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和平的代价是堕落——为邓小平辩护兼与吴用商榷 -- 达雅
共:💬346 🌺2702 🌵4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就达雅河友此帖,我对总设计师的认识(抛砖)

对总设计师的认识,我是有一个过程的。从青少年时基本来自于教科书(回头看是“改开”史观)的拨乱反正,到进入社会的经历加上信息时代的信息冲刷,而后形成的功过二分,这算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了吧。

河里潜水看帖,爱教不少。确实总结其过的文章不少,也不用我来复述。我就说说我眼中他老人家的功。

其一,“跟着走”。此言出自某篇非网络文章,来源已忘,大概就是总设计师之女问其在长征中有何作为,其答就三个字:“跟着走。”是的,若论总设计师之功,第一项是上个世纪,他参与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事业,跟着毛主席,共产党走。

其二,“politics比较强”。据说这是主席语。这说的是什么呢?侧面叙述一下,我工作中认识一人,69年生,亲身参与大事件,地点魔都。那边是组织人手与车辆清场,具体是就是架住一学生就往车上扔(确实是扔),送回学校就关门,再不让出来。他老家距离学校不远,如今动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但他爸(五十年代南开毕业,经历山城武斗)听说他参与之后,只问:“你知不知道我们差点就分隔两国,再也见不到了。”

原来种花家曾经是有这种凶险的(特别比照后来有苏东波)。这件事上,说总设计师自己挖坑自己埋也好 ,但他总算没让这家给人大卸八块。

要说其三,有些人会说中国如今的经济成就,但是我是不这么认为的,这个我放后面说。但是客观一点讲,MD之所以会对咱们家抱有颜色革命的期待从而放松了遏制,其实是始于“韬光养晦”,虽然我认为“韬光养晦”各项举措为了真实,结果弊大于利,但是小功亦是功。

接上面的经济成就问题。我以为改开所取得经济成就,最大功劳是属于“人民”的,其实这一点不仅限于改开,就算是前三十年的成就也一样。主席说过:“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推动者。”

为什么这么说,比如就主席而言,他如果生在其它国家,真的能够兑现其天赋,“敢叫日月换新天”吗?我以为不然,绝大多数国家,他会被体制淘汰,泯然众人。其余少数革命大势如火如荼的,难以存身而进取至最后建立政权。

再比如总设计师,如果魂穿,掌勃氏之后红色帝国之权,人口少些也过亿,国土多而资源多,市场大而科技强,再来一次改开能续命绵延至今吗?恐怕不行,因为他看不破MD的强弩之末,也无法解决红帝的内部问题,他能镇住红场之变,但还能一一压制布拉格,波兹南,布达佩斯,柏林吗?军队经商,双轨官倒,民族政策,这些没有他红帝都已经有了,再来经济建设为中心,官僚变寡头只会更快,联盟退变独联体也更快。当然,地图头、契丹人大概只能进苏顾委,普京同志也许升得更快。

最后,80后的我确实至今从未亲身经历战争,但出生时边境其实在打仗,上学前国内不时有民族小规模动刀动枪事件(故乡在喀什的帖子好长啊,当时几乎没有报道),九十年代台海危机加高级间谍,九九炸馆,新世纪撞机开始,奥运圣火,藏314,七五,反腐到正国级,叛逃,多年以来禽流感,猪流感,直至今天的新冠,越来越虚弱的和平还能继续多久呢?

“堕落”,确实有啊,“下岗女工抹干泪,大步走进夜总会”、“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这是“改革的阵痛”、“百口棺材”、“地雷阵”、“壮士断腕”。但是总设计师说:“如果不能共同富裕,那我们的事业就失败了。”无论这个事业是社会主义共同富裕,还是资本财阀复辟世家,它必定失败。无关其欲,总设计师本人几乎全程经历整个20世纪,对周期率的感受比我们深得多。

通宝推:武仙,
帖:4517369 复 451689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