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关家垴故事--彭总之怒 -- 史文恭
共:💬44 🌺390 🌵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精锐对精锐的现实

显示我方当时的战斗力不如日军,哪怕集中优势兵力也不行,关家垴就是抗日战争中的砥平里。

刘伯承就说:"敌人的野战工事构筑很有讲究,他是按死守防御的方案设计的,决心要战死沙场,效忠天皇。他在山顶这块小平地上,仿八卦阵挖了圆形核心工事,用三道交通壕环绕指挥所,交通壕较深,能互相通行,壕内挖有许多猫耳洞,每个洞容三、五人不等,大的掩体和交通沟都有门板覆盖。"

"从核心阵地向四面挖有交通壕直达地崖上,地边挖有掩体,敌人白天缩在核心阵地里监视地边,我一爬上地边他就瞄准射击,把我们打下来。晚上他占领地边阵地,我冲不上去,波浪式冲上去与敌人拼了刺刀,但后续部队上去缓慢,不能完全歼灭敌人。"

我军盛行的猫耳洞,就肇始于关家垴。构筑工事是军校必学的科目,彭刘陈等人都是正经上过军校的,战后上去看过关家垴日军的工事,专门让参谋绘制了工事图,仿效学习。

彭总当时还问王耀南:“如果是我们自己有这样的阵地,日军来进攻,能不能守住?”

王耀南回答:“不行,日军有平射炮,有足够的弹药,野战工事经不住反复打击。”

事实就是哪怕关家垴之战我军集中了宝贵的山炮和迫击炮,由于山炮炮弹有限(1940年初只有392发),迫击炮只能打击到工事上层,无法有效摧毁。步炮协同也差,居然把自己人给打了,这还是精锐。

地形不利、火力也不占优势,对方筑有坚固防御工事,兵力足以据守防御阵地,这就难打了。

作为指挥员,彭刘陈等人在望远镜里看着手下那些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都没倒下的精锐,在日军火力扫射下一个个倒在狭窄的山道上,心中之苦痛可想而知。

如果让日军这样嚣张下去,以后的仗还怎么打?彭总作为总指挥和第一责任人,肯定要考虑到。

砥平里之后,美军遇到包围不就信心大增,敢于坚守了吗?自此志愿军运动歼敌的战机也就大大减少。

农业时代的精锐怼工业时代的精锐,共军有关家垴,国军有八一三,再往上追溯还有李鸿章的甲午,算上后来的砥平里,不同的表象之下体现的都是同一个实质。

遗憾,懊恼,痛惜……我觉得还是牢记最好。

通宝推:我爱美人姚晓曼,住在乡下,燕人,普鲁托,审度,桥上,醉寺,寒冷未必在冬天,唐家山,史文恭,
帖:4564060 复 4563954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