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主题:阶级意识的回归与中国左翼思潮的复兴 -- 铸剑

共:💬72 🌺663 🌵2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家园 阶级意识的回归与中国左翼思潮的复兴

这个题目是用来骗花的,其实就是几句胡思乱想。

一个有意思的对比,是西方68年革命风潮以后,左翼运动越来越失去运动的活力,很大程度成为书桌上的思想艺术。即便在当前这样的经济危机面前,西方左翼在一阵兴奋过后,却发现要面对的是政权和政策的进一步右转。而在中国,在90年代开始的左翼思潮却逐步从思想界扩大到民间,并开始对高层政治博弈产生了明显影响。

可能的解释理由很多,比如毛的遗产,中国传统思想里对集体和民本的重视。我这里想提的是另一个。

那就是中国在经历了很长的阶级意识模糊阶段后,出现了一个阶级意识清晰化的过程。而西方则是相反的过程。

西方社会里,资本在和工人长时间的斗争后,由于力量对比的变化,也由于技巧的提高,经历了一个从专制到霸权的过程,这个过程不仅发生在社会系统里,还发生在劳动过程中,通过斗争游戏化、纵向冲突横向化、等级制度设计、免于最低生存威胁保障等等手段消解了工人作为阶级成员的整体意识,制造了对统治秩序的同意。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过程也是统治者部分让渡自己利益以缓和冲突的过程。

在中国则先经历一个毛时代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社会本身是个阶级社会,然而有没有阶级敌人,阶级敌人在哪里,却是个模糊的问题。大家没能从意识形态教育中认识清楚自己的阶级地位,也没能在生产过程中体验到自己的阶级意识。于是,毛忧心忡忡的提醒,走资派在哪里?就在党内!

可惜,大家并没相信这话,或者只是装着相信了,于是逮着自己不喜欢的人贴标签。

改革初来,人人摆脱了被逼寻觅自己阶级地位的困扰,大家都“平等”的投入到市场怀里了。然而,由于与权力阶层和新资产阶级的力量对比悬殊,多数人很快被置于专制的支配之下。从意识形态宣传到政权力量的控制,这个力量对比是如此悬殊,以致于中国的资本及其代理无需让渡自己的可得利益,也无需借鉴任何西方当前的经验,走了与西方霸权过程相反的逆行,直接运用了专制的手段。这样的高效率,成功的制造了资本的狂欢时代和高速的经济增长。

也正是这个专制过程,引发了阶级意识的重新启蒙,很多人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可能是和一个阶级整体的命运相联系的。

左翼思潮最初是在三农问题的讨论中,为农民阶级的利益代言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在接下来的下岗改制过程中,尽管左翼理论家本身只有些微不足道的声音,但这个过程却制造了大批自发的反抗和左翼理论的可能接受者。三座大山的形成又一次重复了这个过程。于是在网络上形成了左翼思潮突然爆发兴起的局面,并开始借助红歌等形式与基层结合。

也因此,中国的左翼看上去更像个口号宣传者,因为他自认面对的是群众;而西方左翼则是个学者,他自认面对的是同行。

当然,这个过程并不值得左翼欣喜,因为左翼的扩大往往是与社会压迫的增强同步的。另一方面,一旦中国的资本及其代理者在博弈过程中掌握了霸权的技巧,那么中国左翼的前景也未必如他们自称的那么乐观。这一切也许都因为在马克思之后的左翼,都无法令人信服的给同时代的人构想出“另一条道路”——在批判之外,左翼还需要更多的建构。

关键词(Tags): #政经随笔, 通宝推:相信逻辑和常理,玉垒关2,唵啊吽,pads,李根,行路人pacers,空格,金色阳光,雪里蕻,润树,从林法则,威武,sukan,思炎,左手拈花,起于青萍之末,seesee0,西安笨老虎,抱朴仙人,

本帖一共被 4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