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1) -- 谢蕊
共:💬32 🌺96 新: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3
下页 末页
  • 家园 【原创】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1)

    【上接 苹果的《东京故事(三)》】

    空气在一瞬间很微妙地凝固了.俺居然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MM是不是也那样俺不知道,但是她的目光还是那么温柔.俺很傻地笑了一笑. MM也笑一笑, 说, 这么晚, 不要去机场了,我帮你找个地方住?

    什么,给我找地方住?我心理疑惑着,但言不由衷地说道“那太给你添麻烦了吧?我就在机场窝一晚上算了,没几个小时。”

    “ 我已经告诉过你,日本机场里是不允许旅客在那里过夜的,即使你在关门前进去了,到时清场时你还是得被赶出来。更主要的是,到时地铁已经停运了,你也就只能在机场旅馆里住宿了,而那里价钱是很震撼的,相信你从机场商店的价格上有所体会。”她耐心地给我解释道,然后顺手牵了牵我的袖子,又伴着温柔的一笑。

    “可是这地铁票......”,我看着手上的地铁票犹豫地说,这可是用她的钱买的啊,难不准明天又得花她的钱再买一张?

    “没关系,这张票明天还可以用”,她简单的一句话就打消了我的疑惑。

    “盛情难却,恭敬不如从命”,我看着她又是很傻地一笑,随着袖子又被她轻轻一扯,我便半推半就地跟着她朝站门走去。

    出站门朝公汽车站走去的大约5分钟路程里,我已经知道她是使用月票的,进出刚才的站门不需要另外的票。她还简短地告诉我,她就住在不远的地方,坐公汽也就5 站的路程。在等车的几分钟里,我又知道了她现在在日本的职业,以及来自中国的那个城市,我也诚实地告诉她我的基本情况,以及这次旅程由来。大概都是比较外向的性格吧,没多长时间,我俩已经像熟识的朋友在一起聊得很愉快了。

    在公汽上的一系列简短对话里,我又知道她和一个好朋友合租一个房子,而那个室友刚好出差了,今天不会回来。她打算就安排我住她的房间,而她就到室友房间里住。

    “那房子就你俩合租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为啥心里却期望她回答“是的”。

    “对,就我俩合租。我们都是不喜欢嘈杂的人,不希望因为想降低租金而多人挤着住”,她的回答竟让我有着某种莫明其妙的期许。

    “我听说这里的租金很贵的,那你的收入不是有很多都花在这方面了?”我有点佩服她对自己的大方。

    “房租是很贵,但我不用负全部的,公司负担80%。”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聊得正酣呢,只见她欠身站了起来,并示意我到站了。

    我赶紧跟着她下车,虽说是跟在她后面,但还是时刻提防着她万一鞋跟拌着啥东西一个趔趄时就伸手拉她一把。这点绅士风度和心里准备我还是有的,并不是这次见到美女才这样。比如进门时给拉门,就坐时帮忙拖一下椅子,上楼梯时走在前面,下楼梯时却要走在后面。可能有人要问了,既然女士优先,为啥上楼梯时男士要走在前面呢。虽然是第一次到日本,但在日本这方面要讲究的事我是知道的,因为日本女性喜欢穿裙子,上楼梯时,如果男士走在后面,那无限风光尽收眼底。如果呆鹅在这,他是乐意这么做的,但我和呆鹅不同啊。

    车站离她住的地方很近,只走了十几步路就到了。公寓里的电梯像知道我们的到来似的,在我们走近电梯门正准备按按钮时,电梯门竟无声地打开了,里面空无一人。我诧异地望了她一眼,她却见怪不怪地径直往里走去。

    " 哦,这里的电梯是这样的,估计是刚才有人上楼。电梯内空了,并且没有任何楼层的按钮被按下时,它会自动回到底层待命。”仿佛猜透了我的心思,她这样给我解释到,随着话音刚落,她玉指一点,第19层的按钮亮了,而电梯门在延迟了2秒后开始闭合,然后几乎没什么感觉就开始上行了。

