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在《三国演义》中,曹操为啥没有三顾茅庐 -- 普鲁托

共:💬276 🌺3205 🌵3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有些人,屁股歪了之后,历史的基础常识都不讲了

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不假。但首先你得对现代史有那么一点点基本的客观理解吧。

中国ccp的革命,是刘邦那种一个人带当地一帮兄弟打江山坐江山的传统改朝换代吗?

中国ccp的革命,从一开始就不是个人或者小团体的揭竿而起。是在国际共运大环境下的时代发展。甚至蒋介石能起来,也是苏联扶持的结果,否则就凭他对上陈炯明还需要陈赓背着逃跑的水平,北洋的那些从大清时代就过来的老兵柚子那那么容易让他轻易摆平。

国民党北伐成功,形式统一全国,本来就是靠的苏联的风险投资和武器支援。天使轮和A轮都是靠的苏联,ccp本来是合伙人。但是到蒋介石拿下江浙,拿了欧美的b轮投资后。开始清洗天使轮和a轮的合伙人。这个时候的ccp,尽管没有自己军队。但a轮合伙人的招牌还是有的。南昌起义后一心要去广东海边,因为苏联的武器援助船就在海边等着。

秋收起义军事上的主体是余撒度的铁军的那个团。教员在当时秋收起义里的位置,就是你们最看不上的邓在淮海里的那个职务,前委书记。秋收起义电视剧里有专门表现,余撒都在前期一直是军事主官,但因为教员是一大代表,党内资历老,很多话不得不听听。后边打长沙失败,余撒都这些人叛变革命,最后剩下的1千多号人才真正完全被教员掌控。

中央苏区建立后,为什么王明李德来了就能说了算。因为ccp的体系早就完备了,教员是前期重要参与者,但不是主导者。当时的ccp,还受共产国际极大的影响。毕竟,投资人说了比导演还算,不是电影剧组专利。这点在后来张国焘打算另立中央的时候,表现也很明显。王明李德支持了毛所在的中央,莫斯科吧表态后,张国焘的野心立马大大被限制。

实际如果我们从常理推断,莫斯科真正的影响力彻底衰退,应该是苏德开战后了。那时候苏联自己是泥婆萨过河了,延安的事务,肯定不可能有精力和资源再插手了。

中国的革命,本来就是和刘邦那种芒砀山,泗水集团为基础的改朝换代完全不同。前期有共产国际这个投资人说了算,各种起义也是多点并发的。比如秋收,百色,黄麻这些。即使官方党史,也是以南昌起义,81作为建军节。而81南昌,教员并没有参与。

毛邓本来就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这不是某些人嘴炮一放就能改变的。某些人可能在改开中从原先高高在上的八大员掉落,屁股决定脑袋就无脑的满嘴喷fen。然而无论怎么喷,客观历史就是客观历史。邓从70年代中期复起开始,直接决定了中国20年的历史走向。而大的战略方针,包括2个1百年,3步走。实际到现在也还是这一套,只是名词换换。本质道路核心思想并没用变。即使到了今天,某些人也只能嘴炮发泄一下,真的改变从联产承包到分税制的基础经济体系,有这个能力吗?

实际历史虽然可以被权力打扮和改变,但历史的很多痕迹是不能完全消除的。河里很多人吹的前30年中后20年的人民公式和天堂一样。前边讨论彩礼的重现也和分田后没有男劳动力的家庭有生产困境有关。这些可能都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唯物主义者是知道的,一个关系当时8,9亿人基础生计,已经运行了20年的根本制度。如果它自身是先进的,符合8,9亿农民根本利益的。那么即使上层去推动改变,一定会遭遇剧烈的抵抗。何况如果倒回70,80年代,这种抵抗还有政治上的绝对正确性。

但是,我们无论从周边还是各种历史痕迹中,尽管有华西,南街这种少量要部分坚持老体制的极少数村落。但绝大多数地方和8,9亿农民的99%+几乎没有任何摩擦的就接受了分田单干。联产承包可能有各种问题,但这种近乎关乎农民生死存亡的基础制度改变,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抗拒就完成了。那么这从唯物主义角度,只能说明农民是从内心接受分田单干的,他们从内心中并不真正接受人民公社,更不要提为了维护这种制度进行哪怕一点点抗争了。

如果今天,上头头脑一热,要重新收回联产承包的土地,重新人民公社。农民是会敲锣打鼓,热心上交土地,重新去吃大食堂,还是会地动山摇?

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如果我们看中国粮食产量历史曲线,各种物资生产发展曲线。唯物主义是讲物质的,虽然不能完全物质化,但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还是要讲的。即使在三中全会46年后,南巡32年后,邓公驾鹤27年后。有些人飞机搞不出来还一切都要推给人家桥牌主席。不是,27年,孙子都可以去打酱油了。自己菜就菜,从南京大屠杀到朝鲜五次战役,相隔都不过15年不到。你过去都27年了,还怪爷爷没给你把东西造好,菜就多练。不自己好好练出本事,祖先再强,你也是菜。

通宝推:夜郎国主,Swell,胡一刀,崂山一道士,中华土狗,史料推理,ccceee,普鲁托,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