具取消

提示:此次送花为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帖:2462714 复 2462485
家园 我到现在也很好奇这本戏和思凡有什么因果关系

所谓男怕夜奔女怕思凡,从这个流行说法看来,思凡这出戏应该很有历史,而且影响巨大,应该不是婺剧这样小小的地方戏上一出僧尼会得去的传承吧。

那换过来,僧尼会如果是从思凡抄来的,那说明婺剧改剧很有功底?呵呵,我听着越剧版的牡丹亭可没有昆剧版的顺耳。

婺剧还有很一出很好的戏是叫做姐妹易嫁,白蛇传中的断桥也非常非常出彩。两个都是从别的剧种那里改过来的。

帖:2462768 复 2462702
全看 树展主题 · 分页
/ 5
上页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