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能让常凯申再三“礼贤下士”,却始终拉拢不到的黄埔学神 -- 忘情

共:💬17 🌺315 🌵6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能让常凯申再三“礼贤下士”,却始终拉拢不到的黄埔学神

作者:忘情

黄埔一期出了名震天下的“黄埔三杰”:蒋先云、陈赓、贺衷寒。其中后两位分别在不同的阵营里各自做出了一番事业,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只要提起英年早逝的蒋先云,陈赓便赞不绝口,钦佩有嘉。而自视甚高的贺衷寒也承认,蒋先云才是真正的“黄埔之杰”。

很多人并不清楚,当年蒋介石为了笼络蒋先云这个“人中龙凤”,曾多次“礼贤下士”,甚至以“接班人”的地位相诱,最终却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蒋先云身上究竟有何魄力,竟能让一向薄恩寡义的蒋介石一再“屈尊降贵”呢?

人中龙凤

蒋先云,字湘耘,号巫山,1902年8月17日生于湖南新田县大坪塘村一个没落书香之家。他上有5个哥哥,2个姐姐,在家里排行最小。父亲去世后,因家庭经济困难,蒋先云很小就开始放牛、捡柴、打猪草,饱尝了生活的艰辛。

蒋先云11岁时,母亲向亲朋借钱,把他送进了本村的保合小学读书。他深知学费来之不易,所以学习特别用功,加上才思敏捷,很快就成了“学霸”,深受学校器重。4年学业期满,学校力荐他跨过高小,直接报考设在衡阳的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结果被破格录取。

在湖南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学习期间,有一次老师以“月”字为题,要学生造句联对。蒋先云联想到当时的社会腐败没落和人们对新生活的向往,挥笔写下了“残月西斜,漫洒人间;日出东方,大地红遍”16个字。老师称赞不已,当即批语:“寓情于景,寓理于景,含义深厚,超脱异常,传阅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时,蒋先云积极投身运动,担任了湖南学生联合会干事。

1921年10月,年仅19岁的蒋先云经毛泽东介绍入党,后被毛泽东派往安源路矿开展工人运动。蒋先云在安源办夜校、建立党组织、领导工人罢工,将工人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安源路矿当局将其视为头号大敌,在多次对蒋先云收买未果后,又收卖刺客企图对其行刺。在安源路矿工人们的保护下,蒋先云次次化险为夷。安源路矿当局无奈之下,便四处张贴告示:凡报告蒋先云行踪者,赏洋五百。捉蒋者,赏洋一千。

国共合作决定共同创办黄埔军校时,中国共产党建党未满三年,全国加起来还仅有数百名党员。但为了在军校中开展党的工作,也为了培养自己的军事干部,党中央要求各地党组织组织、动员年轻而又优秀的党员去报考黄埔军校。毛泽东从广州开完国民党“一大”回长沙,一见蒋先云就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嘿,看你这大块头,是干军事的人才嘛,快去广州报考军校吧!”

黄埔军校第一期招生时,共有来自全国21个省区的1200余人报考,其中三分之一有中学或专科毕业以上的文化程度,最终录取率仅为三分之一左右。蒋先云以第1名的成绩被黄埔一期录取。

黄埔一期开学后不久,军校中的共产党员们就成立了中共黄埔支部,蒋先云被一致推选为党支部书记。蒋先云性情并不是特别活跃。在黄埔岛上,他每天都固定地出现在几个地方,并不到处乱走,但他身上却有种特别的人格魅力,总能将进步青年聚拢到自己身边。在旁人眼中,蒋先云不仅是才华卓绝的同学,还是大哥,更是革命道路的引路人。在蒋先云等人的努力下,徐向前、王尔琢、左权、周士第等80余名黄埔一期生,在校学习期间入了党。他们中的大多数,后来都成为了中国革命的中流砥柱。

