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越人语 -- 商略
共:💬214 🌺78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越人语 | 破荷包

破荷包

记会噭,记会笑,

两只黄狗来抬轿,

抬到猪岭桥,

叭嗒跌了跤,

拣了个破荷包。

这是嘲笑小孩子哭笑无常的歌谣,念着很上口,解释起来挺费劲的。

“噭”是指响亮的哭声,这字《庄子》中出现过两个:“而我噭噭然随而哭之”。吾乡有个词叫“噭猫”,又说成“哭作猫”,是说爱哭的孩子。“记会噭,记会笑”,是说孩子一忽儿哭了,一忽儿笑了,特别是挂着泪水咧嘴笑。

“黄狗抬轿”,是很有意思的模样,但歌谣中指的是什么呢——孩子咧嘴哭时鼓起的两颊,抬着一个鼻子?还是指哭作猫本人?这要问最初编这儿歌的人了。

我记事起,没有看到过花轿——当然,后来在影视片或者旅游区看到过——只听说我们村最后一个坐花轿的,是村东头阿萍的妈妈,花轿曾绕村一周,想必很热闹很风光。后来结婚,虽然还说“抬新娘子”、“抬老婆”,照例敲锣打鼓吹唢呐,但已经不“抬”了。伴娘拥着新娘子,从娘家一直步行到婆家。结婚一般在冬季农闲时候,有的新娘嫁得远,十几数十里路,也是喝着冷风,一路步行。据说新娘出嫁是心里笑眼里哭,也算“记会噭,记会笑”了。

新娘子的手是有魔力的。小孩换牙,乳牙掉了,新牙老是长不出,新娘子用手一摸,就能长出来。但新娘子还没从娘家出来,她手上的魔力还没有形成;已经抬入婆家,她手上的魔力就消失了,所以得在她出了娘家门、还没进婆家门的这段时间里摸,也许更苛刻些,应该在进婆家门之前的极短时间内——跟我同岁的阿沐,七八岁时长不出新牙,他妈妈领着他,在一户结婚人家的门口伺候着,新娘子刚踏上屋前石级,他妈妈眼明手快,抓住新娘子的手,塞到阿沐嘴里摸了摸。我们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她的手挺热的。”阿沐后来果然长出了新牙。

也许抬轿的轿不是花轿,而是绿呢小轿。这种轿我也没有见过。在我小时候,只听说旧社会地主才坐轿,资本家坐轿车,而地主资本家已经打倒,当然无法再坐轿或轿车。

猪岭桥是一个村子,也许叫朱岭桥,既然抬轿的是黄狗,它就应该是猪岭桥。

至于破荷包——在我们老家,“破”读音如“怕”,“怕”倒读成“破”,而“荷”字又读成“无”——所以,“怕无包”,破与荷两个字连在一起,读起来不算别扭。

——我一直不明白,破荷包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跌倒了会拣到破荷包?拣到后又怎么样?我希望有一个完整的故事。后来看到一本收集绍兴童谣的书,说拣到的是猪尿脬,翻过来给人当凉帽戴。

大人常常嘲笑哭泣的孩子说:“破荷包”裂开来了!所以我猜想,破荷包是小孩哭时的嘴巴,扁扁的样子极难看。再后来在旧小说中知道,荷包是女孩子绣出来,送给情人的礼物。后来又知道荷包是装铜钿银子和小物件的,就像钱包;它历史悠久,周朝就有了,汉末曹操荷包(小鞶囊)不离身,装着毛巾细物,一个花花公子。

我小时候只见过破书包,也吃过几次荷包蛋,但没见过破荷包,更没见过新荷包。我的钱装在笔记本子的软壳中。当时这样的笔记本很多,用来写红色日记,或抄写语录、雷锋日记,再就是开会做记录,很少有人用来记账,因为那时候除了记工分,没什么账要记——但是,我在笔记本中记过账。我只记了一笔账,八个字:“我有一角五分钱了!”

“记会噭,记会笑”之歌说明,老辈人见过、用过荷包,还将荷包用到破。后来人们不再用荷包,也许是因为陷入了赤贫——那时连去供销社买盐买酱油,也常常是拿着鸡蛋去换的,手头没有现金。再后来,皮夹出现,不用荷包了,但歌谣中还唱着“破荷包”。

通宝推:大眼,
帖:4670079 复 466563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