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644 🌺8844新:
主题:【原创】车行往事 -- 七月群山
家园博客 炼厂试压,补一段兄弟的不安全经历

看到美国货柜司机进厂前的安全教育,不由想起一个我经历的类似相关事例。对比一下,人家的安全警惕性确是高我们一筹。

上世纪70年代,我在油田完井大队做施工员。队里全是工程车辆,主要是水泥泵车,往井里注水泥浆用的。这泵车是高压施工设备,耐压很高,上井施工憋个100-200大气压不成问题。

平时我们的工作都和钻井有关,别事无干。忽一日,炼厂的人来找我们帮忙。他们炼化设备的管路堵了,各种化学清洗的方法都试了,没用!有人给他们出了个主意,找钻井的用泵车憋一下,试试能否硬给它挤通了。

说实在,现在想来,这是一个馊主意。完全不考虑炼化设备管路是否允许这样干,也没评价过这种疏通方式的安全性。

那时候也没个正规的协调机制,炼厂的人连钻井指挥部的招呼都没打,直接就找到我们这了。队长听完介绍直接就把这事交给我了。

我们的日子正闲的淡出个鸟来呢,平时也没机会去炼厂。马上召集几个兄弟,带一辆黄河水泥车奔炼厂而去。

到那之后,炼厂接待的极其热情。他们这个反应釜已经停产好几天了,能不热情吗。

我们那时不过20来岁的小伙子,平时吊儿郎当惯了。那个年代又不像今天到处都是迎来送往,缺少实践,猛的一热情,有点不适应。盛情之下,反应过激,兄弟几个撸胳膊挽袖子就要给人家包打天下。

你知道,炼厂最多的就是盘根错节的管线,堵了还真不好弄。你知道它堵哪了啊?就算知道了也没办法。炼厂的人拿钎子通,用稀释剂泡,折腾了几天也没弄通。

他们指给我看那段堵了的管线,那是一段几十米长的竖管。我问了一下管线的耐压极限,让他们把管线两端接头敞开,再把一端和我们泵车的接口焊上。然后让车上的‘榔头工’(水泥车上有四个工人,一是大班,司机。二是二班,小车司机,小车是泵车上带动水泵的发动机。还有两人就是管线工,连接管线的,因为高压管线连接使用榔头砸紧连接‘由壬’,俗称榔头工)把高压软管和接口联上。

准备工作结束,我想和炼厂陪同的人讨论一下方案。回头一看。人都没了,只剩一个具体和我联系的也紧拉着我往后退。

他们是让事故吓怕了。炼厂曾出过爆炸事故,高温高压失去控制的情景让他们永生难忘。

我其实想过这个问题。一是周围的反应釜都停产了,即便憋爆了管线对周围没影响。二是我们用水施压,水本身几乎不可压缩,高压下就是管线爆了,瞬间压力既可释放,人站的稍远些决无问题。

仔细想想,这事现在看来是非常鲁莽的。事前事后连个协调会都没有,更别说详细的施工方案、技术细节、安全措施了,全凭两家具体负责的人临时‘拍脑袋’。

不过正式施工倒非常顺利,不到100个压力那管线就通了,把炼厂的人乐的。

接下来就是把我们弄到食堂准备大吃大喝,上世纪70年代大吃大喝对我们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食堂的mm们弄清我们的来路后,马上去后边把食堂管理员整出来了,原来食堂的下水道也堵了。这事更好整,我们大队食堂下水道堵了都是水泥车去疏通的,轻车熟路。

食堂mm让弟兄们先吃后干,弟兄们一激动要求先干后吃。

总之在下水道出口清水的哗哗声和mm的欢呼声中我们被众星捧月般拥上餐桌。

酒足饭饱,得意而归。车在路上众弟兄才反应过来:如此好事,我们是不是太激动啦?今天先来研究研究,明天再去试试管线,后天再…那每天不都可以漂亮mm伺候着大吃大喝一顿吗?

还是年轻啊,欠练!

通宝推:shinji,
帖:2805873 复 280545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