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下半场开踢 -- 方平

共:💬4372 🌺34591 🌵251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看到这张图感慨万千

很多陈年往事都说的通了。其实说到这里,我昨天下午还和小伙子说一些我们复盘的要不要春节前讲。晚上一边看书一边和朋友讨论。叠加一些人关心话题触及下午落地的人事调整。一些事,说到这里不妨说透亮点。

我去年曾经和方兄有一段算深的讨论。那时候方兄开篇就是破题,说隔了九个月 我再上网。我们不妨从这里对最近三年事情 略展。其实在 2022年底,我特地讲过两件事。我知道的那些事的解释,有一个我拒绝相信的,但是 那时候到现在 这个当时最离谱的解释,也是现在最能合理解释所有内容的。要怎么写才能让多数人不喷始终是个问题。我之前有个帖子说,今年矛盾核心是央地矛盾,我们从这里破题。

有些铺陈还是长话短说。其实央地矛盾一直是共和国经济的主线。简述就是,大跃进那会中央和地方经济与财税比重是三七开,中央三地方七。这就是大跃进推进后,主席郑州会议讲话 叠加后面几次会议,放开下面的中央就收不回去。大跃进模式,其实就是共和国集中力量办大事模式的一个初尝试。这个模式到改开后80 90年代叫重复投资,00年代叫经济过热,而现在叫产能过剩,核心逻辑就是国家有意识引导社会资源乃至社会资本投入能代表时代方向的先进生产力。用现在时髦的话说,投什么赛道,谁为主谁为次,谁服务谁,这就是路线问题的由来。围绕于此的上层结构调整,这就是班子。如果遇到各种历史节点的调整同步叠加,到这一步 就是顶层设计。明白这个我们继续央地矛盾就和一般结合河里关心的显示问题与矛盾,就能打开一个不同角度的窗。打开不打开,透亮不透亮,在现在的节点,人与人的殊途。

中央和地方财政出现中央7地方三的改变,还是朱镕基的增值税改革之后的事。即使如此,为啥到00年代还是会在央地之间反复出现放松乱抓的循环。这里补充一个2007年左右的 经历,那时候参与一次《行政许可法》实施一年的调研。那时候长宁区税务部门聊天的时候提过一件事。就是上海土地财政,中央三,地方七,而上海市政府和长宁区在区土地问题上,是上海市政府三长宁区七。而且这部分土地收入当时是不纳入财税这块的。这种情况的改变,还是从高铁大开发开始的虹桥枢纽 工程开始转变的。到胡总时期的末端,启动了进一步集权的 中央和省一级对经济大县,资源大县和粮食等大宗物资产出县的直管。到那时候,地级市在经济上能有所作为的就是土地了。配套高铁大开发,一个迷信 土地永远涨的 时代,在中央,省部,地方乃至土地经济循环中的人与利益在高铁时代的背书下 形成了历史的合力。

回到现在 不断扩大的 地方债,我和朋友有过一个分歧,就是前面提及的中央与省直管,到最后服务集权的营改增。到底谁负责。具体是谁,各人各观点。这里不展开了,回到 央地矛盾的对应。营改增中的增值税,本身是给地方公务员与事业单位发工资的保底。尽管营改增有三年中央财政托底的过渡,但是过渡之后到 地方这一块不大干快搞土地财政基本是半分财税入账的余地都极小了。(收费站毕竟不是常态措施并且还有高铁与航空以及水路运输的替代)从这个角度为啥中央要地方债兜底就不言而喻了吧。这些在经济正循环的发展过程中,一时还不体现出来。现在叠加各种内外问题,就显得尤其突出了。

然后回到2022年的角度,我曾经说过即使封控派也预计最迟 2023年要放开。不说其他,去年下半年那么多密集的峰会和对外交往重要的运动会等等。我假定,博弈各方都是基于最迟2023年年中就会放开。那么交接班的时候,是存在一种合力把这点 提前到 2022年底的。我曾经几次提过一件事,做好重大决策的档案保管工作。因为,我当时听到的最不合理的解释,是前后二号合意 开放,在投票上占了上风。至少一开始我对这个 是持有保留意见的。这件事直到去年年中,有上课的时候高手提醒过,现在二号对央地矛盾的深化程度没有足够重视,但是 让我们瑟瑟发抖的是下面的补充:他根本没有提醒谁要重视这个问题。好问题回到,我写过的开放有关承诺。当时美国和西方各国是强迫我们开放航班的。并忽悠我们 开放就能改善双边关系。同时,在芯片图片上,公开信息层面大基金路线的覆灭,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芯片正循环迟迟没有突破,经济放开后托底的找房地产来凑合也是几十年惯性。叠加中央和省直管以及营改增,让空耗资金在一线的地方政府财政已经捉襟见肘,所以2022奶奶承诺以地产给2023经济恢复托底不仅是曾经历史合力的惯性,也是官僚求稳逻辑的必然。最后我重复提一件事,2022年底,有朋友因为结婚 在生孩子问题查了一些公开数据。发现,到2023年初,浙江某地级市历年中指妊娠比例从 19%激增为 49%。叠加新冠延迟生育,再遇到经济冲击 同步延迟生育的。还记得去年招待朋友去南翔游玩,靠近南翔的时候,沿线一路的早教企业倒闭触目惊心。人口数字实际去年虽然是个特例,但是人口预期增长的逆转,对应后续的围绕地产的正循环投资不可不谓雪上加霜。