黄埔一期于1924年5月5日开课时,广州发生了“商团事件”。到7月份,“商团事件”愈演愈烈,反动商团不但控制了广州经济,而且咄咄逼人地胁迫政府投降,广州的革命形势一落千丈。蒋先云从一开始就密切关注局势变化。他认为应将所有驻扎在广州的,倾向于革命的青年军人统统联合起来,建立一个组织,以联合的革命军人来对付联合的反革命商团。

从7月份开始,蒋先云和他的伙伴们,开始以驻扎在广州的各军军校为目标,利用课余时间进行串联。到8月初,他们不仅与粤、桂、湘、滇各军的军校学生建立了紧密联系,还联系上了海军的部分军舰,开始以“中国青年军人代表会”的名义每周召开联席会议,讨论广州局势,商讨解决办法和明确革命军人的责任。随后,他又被一致推选为“青年军人联合会”筹备组组长,负责起草联合会的临时简章及一应筹备事宜。

接过这个诸事繁杂的任务时,已经临近黄埔一期的毕业考试了。在各种社会活动、党组织工作缠身的情况下,蒋先云却在毕业考试中,仍然延续了他在校期间门门功课皆考第一的惊人记录,成为让师生们无不叹服的“黄埔学神”。时任黄埔军校党代表的廖仲恺称蒋先云为“最可造就的人才”。校长蒋介石则当众夸赞:“蒋先云同学是我们黄埔军校最好的革命军人。如果我们军校的同学个个都像蒋先云,革命一定可以成功!”

矢志不移

蒋先云于1924年11月9日毕业离校后,被分配到黄埔教导团工作。他在做党的工作同时,花了很大精力联络、团结各军中的进步青年。

1925年2月1日,蒋先云主持了“青年军人联合会”成立仪式。他在致辞时说:“我国受帝国主义和军阀的压迫,帝国主义勾结军阀,军阀以军人为自私自利的工具。因此军人比其他的国民所受的压迫更重,困苦更多。为了救国救民和救自己,就应该团结起来,团结就是力量。军阀养军人,是用来压迫人民的。觉悟了的军人,应当与民众联成一气,拥护人民的利益及幸福。我们的敌人就是军阀和帝国主义。陈炯明勾结英帝国主义,是我们的第一个敌人。因此,在联合旗帜之下的同志们,第一步应一致打倒陈炯明。”

到1925年10月第二次东征陈炯明时,蒋先云已升任第1军第3师第7团党代表。在攻打惠州的战斗中,他亲率敢死队冒着枪林弹雨冲到城下,不顾身中三弹,满身是血,仍然一手举着驳壳枪,一手挥着指挥刀率先爬云梯。他的云梯被守敌接连掀翻了两次,他毫不畏惧,又第三次带头攀登云梯,让守敌为之胆寒。

蒋先云作为黄埔一期最优秀的学生,文武双全、品德高尚,在黄埔军中享有极高的威信。蒋介石从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喜爱,无数次当众说蒋先云是他最喜欢、最得意的学生。他曾骂“孙文学会”会员:“你们要抵得上蒋先云的十分之一,我死了都会笑醒!”

为将蒋先云收归麾下,蒋介石曾当面对他许愿:“巫山,将来我们打倒了军阀,我就回去读书写字。这班黄埔学生,个个都是蛟龙猛虎,只有你才管得住他们。”当时,蒋介石已是南方政府事实上的首脑,这番话已是视蒋先云为“接班人”了。但蒋先云却不被所动。

1926年“中山舰事件”后,蒋介石在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上抛出了“整理党务案”,又公开令中共党员退出黄埔军(第1军)及黄埔军校,并亲自主持了黄埔军官退出共产党的会议。会前,蒋介石私下找到蒋先云,许诺只要他声明退出共产党,就立即委任他为黄埔军校中将教育长。面临人生重大选择,蒋先云毫不含糊,他在会上第一个拍案而起:“我是共产党员,永作共产党员。”

