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原创】闯喀纳斯 -- 履虎尾

共:💬32 🌺181 🌵1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和一篇旧文-----在那遥远的地方

都说中国的版图象头大公鸡,那么阿勒泰就是这头公鸡的大尾巴。

阿勒泰是蒙古语,语蔫不详(hehe...不是研究语言的)。首府为阿勒泰市,其西、北、东三面均为阿尔泰山系,南边则为地势低洼的准葛尔盆地。由于阿尔泰山系挡住了向北运移的暖湿气流,所以此地的降雨相对于新疆其他地区要远为充沛。

额尔齐斯河为阿勒泰的主要河流,一路汇集了丰富的降水和雪山融水,自东向西横贯阿勒泰,并在其境内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湖泊,名“喀纳斯”,湖边多成片的芦苇,湖中则常常游弋着野鸭、大雁和天鹅。阿勒泰的大鳇鱼则长年在河中,神出鬼没,称王称霸。

阿勒泰的高山上分布着成片未开伐的原始高山针叶林,树木多呈塔状,笔直地直插云霄。山麓和额尔齐斯河两岸则为一望无际的草原,那是哈萨克族、蒙古族牧民和牛羊、骏马的领地。当然,阿勒泰的野狼、黄羊、野骆驼之类的也不老少,时不时会窜出来,骚扰一番。

阿勒泰的冬天多暴风雪,几场大雪下来,则天地一色,冰封千里,

中学时,参加一个什么数学竞赛,结果让俺撞了回大运,奖励是可以在市新华书店里任挑一本书,学校给俺报销。俺就去挑了本中国地图册,然后花了一天时间把全国所有的山川湖泊的大名通通记了下来。

当时我发现,在这么多条河流当中,只有一条名叫“额尔齐斯河”的是独个不管不顾地跑到北冰洋的,好一位特立独行的家伙。从此,我就记住了额尔齐斯河和他的发源地----阿勒泰。

入了大学,有事没事,我都会钻到图书馆去翻翻画报,特别留意所有关于阿勒泰的图片和文章。可以说,我是日渐一日,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阿勒泰和他的额尔齐斯河。一个地方,必须要有山,才显其气魄;必须要有水,方有其灵性。更何况这是一条多么与众不同的河呢?

研一时,独自背上行囊去新疆散散心,本打算去拜望这块我向往以久的土地,可百年一遇的大洪水和羞涩的钱包终于把我给拦在塔克拉玛干的大沙漠中。

想当年,成吉思汗率领二十万蒙古精骑,就是从蒙古高原,翻越阿尔泰的雪山,穿过额尔齐斯河畔的草原,开始那场灭国无数,尸横万里,流血飘橹的远征的。

本世纪三十年代初,瑞典旅行家斯文.赫定在完成了他的西北探险旅行后,从新疆起程回国。当时他的路线是先到阿勒泰西南部的塔城,然后从那儿进入前苏联。接下来的行程,斯文.赫定选择的是水路。他在额尔齐斯河边的一个码头搭乘一艘客轮,顺流而下。

在斯文.赫定的日记中,他讲述了波澜不兴的湖泊、波涛澎湃的河流、鲜美的鱼籽酱、夹岸壁立的河谷和郁郁丛丛的森林,那应该是很惬意的一段旅程,尤其是在斯文.赫定结束了穿越了茫茫的戈壁的探险之后。

额尔齐斯河在进入西伯利亚以后,改名为“鄂毕河”,鄂毕河与那条有名的西伯利亚铁路交汇处是西伯利亚第一名城----鄂木斯克。斯文.赫定就是在这儿坐上东方快车,返回故里的。

大学时代,结识过一位朋友,河南人氏,大学毕业后,志愿去了大西北,被分配到阿勒泰的一个地质队。

朋友在阿勒泰一待十年,他几乎攀缘过阿勒泰所有的山岭,无数次在额尔齐斯奔流的河水边搭起野营帐篷。其间,他娶了一位美丽的汉族姑娘,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

后来,朋友考取了研究生,又回到阔别以久的内地读书,先是硕士,再接着读博士,这样就可以把自己的妻儿从遥远的阿勒泰接来团聚。现在,他们一家人待在北京的一个“院子”里,过着简单但却充实的生活。

一直很羡慕他有这么一断经历,差一点,就步其后尘。

还记得一则故事,说的是阿勒泰的一对哈萨克父子。

儿子的探亲假到期了,必须返回部队。可这时候,阿勒泰可怕的暴风雪来临了。儿子想等风雪停了再走,可大风雪连续刮了几个日夜依旧不见停止。军令如山,时间不允许他再往下等了。

父亲亲自赶着滑犁,迎着漫天的风雪,送儿子起程。半路上,终因风大路滑,视野模糊,滑犁落入山谷。奄奄一息的父亲拼着残存的力气,命令儿子继续赶路。儿子忍着悲痛,用雪掩埋了父亲,继续在风雪中摸索着跌跌撞撞向前行进。

当儿子终于走到了军营,扑倒在战友的怀中时,他已经严重冻伤。

看见bigband(大奔)在未名空间的PKU版,贴了篇<<中国最想去的十个地方>>,不由动了念头,想写一写阿勒泰,毕竟很多年以前,自己就想去那块土地瞧瞧。

也许,将来自己会有一天真能够成行,也许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无所谓了,先神游一把再说。

(2000/5/1)

通宝推:桥上,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