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为什么要润,回忆我这幻灭的2022 -- hansens

共:💬467 🌺5857 🌵40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2
下页 末页
  • 家园 为什么要润,回忆我这幻灭的2022 -- 有补充

    前两天发了一个贴,被很多批评,本来不想说一些很个人的事情,但是既然你们都说我根本没有微观,那我就回忆一下这幻灭的一年。

    =========================================

    团聚:2022年的春节,2年不能带孩子出北京了。还好父母能来。过了一个全家团聚的春节。春节里面带小朋友去了欢乐谷,带老人去了地坛。一切看起来还不错。但这只是开始。

    裁员:过了春节没到一个月,主题是裁员。我的任务是裁掉整个部门,再裁掉自己。和兄弟们喝了几次酒,互道珍重,然后就相忘于江湖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休息:想一想自己也不间断的工作了20年了,是时候给自己一些休息的时间了。手上也有些积蓄不至于手停口停,那就休息一段时间吧。

    物业风波:物业去年搞了个大事,借着小区电梯要维修从政府给搞了个许可,大修了十来部电梯,花费了500多万,用比新电梯贵的价格,只是换了一些部件,这些钱从业主预缴的大修基金中扣除。这已经引起了普遍的不满。 第二件事是小区内有一个会所性质的公共建筑,之前做了一段时间社区活动场地,之后就闲置了多年。, 结果出来一个企业,说是已经取得合法授权,要把这个建筑改成一个公寓,隔成300多间用于出租。

    志愿者:两件事情引起了普遍的不满,开始有人组织维权活动。这是个中科院一路之隔的小区,入住的时候统计70%以上是大学学历,博士、研究员比比皆是。还记得小朋友上附近的小学,开学第一课是一个学生的院士爷爷来做的讲座。 在这个小区住了十几年,朋友不少感情颇深,正好闲暇,那就为社区做一些事情吧。 开始做一些摇旗呐喊的工作。

    冲突焦点:街道组织了两次座谈会,关于第二个问题的答复意见是根据2021年的《关于进一步推进非居住建筑改建宿舍型租赁住房有关工作的通知》,商业用房转为出租房是合法的。 但是居民的意见是,十几年前的配套公建怎么就变成了商业用房,然后正好赶在这个这个通知出来的时候被某个公司收购,要改建成宿舍,并且未征求居民意见。关于第一个电梯问题的答复很简单,没有业委会的情况下,政府可以直接审批通过大修项目。

    问题的焦点来到了第二个层次,没有业委会无法维护自身权益。

    筹委会:没有业委会就组织业委会,志愿者小组开始筹建业委会。筹建业委会需要相当复杂的程序,发起程序需要收集20%业主在房产证复印件上签字方可启动。这点我们轻松做到了。业委会筹委会成立

    然后是第二轮,业委会筹委会开始就程序性问题和社区展开讨论, 虽然业委会是群众自治机构,但是没有社区的同意寸步难行,不过也没关系,我们按程序来,很快来到了第一个程序性问题, 小区内有两家公司,一家占据了不少地下车位,一家就是占据小区共建由于转为了商品房也可能有投票权,并且面积较大。这就为后续投票增加了不确定性。

    上访:小区公建为什么转成了商品房成为了一个关键问题。处于对这个操作的合法性的疑问,经过规划委、建委的多次信息公开申请未果后,我在一个10人的核心志愿者维修群中提出近期到市规委上访。

    第二天上午,两个警察来我家把我带走了,来的警察说的很随和,简单的提到了近期小区的一些问题,说是要去做一个调查,让我跟他们走。 到了派出所我被直接扔到了审讯室,这时候我才明白和我在台基厂3号见过的处长局长们不一样,体制小小的露出了他的獠牙。

