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中国历史教授/老师的问题 -- erha
共:💬129 🌺59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e兄的问题也是我最近碰到的问题,兼与普鲁兄商榷

现有的历史学,不仅中国过去的历史学,而且西方的历史学,都是脱离现实社会生活的一种学问,田野考古让历史学从书本、考据中有了发展,但是还是与现实社会生活基本脱节。因此,“学习历史”就等同于“听历史专业的人/书讲解”。是一种单向的“知识传播”。

教员教导:知识/人们的认识来自实践。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从自己的社会实践生活中、总结感悟,作为对历史的书本学习的补充。或者说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对于从事历史专业工作者,特别是从事写作、讲授工作的人,的确应该学一门工科课程、农学课程、军训课程。

国内青年历史学者有个叫李硕的,他在北大清华都学习过历史,他在一本书中讲了一件事很有意思:他常年在中国西部新疆青藏跑,有一年参加一个牧民的活动,在一个硕大的山谷坝子中,体验了一把“骑马骑兵与徒步步兵彼此追逐”的实际体验。

我上学时也曾参加学校组织游行训练:3000多人在飞机场上,分成多组队形练步伐,也算亲自体验了一把两队上千人、相隔近千米相向行走的感觉:自己这队是一个巨大的整体,眼看着对面地平线上一线蚂蚁走来,然后走到余光都看不到对方两端的感觉。

还有就是小时候学农劳动、学工劳动,在大学工厂实习的经历,对于后来自己看历史书,都是有很多影响。

所以近年来每当碰到学历史的专家、以及青年孩子摆出一副“你不懂”的姿势时,往往就想:学历史专业的本硕博,真应该必修一门工科、农科(植物也行)、军训一下。

比如:车的起源问题。只要学了一点物理、工科,就会明白其实关键在于车轴问题。而不是什么“发明轮子”的问题。处于新石器的初始农业文明,都先后有了陶器的制作,而陶器制作,即便在美洲,也使用了陶轮以制作很圆整的盆罐。但是陶轮是纵向轴、且原地不动(可以浇水),用木棍做轴,即使长时间转动,也可以变面摩擦升温最后着火。因此,要把陶轮的纵轴,转变为实用(载重)的车,就需要解决车轴的摩擦升温问题。这就只能以实用金属(青铜、铁)的出现,才能解决:磨不坏、磨不着火。

就中国来说,或者学历史专业的学子,也可以修一下中医课,或许更有裨益:西方的历史学,有些像西医,搞历史记载证据和考古证据,有些像西医解刨的思路。而中医的经络气脉学说,或许对理解历史,更有些帮助。这样就更离不开学习研究历史的人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经历和感悟。

我自己的体会:离开了“工具”和“所有制”,无论是历史书本、历史纪录、考古挖掘,对历史的理解都是不完整的。这是我为什么参观了成都金沙遗址后感叹的原因。

还有就是:只有学过理工科的大众,大家都来自己学习历史,才能有助于现在和过去文科历史专业人士搞历史的缺陷。

愿与河友探讨。谢。

通宝推:海峰,
帖:4663007 复 466257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