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29 🌺961 🌵10新:💬17 🌺184 🌵1
主题:碎片与记录之一,开场白。 -- 冻雨
家园博客 这是二工自己的锅

不要怪刁民多。

照文中的逻辑,前三十年积累的时候,为啥没有”精英俘获”的问题?为啥没有农村的基层精英少缴或不缴?难道前三十年没有农村基层精英?

不就是基层垮掉,民主制被破坏么?到现在,基层非精英有没有强有力的渠道保证他们的利益?说句不好听的,基层治理就是一个养猪模式。群众参与进来了没?治理基层而不让群众参与,甚至搞什么乡贤模式,出问题就是活该了。

还有个成本问题。河里大牛能不能告诉我前三十年有没有基层官员累死的?我知道扶贫是有被累死的。我看扶贫累死固然崇高,可惜他们是错误施政方式的牺牲品。扶贫而不能调动贫困户本身积极性,扶了也是失败的。

----------------------割一下--------------------

这是教员也没解决的问题:政府就是要把自己的官格摆出来,私心大于公心。七天河友一直叨叨的,中国权最大。我认为这是事实。这个实际没有改变,基层治理的难度不会降低。今上搞的一系列的动作,打通了一些从上而下的通道,但是从下而上,就是从群众到干部,从基层干部到中高层,没有太大的改善。你能想象武汉封城这么个大动作,居然要市长当着全国人民的面甩锅来推进,居然要今上把锅背起来才能让官僚系统动起来?

照这个状态,你说你要武据印度,解放台湾。键政局或许有底气,别的人倒真不见得。

我对今上认知:一条腿的改革,官越改越强,民越改越弱。

帖:4615176 复 4615141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