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悲伤,没有尽头 -- 不要胡说

共:💬190 🌺1584 🌵2 新: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13
下页 末页
  • 家园 悲伤,没有尽头 -- 有补充

    省精神卫生中心的观察室,只有四面墙和两张床,听着儿子絮絮叨叨,我一片茫然,悲伤,没有尽头的悲伤,无法言喻,痛彻心扉。

    22日发病,26日住院,期间流言蜚语、怪力乱神都经过了,走投无路,又回到这里住院,20岁的大小伙子,像个2-3岁的巨婴,大学一年级都结束了,却一夜之间回到学前班,我实在无法接受。

    今早原本要做检查,他却拉了一裤子,我18年后又给儿子擦了回屁股,然后在男厕中放声大哭,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从今天开始,就记录一下精神病院的生活吧,作为一种排解,希望河友能够理解。

    关键词(Tags): #悲伤通宝推:醉寺,尚儒,阴霾信仰,光头佬,端履门,北纬42度,大眼,bluestarry,踢细胞,子奉不语,七天,方恨少,dfindy,小书童,柴门夜归,青青的蓝,红军迷,脊梁硬,tom,三笑,唐家山,PCB,宏寺,不远攸高,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9)
    家园 病情起因 -- 补充帖

    儿子今年19,国内211大一。性格内向、单纯、敏感,胆子小。

    6月21日夏至,儿子在爷爷奶奶家吃面,跟二老拌了几句嘴。9点左右给我电话,絮絮叨叨说对不起爷爷奶奶,让他们伤心了,又说对不起我和他妈。我那时正在喝酒,觉得不正常,想给父母打电话问一下,孩子不让,说爷爷奶奶已经睡了,我就没打。晚上儿子跟他妈聊了一夜微信,语言有些糊涂,也有些混乱,老婆很担心。22日一早,我和老婆就回父母那里,看看儿子状况。儿子情绪亢奋,絮絮不止,我带着他去附近公园遛弯,不断言语宽慰,儿子情绪减缓,就是不睡觉。下午儿子精神明显不正常,面带神经质的微笑,至晚上有些歇斯底里,我带他回家,车上不停嚎叫,肌肉僵直、双眼直勾勾的吓人。

    晚上给他吃了半片安眠药,睡到2点多醒了,接着开始絮叨,车轱辘话一遍遍不止,听到什么说什么,大声喊叫,四邻不安。3点半至省精神卫生中心就医,值班大夫打了一针,放观察室等。初步判断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

    家园 胡言乱语 -- 补充帖

    趁孩子睡着了,再写一点。服药后儿子情绪逐渐稳定,思维比较清晰,就是反应有点慢,我的情绪也稳定下来,请各位河友放心,能撑过去。

    儿子在观察室,从凌晨四点多到中午十一点,不停的絮絮叨叨,言语随精神混乱程度,出现不同层次:最先是埋怨家人,奶奶总是逼他学习,爷爷说他不知道上下,小的时候我说他像个女孩;第二个层次是说学校里谁欺负他了,谁骂他了,从小学到大学都有,他不敢反抗,在微信里骂别人觉得很高兴,我这个当爹的心碎了一地;第三层反复问我他是男人还是女人,他对家人有性幻想,他想变性。

    我后来分析,儿子的精神是在一层层的伪装,一次次的忍耐中最终崩溃的!生性胆小、不善沟通,比较容易受伤,对家人又不愿说,怕家人担心,因此只有压抑自己,通过自慰和性幻想解脱,实在是可怜、痛心!

    儿子在错乱的情况下说:我不是抑郁症,我是讨好型人格,我怕别人不高兴,我怕奶奶伤心,我太不爱惜自己了,我要说出来,再不说就要死了!

