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日本山口组那些事(8) -- 步亭先生
共:💬3 🌺2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日本山口组那些事(8)

日本山口组那些事(8)

图文版请参加下列铰链

https://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Y8jty3k

作者:步亭先生

山口组五代目渡边芳则上台后,正赶上日本“泡沫经济”的尾巴。即使在“山一抗争”期间,处在战时状态下的山口组及其分支组织,也是集思广益,总结经验,积极参入各种收坏账,放高利贷,炒地皮的活动中,赚得满盆满钵。

渡边芳则就任山口组组长时,给别人的印象是不烟不酒,不嫖不赌,是极其自律的黑帮分子。他在黑帮组织建设中萧随曹规,继续推行田冈一雄创立的“数量既力量”的组织建设政策,反复强调:一个黑帮组织如果只有五个人,其中某人犯事入狱,每个月黑帮组织要筹划给入狱者的各项费用合计要五万,那平摊到五个人身上就是一万。但如果把组织扩大一百倍,一千倍。那平摊到每个人交的钱就会一千,一百几何级下降,大家负担会轻很多。扩大组织规模是开拓财源以外的第一要务。

外部优越环境加上扩组织的大方针,渡边芳则麾下的山口组成员人数的增长,组织的规模和顶上作战后的山口组相比,有了明显上升。山口组没有因“山一抗争”分裂火拼造成势力衰退,整个组织规模反而由1984年竹中正久死亡时的一万八千人,膨胀到1992年的三万八千人,直系组织达到120个以上,简而言之,按比例来说,当时警察登记在册的日本黑帮4个成员中必定有一个是山口组成员。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也没过多久。

1991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

1992 年日本政府通过了《暴力団員による不当な行為の防止等に関する法律》简称

《暴力团对策法案》

1995年阪神大地震,神户港口遭受重创。

其中又以1992年的《暴力团对策法案》对以山口组为首的日本黑帮打击最大。此前,日本GOV对黑帮进行过三次“顶上作战”(严打),第一次效果还很大,到了第二,第三次“顶上作战”时,日本黑帮们已经找到了逃避打击的方式方法。更让日本政府难堪的,在第一次“顶上作战”时期自行解散的锦政会, 住吉会等大型黑帮,在风头过后,陆陆续续死灰复燃。他们以稻川会,住吉联合会的名号重出江湖。这种花式打脸让日本警察很丢面子。而日本GOV在和美国要求的毒品打击上消极怠工的行为,几乎引起国际纠纷。(笔者注:时至今日日本警察对毒品打击力度是亚洲最轻的,日本刑律对贩毒也是令人难以置信得轻微。)所以日本GOV决定正式制定专门法律,对数目增长过快的黑帮进行限制。

《暴力团对策法案》的内容就是把日本黑帮所有正规盈利途径都堵死了。理论上来说,在法律颁布后,如果日本警察指定为“暴力团”的黑帮组织,再以暴力为后盾,从事下列行为时都被视为违法,可以逮捕法办:

1.索要封口费

2.索要赞助金和赞助费

3.参加任何的承包合同

4.向商家征收各种会员费

5.向商家征收保护费(这条和上一条是同一个意思)

6.高利贷收账

7.回收不良债权债务

一共27项罪名

法律颁布后,以山口组,会津小铁为首的多个黑帮立刻做出反应,邀请律师和国家打官司,以日本宪法保障日本国民的结社自由为题目,控告日本GOV制定的《暴对法》,侵犯黑帮人权是违宪行为。官司打了两年,当官司还在缠讼期间,发生了阪神大地震。山口组及其他组织看着经济形势日趋恶化,及社会大趋势。在1995之后,悄悄取消了“民告官”的诉讼。(扎根东京的住吉会,稻川会,根本没有参加这次诉讼,而是公开声明接受日本GOV制定的《暴对法》,表示会力争做一个合法公民。)

1995年的日本黑帮,日子越来越难过,但因扩充组织的行动指针,山口组非但没有缩小,反而凭借资金雄厚把日本各地的小组织一一并吞,保住了日本最大黑帮的宝座。

这时渡边芳则的另一副嘴脸也逐渐显露了出来。

渡边芳则在其他方面上严格自律,但却贪财好贾。贪到什么程度哪?举例说明

山口组曾经邀请各界江湖人士,为前任山口组组长竹中正久举行盛大葬礼。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葬礼也需要送白分子。各路黑道为了这次葬礼总计送了超过三千万日元的礼金。按照规矩,这笔钱应分出一半交给竹中正久的老婆,而竹中正久没老婆,那么就应该交给他的情妇。可山口组在渡边的授意下,将一千五百万日元礼金全部“闷得蜜”了,一分钱都没有转给竹中正久生前的情妇。

