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C-5 银河运输机“有趣”的绰号 -- fakeone

共:💬740 🌺2269 🌵38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这是历史在否定中的发展。

去看看十一五计划,就知道,那份计划开始,新中国又一次重新按照超级大国的目标重建,重启,重塑硬实力了。

虽然有这个重启的方向性的目标,但是面对后续的反弹博弈,一路操作下来,到了今时今日,也没有大道万众一心独立自主的状态。

看到荷塘兄关于提到距今已过去18年的“十一五”的看法,不由又让我做一次无用的唏嘘了。

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现在网上(主要是微博上)有某些保皇派和颂圣派都恨不得把胡中宗的“黄金十年”打个零分,仿佛那个时代只有“满地公知一团黑”,而不能辩证地去看待当年这个党在修正的过程中也在其中酝酿着过转折“小波浪”。在他们眼里事物变化就是静态不变的,仿佛“自十八大以来”是石头缝里突然蹦出来的、好像“伟大转折”是睡一觉醒来天上就掉下来了,即使要解释变化内在也是只有颠来倒去的如“A是B的人,C通过联合D搞掉了B收服了A”这种一边说“不要用权力斗争的眼光来看问题”但实际上却跳不离权力斗争思维的几句宫斗话术。

毛主席曾经讲到波浪的辩证法,指出波与波之间总有个间隙,有个喘息;历史在曲折中前进,否定中发展,螺旋中上升。总有自由主义者说甚至一些“左派”也说如果毛主席不死文革就会一直搞下去,文革就会成功中国就不会走资。其实当年工人造反派袁庾华就在回忆里讲到“人民不可能一直有极高的政治积极性”,因此,一直进行疾风骤雨式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也必然是不现实的,要有波峰,有波谷;有运动,有巩固,有实践,有教育;所以毛主席也说文革是隔个七八年再来一次。同时,提出“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这样继续革命的目的也是很明确的,就是为了不断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直到消除,打倒新资产阶级直到消灭,把社会主义革命推向前进直到共产主义社会,除此之外其他的目的(比如揪批深挖老干部和一些统战需要人士的“黑历史”并这里打出一个“反党集团”、那里揪出一个“反革命组织”、“黑司令部”并且不断扩大而绕过现实中的走资路线和资产阶级法权)都不是无产阶级的目的。有些人包括某些“左派”都热衷于看群众运动,其实他们自己说不定就有“运动群众”的思想作祟。我认为只有受资产阶级思想甚至封建思想影响较深的那类人才会热衷形成甚至打成势不两立的对立集团,才会欣赏所谓“权力制衡”的那一套,才会以山头派别的利益替代阶级的利益,从而威胁无产阶级专政。

阶级斗争本来就不能指望依靠一次运动或者是如某些“左派”说的“建立一个好体制”就能完全解决阶级问题的。因为任何“体制” 都是阶级斗争的产物,任何体制要能够有效贯彻也必须要符合当时的阶级力量对比,要有强大的阶级力量去努力维护、实施该体制。幻想设计并实施一套“完美体制”,就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资本主义复辟问题,只能是遮蔽社会主义社会的真实矛盾、抹杀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抹杀革命群众运动 ——就是否定继续革命,这只能是制造幻觉、把无产阶级引入歧途。

回到荷塘兄提到的“十一五计划”,其实就是改开以后的中国走到当时,已经积累了若干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统治阶级中的有识之士也预见到这个矛盾在发展,不可调和,甚至会发生爆炸式的崩溃。在这种情况下,“十一五计划”包括“重庆模式”的出现也就不难理解了。中国的矛盾发展到当时,要想缓和阶级矛盾,资产阶级不让一点步,不出一点血那是不行的,他们必须放弃自己的一部分利益,必须要作出一些让步,这就是所谓“分蛋糕”和“做蛋糕”的区别。

当然,即使沿着当年的那条转折路线走下去,也不能调和中国的阶级矛盾,不过至少可以起到调和作用,到今时今日想必也是别有一番景象,但是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但阶级斗争的不可调和性又决定了这种情况只能说一种“即使”式的假设,所以才说“历史在曲折中前进,否定中发展,螺旋中上升”

通宝推:ccceee,偶卖糕的,青青的蓝,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