    我正心里计算着19楼要多长时间到达,却突然发现眼前一黑,电梯里轻微的风扇声音也渐渐消失。

    “怎么回事?”我疑惑地转过头去向着她的方向问道。

    “唉,又碰上停电了,估计是大楼保险烧了。”她叹口气说到。

    “大楼有管理员吗,他们需要多长时间处理?”虽然是问,但我一点也不着急,有美女在侧,我哪能像个小孩似的露出惊慌。

    “有管理员。”听着细微的摩挲声,我猜她尴尬地拢了拢头发,“但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她随之补充到。

    临危不惧处变不惊是我的特点,我就着手机的液晶显示的亮光开始在电梯控制面板上搜寻着可用信息,她则顺手按了一下上面的一个按钮,就听到电梯电话拨号的声音,3声以后,随着“咔嗒”一声里面传来一个男性的声音“莫西莫西~,多邋遢得死轧?”

    随着句尾的音调上升,不懂日语的我猜对方是在问是谁在打电话吧。

    听到有人应答,连珠炮似的日语从她口里喷薄而出,语速之快根本听不出她发的那些音,只能捕捉她俩对话中的“哈伊、哈伊”,这个词我耳熟能详。

    另一声“咔嗒”在她的“哇咔里骂媳打”声尾响起,原来对话结束对方挂机了。

    简短地给我讲了他们对话的内容后,她说对方正在往这里赶,大约需要10分钟,但即使来了后,也不知道电梯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运行。如果我们不愿意等的话,他告诉我说控制面板上有一个特殊按钮,在紧急停电情况下可以按它释放电梯门锁。

    就着手机的光线,马上找到了那个特殊按钮,按下它后电梯门并没有打开。我马上意识到因为没电,它不能自动开启了,于是双手各贴着电梯门一边的往外撑,可手掌太干燥,像做霹雳舞动作似的,光是双手在那里移动,两门则是纹丝不动。

    顾不得风度了,我朝手心吐了口唾液,双手搓了搓,再搭上门去。由于液体的作用,双手贴上去后稍一使劲就觉得掌心像真空一样与电梯门弥合在一起,再往旁边分开一撑,门就开了。

    窗外的霓虹灯光照进楼道,虽然不太亮,但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到电梯停的不是地方,正好在两楼之间,高不成低不就。

    在取得一致意见后决定离开电梯,我心里竟有点高兴起来。你想啊,无论是从上面爬到上一层楼,还是从下面下去到下一楼去,她都得需要我的帮助,那不就可以来个亲密接触了吗。

    商量后决定到上面一层楼去,她的理由是“从下面下去,如果万一脚下打滑,极有可能掉到电梯洞里去,下面黑咕隆咚的还不知道有几层楼高呢。”

    真是难为了这个美女,考虑问题这么细,我只想到能有亲密接触,哪里想到还有潜在危险啊。

    “是你先爬出去,还是我先爬出去呢?”如果是我先上去,到时可以把她提上来;如果是她先上去,我则可以在下面托住她的双脚,反正都是接触。刚才的危险之说已经不复存在,我的脑子里想到的还是这些内容。

    “如果你先上去再提我上去的话,我的脚没地方着力,衣服前面一定会被挂坏。我先上去就不同了,有你这一米八几的个子在下面撑着,再双手一举,我都不用费什么劲就出去了。”果然是细致美女,这点也想到了。

    “考虑周到”,我不由自主赞叹,随即蹲下身子,准备给美女做人梯了。

    扶着电梯内壁,她的双脚已经踩上我的双肩,但肩上传来的不是鞋底的感觉,而是她温软的脚底。心思缜密,怕伤到我,她在提脚时已经将高跟鞋轻轻脱掉了,这个美女绝对是善解人意的那种。这样的女孩,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接触,不由得我不心猿意马起来。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关键词(Tags): #艳遇#东京故事#接龙元宝推荐:夏翁,
    主题:1940432
    • 家园 【原创】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4 完)

      上接【 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3)】

      任是挠破头皮也找不到答案,我最后无奈地随便选了一个已有的链接打开。真的是西西河的某个链接被打开了,页面最上面一行的用户还在登录状态。天啊,你知道我看到谁了?那可是西西河有名又香艳的一个ID啊,只是我没想到这个ID的主人在日本,做梦也没有想到!啊呀,真的是前世修来的福啊,让我见到了这个ID的真身!!!