此言一出,会场里顿时骚动起来,有人鼓掌,有人跺脚,大部分人交头结耳,议论纷纷。

对蒋先云,蒋介石是有耐心的。他笑了笑:“巫山,你的事,我们开完会后再说!”但蒋先云为了表明自己的立场,丝毫不给蒋介石面子。他抓起面前的“党籍声明表”,当得着蒋介石的面撕得粉碎,一边撕一边愤愤地说:“脱离共产党,就是叛卖革命!”、“官可以不做,而命不可不革!”、“我蒋先云为革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说罢,他拂袖而去。

退出黄埔军的蒋先云,转而从事工农运动。他一边在毛泽东主持的农民运动讲习所里当教员,一边在省港罢工工人纠察队工作。刘少奇和张太雷都很喜欢这个黄埔最优秀的学生,有一段时间曾让他担任省港大罢工工人纠察队总队长。

虽然当众吃了蒋先云的瘪,但蒋介石却对他仍心心念念。不久,蒋介石组建北伐军总司令部,亲笔写了封言辞恳切的信,请蒋先云一定前来就任。他知道蒋先云脾气很拗,又特意派人和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打招呼。在陈延年的劝说下,蒋先云这才奉组织之命前往报到。蒋介石一见他,像啥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主动和其握手,并将早已写好的“委任状”拿出来,上面写着委任蒋先云为北伐军总司令部秘书、总司令副官。

北伐途中,蒋介石待蒋先云礼遇有加。有时蒋介石有难以抉择的事,特别是涉及军队内部人事调整、各部矛盾平息等敏感的问题,都叫蒋先云拿主意。蒋先云工作也很勤奋,北伐军总司令部和蒋介石个人的宣言文告,大多是蒋先云的手笔。

北伐军占领南昌后,蒋介石就在准备与共产党决裂了。他向蒋先云摊牌,说只要蒋先云退出中共,就立即委任他为第1师中将师长,却依旧遭到了蒋先云的严拒。蒋介石还不死心,又给了蒋先云2个月的时间考虑。在这段时间里,他啥事也不让蒋先云做,开会也不让他参加。他知道蒋先云是那种闲不住的人,越闲就越痛苦。但蒋介石却失算了:蒋先云在赋闲了1个多月后,竟不辞而别,投奔武汉去了。

以死明志

武汉政府那帮人对蒋介石又怕又恨。蒋先云作为蒋介石最得意的学生,得到了“恨屋及乌”的待遇。蒋先云是得罪了蒋介石投武汉而来,武汉各军都不敢接纳他。中共党内许多人对蒋先云也是风言风语。

刘少奇在广州组织省港大罢工期间,与蒋先云相处得非常融洽。他深知蒋先云的品行,也了解二蒋关系的来龙去脉。经刘少奇介绍,蒋先云担任了武汉工人纠察队总队长。该纠察队有5000多人,3000多条枪,是中共掌握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蒋先云上任后,立即组织开展正规军事训练,每天到各训练地点督促检查。

蒋先云对蒋介石的认识,要比陈独秀那样的书呆子深刻得多。他已经预感到中共很快就要靠自己的力量来生存了。因此他积极主张扩大纠察队,按军队编制进行训练,并尽一切可能获得更多的武器。蒋先云四处奔走,找同学和熟人帮忙。但他所有的努力成果,后来都被陈独秀拱手送人了。

蒋介石在上海策动“4.12”反革命政变后,武汉各界30万人于4月15日举行讨蒋大会。蒋先云担任大会主席,并作了激昂的演讲。他严正指出:“蒋贼不除,世无天日”。

反蒋大会结束后,蒋先云成了武汉的新闻焦点人物。不少黄埔学生拿着不久前登着二蒋合影照片的报纸在背后指指点点。中共党内也不断有人怀疑他,攻击他,让他分外寒心。甚至在武汉政府任命蒋先云为第11军26师77团党代表兼团长时,中共中央代表、中共湖北省委书记张国焘还怒气冲冲地质问:“你们怎么敢相信蒋先云?这个人升官发财思想重得很,他要不去投靠蒋介石,我不姓张!”

