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从《毛泽东年谱》看长津湖战役(第二部分) -- 回车
共:💬42 🌺85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从《毛泽东年谱》看长津湖战役(第二部分) -- 有补充

9月15日,美军仁川登陆。

美军为什么选择仁川登陆?

此时朝鲜人民军的主力正全力围攻釜山包围圈中的美军和韩军。

麦克阿瑟就是赌朝鲜人民军的后方空虚。

更重要的是,仁川距汉城咫尺之遥。

一旦成功登陆仁川,便可迅速夺取汉城,不仅使朝鲜人民军腹背受敌,还能切断其补给。

点看全图

麦克阿瑟认为,“战争的历史证明,一支军队的溃败,十有八九是因为它的补给线被切断。我们正是力争如此。”

麦克阿瑟赌赢了。

朝鲜人民军守卫仁川港的滩头部队不到一个营,美军陆战队几乎以零伤亡的代价冲上了滩头。

美军仁川登陆之后,十来天便拿下汉城,朝鲜人民军实行战略退却,向北夺路狂奔。

10月5日,上午,让邓小平去北京饭店接彭德怀到中南海,谈中国出兵援朝问题。

毛泽东问:你看,出兵援朝谁挂帅合适?

彭德怀反问:中央不是已决定派林彪同志去吗?

毛泽东谈了林彪的情况后说:我们的意见,这担子,还得你来挑,你思想上没有这个准备吧?

彭德怀表示:我服从中央的决定。

下午,在中南海颐年堂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决定由彭德怀率志愿军入朝作战。

遥想15年前,毛主席就写词赞曰“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可为什么彭总居然是排在粟裕、林彪之后的第三位出征挂帅人选?

当时三人在中央军委的任职分别是,彭总为军委副主席,林彪为军委委员,粟裕为军委副总参谋长。

军委副主席除了彭总外,还有朱老总、周总理和刘少奇。

大概可以这么理解,粟裕是军委委员以下的理想人选,林彪是军委委员中的胜任人选,而彭总则是军委副主席中的唯一人选。

在粟裕、林彪均不能到任的情况下,所以,毛主席才对彭总说:这担子,还得你来挑。

三军易得,一将难求。

为了出征胜利,毛主席是把压箱底的统帅搬了出来。

10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

美国人后来总是很费劲地为越过三八线找借口,其实都是鬼扯,只不过当年尚未发明出“大规模杀伤武器”之类的“洗衣粉”来。

美国人之所以将我们的警告扔在一边,很简单,就是狂傲。

我就越线,你能咋地。

10月12日,致电陈毅:“请令宋时轮兵团提前北上,直开东北,何时能开动请告。

同日,阅周恩来与斯大林会谈的电报,电报说,苏联空军尚未准备好,须待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才能出动支援。

同日,致电饶漱石、陈毅:“宋时轮兵团仍在原地整训。”

周恩来与林彪此时正在苏联与斯大林商谈军事援助的事情,包括请求苏联出动飞机。

从红军时期开始,我军就吃够了飞机的苦头,毛主席自然深知制空权的厉害。

估计毛主席在看了周总理的电报后,心凉半截,一下变得犹豫起来,以致朝令夕改。

但是,对九兵团来说,这种朝令夕改才刚刚开始。

10月14日凌晨一点致电陈毅:“宋兵团后尾部队全部离开上海、常熟地区是可以的,宋兵团仍照前定计划在泰安、曲阜区域集结整训一时期待命开东北。”

同日,致电周恩来,通报入朝作战方针和部署,“为着准备在11月内在敌进攻德川区域时打一个胜仗,我们决定还是出发26万人(12个步兵师,3个炮兵师)均开进为好。在工事已经修好,敌又固守平壤、元山不敢来攻的情况下,再将军队的一半左右开回中国境内练兵就粮,打打仗时再去。”

在短暂的犹疑之后,毛主席展现了伟大的决断力,没有被动地等苏联人的飞机,而是决定9兵团继续北上待命,志愿军按计划出征。

作为领袖,无时无刻不处在决断之中。

犹疑不定的人常常左顾右盼。

左顾右盼的实质是相信外部条件是决定性因素。

而毛主席相信内因才是根本,没有苏联人的飞机难道就不能出兵了?

