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讨论】NPR一个给9-14岁的书单(2013年8月) -- 南寒

共:💬70 🌺516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偷鸡摸狗,1812(三)

1812年开战,名头还是很响亮的,陆路兵发三路,海上十几艘船乱窜。这个陆路当然不是登陆不拉顿,而是捡软柿子打黄鸡北美,也就是现在若干加麻大人嘴里北美名校成群的那个北美。那时候的加麻大,不像现在,五十万福州人、二十万他二姨、四十万放牛娃随处可见,米国人一过去,马上被吹牛的吐沫星子淹死了。那时候,好走的路都没几条,陆路上就是东边两个湖沿着湖边还能走。所以一条路是现在底戳一塌,另一条路是从水牛屯到土狼屯,第三条是往猛吹嗷,也是依靠牛窑州东边边界上的一个小一点的湖。

当时的加麻大和现在差不多,就没啥家当好守的,所以这几个屯子不拉顿也没多少守兵在那儿。米国人基本上是每一路凑了个独立旅出发,过了边界跑得就剩了个独立团,东边这两路和不拉顿的守军一开火,就力不从心,被当时和不拉顿结盟的原住民在侧面一冲,就崩溃了。往猛吹嗷这路倒是没分出胜负,为什么呢?领队的军官们根本就没能把当兵的拢过边界去。

第一年带来惊喜的反而是海军,双方互有胜负。第一年的不拉顿海军过于托大,船长们都觉得自己是常山赵子龙,和米国的军舰搞单挑,如果遭遇到一个大炮比自己多的米国船,就凶多吉少。第二年就学乖了,都组团出去,从此就再无海战了。

1812年底,拿破轮轮破莫斯科,米国这边也没太多的好办法,1813年硬着头皮继续去加麻大寻找他二姨,这个劲头基本和印身婆在中印边境上搞事情差不多。一直搞到1814年战争结束前,底戳一塌这边搞出了点收获,把不拉顿几个据点和联接几个据点的羊肠小道都占了;但猛吹嗷这边反而把缅因丢了一大块。但两边抢到手以后也都犯愁,这些鸟不生蛋的地方拿来干啥?中间从水牛屯到土狼屯一线倒是搞出了点乐趣,先是米国人干到了土狼屯,当时叫一水堡,算是过了个年,一把火就烧了一水堡;过不了几天,不拉顿又干回了水牛屯,也一把火烧回去;虽然有人谴责说这不讲武德,但双方你烧过来、我烧过去,拉锯带放烟火。

当然整个偷鸡摸狗的过程中,放的最大的一场烟火是烧花生屯。这要到了1814年,不拉顿在欧洲算是腾出点手来,开始反攻大陆。在米国东岸的中段,登陆我鸡你鸭,一路攻到花生屯这一带。那时候的花生屯,正在修建的过程中,还是半个烂尾楼,所以米国人不战而走,就指望不拉顿对个建筑工地多少有点尊重。但不拉顿千里迢迢、做了半个月的船才到,心中郁闷,放把火多多少少出口气。这口气出完了以后,也就释然了,再往北到了包儿贴馍,不远不近地放了一通炮,就算完事了。在米国南边,不拉顿也搞了个小舰队,目标是先熬尔凉,但也是半心半意,遇到点小挫折就溜了。

不拉顿火烧花生屯的时候,其实双方已经开始谈判了;炮打先熬尔凉的时候,和谈都成功了。不拉顿还是把米国这边看成疥癣之扰,把争霸欧洲看成主战场;同时由于不拉顿打败了拿破轮,所以黄鸡海军人力资源部和缉私队的KPI就都没那么紧了,这下对米国人的压力也减轻,所以也就没啥可打的。双方由此草草收兵,在加麻大边境上都退回原来的边界上。当然你现在遇到吹牛博点击率的,有管这叫第二次独立战争的。这场战争,对北美原住民来说,倒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伤心里程碑。北边和不拉顿结盟的诸部落,从此就变成了西进白人的砧上鱼肉;南边就在不拉顿进攻先熬尔凉之前,一个部落联盟也被白人击败;在文明灭绝的下坡路上,又滑了一大步。

通宝推:rentg,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