    一开始,一个老警察严厉的指出集体上访是违法行为,领头的是煽动罪要坐牢,子女政审过不了以后只能打工,然后收走了我的手机要我逐条解释我在10人群内的发言。最后要写悔过书和保证书算是从轻发落。我只记得那时候我的身体一直在微微的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做完了笔录,按了手印,我走出双层的铁门到大厅。大厅围了十几个小区来的老头老太,我的爱人也在其中, 警车路上我感到不安给她发了个微信。 我被一群老头老太太捞了出来,我躲在他们身后,握着爱人的手,强忍着泪水。同一天晚上12点。我在西城的老破小房子也被警察上门。租客震惊的给我打来电话。我平淡的说。已经去过派出所 签了保证书。电话里 警察耐心的嘱咐要遵纪守法。两地动手估计是双保险怕抓不到人。不过显然信息化还做的不够好。

    两个租房的小姑娘很快就退租了。大概认为被警察找上门的一定是坏人吧。

    同时还有一个发言积极的志愿者也被带走调查,不过所幸几小时就出来了,经历了什么我没问大概差不多吧。

    律师和捐款: 我们打算找个律师,所以想到了募捐律师费,一天时间收到了几万元的捐款。当晚,一个体制内的邻居警告我们,收这种捐款的会被认为是非法集资,组织者有极大概率被抓,这是有很多案例的。 当晚组织者一个个退款。

    业委会: 业委会成立需要66%以上的业主投票,并且投票业主占有的总面积也要超过66%。总投票总的赞成票的比例也要超过66%。社区要求,不能拉横幅,不能组织聚集活动,不提供业主联系方式。没关系,我们有志愿者,全义务劳动我们坚持下来。我们动员了30多个志愿者,一户户敲门,互相介绍联系,按单元组织了微信群,建立了两级动员体系。

    中间我们经历了陌生电话的人身威胁。不允许聚集 不允许挂横幅、搞活动, 积极者锁眼被堵,有志愿者被陌生人殴打,业委会受贿的遥言漫天飞。

    最后,我们做到了,投票率完全达标,我以97%的票数名列第一,我辞让了业委会主任,当了个业委会委员。因为派出所事件以后不久,我和爱人就商量好了,我们开始复习雅思报学校,我们想走了。

    业委会续:业委会成立后。在街道召开的指导会被反复强调 不允许换物业。然后找了律师给我们讲法。总结一下就是业委会没有任何权力,任何重要事项都需要全体业主66%投票通过。我们和律师认真的研究了了民法典和《北京市物业管理条例》结论就是你什么权力也没有。

    经过这一番波折, 物业公司做了一些改善, 楼道有了人打扫,花草重新补种。业委会成员有几个是体制内的,他们也不想继续斗下去了。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平静祥和。但是有一个人回不去了。

    生病:开完会 我病倒了 在北医三院住了一周。因为疫情无人陪护。

    金秋盛会:金秋盛会的时候,我爱人的学签下来了,她放弃中字头的工作,去读一个硕士。在多伦多姨妈也给我们极大的支持,邀请我们住在她家,一个叫Markham 的小镇,并帮小孩申请当地的公立学校。顺利的话明年1月 爱人带孩子就都可以去读书了。 我处理完国内资产也要过去了,西城的老破小已经挂牌售卖,现在价格不好不过无所谓了。手上的现金已经按配额换成加元汇出,现在汇率不好不过无所谓了。