但并不是说毛主席就不考虑外部条件,不在意苏联人的飞机。

在苏联人的飞机未来之前,对于志愿军进入朝鲜之后,毛主席的设想是先打防御战,利用工事化解美军的空中优势,甚至我军可以轮替作战防御。

为什么要轮替?毛主席的考虑是回国练兵就粮。

毛主席已经预见到部队在朝鲜会找不到吃的,要全靠从国内运往前线,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后勤补给线难以保障,必须尽可能减少一线部队的部署数量。

常常有人质疑长津湖战役发起时,作为预备队的26军部署离前线过远,实际情况是20军、27军两个军在长津湖地区的后勤补给都异常困难,再上去一个军,根本没法想象。

饥寒交迫,饥在寒前,肚里没食,穿得再暖,也无济于事。

10月18日,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意见后说:“现在敌人已围攻平壤,再过几天敌人就进到鸭绿江了。我们无论有天大的困难,志愿军渡江援朝不能再变,时间也不能再推迟,仍按原计划渡江。”

会议决定,中国人民志愿军按预定计划于19日跨过鸭绿江入朝作战。

同日,“联合国军”占领平壤。

毛主席会上还在说美军正围攻平壤,散了会,美军就占领了平壤。

美军的推进速度无比迅猛。

如果为了苏联人的飞机,等上2个月,美军则早已打到鸭绿江,那时再动手,面临的形势会完全不同。

10月21日,鉴于志愿军渡江后,美军和南朝鲜军迅速大举北进,直向中朝边境逼近,毛泽东决定放弃原定先组织防御的计划,改取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方针。

计划大概永远赶不上变化。

只有对美军来个迎头痛击。

10月23日,致电陈毅:“(一)请宋时轮同志即来北京。(二)宋兵团从速进行政治动员和军事训练,并准备先开一个军去东北。”

毛主席对宋时轮面授机宜,相当于把宋时轮当作一个方面部队的指挥者。

10月27日,致电彭德怀并告高岗,“宋时轮已来京面谈,九兵团定11月1日起车运梅河口地区整训,前线如有战略上急需可以调用,如无此种急需则不轻易调用。”

梅河口在沈阳东北方向,到鸭绿江的距离与到沈阳差不多。

毛主席对彭总的交代有两点,一是9兵团为战略预备队;二是彭总可以调用。

10月29日,早晨6点,致电彭德怀、高岗:“东面伪首、伪三及美七师由咸兴向北进攻的可能性极大,必须使用宋时轮主力于该方面有把握,否则于全局不利。请你们考虑第27军11月1日由泰安直开辑安或满浦,直上前线外,余两个军是否接着开通化、辑安地区休整待命,以备必要时使用,盼复。”

毛主席判断美军会从东线北上,如果不加防御,东线美军直抵鸭绿江后会切断我军西线后路。

点看全图

于是征求彭总意见,是否改变10月27日的计划,即9兵团11月1日到梅河口变为9兵团27军该日直接由山东开赴前线,其余两个军开赴边境待命。

辑安现名集安,紧挨着鸭绿江,对面不远就是金日成的临时首都江津。

10月31日,上午10点,致电宋时轮、陶勇,并告陈毅、饶漱石、张震,彭德怀、邓华,高岗、贺晋年:

“(一)九兵团全部着于11月1日先开一个军,其余两个军接着开动,不要间断。

(二)该兵团到后受志司指挥,以寻找各个歼灭南朝鲜首都师、第三师、美军第七师及陆战队第一师等四个师为目标、该敌现位于城津、咸兴、元山及以北一带地区,有分路向临江、辑安方向进攻模样。

(三)兵站事务须自设机构办理。”