    我已经泪流满面,希望各位当父亲的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先到这儿吧。

    家园 无处倾诉 -- 补充帖

    说一下吧,我在河里发这个帖子,不是卖惨求可怜,也不是来忏悔求骂醒,对我都没多少意义。我发帖子只是倾诉和发泄,毕竟精神疾病在国内讳病已久,在孩子将来的就业和婚姻中都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无法跟别人诉说,我也是人,我心理建设也不是无敌的,我也需要倾诉。

    说一下家庭背景吧,我在政府部门工作,老婆在国企,我们俩都是最善良的那种人,一辈子没干过亏心事,没拿过不义之财,没坑过人害过人,为啥就没有善报呢?我怎么说也是90年代的大学生,基本教育常识还是有的,没有那些愚昧的教育观念,也没有干扰孩子的选择,妄图控制孩子。只是孩子3-5岁的时候,我在外地工作,孩子跟着他妈和他奶奶,性格柔弱,有点恋母,跟我沟通较少。

    我们家主要问题,是孩子他奶奶。奶奶文革前老高中,当小学教师30多年,有点强迫症,见不得孩子玩,而且会不停的语言强迫孩子。比如吃饭,她会说:吃饺子吗?孩子如果说不吃,她接着会说:吃点吧,再吃点吧,怎么吃这么一点呢?等等,总之没完没了。爷爷自15岁孤身在外,没啥文化,性格谨小慎微,对孩子都有影响。我大哥的孩子,也是多年抑郁,5年前自杀了。所以,我也不敢跟父母多说,也不能跟大哥探讨,我只有在网上倾诉。

    因为两个孩子都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所以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家庭教育造成的。不过,家里的祖坟啥的,也处理一下,求个安心,下一次我就说一下怪力乱神的事。

    感谢各位关心我的河友,我会支撑下去的,既然前20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那就用余生陪他慢慢过吧。

    通宝推:七天,柴门夜归,慧诚,青青的蓝,脊梁硬,落木千山,三笑,真离,
    家园 感谢诸位 -- 补充帖

    简单说一下孩子病情。住院后一直吃药控制,几个大夫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病情,没有做什么治疗,说是先控制住情绪。吃的药有奥氮平半片,丙戊酸镁缓释片一片,还有两种促进睡眠的没记住,好像是啥西泮。目前孩子吃药后睡眠改善了,能睡着不闹了,一般时候思维正常。就是早晨脑子迟钝,人虚弱无力,大概10点左右就会好一些。

    早上跟主治医师谈了一下,估计需要1-2个月治疗,努力在9月1日前恢复,争取吃着药上学。我并没有这么乐观,也不放心,休学一年恢复正常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

    其实儿子3岁以后,我从没打过他,也从未逼过他,因为从小比较柔弱,先后给他报过抬拳道、篮球、游泳等学习班,学过轮滑,上过乐高,基本上都是磕磕绊绊,游泳学了两次,轮滑没学会,跆拳道拉伤了大腿不去了,游泳学会了也不爱去,倒是学车一次就过了。

    儿子高一开始住校,每周接送,很正常;大学在外省,这学期上了3个月,5.1后回家上网课,所有考试都结束了出的这事,我看了一下这学期成绩,都及格了,还有一门优秀一门良好,应该没啥问题啊。

    人生无常,努力吧,与儿子一起再长大一回。再次感谢诸位河友!我心情好多了。

    通宝推:阴霾信仰,青青的蓝,脑袋,
    家园 怪力乱神 -- 补充帖

    孩子的状态很好,下午跟我交流的很正常,很多心结也解开了,就是见到陌生人、陌生环境还是紧张。我跟他订好了,出院就去健身房,儿子1米83,不足120斤,我跟他说,长到180斤就什么都不怕了。

    很多网友提到了中医,儿子这事还真是见识了两个道医,简单说一下。

    前面我说过,我大侄子也是抑郁症自杀的,儿子一犯病,很自然就想到了要么是祖坟的问题,要么是遗传的问题。有个朋友认识一名道士,主要修炼祝由术,就在我们城市郊区山里,拉我去见了一面。我的情况朋友应该跟他说过,所以道士一口咬定是祖坟问题,需要还祖上阴债,做法事、放焰口祈福。我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做就做吧。周四做了一天道场,没起啥作用;周五孩子闹,家里楼上装修实在没法过了,我拉着孩子去了道士的道场。道士一见我儿子,就说跟他有缘,给画了安魂符,喝了符水,给了件法器挂床头,结果晚上儿子还是不睡,胡言乱语没法听,老道说儿子被脏东西附体了,大巴掌很打了儿子好几下,又拿着铜钱剑念咒要斩妖,儿子没见过这场面,吓坏了。我他娘的也是鬼迷心窍,信了这江湖术士的鬼话,以至于后来到医院医生问孩子,他总是说那个大胡子道士,影响了医生对病情的判断,后悔莫及。