      (这次的土鳖爬得也太慢了,居然花了4天才把铁牛抗到位。)

      这个香艳ID到底是谁呢?(完全没有悬念,因为苹果在土鳖抗铁牛这么漫长的几天里实在憋不住早日与大家共享这里面的激情,所以不打自招了。)这个香艳ID就是香袖凭肩试春寒

      光看这个ID就香艳吧?春捂秋冻的日子,MM已经耐不住季节的桎梏,将香肩裸露去温暖料峭的春天,同时去承受色狼们的X线视力的洗礼,所谓美丽冻人也不过如此。纵是在西西河素称21世纪柳下惠的八哥也没能抵挡住诱惑,终于拜倒在其石榴裙下不能自拔,一时间竟成西西河街头巷尾佳话。我当时还涉世不深,在江湖上没什么名头,自然不能入香袖MM的法眼,只有登高远望或伏低偷窥的份。

      越是得不到,越是有欲望。可是,去年的某一天香袖MM居然失踪了,她是潜水去了,还是从此就不来西西河了呢。我曾经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注意过香袖MM的信息,看她的积分是否增加,看她在英雄榜里是否有名次的变更,甚至关注分析八哥每次的只言片语,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可结果只有一个,无声无息。实在不得要领,只好将这份思念深藏于心底。

      可今天竟然在东瀛看到有人用香袖MM的身份在西西河潜水,而此刻用这个身份的人正在几步之遥的卫生间洗浴。你说她就是香袖MM吗?你能怀疑她不是香袖MM吗?

      我情不自禁地走近卫生间,小心将耳朵贴上卫生间的门,听到的是潺潺的流水声,还有她天籁般的浅吟低唱,鼻息里充盈着门缝里飘出的浴液香味。可这又不全是我之前所用浴液的香味,里面分明混合着另一种从没有闻过的香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香妃所有的体香?

      听闻着卫生间里传来的声音,脑海里反复播放着刚见到她时的笑靥画面,以及电梯里的亲密接触,我有满腔的激情要发泄,我多希望我现在就站在高山之巅,向全西西河的人宣称我就是最幸福的人!可我现在在哪呢,我抬头看天,看到的是天花板;我低头向地,看到的是自己的大脚丫。可望暂时不可得,我现在终于明白为啥宝贝小猪时常念叨这样一句话“左手香袖,右手貂禅”。

      犹如深锁牢笼10年的“情兽”,我很快变得躁动不安,我在房间里来回疾走仍不能分散我的注意。我甚至燥热得脱下我的绅士衬衣,这样看着是不是很像疯神光膀子?我觉得我正在失去理智。

      就在我来回疾走的时候,偶然的一转头,突然发现香袖MM不知道啥时候就站在门边微笑地、静静地看着近似疯狂的我,披着她那瀑布似的秀发。洗浴后的女人最迷人,而用一只手指摆弄湿漉漉秀发的美女尤其迷人。相比狂躁的我,她显得那么宁静,那么神圣,那么天仙。

      你下过厨房么?在一锅沸腾的的油里倒进冷静的水,是什么结果?爆了,对,爆了!当时狂躁的我猛然看到她时就是这种结果,感觉就是大脑马上充血,然后不省人事。

      在我被叫醒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看看表,只有匆忙洗漱然后直奔机场的时间了。

      在奔赴机场的途中,在飞机座位上,脑海里还一直萦绕着香袖MM迷人的身姿,久久不能忘怀。

      见邻座在使用计算机,好像在上网呢,我连忙从自己随身行李中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在一个专用刷卡机上刷了信用卡后,就能上网到西西河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香袖MM的个人资料,但看到的还是我原来印象中的信息,没丝毫改变。

      不可思议,百无聊赖,我只好到西西河乱逛起来,先看了姑爷的一个帖子《土鳖会议之东京乱炖》,又看了萨苏的一个系列萨苏谈抗癌,我突然“掩卷长思”起来,不由自主学着姑爷一拍大腿“靠!我不会中招吧!”

      关键词(Tags): #东京故事#艳遇#接龙
      帖:1949267 复 1940432
    • 家园 加精鼓励快快续!

      香艳ID,在日本,再多点提示?