(作者按:当然也有一种说法,山口组把这笔钱送给了竹中正久的情妇,可是对方没有收下,退了回去,我个人认为这个说法可信度不高。)

渡边芳则当组长越久,贪欲越来越大。他和山口组二号人物宅见胜,明里暗里各种冲突也越发严重。

宅见胜虽然名义上是山口组第二号人物,但他等于是山口组的实际运营者,手里更掌握着巨额财富(有说500亿日元,有说2000亿日元)。宅见商量FBI的黑名单,还被瑞士以“洗黑钱”的嫌疑被拒绝入境。山口组和日本GOV打的违宪官司,他冲在最前沿,相关起诉文件等都是以他名义发布的。

图为:宅见胜在前往法院,控告日本GOV制定暴对法是违宪行为。

有各方面凌驾于自已的“二把手”存在,渡边芳则一点不恐惧那绝对是假话。

而他最后使出的手段也是极其辣手。

1997年,宅见胜被山口组的同参,和渡边芳则走得非常近的中野组中野太郎给策划暗杀了。中野刺杀宅见的理由非常奇葩,但大家心知肚明宅见胜被杀,和渡边芳则有扯不断的关系。

原来1992年开始,中野组在京都和黑帮会津小铁起了纠纷。一开始被杀的是和中野组走得近的商人,但很快发展互相枪杀对方成员的状态。1996年6月会津小铁和中野会之间,26小时内连续发生14起枪击事件。事后宅见胜出面和会津小铁进行和谈,低调达成停火协议。但1997会津小铁在停火协议已经生效的情况下,居然派了五个人到中野太郎常去的理发室,暗杀中野太郎。五个杀手使用左轮,对着玻璃窗里的正在理发的中野,乱打了一通,中野非但没死,连身边的理发师也毫发未损。而会津小铁派出的五个刺客,却被中野太郎的保镖干死了两个。日本警界和黑帮双方,都认为山口组必定要大肆报复,可宅见胜还是以“光速”把这件事给烫平了,也没有追究会津小铁单方面违反停火协议的责任。

据说这么一来中野会的中野太郎觉得没面子,所以起了杀宅见胜的念头。

可在渡边芳则去世之后,当事人中野太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彻底否认上述说法,而说他是在1996年渡边芳则直接给他电话,要他尽快把宅见胜做掉。

面对这项任务中野太郎,一开始是拒绝的,宅见胜有严重肝病,中野太郎认为就这么拖下去,半年之后宅见胜必定见阎王,没有必要搞物理消除。但出于对渡边芳则的忠心,及渡边再三的要求,他还是决定执行这个命令。

中野太郎很快组织任人马,跟踪宅见胜同时,筹划武器,汽车及其他装备。1997年8月28日,中野会的四名杀手将神户的某家大酒店休息室内的宅见胜击毙,而坐在离宅见胜不远的一名牙医也被流弹击中不治身亡。(到是和宅见胜一起的山口组干部毫发无伤。)

(宅见胜被杀之后,警察现场进行调查)

由于中野会的杀手准备充分(刺客穿着统一的蓝色工装制服,戴墨镜,在行动中成员互相不叫名字,而以东南西北互称),所以当时的江湖人士,警察,老百姓都认为暗杀是山口组对立组织搞的“斩首行动”,谁也没想这是山口组内部人员所为。但警察很快就通过监控探头,查出凶手逃离现场的车牌号码,并据此线索找到并确认了所有凶手身份,但当发出“全国知名手配”(通缉令)时,中野会2位策划动手的头目早就逃夭了,其中一位副会长逃到韩国后,“原因不明”的死了(副会长被发现时口鼻留血,倒在隐居别墅的地毯上,韩国警方经过尸检,宣布造成死亡的原因是脑梗)。

而中野组另一位副会长则在1999年再冲绳光天化日之下打死在冲绳的商店街上。副会长一下飞机上车之后,就被杀手骑着摩托盯了几公里,看时机成熟,身手了得的杀手单手把住时速80KM的摩托,另一只手隔着车窗玻璃,击中了坐在副驾驶的目标。杀手把手枪里的子弹打光后还不依不饶,直到看着副会长的坐车撞进步行街停下他才离开了现场。事后,一个原来是九州的前暴走族(摩托少年)主动投案自首。