    当晚住在山里,周六一早老道带我和孩子去见了他中医师傅卢仕铨,此人在北京很有名,号称扁鹊传人,12岁开始从事针灸,精通鬼门十三针,只是给孩子把了一下脉就是3千,说是没带银针没有针灸。给开了7副中药,大多是宁静安神的药,药引子很特别,需要7把生锈的菜刀煮水泡药才行,说是为了给孩子壮胆。药到不算太贵,100一副,抓回来吃了两幅,作用不明显,孩子还拉肚子了。我老婆坚决不干了,周日一早拉孩子去住院了,我怀疑那天拉裤子里,就是这铁锈水中药闹的。多说一句,儿子属马,子时出生,老道说子午相冲,需要拜干爹或者师傅才能避免,过了18岁就只能修行了,我一度觉得,成不了博士硕士,做个道士也行啊。现在我觉得,是不是几个人给我下的套,要骗我儿子啊。

    倒是医生的态度,多数不反对此事,也理解,说轻症可能有用,重症的话还是得医院。

    经此一事,怪力乱神的事,不提也罢了。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确实对大脑和身体有影响,至于到什么成度,需要我进一步观察,但愿停药后能够恢复。

    通宝推:心有戚戚,脑袋,
    家园 幻想与绝望 -- 补充帖

    这几天大夫一直提醒我,不要太焦虑,不要崩溃了,我思想起起落落,处在崩与不崩的边缘。

    最初幻想孩子没病,进了医院又幻想很快治好,不耽误学业,现在看都太乐观了。

    孩子药物里一直有奥氮平,我查了一下这药副作用大,网上说越吃越傻,反应迟钝,身体不协调,甚至大小便失禁。我跟主治医师询问,这个药需要终身服用吗?主治医师说先把病治好,其他先不考虑,他还说孩子不是抑郁,就是精神病了。

    我还在幻想儿子大学能毕业,能做个普通人,能成家立业生儿育女,现在我不确定了,有点绝望了。

    各位朋友,我还有希望吗?您听说过这样的病例最好结果什么样?最坏的结果我已经经历过,那就看命吧。

    家园 祝福和守望 -- 补充帖

    衷心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的心情平稳多了,孩子的病情也平稳多了。目前跟孩子沟通没有问题了,他自己说就是脑子记不住事了,我感觉他有时还有些糊涂,反应有些慢。大夫说病情趋于平稳,适当增加一些心理咨询,慢慢会好的,争取一个月左右出院。

    回想这十几天,真像是过了好几年!从最初的痛不欲生茫然失措,到人慌无智病急乱投医,再到对精神病和治疗药物的莫名恐慌,最后到对后半生灰暗的预想,到现在平心静气接受现实,踏踏实实陪孩子治疗,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感觉自己也长大成熟了一些。

    就像河友们说的,人的一生哪有一帆风顺的,既然没有躺赢的命,就起来走吧,总有看到希望的那一天。

    再次感谢河友们的祝福,我祝愿各位朋友都顺顺利利的,都高高兴兴的,都平平安安的!我每天都守着儿子,盼望着他尽快康复;我也希望全天下的父母都好好守着自己的孩子,祝孩子们都喜乐平安。

    我知道自己守望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一个家庭,我守望的还有一份淡定的生活和一种发自内心的善良,贫病和蹇塞不能移的善良!

    再次感谢诸位河友!