与彭总商定后,命令9兵团11月1日由山东直接开赴朝鲜。

9兵团到朝鲜后受彭总指挥,承担东线作战任务。

但是兵站事务9兵团自己解决。

这不能不说是个问题。

抗美援朝胜利后,彭总说要感谢高岗和洪学智,高岗是东北负责人,洪学智是志愿军副司令,后来还是志愿军后勤司令,以这二人的位置领导后勤工作,自然要比一个兵团管后勤要强很多。

陶勇后来和26军在后面征调物资就遇到很多困难。

这个问题也就导致11月21日,毛主席还让周总理问高岗,9兵团要的棉帽、棉鞋、棉手套、棉大衣送到前线没有。

11月1日,审阅修改中央军委致宋时轮、陶勇并彭德怀、邓华,高岗、贺晋年等电。“以宋兵团为第二线兵团,决定改变集结地区于沈阳及其周围,以便今后机动使用。”

可能是认为大军直接开赴朝鲜战场不妥,毛主席又推翻了前次命令,让9兵团在沈阳附近集结。

11月2日,晚上7点,复电彭德怀、邓华并告高岗:“宋、陶先头27军主力(两个师及军部)照你们意见开辑安,其一个师则依高岗同志建议开朔州从正面对付大安洞之敌,保障后方交通线,俟任务完成后再开辑安归队。”

此时志愿军的第一次战役激战正酣。

点看全图

为保护西线的侧翼安全,彭总让42军顶在东线。

可能是担心42军扛不住,彭总要求9兵团27军在辑安待命,随时支援。

高岗又要求派一个师开赴朔州,保障后方交通线。

朔州在辑安的西南方向,距辑安约130公里。

11月3日,下午三点,复电彭德怀、高岗并告宋时轮、陶勇:“(一)同意彭建议27军使用于新义州东北方向;(二)九兵团其余两个军应位于沈阳附近休整待机。”

仅隔一天,彭总的意见又变了,要求27军到新义州。

新义州距离辑安约180公里。

可以想见,这段时间9兵团司令宋时轮的头一定很大。

不断改变任务和集结地点,对于15万大军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传达命令的时间都来不及。

11月5日,凌晨一点,复电彭德怀并告高岗:“德川方面甚为重要,我军必须在元山、顺川铁路线以北区域创造一个战场,在该区域消耗敌人兵力,把问题摆在元山、平壤线的正面,而以德川、球场、宁边以北以西区域为后方,对长期作战方为有利、目前是否能办到这一点请以情况酌定。”

同日,晚上10点,就第九兵团的作战任务和指挥问题,复电彭德怀、邓华并告宋时轮、陶勇及高岗:“江界、长津方向应确定由宋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尔后该兵团即由你处直接指挥,我们不遥制。九兵团之一个军应直开江界并速去长津。”

同日,阅聂荣臻11月4日关于第九兵团行动问题的报告。批示李涛:“即以20军开辑安、江界待命、宋时轮应去江界指挥。27军暂在现地待命(南市洞、安东一带)、26军即兵团部在抚顺一带休整。”

这一天,第一次战役结束。

毛主席也理清了战略思路,即将战场推到平壤元山一线,将德川球场宁边一线的以北以西地区作为志愿军大后方,以利长期与美军作战。

但是对于9兵团的使用,一方面要求其全力承担东线方向,按理说应该往东线集中;

可另一方面三个军却分散在三处,尤其是27军、26军的集结地距离长津地区路途遥远。

点看全图

很可能还是考虑便于部队分散就粮。

甚至不排除27军有做西线预备队的想法,因为在毛主席的战略思路中,西线是主攻方向。

11月7日。第九兵团三个军十二个师秘密入朝,担负东线作战任务。

9兵团的一个军按4个师加强配置。

大部队行动应该非常复杂。

即便按师为一个行动序列的话,加上军部和军直属部队,每个军就有6个行动序列。

所以,说是11月7日入朝,但实际全部进入朝鲜境内,时间拖得很长。

20军由辑安、临江入朝,12日全部进入朝鲜;