笔者按:这种小流氓,别说熟练使用手枪,估计连气枪都没见过,我估计他就是个替罪羊。

而中野会主使手下刺杀宅见胜的内幕曝光之后,山口组做出的第一反应,以“山口组总本部”名义向各界江湖人士发出破门状。

但此时的破门状还只是普通“破门”(也就是俗称的黑字破门),换成读者听得懂的话来说“破门”就是“暂停组织生活,并停职反省”,换言之,这时中野会还有重新回归山口组的可能。但9-3日,刺杀行动中被误伤的牙医重伤不治,中野组的“破门”处分立刻升级为“绝缘”(绝缘等同于开除dang籍)了,山口组和中野会自此切断所有关系,彻底“桥归桥,路归路”。今后就是“白刃不相饶”了。

中野会会长中野英雄对山口组开出的“绝缘”处分置若罔闻,以独立组织的身份又坚持了八年,但最终在2005年还是解散中野会。

宅见胜一死,渡边芳则彻底坐稳了“山口组四代目”组长位置。

但山口组集体领导已经根深蒂固,杀掉宅见胜也无关宏旨。宅见组失去了组长,但依然能够维持正常运营,整个山口组也正常运转。但渡边损人利己,心狠手辣的品相,上上下下都看在眼里,山口组上下和渡边组长越来越离心离德了。

1997年之后山口组在集体领导下,继续成长。而日本警察的 “严打”手段也日趋进化。一直以来,日本警察的“严打”方式以盯住赌场不让黑帮活动,堵死黑帮的资金来源为主。对于老式黑帮,小黑帮这招都极有效果。一般黑帮资金来源不多,只能依靠开赌场来维持生计。赌场被堵,维持生计的手段立刻就没了(笔者按:2020年的日本警察的统计表明,现在日本黑帮的80%资金来源都是来自贩毒,依靠开赌场维持生计的黑帮已经少而又少。)。在通信手段发达的今天,依靠过去盯住集会场所(事务所)出入人员,抓现行犯罪的手段,已经屁用都没了。

除此之外就是查黑帮的偷税漏税行为,山口组第四代组长竹中正久(偷逃所得税),最高顾问岸本才三(开着高级进口轿车耀武扬威,被税务局盯上)都因为偷税漏税被提起过起诉。

但是,“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多年以来日本黑帮早就进化出各种“接化发”手段,逐渐抄账也没用了。而日本宪法第21条赋予百姓结社自由,日本警察如果不能修改宪法,就无法从根本上杜绝黑社会。所以日本警察决定用抄近的法子来压制黑帮,尤其是限制黑帮上层人员的行动。

最先想到的是依法追究黑帮老大所负的共谋共同正犯。

日本刑法60,61条规定:两人及两人以上的自然人,共同谋划并实行犯罪,其中一个或多个自然人未参与实行犯罪,但基于共同意志这一基础,未参与者与参与者享受同等处罚。

而贯彻到实际操作案例中,日本警察开始顶住黑帮老大的保镖,只要他们身上持有非法武器,就可以根据违反《铳刀法》逮捕黑帮老大,“你的马仔身上带着武器,你肯定跟他共同策划购买武器,是同谋。”

日本警察用这一条,把山口组的高级干部泷泽孝,

桑田兼吉

以及第六代山口组组长司忍都拘捕过。

而且上述三人不管和司法当局拉锯多少年,其有罪判决从来不会扭转,连缓刑都没有,只能乖乖去坐牢。

日本黑帮在打击下,不让保镖带枪。但敌变我变,警察新的打击方式马上变换。我在前文曾经说的日本黑帮是拟态父子关系,黑帮老大对成员有“说乌鸦是黑的,你们就不能说它是白的”绝对权威。黑帮成员做得任何非法行动,都可视为黑帮老大意志的反映。而日本民法第715条有明确规定:当使用者为了某种盈利目的使用其他自然人,在执行中对第三者产生损害时,使用者有进行赔偿的责任。所以只要手下有违法犯罪,日本警察就可以根据上述法规对黑帮老大要求进行赔偿。

这招之下很多原来横着走的黑帮老大就必须应付不断而来的官司。

1995年,在神户大地震发生之后,

渡边芳则给神户市老百姓分发救灾食品,神气活现。

可十年后。

2004年山口组组员误杀便衣警官,日本最高法庭判决渡边芳则必须承担使用者责任。

判决一下,渡边立即宣布开始長期静養,把山口组的运营退还给山口组集体领导们。

2005年渡边芳则宣布不再担任山口组组长。并宣布将山口组交给了1995年地震后乘坐直升飞机第一时间,赶到神户总部的弘道会会长司忍。

司忍这个外来户(弘道会的老巢在名古屋)又是怎么登上山口组老大位置的哪?

且听下回分解。

通宝推:冷眼旁观,野芹,牧云郎,老树,北庄,大眼,
主题:467181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