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和平的代价是堕落——为邓小平辩护兼与吴用商榷 -- 达雅
共:💬346 🌺2702 🌵4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看下面吵得那么热闹,不由得想起了B站最近的《后浪》

评论里面就能感觉到社会的割裂。反映到河里,大家的观点南辕北辙也很正常了。

对286评价反转也是意料之中,改开的红利吃得差不多了,但是当年286路线下寅吃卯粮带来的问题已经是个人就能看到了。看看未来要填的坑,自然不会对改开路线的代表有啥好感。

现在对286批评的人多起来了不光是河里,随便哪个网站都能找到一大堆人,就连不少小说的书评底下都能成了各种借古讽今的重灾区。。。不得不佩服人民群众在各种关键词限制下发挥了极大的想象力。。。

可惜以前看过笑过就没在意,下次如果再看到,我摘点到河里面来,可以极大地丰富河里的笑话楼。

君子和而不同,大家有分歧尽管说,河里也没谁不让谁讲话。

就是大牙提以前那个评价邓的帖子,里面也有很多很精彩的回复:

摘一点过来:

BY 熊腰:

(一)近十年来观察思考的结论,最懂阶级斗争的是

资本家及其代表。他们真正是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可以这么说,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真正重要的事,就是保护他们进行阶级压迫和剥削,从而收取暴利的权利。不管是用军事政治的手段,还是所谓“民主自由法制”的宣传。如果所谓“民主”保证不了他们进行阶级压迫和剥削的自由,那就用法制。如果不能通过法律来达到这个目的,那这个政府就会被宣布为一个不好的政府,需要用暴力如军事力量来推翻。总而言之,文也好,武也好,欺骗也好,杀人也好,作为一个阶级,他们一定要达到他们的目的。

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的阶级斗争,都巧妙地掩藏在精心设计的所谓“民主自由法制”的美丽外衣之下,用以欺骗被压迫被剥削的社会底层。

他们最怕的事情就是,这个被压迫被剥削的社会底层,觉悟到了这层“民主自由法制”的美丽外衣下,残酷的阶级斗争的实质,从而也拿起阶级斗争这个武器,与他们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所以他们绝口不提他们需要阶级斗争,相反,竭力否定阶级斗争。

所以毛泽东说,任何不知道用阶级分析的观点,“都叫作肤浅。”

假如邓小平不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要求,故意背叛主义,那他就是对阶级的实质缺乏深刻的认识,犯下大错。历史必将证实这个判断。

本帖 跟 3,🌺 27

通宝推:真不知道,

(二)什么是阶级斗争及其最高境界 18

在资本主义社会,强势阶级对弱势阶级压榨剥削,弱势阶级对强势阶级的压榨剥削进行反抗,这就是阶级斗争。

强势阶级使用欺骗宣传,使得弱势阶级对强势阶级加在他们头上的压榨剥削视为理所当然,不作任何反抗;或者使用政权法律,使得弱势阶级对强势阶级加在他们头上的压榨剥削无法作出任何有效反抗;总之是造成一种单方面坐收其利的局面。不战而屈人之兵,取人之财,是为强势阶级阶级斗争的最高境界。

其它社会的情况以此类推。

(三)阶级斗争可以当饭吃吗? 26

可以。阶级社会里,阶级斗争一直就是当饭吃的。

比如奴隶社会的奴隶主,吃的就是阶级压榨的饭。通过对奴隶创造的财富的强力剥削,这种单方面的斗争,他们才有饭吃,从而生存下去。

而饥寒交迫的奴隶,也可以通过有成效的阶级斗争,为自己抢回一些本该属于自己的财富,从而使自己饭碗里的食物变得丰盛一些。

当年跟着毛泽东干的几亿农民,有几个是真懂那么多理论的?就是因为看到阶级斗争可以当饭吃,可以让他们免于做牛做马、任人宰割的处境,这才聚积在毛翁红旗之下的,出生入死,前赴后继,演出那一段永垂不朽的人间传奇。

BY 雪里蕻:

公社解散那几年农民收入确实有明显提高

提高的原因大致有几个(仅从农业看):

1, 农产品收购价格提高。

2,集体积累基本取消,还有分家产,短期内农户收入增加。

3,农户多种经营可以自主选择高价农产品(种蔬菜,养殖等等),这个要说一下,公社时代就有自留地,但市场不多,自留地劳动成果不能充分变成收入,但这个应该说也不是公社的问题,是宏观政策的问题。