回到上一轮的合力首先是 央企和地方国企发力,然后民营跟进 银行放款行成四万亿效应。这是有人至今迷信,发钱解决一切的根本。但是我们地产调控中,早在 2019年前银行层面就已经通过双红线锁死了对地产企业的 贷款。同步,房地产企业尤其巨型房地产企业豪赌海外美元债赌周期,毕竟那时候炒地产和做地产投资的人和我提过,围绕 19年前的二胎潮,他们入托开始地产还有最后一波翘尾行情。但是这一切,被突如其来的三年疫情打断了,还有的就是随之而来的美国加息周期。其实早在,2015年前后的三年中,WTO专门发布了一个预警。大意是,各国经济平均增长高于WTO世界贸易增长数据。这本身就意味着,围绕贸易推动经济增长的预期遇到重大挑战。川普的上台,现在回头看,也是美国重新对现有国际经济秩序从根本上重新洗牌的开始。这是美国政治精英的合力,无论川普拜登,这个洗牌针对的就是中国。这对我们本来在加入WTO以来,建立的对美国霸权下的世界航路的依附的正循环,变得我们尽量维系也是困难重重。正如沙利文见王毅外长的时候说的那样,中美之间充满着雷区。我们依附美国撸世界羊毛的时代结束了。此不可不察。是的引用我一个朋友的话直白的说,确定改开的路线的战略机遇期结束了。

好回到去年的经济问题,本身围绕 2022年底的冲击,在2023年一季度后我写过一件事在河里。就是央企拒绝带头援救房地产,这个反馈实际从2023年底公布的经济数据得以证实。就是央企在2023年1到11月增长负0.7%。回到四万亿模式,央企国企因为各种原因拒绝为去年的地产买单,那么出多少政策要求民营参与的 努力,从实际效果看基本不达预期。毕竟四万亿模式核心是撸政府贷款羊毛。有了上面的背景简介,再看今年年初谁可能请辞的传闻。当时那个看起来最不靠谱的 解读,至少 是我现在看到多数乱象和问题的最能自洽的解释。我曾经在去年这样写过,一只羊横看不是羊,竖着看不是羊,哪怕左看右看都不是羊,当排除所有选项, 你发现那是唯一的时候,不管那是什么那就是一只羊。

去年底我乐观的起点在于(那时候还不知道 5纳米也开始突破),1中央给地方债托底,2路线斗争不波及社会层面。我们等结果就是了。其实很多金融口的人在找这次股市问题的根本的时候,都把去年应该开的会议延迟到现在没有消息当做原因。其实这是倒因为果。为什么会议到现在都没公开信息。这个原因还是在一系列问题的分歧上。这个节点,围绕美国对外的全面调整,邓公说的战略机遇期结束了。这个话题我先按下,我下面要说一说,传家。

前段时间看历代官制的时候有个UP主,这样讲 三省六部。其中讲,同知中书门设立是李世民给政事堂掺沙子。并且到宋,政事堂分拆为两府一司,在同 知三省的先例上,设同知中书门下平章事。至此,大一统王朝基本结束了,皇权和相权并立的制度设计。那时候古人围绕相权的兴衰 有了这样的老话: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其实,在汉代,这个诗书传家还是在,耕读传家之上的。为啥,因为确立对儒家经典的解释权,就可以代代为官。为啥后世要把耕读传家反而后来居其上,其实也是 历经汉唐与宋末。你掌握了中枢权力,终究伴随王朝更迭而覆灭,这就是所谓与国终始。两汉之后,少有王朝超过三百年历史,所以历史积累之下,一心做官的诗书传家就放在后面了。所谓耕读传家就是搞经济和做官两不误。那为啥在上面长篇大论中加上这些,无非历史转折,明来处,知去处。按照大领导的话说,就是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搞清楚自己位置。毕竟我们在可预期的未来还是一个和平的国家,面对历史剧变,合力形成前,不妨求助于野则放舟江湖,求之于朝就不要独善其身了吧。