    通宝推:宏寺,光头佬,huky,桥上,善良的恶霸地主,strain2,牧云郎,端履门,盲人摸象,曲道自然,敲门,东山之石,史文恭,柴门夜归,大道至简,shyukyo,慧诚,广阔天地,海外俗人,高地,一行,三笑,阴霾信仰,湘江北去,本嘉明,唐家山,脊梁硬,加东,qq97,dfindy,empire2007,白玉老虎,不如安静,墨里荀,不远攸高,真离,方恨少,驿寄梅花,
    家园 反反复复 -- 补充帖

    住院一个月了,前两周一度比较平稳了,我回单位处理了一点事,孩子他妈陪他两周,上周开始病情反复,糊涂的厉害,说话天上一句地上一句,我回来后又有点好转,大夫说反反复复也正常,有几个事请教一下各位河友:

    一是孩子很喜欢听蕾哈娜的歌let me,儿子青春期有性幻想又比较压抑,哪位河友给分析一下这歌表达啥情绪,怎么正确引导孩子。

    二是现在每周做沙盘治疗,治疗师是朋友的关系,很尽心,就是每次治疗完后孩子情绪明显有波动,这次反复也是沙盘治疗后。治疗师说是给孩子释放压力,希望他闹得厉害才好,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三是孩子总是身体紧张僵硬,医生解释与药物有关,试了几种安坦、安闲之类的抗副反应药物,我感觉效果都不理想,我教他压腿、甩手、做健身操放松身体,各位河友有啥建议。

    感谢各位河友关心,我心态好多了。

    通宝推:本嘉明,
    家园 求助!求助! -- 补充帖

    这几天看了一些强迫症和精神分裂的文章,感觉孩子更像是强迫思维,理由:一是孩子对自己有明确的认真,知道不该想,就是控制不住;二是有性幻想但是知道那不是事实不应该也不道德;三是肌肉紧张很可能是药物反应,停药应该就缓和了。

    现在用的药,有治疗精神分裂的奥氮平,也有治疗强迫症的氟伏沙明,再就是缓解肌肉紧张的安闲和安坦,还有减少幻想的律康,我看有文章说奥氮平与氟伏沙明有抵消作用,我想跟医生谈谈,请各位河友如有这方面的资源和信息,恳请给我科普一下,尤其是强迫症和精神分裂的区别,用药注意事项,谢谢了!

    昨天主任跟我说,像是精神分裂,我很担心,精神分裂病人需要向社区报备,专人管理,记录在案孩子一生就麻烦了,我要为孩子负责,不行就转院。

    • 家园 转载自一个朋友

      家里人不管娃,自小就告诉娃,类似,18岁就不养你了,你不够努力。

      答应了娃的东西,给了娃之后,又亲自把东西销毁。

      不许娃看书,看一次打一次。

      以欺骗的方式,让娃给家里打白工...

      在娃正常学习生长的情况下,对娃学校老师说,娃看不起父母。

      然后娃被逼得压力很大,去看医生,医生说,你们都有问题。

      然后娃和父母吵了起来,医生直接做检查开药。

      回学校后,娃被学校老师安排了...

      学校穿闻,娃有精神病。

      但娃是个狠人。

      虽然很痛苦,但是无视了这一切。

      娃忍了很多年,迷茫了很多年,丧失了自我很多年。

      高考后,娃的分数不是很高,但也不是很低,五百五十几分,想学自己喜欢的生物,兵器,爆破。

      这时候,父母再次插手,和娃吵架,说娃不知道怎么选。

      然后因为娃的自我经历了两年半的消磨,已经接近于无了,被插手选了不喜欢的土木工程和学校。

      入学后,娃想着好好努力,但死在了军训这一关,自我被彻底地抹去,然后被忽悠进了保安对。

      娃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后来娃的本我觉醒,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但是噪音很多。

      野性回归的娃和人直接干了起来。

      然后叫来jc和稀泥,随后,jc跟房东说,让房东把娃赶走。

      娃另寻住处,但这次是因为人家要生存,所以娃忍了半年,受不了,开始直接睡在帐篷里。

      此期间,父母七年来,没有看过娃一次。

      然后每次给娃打电话都是,你要给我养老,你性格不好,你不行。

      娃直接与之吵了起来。

      随后,娃的野性极强,在入了某施工企业后,被人坑后,怒说,能两刀斩死此人。

      后因同门告知此人,被开除。

      此后三月,流转于江湖,市井,骑行三百里。

      遇事必记,遇疑求解。

      知扭曲之根不在于人。

      求诸法理,以逻辑为根本,测算自身。

      怒火转郁气,明白自身之渺小,人世之艰辛。

      此方地界便如地狱,扭曲丛生,怪兽林立。

      唯有真实面对。

    • 家园 多年病人家属的一点经验

      妻子其他的疾病多年,有点小建议:

      1. 在心理建设方面,要做好心理建设。以目前你的描述来看,明显并没有做好。什么叫做好心理建设?认账。

      『为什么?』这种问题跟『我是谁?』这样的问题是一样的无意义问题。事情发生了,如果能过自己这一关就闭着眼硬闯过去,实在过不去,那就保住自己。逃避不可耻,但是千万不要一边说要面对一边暗戳戳的逃避。

      2. 在病情方面,你只有医生可以信任 -- 现代医学对于疾病特别是精神疾病,基本上还处在玄学阶段。医学从来不是科学,未来也未必能发展到科学阶段,但是医学有一点好处:医学跟自然科学同样讲『实事求是』,它知道的,它会说它知道。它不知道的,它会说不知道。它不玩预设条件,硬去蹭逻辑自洽。不要有幻想 -- 奇迹虽好,但是它从来不到跟前。

      3. 怪力乱神方面,着火了先灭火,你这种时候去找『神佛』,神佛只能笑你愚。你说医生『不反对怪力乱神』云云,你让医生说什么呢?

      4. 在治疗方面,要注意,『久病成医』是幻想,不要自己开方子自己对照病情,那是毫无意义的。你面对的主治医师学五年学八年持续学几十年,他没办法跟你解释到根上看上去似乎水平了了,但是这不代表你去维基对词条就能跟他讨论病情了。老哥是老大学生有智力优越感正常,但是不要用在这个方面。大夫是你孩子的摆渡人,在治疗的这条小船上,只有他有资格划桨,你没有。

      同时,也要明白人性,不做过度治疗,不必全盘接受治疗方案中无意义的部分 -- 一条条的来,可以跟大夫仔细讨论,有用没用他最多上话术,他不敢说假话。

      5. 精神疾病特别是精神分裂,一般有家族遗传史。(我不是要乌鸦嘴,而是提个醒)注意对家人做好观察,包括你自己,做好情绪隔离,剧烈的情绪波动容易诱发疾病,要格外注意。

      6. 一个家要不倒,就要有顶梁柱。你要做顶梁柱,就不能先垮了。

      活着不容易,以前我以为伍子胥一夜白头是戏文,后来我知道是真的了 -- 因为我也一夜白头了...... 变故面前,好话最伤人心,我说了几句歹话,希望老哥能的听进去。

      7. 题外的,有几年我晚上睡觉感觉天旋地转(没有心血管疾病,就是恐惧),六字真言就能解 -- 自己找个心灵上的锚,什么教什么派都成,飞天面条教或者加特林菩萨都成,『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更好...... 关键是给自己找个心安的抓手。

      通宝推:李根,心有戚戚,审度,铁骑边塞,自由呼吸F0,北纬42度,
      • 家园 因你而跟贴

        关于第七点,河里有河友说过用竹沥治恐惧的法子。原贴我可能难以找到,方法我倒大致记得:装一碗高度白酒,加适量白糖,备一段新鲜竹子。点燃白酒,把竹子伸进酒里搅拌,直到白酒熄灭,此时竹子焦黑,喝掉碗里的水。

        做竹艺的要弯竹子,传统方法是用火烧竹子,烤后竹子变软就能弯曲定型。烤竹子时会有汁液流出,这个就是竹沥,也就是说是竹子的汁。

        竹沥是上药典的,清热镇静安神,这个法子不妨考虑一下,我认为应该是没有甚何不良作用。

        这个贴子我一直不回,是我要回的内容没有意思。技术方面,你这个贴子最全面,心理方面,@住在乡下 河友说的最直接。

        至于宗教神怪问题,我本人是不信的,原则上不反对别人信,亲人我是强烈反对的。

      • 家园 看到第一条

        我觉得一家人打打扑克其实不错

        有娱乐、有互动、有动脑、有认账(甚至有付出代价)

      • 家园 除最后第七条外

        其他完全赞成。

        • 家园 我们都不是超人

          贴主老哥是碰到难事儿了;大家伙好好的没事念那玩意干嘛......那就是个策略而已,跟眼镜脏了擦眼镜的时候一般哈气儿而不是掏『清洁剂』是一样的。不戴眼镜的略过就好了嘛......

