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与月之回忆河友探讨一下虚无主义 -- 编号87405
共:💬1308 🌺2415 🌵27 新: 🌺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这十年(1)

该是写一篇正式的告别了。

08年对我个人而言,是不同寻常的一年,自这一年起我就再也没有坐过班。并且我还坚信,08年对于许多人而言都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大约是在08年10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税务局的,要求我上缴租房所得税。听对方说完,我就乐了。我确实是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但我也同时租了另一套房子,只是为了图个便利,完全没有任何商业成份。我乐的不是这个,我心想,“看来上面那些个大人物慌了,居然连这个钱也盯上了。”不过我得老实承认,在当时,我也没有料到,接下来的十年,中国突飞猛进。事后诸葛亮的讲,危机危机,危中有机。那一年,心里发慌的,不仅仅是上面那些个“大人”们,还有N多“商业巨子”、“业界精英”。比如潘某屹,比如三横一竖石,这俩可都是当时的地产大佬,呼风唤雨。最可笑的就是三横一竖石,都吓尿了还说什么自己要去探索人生的真谛,潘某屹比他还强点。又比如我认识的某基金大佬,08年11月开始抄底,赚了个裤衩钱就卖了,还直说这一票赚得太辛苦,夜不能寐,他断定只不过是一个小反弹。我后来揶揄他,“得亏只是炒股票,你要是炒期货,你不是跳楼就是被人砍成了肉酱”。大家都知道的,那个“小反弹”一直持续到09年年中。

我并不是在炫耀自己有多高明,08年之前 我只是听说过有股票这么个东西,N多年前就开了户,却从来没有炒过,09年我才“下海”。如果让今天的我去评价08年的我,那么最妥帖的四个字就是:傻逼兮兮。就这么个傻逼兮兮的我,在受到了“美国金融危机”的强刺激之后,开始涉足一个我从未关心过的领域:经济。大伙不要误会了,我说的涉足就是跟小学生学认字那样。我前面之所以提到那些“失足”大佬,是因为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我花了很多时间去拜读他们的“大作”,读得我一头雾水——他们不喜欢说人话,专业术语满天飞。好在我这个人的优点就是傻逼兮兮,所以尽管看不懂,但也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些“大人”和大佬们,慌了怕了准备闪人了。于是我就好奇了,为什么他们这么慌这么怕这么急于闪人,而我却并不觉得天要塌下来?结论无非就是两种,要么是我太笨,要么是他们过于“高明”。你们可不要小看人喽,本人尽管傻逼兮兮,但初中时就读完了四大名著和中国通史,对于王熙凤这种机关算尽一场空的人也是有所认识的。那么到底是哪一种呢?无巧不成书,不坐班的我接了一个活,帮某人代写论文,而论文的命题恰好涉及到政治经济学。在这个某人的指引下,我拜读了据说是堪称西方现代经济学的“圣经”,《国富论》。然后呢?然后我就搞调查去了,去市场调查商品价格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市场的背后究竟有没有一只神奇无比又威力无边的无形之手。

通宝推:盲人摸象,拈花虎,漂漂2号,
帖:4725341 复 470127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