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新冠病毒到身边(二) -- 雪夜灯光
共:💬1067 🌺5963 🌵27 新: 🌺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这个世界的变化谁都把握不住

不要人为预设把个人与国运绑死。甚至可以说个人能力和个人运势可能都不是一回事。

就像如果你把普京和俄国的国运绑死,就绝不想不到川总给搅的支离破碎的北约和西方世界关系是被普京用俄乌这种方式给修复起来的。

之所以说他在大会后也不能乾纲独断,是因为这次可以确认他权力是依赖于制度,而不是他本人的权威。他通过制度和规矩限制了对手,自己也一样受限。前面捋过,11.24晚上新疆火灾,25号晚自治区发布会后舆情发酵,26号凌晨从南传开始各地闹a4白纸,29号浙江宣传发了那篇“人民至上不是防疫至上”,30号晚上出消息春兰去卫健委座谈,承认“随着奥密克戎病毒致病性的减弱、疫苗接种的普及、防控经验的积累,我国疫情防控面临新形势新任务”。开放最大的障碍明显是作为现管的春兰,最后是借a4才能让要马上退休的春兰表态,才能开放。不然没法解释a4和浙宣这两拨不可能同一伙的人会产生共振。

我自己就是12.1号上午看到春兰座谈会的新闻,才决定在美团上买了10盒布洛芬(这波上海过峰期间给亲戚朋友送出去8盒)。其实早在双11我就给家里老人买了制氧仪。布洛芬的价格远不如制氧仪为什么反而这么晚才买,因为我觉得即便开放也会等到农历新年前后,至少应该通过政治局会议以中央的名义给个定调,会有个过渡准备期。所以制氧仪这种相对大件的容易缺货先备起来,药品这些常用量足的反而不急。但12月1号看到春兰的表态,我就意识到可能不会有什么中央决议了,因为春兰这种表态方式实际是在背锅,她本来应该是想善始善终撑到的退休,把这口锅留给沪强的。如果春兰才是开放的最后障碍,那么自然也不存在什么中央定调了,开放可能只会作为一个部门政策调整而已。如果开放的锅要春兰背,那就肯定等不到春节了。

至于什么武帝啥的,我倒觉得可能不是一尊的问题。去年8月台海现在我越来越怀疑很大可能是军方掉链子,事后的8条反制是5暂停3取消,3取消全是中美两军交流项目,而且是把两军交流的所有管道全部取消了。军方鹰派们可能笃定认为五角大楼和败灯能吓唬住佩洛西,对一尊拍了胸脯,自己临机却没做军事上的准备更没心理上的决心。这也能解释我长期以来的一个疑问,为什么中国这个明明体量大大超过俄国的大胖子,却总是躲在俄国这个瘦猴背后,让俄国去扮演红脸。

站在一尊的角度,去年7月半导体弯道超车刚把牛吹破,抓了工信部到清华紫光上下一窝人,8月就又被佩洛西把军方鹰派画的皮给戳破,他能怎么办能怎么想。套用范志毅的名场面就是,一尊可能是去年3季度才意识到中国队是什么水平,赵鹏什么的真的在踢中后卫。这帮人压根就没想过战略机遇真的能来,想的都是拍完胸脯混到退休,没想到疫情以后战略机遇和战略摊牌真的来,那就只好原地自爆了。

所以现在紧急转向也并不是坏事,浪费公帑把目标设成世界杯进8强养一帮蠹虫,不如踏踏实实搞下青训吧,对美媾和也不意味着对美投降。甚至随着中国的开放,对美国来说是福兮祸之所伏。

我们常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你不干有的是其他人干。疫情三年来,坚持清零的中国事实上扮演的就是那个其他人。随着中国全面开放,压制全球劳动力供给不足,薪资上涨的最后一个盖子就不存在了。中国的清零抗疫,事实上是在为美元体系40年来低通胀低利率高杠杆的运行模式坚持站了最后一班岗。中国撑不住开放了,意味着美元体系最后的守门人也没了。中美作为美元体系事实上妈和爹,爹彻底放飞自我以后,妈也终于累觉不爱了。

通宝推:大胖子,胡辣汤,MaverickZ,赵美成,落木千山,chuchong,秦波仁者,杨微粒,inconsequent,唐斩非,小泽珍珠,wild007,jent,心有戚戚,
帖:4843586 复 484295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