    大概是我不配有尊严的生活在这个国家吧。 我不能指望下次再有什么事的时候会有一帮老头老太把我捞出来。我不能保证我的每一次发言都经得起警察审查。

    亲爱的祖国。我要走了。亲朋好友们。要再见了。

    这就是我幻灭的2022

    通宝推:HAL,喝点红茶上会网,辣椒,偶卖糕的,崂山一道士,领班军机,风会,敲门,纳米小洞儿,破奴冠军,笑看风雨,篷舟,kaywell,一行,愚弟,flycloud,lxjian2008,冻雨,脑袋,巴博萨船长,真理,三笑,再闻鸡起舞,llama,大道至简,慧诚,陈王奋起,胡辣汤,马大善人,看看,muiaao,愣头兔,山狼,李根,审度,六铢衣,宏寺,颟顸,nevermind,灶王爷,张燕,流江河,漂漂2号,唐家山,黄序,一着,pyrefir,fumachu,达雅,方平,树上的牛,东方白,大井故事,西安笨老虎,俺本懒人,假日归客,方恨少,外俗内正,宁静致远,脊梁硬,菜根谭,贼不走空,不远攸高,麦喀士,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明年大概率有开放工签 -- 补充帖

    20年工作经历,10年程序员,10年项目主管。

    最后 求一个加拿大能办雇主担保的工作。洗碗可以。付钱也可以。

    • 家园 差不多同时间也经历了和物业的斗争

      起因是小区物业掏空维护款,稍微一查,发现一整栋沿街配套公房被物业作为商铺收租收了近20年。然后还有一滩其他烂事。

      不要指望直接对口的政府单位(这里是区房管局物管科,小区物业大股东就是这个局里出来的,类似现象是全国普遍的,里面的逻辑很简单不用说了),直接市长热线电话、国务院网站反应情况;电话和网站要刷,几十个人轮流投诉,所有人每隔几天打电话询问进展,会有效果的。

      重组业委会。物业很多动作,不可能没有原业委会的配合。

      要快,像几十个人轮流投诉这种事,只有大家义愤正上头的那段时间才能做到。另外全小区投票,要求票数2/3以上,这种事在“上头”那段时间很轻松就能做到,一拖就不行了。

      需要大家做什么,小区散步当面聊。这个其实不难,因为小区老龄化严重,平时打个牌就能聚集10几个。

      热心人群里要有体制内(临)退休人员、中年女性、律师。

    • 家园 说知识分子娇气真是没说错

      开头调子起的那么高还蛮期待政府搞出什么花样了,结果就这?这实在是几十年温室生活被保护的太好啦。

    • 家园 【原创】一年前的帖了,祝帖主润成功

      有钱就有自由,像贴主这样财产足够丰厚,润到哪里都不难,有认识的人类似帖主的情况也润了。河里李根总统说过,对于润出去的同胞,不管什么情况都应该支持,都是拓展华人的生存空间。

      就事论事说下本人见过的小区业主维权。

      可能大多是外地人来深创业的缘故,深圳人的维权意识和行动能力强。居住小区的公共场所要改为养老用途,小区业主们总动员,男女老少一起上场。政府方面,保安警察街道办医院,警车救护车防暴车,声势不小。领头的政府领导被业主家属骂,该领导一边走,后面追着骂,两个武警在旁贴身保护,劝说骂的人不要太近,僵持半天后政府方面撤退。

      同时,业委会把物业公司换了,物业公司是这个小区房产商所有的。换下的物业公司在公告里说他们新建了好多东西,请业主们爱惜,可怜巴巴的口吻。

      这是2015年的事情。

      要利用法律法规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就要自己去学习法律法规,这些东西不难,对于程序员来说小菜一碟,不会比一门编程语言难学。律师的话只能参考不可全信,律师行业很多从业人员缺乏学习精神,除了常规法律流程,对于非法律专业的知识了解非常肤浅。既没有法律精神,也不理解法律细节,出歪点子,自然不能充分利用法律的力量,很多是典型的文科生(没有否定文科的意思)。

      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的人,容易犯两个方面的错误。一是被理亏思想所禁锢。另一点是把法律事实和客观事实混淆,以为有理就走遍天下。

      在中国对于涉及群体利益冲突的事件,只要有理,认真维权是能成功的。长沙房产商与业主冲突,市政府召集房产商开会要房产商妥善处理,说政府不怕房产商,怕老百姓。但是维权方要坚持。帖主这种情况,警察上门是离谱的,一般来说公安部门不愿介入这类冲突,也可能首都不一样吧。