27军、26军由临江入朝,27军是18日,26军是22日才全部进入朝鲜。

回顾9兵团前一周来接到的各种命令,可以说,9兵团的将士们不是在火车站,就是在火车上。

很多部队在半个多月的时间内一直处于频繁的调动中。

如果当时,就按毛主席10月27日的电令,9兵团全部“11月1日起车运梅河口地区整训”,然后不做任何变动,准备可能会好很多。

20军早几天入朝,在战役发起前,就能全部穿插到位,将美军分割包围。

点看全图

而作为攻击部队的27军,晚了几天入朝,却让宋时轮将进攻日期推迟了一天,从计划26日发起变为27日,就是因为攻击部队没到位。

这一天在东线阻击美军北上的42军后撤。

彭总打算将美军引入长津湖地区,利用长津湖的独特地形,对美军分割包围歼灭。

11月9日,复电彭德怀、邓华并告高岗:“争取在本月内至12月初的一个月东西两线各打一二个仗,共歼敌七八个团,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间铁路线区域,我军就在根本上胜利了。请高、贺用一切可能方法保证东西两线粮弹被服(保障御寒)之供给。”

西线是志愿军主攻方向,后勤保障资源可能会有倾斜。

加上西线的志愿军入朝时间又相对较早,经过第一次战役之后,后勤补给线初步形成,以及地域环境的优势,包括当地朝鲜民众的支前等,都不是东线所具有的。

所以,粮弹被服供给最困难的在东线。

11月12日,致电彭德怀、邓华:“美军陆战第一师战斗力据说是美军中最强的,我军以四个师围歼其两个团,似乎还不够,应有一个至两个师做预备队,九兵团的26军应靠近前线。作战准备必须充分,战役指挥必须是精心组织的,请不断指导宋、陶完成任务。”

在前线的后勤补给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增加前线的兵力部署对实际作战可能起不到很大效果。

尽管,后来在战役过程中,9兵团的一些战士在断粮几天的情况下,还能对美军发起进攻。

但这种突破人类生理极限的状况,只能是少数,否则怎么会让美陆战一师逃出生天。

11月21日,批阅彭德怀、邓华11月5日关于志愿军作战十天的情况给中央军委和东北军区司令部的电报,并送周恩来:“请电话询高岗,对宋兵团所要求的棉帽、棉鞋、棉手套、棉大衣,是否已在前线,送到什么程度?”

不是高岗不努力。

长津湖地区冰雪连天,加之“山高路滑,咫尺天涯,人烟稀少”,实在是物资运不上啊。

而且别说后勤,各部队入朝之后向作战区域行军都异常艰苦,几乎天天都是爬雪山。

也许此时,毛主席已经预感到9兵团会遇到各种问题,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

第二部分的小结

从美军仁川登陆到长津湖战役发起的这一段时间,大概有这么几点可以总结一下:

(一)在苏联飞机未能助战的情况下,毛主席按计划果断出兵,并通过第一次战役,暂缓了美军的进攻势头;

(二)毛主席准确地预判了美军东西两线的进攻意图,作出针对性部署,9兵团的作战任务得以明确;

(三)毛主席关于志愿军入朝以后的战略构想初步形成;

(四)尽管9兵团的作战任务明确,但9兵团的指挥体系似乎存在问题,导致毛主席要不断予以协调,也给长津湖战役的准备造成了影响。

通宝推:伯威,常挨揍,北庄,史文恭,朴石,青青的蓝,梓童,红十月,天涯无,尚儒,唐家山,尖石,醉寺,天马行空,桥上,阴霾信仰,伏波将军,西安笨老虎,瓷航惊涛,大眼,盲人摸象,曲道自然,独草,潜望镜,燕人,曾自洲,起于青萍之末,非鱼,diamond,四十千,
主题:4669081
作者 对本帖的 补充(1)
家园 尴尬,动图动不了 -- 补充帖
帖:4669084 4669081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