      帖:1946144 复 1940432
    • 家园 【原创】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3)

      上接【 东京故事 接龙 (谢蕊版 2)】

      “还有半层楼,我就给你讲简短的故事,你就知道为啥是沮丧的结局了。”她转身手扶栏杆,动身爬楼梯,也开始讲起她的故事来。

      她的故事确实够短,刚到19楼门前就讲完了。听完她的故事我这才知道,为安全起见,除一楼外,每楼的步行楼梯的门从里面走道往外边楼梯可以随便推开,但反过来则要钥匙了,而只有大楼管理员才有每层楼的钥匙。

      知道这种情况后,饶是冷静的我也顿时傻眼了,想不到辛辛苦苦爬这么高却这样吃了个闭门羹,再走到一楼也不是个办法啊。再说,即使走到一楼,如果还是没电的话,只能在那里

      干等了,我不可能拉着电缆把电梯拽上去的。

      “你有这一楼随便哪个邻居的电话号码嘛?”我不甘心地提醒她。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她很欣喜我这个提议,随即拿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查上面的通讯录来,不一会就找到一个电话打起来。

      我们都能听到门的那一边有电话振铃声,不一会在她的听筒里传来“莫西莫西”的应答声。

      “宁噢桑啊移麻绳咔?”是不是她在要应答者找某某接电话呢。

      咳,等等,咋就这么巧啊,她要找接电话的人叫“宁噢”,听起来怪耳熟的?我的名字叫“苹果”,国内大学时二外学日语的几个同学就经常叫我“拧我”,发音差不多呢!管他是谁呢,有人开门就好。

      她的电话未挂,就听到门那边有开门声、脚步声,不一会另一个美女拿着电话就开门了。哇,尽管楼道光线不足,但这个美女的出现还是让我眼前一亮,我终于明白豁然开朗的意思了。难道是上辈子积善太多,今天竟让我接二连三地见到美女?

      “阔起来哇阿里诺拧我仨。”她手一摊指向我对着开门的美女说,估计她是在向对方介绍我是谁吧。

      话音刚落,对方朝我一个90度大鞠躬,马上一长串日语溜出来“哈激妹抹细腿,多坐哟烙西裤我累啊一码事”。咋第一次见面对我说这些啊,又是哈激妹啊,又是抹细腿的,听得我心旌摇荡。还有还有,尽管这里光线是暗淡了一点,但我还是在对方鞠躬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内容。哈哈,前世修来的福啊!

      “这个是日本姑娘,我们叫她苹果。”终于听到她向我介绍对方了,她接着补充说“我给她讲你是我的哥哥,叫苹果。她刚才给你鞠躬时说的都是寒暄话,就是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的意思。”已经飘在云里雾里的我这才回过神来,也赶紧朝对方鞠了一个躬,学不了对方那么长的句子,只是在嘴里简单地重复说“哈激妹,哈激妹”,听得她嫣然一笑。

      她与苹果姑娘边走边聊,我则独自在后亦步亦趋。听不懂他们聊啥,但我一点也不担心什么,即使她们在谈论价钱把我卖了,我也会很高兴地帮着数钱,都是美女嘛。想当初在开心网上我被小青他们几个美女买来卖去做奴隶,我还不是高兴地给美女们端茶送水、捶背揉腿的。

      到了门口,苹果姑娘就进自己的门去了,进去前没忘又鞠一躬“我雅思迷拿啥椅”。

      又是寒暄?管它是什么内容呢,听见她也这样回了一句后我也就鹦鹉学舌地学说了一遍,过后才听她说苹果姑娘在道晚安。

      终于来到她自己住的房间了,两间卧房,房间与其它空间都是用带格子的隔板分开,好像是纸糊在外面一层,她介绍说这叫“富死马”。这么雷的名字?我想起我们国内过去比较穷的家里过年时没钱刷油漆或桐油,就用旧报纸糊在墙上一层,这大概是“墙报”的由来吧,但怎么也跟“富死马”联系不上啊。

      她的卧室虽然空间不大,但布置得挺女人味的,而且空气中还飘着一种淡淡的香水味,绝对不是空气清新剂发出来的,而是一种类似The Body Shop出售的海洋香型。这种香味和我在电梯里与她近距离接触闻到的不同,那也是一种淡淡的香味,熏衣草型的?我不能断定,只是觉得自己挺迷恋这种香型的。