上面这些,不过是我这段时间提过几次的,但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现在问题麻烦在那些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比如叫我和他一起读书的家伙,是这样吐槽过权力下沉模式下的 武工队模式的。我自己在几年后复盘前段时间写过,武工队模式在根据地大发展时期为啥起到了出众的作用与效果,到现在屡屡成为现在各种诟病空降兵的吐槽。这里有个问题,战争时期,但凡你工作方式方法有错误。你付出的代价不只是任务的失败,甚至是自己的性命乃至部队的全军覆没。大白话就是,成功的工作方式在战争中做大做强行成正循环。错误的工作方式,在战争中自己就淘汰了。而我们现在失败的那些武工队,退出机制在哪里。而退出机制根本不是下沉到 地方的一个个空降兵 去解决的。退出机制是顶层设计该考虑的问题。尤其在现在这种那些历史转型相关,在推进新尝试的时候 难免遇到挫折。但是,仅仅从退出机制的角度反观顶层设计的缺位。这是 当下钱不能解决问题的一个侧面。

所谓顶层设计无非两件事,确定当前首要矛盾与围绕首要矛盾配置资源与人事。我前几天说过,现在外部压力不是问题,解决各种问题或者给经济问题兜底的钱也不是问题。排除外因和财政,不开会的原因无非人事。前文说现在就拼谁板凳深,就是路线问题在当下的核心了。我说的最糟糕的时候过去了,针对之一无非就是可以先开会了。不过也不要因此盲目乐观,我前面说过,现在已经是改开以来最大的路线调整,这种调整依我看迟早是建国以来最大调整。我们越是在这个节点,看起来比列强强一点,越是不能 因为内部压力和自己现有优势莽一波。兵者,不可 不察。庙算,不可不算。国家因利而动。曾经和朋友有个分歧,这几天开始公开化了。既,俄罗斯是否在朝鲜问题诱使中国参战,然后他们结束战争抽身而去。在我看,至少共和党这边,支持川普的独立记者确定访问普京已经是明牌。这就是我之前提过的和朋友分歧之一,俄罗斯是否在战略节点背刺我们。与我而言,在缅北冲突中,俄罗斯在对缅甸军售中已经背刺了我们一次。这是我的考量的一个视角,大家不妨参考。而美国不是我们现在首要威胁,俄罗斯也不是,这是调整中的一个反馈。止步于此。

话到这里,无非谁来主导乱世中这个国家整体转型。这是当下必争的节点。眼下经济问题,不过是路线斗争波及了经济。别倒果为因。看到河里那么多人争论,头疼也在这里。主席曾经说过,人民要在工作之余多读一点历史以及文化的书。从本质上,历史学美学是通知术的一部分。所谓明来处,知去处。有人对我引用过马伯庸的话就是,任何历史读深了其实都是当代史。孔子编撰春秋,述而不著。道德传家千年。现在人民大众,读史论史本身就是 参政议政权力的一部分。而不能让这个话语权轻易拱手让人。就拿前面提过的数字化理想供养比,是4比1的时候,已经有人衍生出出自己的治理模型。结合历史,结合毛泽东思想这个操作手册,形成自己的方法论。这样就不会被一会这个陷阱,那个困境这种话语设定迷惑。教我分析的一个家伙,我入门的时候他和我说,不要追着问题跑。 大白话就是带着问题,带着具体的目的参与讨论。不然,吾生也有涯而知无涯,以有涯追逐无涯的目标,这死定了。

好回到本文主旨。在这样的历史拐点,我们要不要团结。在具体到团结谁。主席的方法论一贯是把自己人搞的多多的。而不是反过来。为此主席的新民主主义论不妨一读。

对了关于 Ai,我的观点在 2022年十月就讨论过了,那时候我明确说美国三分之二的新增军费和新增情报费用投入于此。并也说明的当时突破的局限性。但是我们现在自己争论的是围绕Ai自主意识的突破,涉及相关研究的朋友提醒我不妨和国内做强智能的那些人多讨论。不过这个话题就不想多讨论了。

对了,流浪地球2我的观点,以吴京郭凡在北京电影协会新调整作为那时候争论的一个人事角度的注脚吧。

我对这个执政党和 他的组织依旧抱有坚定的信心。你回头看党史,我过去的观点依旧,这个以代表先进生产力为执政合法性的政党。在探索过程中,你能在历史上看到的坑他都难免踩一次。最后能说的是,看我们党史以及我们历史的沉淀,无非一句话,再乱都会过去的。然后再出发。

再次祝方兄新春快乐。

通宝推:东海后学,脚踏单车,死扛着,青青的蓝,黑山老妖,purplue,wage,陈王奋起,田雨,风雪,脊梁硬,东山之石,rynax,西电鲁丁,Meerkat,方恨少,qiuqiu,寒冷未必在冬天,soufayu,rentg,潇潇夜雨,jent,假设,back,桥上,西门飘飘,大熊猫,chuchong,偶卖糕的,不如安静,scanning,薄荷糖家族,白马河东,wolfgan,wild007,newbird,苏仙岭,秦波仁者,freesong,方平,心有戚戚,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