      • 家园 但是最好最好远离宗教,宗教前期使人单纯专一后期走向偏执更难搞

        给自己心安找个抓手,学会唯物辩证 其实挺抗压的,认清自己接受现实积极解决。

        我周圈信教的几位 基督天主禅宗藏传佛教的,后期在某方面都有些偏执钻牛角尖,还都是本 硕 教授级的学识,一但迷信劝说无效。

        .

        .

        我们在四川藏区扶贫改善教区教舍(省 区项目),会前跑来一帮大小官职的 跪大活佛面前受摸顶,会上双方讨价还价 斤斤计较 教方蛮横步步紧逼,没什么两样。

        但另一自治区一位活佛以一己之力办希望小学,70多岁老人开朗幽默会各种技能活力四射。

        • 家园 没有那么复杂

          不是教徒,也算不上佛徒。我坚信唯物论。碰上事情才会明白,人没有多少『纯粹理性』,就算有也很难对抗本能,还不如某些时刻临时关闭『逻辑模块』,闭上眼哼哼两声天亮了也就好了,明天还得好好活着不是嘛?

          可以类比为健身节食中的『欺骗餐』,都知道最佳策略是好吃的一口不吃,可是谁顶得住啊?或者可以类比小孩子吃药后的那颗糖,都知道吃药是为了身体好,苦了就苦了,可是谁顶得住啊?

          我也知道马圣的『宗教毒品说』,吗啡对正常人是毒品,对于疼痛难忍的人来说那是『人道主义』,分界线不正是『疼痛难忍』吗?用吗啡的前提当然是『疼痛难忍』啊。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的,不要碰到这种事儿,或者尽量把这种事儿挪到年老体衰之后。

          我只能说,这种策略不高级,但是很有用。

          • 家园 根本上是两条路在中间犹豫徘徊更迷茫痛苦。没错迷信象毒品不要沾

            遇到问题一逃避,解决的信心就没有了,沮丧的感觉越来越大,会在压力之下更躲入自我麻醉 脱离现实。要战啊。旁人真得是只有加油 靠自己努力才行。

        • 家园 宗教是麻醉剂

          而有一些人的的确确有麻醉剂的需求,因为麻醉剂在此时此地是唯一的办法

    • 家园 也不必过于焦虑

      曾经说过我是贫困家庭出身上的高中,上学时特别担心考不上大学,精神压力极大,失眠是常事,极端时能看着天亮,高三时压力大到难以承受,养成了自言自语缓解压力的毛病,一直到现在都没能完全改掉,在现在的医生看来估计就是精神有毛病,但实际上我生活工作都正正常常,只是会偶尔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而已,其实现在如果一直留心我可以一个星期都不会自言自语一句,只是这样老绷着一根弦太累,所以也就随便了。这样说什么意思呢?我感觉你家孩子就是压力太大心态崩了,就算按医生的诊断是精神疾病也不是什么大事,这种压力导致的精神问题撤去压力应该会正常,你们家人也不能把他当成完完全全的精神病人对待,一边按医生要求治疗,一边也要陪他正常生活,不要给他压力,也别拿他当精神病。

    • 家园 汪曾祺写他父亲的一篇文章里

      有句话,“多年父子成兄弟”,我觉得特别好!河友们的建议诸如运动都挺好,孩子如果对某项运动有兴趣我觉得心理问题就不严重。另外,我感觉不能让他滑入自我封闭的境地。他若有能聊得来同学朋友,同龄人之间的交流可能效果更好。再次祝福早日走出困境!

分页树展主题 · 全看
/ 13
下页 末页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