      还是没来电,在微光中被领着参观了整个房间的各个角落后,我便向她要蜡烛,说要洗澡,有点累了,我想抓紧时间解决这每天的必修课。

      “洗澡就洗澡嘛,还想点蜡烛在里面浪漫一下?”她开玩笑地说,没等我回答,她又接着说“还是用手电吧。”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电筒并打亮,底朝下,放到卫生间里的洗漱台上。嘿,好主意,我咋没想到呢。

      关上门,但我故意没落锁,就开始脱衣服了,一边用她的香波、浴液往身上涂,一边胡思乱想着什么。想着想着,突然想到某IQ题目了,此IQ题的大意是,当人激动时,人体身上哪个部位的体积会很快扩大7倍?

      嘿嘿,这个题目有意思啊有意思,为什么题目里没说是“男人”而说是“人体”身体上的,难道女人身上也有这个部位?当当当当~~~~,时间到!答案是“瞳孔”,人们在激动时,瞳孔会扩张7倍,不分男女。

      虽然水流哗啦啦的,但我自信能听到门口或门外传来的细微的声音,可惜我没听到任何一点点声音。没戏了,我对自己说,很快便干净利落地将自己收拾干净。

      刚准备穿衣服,卫生间的灯突然亮了,终于来电了,同时听到外面她高兴的叫声,过后不久就听到似乎有计算机启动的声音。等我穿好衣服出来,看到她高兴地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等着它从休眠状态下恢复过来。

      “你也洗去吧?”在她登录上笔记本后我建议道,她就很附和地说“好啊”,然后准备东西洗澡去了。

      我很注意地听她进卫生间关门的声音,一声清脆的落锁声让我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电脑上来。她的笔记本里会不会有18+的内容呢,凭我多年与计算机打交道的经验,相信硬盘里不会有在我面前能隐身的东东。

      快速地检查了她的所有硬盘后,发现没有。再看浏览器里是否有敏感的网页地址呢,也没有。只是发现有好几个文件夹里有她自己的相片,很多。本来想偷偷地拷贝一些到我随身带的U盘里,想想觉得这么做不男人,算了,还是找机会直接找她要吧。

      这么想之后,就干脆准备上网打发时间了。上网当然去西西河,正准备输入ccthere.com时,发现才刚输入前三个字母,地址栏里就出来一些已经访问过的链接。什么,难道她也上西西河吗?那么,她是谁呢?我好奇心顿起。

      在选择链接之前,我搜肠刮肚地排查所有在日本的河友的信息。几个在日本的已知女性ID我都见过相片的,她不属于那些。那么,她到底是谁呢?

      任是挠破头皮也找不到答案,我最后无奈地随便选了一个已有的链接打开。真的是西西河的某个链接被打开了,页面最上面一行的用户还在登录状态。天啊,你知道我看到谁了?那可是西西河有名又香艳的一个ID啊,只是我没想到这个ID的主人在日本,做梦也没有想到!啊呀,真的是前世修来的福啊,让我见到了这个ID 的真身!!!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关键词(Tags): #艳遇#东京故事#接龙
      帖:1945692 复 1940432
      • 家园 我知道是谁

        香袖凭肩试春寒

        当年迷死83的那个断背妞...

        帖:1948023 复 1945692
      • 家园 ......

        恭喜:你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谢谢:作者意外获得【通宝】一枚

        鲜花已经成功送出。

        此次送花为【有效送花赞扬,涨乐善、声望】

        帖:1946189 复 1945692
        • 家园 哇塞,我恐怕有一个多月没见宝长啥样了。
          帖:1949272 复 1946189
      • 家园 莫非是最近河里最热门的那一位?天天被倒卖的?
        帖:1945891 复 1945692
        • 家园 哦,还有谁可以八卦一下?
          帖:1949273 复 1945891
      • 家园 得会我最近刚看到一个经常在日本的河友呀

        哈哈哈 这个创意太牛了呀!!!!

        帖:1945840 复 1945692
分页 树展主题 · 全看
/ 3
下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