      关键词(Tags): #出国,#维权, 通宝推:方恨少,
      • 家园 已经成立了业委会就可以打官司。群内有体制内的可能先被威胁了吧

        建筑区划内的其他公共场所、公用设施和物业服务用房,属于业主共有。

        项目审批都有公示文件,有条件的申请规委建委信息公开。查看配套公建的产权登记。尽量不走上访,走上访与警方打交道也没什么,满足维稳与打官司不冲突。

        其实配套公建比较难改商用,地税都不一样,一堆手续得跑。另一点是开发商与规委建委本来就熟悉。

      • 家园 大势的判断很重要

        早三十年,润出去的像我们这些海华们,现在看来是误判的大势,留在国内的话我们当时有条件润的多少都是权势圈子里的,这些年的收获只可能在头部,至少比在海外做良民的财富收获不可同年而语。

        但今天的大势又到了一个转折节点了,如何判断,自然又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判断正确与否自然会决定下一个周期,甚至决定下一代。但人生谁也离不开这样的审时度势,尤其对大周期大势的判断,有这个态度本身就比浑浑噩噩跟着潮流走的绝大多数人技高一筹了,至于判断对错权看个人造化。

        楼主用脚投票,有意识主动对大局势做判断,这一点至少应该肯定。 是否正确,恐怕不给上个十年是任何人都很难得出结论的,但这毕竟是一代人的选择,类似我们当年在《河殇》那一代的选择,都是过去时了,但再往前还可以比较上山下乡,然后返城的那一代,那一代不是用生命做赌注,用青春做赌注。

        从正能量的角度出发,也许每一代人的最底层逻辑是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不再面临这样的用一生做赌注的选择吧,这也是所有人类的底层逻辑。

        通宝推:真理,
        • 家园 我儿子知道卖房。

          今天上UHS的儿子说,不想卖房,还想回去。

          我是替他做了人生的选择。

          不卖房要在万锦买房是不可能的。

          也只有十年后再来看对错了。

          • 家园 上了大学就好了。

            一是,人长大了。

            二是,哎呀,俺滴娘哎,朋友们跑到多大留学来了。

            你家儿子算是1.5代,河里以前有个ID草蜢,也是这种情况。

            多参加社团活动吧。比如吹个号的,啥的。

            ----

            普通人卖房,把现金带出国。

            目前的情况,应该是进出两地,都不太乐见。

            但是否能作为行动正确的判断标准,不太肯定。

          • 家园 告诉他想回来不在有没有房子,将来房价可能涨不动再买回来。

            不用等十年变化很快的,想想十年前的国内信息技术水平比如北斗 现金支付,可以回来读书。

            在小区配套公建上你们确实有理,只是这类社会上的问题处理时要有韧劲坚持几年。有个小区的垃圾站被物业出租 在广场旁建的临时垃圾堆点,用了5年来投诉才改。

          • 家园 暂时经济不看好

            或许过10几年后,你儿子再反向移民回来,其实也不错,或者只拿绿卡,不入加拿大国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 家园 具体到个人都很难讲

          我校也是top2之一,年级一百多人,三十年敢称混到头部的不到一掌之数.

          那年头清华出来的就是作良民的料,北大的太跳脱,都不适合在国内出头.

          在北美的转金融或IT一般都能小康.

          还是学历差点儿但是脚踏实地又敢在关键时刻拼一下的人能上去.

          通宝推:方恨少,
        • 家园 可以选择和有能力执行选择

          可能是个体人一个基本的和深层次的需求。抛开选择正确与否和衡量标准,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对于选择能力受限和丧失执行某个选择的能力的深深的恐惧。小到工作跳槽,大到移民,这样做的驱动力之一就是从一个选择选项较少的地方移到一个选项较多的地方,以及有执行这些选择的愿景。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首页 上页
/ 32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