4,增产,如果有谁认为这是“积极性”带来的,请相信亩产万斤。

但是解散公社带来一系列恶果,以后逐渐显现:

1,资源使用效率降低,最典型的就是水资源;

2,公社变成脱产政府机构,农民负担以后越来越重;

3,机械化和农业新技术难以推广,因为成本小农散户负担不起;

4,社会事业荒废,因为没有集体积累作为支撑,农村文体、教育、医疗等事业逐渐瘫痪,封建迷信和宗教死灰复燃;

5,治安恶化,因为缺乏基层治保组织;

6,贫富分化,就农业生产而言,劳力多的户口占便宜,而孤寡病弱残户口就吃亏。

本帖 跟 8,🌺 11

通宝推:金色阳光,起于青萍之末,

对人员流动性的限制也是个时代政策,跟公社无关

城里人一样,去外地都得带上介绍信,否则旅馆都不让住。这个政策其实从54年确立户籍制度、城乡分开就存在了,而公社是从58年才开始有的。

其实这个政策的本意并非是为了把人束缚住,而是为了实现有计划的流动,另外当时国家也需要确实掌握人力资源。改开之前一直有农转非名额的,大跃进前期也有几千万人进城,后来发现非农人口超出了当时可负担的程度,再动员几千万人下乡。还有,农村人口上学和参军也是实现流动的重要方式,一直都存在。

你不得不面对这么一个现实:中国城市的容量相当有限,大量农村人口自由流动进城,对农村和城市都是杯具,具体可以参考解放前北京龙须沟和上海的闸北棚户区。即使到今天,农民工算是“进城”了吗?他们付出的劳动留在城市,他们自己是无权享用的。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应该让农村就地城市化,同时分散大城市的优质资源。

我觉得你把一些时代性政策与公社等同起来了

高积累、低收入、压低生活水平=人民公社,可能很多人也是这么想的。

但我认为不是,因为这是一个特定时代的政策,城市工人也是如此,也就是尽可能多地积累投资搞工业化的政策。这种政策并非必然与公社联系起来。

公社存在的前提下,能否让农民增收、增长生活水平?我认为是可以的,农产品收购价格提高一些,国家和集体提取的部分减少一些就可以了。

为什么公社解散那几年,农民会突然日子过好了呢?首要原因是那几年农产品价格提高了而不是别的。

反过来看,就是因为解散了公社,把政社合一的不脱产、半脱产组织变成了乡政府、乡党委这样的全脱产的党政机构,才加重了农民的负担,这个问题直到21世纪才逐渐解决。在税费改革之前,乡村的财政负担都是由农民承担的。

90年代,因为顾及城市稳定农产品价格无法上涨,而农资价格持续上涨,农民的负担就格外地重,种田甚至无法维持生活,这才有大批农民工外出打工谋生的情况。

所谓搞承包激发农民积极性的说法,纯粹忽悠。种田积极性再高,在这种价格变化面前都没用。如果种田积极性高就能致富,那么多人出去打工干嘛,在家打起十二分积极性种田不就行了?

本帖 跟 1,🌺 3

通宝推:金色阳光,花开糜荼,

周扬这个天真的老痴呆

他搞个异化说,也许真是想为自己文革前17年在文艺界整人悔罪,胡风案、丁玲案哪个少得了他。可是他不明白文革前17年的整人就是凳公和陆定一的政绩,文革之后这些人哪容得再否定。

倒是文革前挨整的丁玲明白事,80年代成了一个坚定的毛派。

不怪他怪谁

现实中凳公的话是比马克思还NB的科学论断,不能动的。谁要敢动港台资本,哪怕纠正它们的违法行为,就会有“破坏一国两制”的大棍子闷头就打来。

就算所谓收回了、“洗雪百年国耻”了的香港澳门,实现的是TG庇护下资本寡头的专制,香港李嘉诚一句话地动山摇,澳门赌王专政。这样的香港对香港市民有何好处?对国家又有何好处?

中国历史数千年,国家统一的标准就是政治、经济、文化。今天国家统一的标准是宪法和法律是否有效。车不同轨、书不同文的香港和澳门,至今就是两个不明不白的怪胎。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都不能实施,算啥统一。

正是因为凳公贪慕国家统一虚名、而又不想为国家统一做艰苦工作,这种短浅想法指导下,生出了目前的香港、澳门两个奇怪的蛋。

本帖 跟 9,🌺 34

通宝推:山药糕,

帖:4518523 复 451689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