非但如此,张国焘还派人对蒋先云进行政治审查。负责审查的同志找蒋先云谈话时,又不太讲究方式方法,蒋先云为此心情十分沉重。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堂堂正正,不需要当谁的门生,也不需要通过什么大人物的宠爱来发迹。他投身黄埔,是去革命的。他考第一名,靠的是自己的真本事,又不是靠蒋介石放水作弊。凭什么就非要把他和蒋介石拴在一起呢!而且不管他曾多次坚决地拒绝了蒋介石的功名利诱,党内同志为什么就是不信任他呢?

有一次,在面对组织审查时,蒋先云曾喃喃自语道:“这么难,还不如死了”但当时并没有人注意到这句话。事后看,那时他可能就已决定要以死明志了。不过,蒋先云毕竟是人中龙凤,他虽决意赴死,但却并没有意志消沉。他和往常一样组织部队训练,一样做宣传鼓动工作。在不到1个月时间里,就使77团的面貌焕然一新。

1927年4月下旬,武汉政府开始第二期北伐。5月28日,北伐军2个师的兵力在河南临颖与奉军7、8万人激战,对方还有坦克和飞机助战。战局对北伐军极为不利。

蒋先云率全团从右翼出击,包围了位于史庄的奉军炮兵阵地。但数次攻击都未能占领史庄,部队伤亡很大。战斗中,蒋先云左腿中弹,在奔跑时冷不防栽倒在地。士兵们要把他抬到安全的地方去,他却坚决不肯。“你们快去把马给我牵来!”蒋先云站起来说:“临颖城已经在望,我腿伤不要紧,跑不动还可以骑马。我一定要杀退敌人!”说着,他解下绑腿,扎住伤口。豪气万丈地跨上战马,拔出指挥刀,高喊道:“冲锋!向前冲呀!”

77团官兵顿时发出一阵怒吼,纷纷从隐蔽物后站起来,紧随蒋先云朝敌人阵地扑去。“蒋先云不要命了!”26师师长在不远处看见了这个情形,忙派人传令:“叫他下来!”在步兵冲锋阵形中,蒋先云和他胯下的白马成了最显眼的目标。奉军集中火力朝他射击。忽然,一颗炮弹在他身边爆炸,蒋先云身负重伤。

师长的传令兵来了,说:“师长叫你下云!”蒋先云被部下携扶起来,大声喝到:“我蒋先云不捉了张作霖,决不下火线!”他命令士兵将满身鲜血和泥土的自己扶上战马,用尽气力挥刀朝天一指:“弟兄们,跟我来,向前冲啊!”言毕,他一马当先冲入枪林弹雨中。突然,又一发炮弹在蒋先云身边炸开。弹片洞穿了他的腹部。这位黄埔骄子再次栽落马下,从此再也没能站起来。

蒋先云牺牲后,被武汉政府追晋陆军中将。周恩来在武昌亲自主持召开追悼会,当时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周报刊登了题为《悼蒋先云同志》的悼词。

郭沫若曾撰文《蒋先云的诗》,他在文中写道:“先云战死了,但他的精神是从此不死了。我本来想做一篇文章来纪念他,但我觉得我们有时间性的文章不足以纪念超时间性的烈士。足以纪念烈士的,只有他自己生前的行动,生前的言论。”“青年人是有好胜的习气的,他当然也不免。”“先云是最爱惜士卒的。他率领士卒有一种天才的手腕,无论怎样的新兵,只要经他训练一两礼拜,使人人都变为效命……如此将材,竟而早逝,我们为革命的前途,不能不深致悼念。”

蒋先云在黄埔军校时的同期同学徐向前在其回忆录里称“蒋先云是我的良师益友,他斗争坚决,作战勇敢,头脑敏捷,堪为青年军人的模范”,并题词:“蒋先云烈士永垂不朽!”

通宝推:方恨少,红军迷,青青的蓝,偶卖糕的,PCB,方平,黄序,nettman,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