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93 🌺668新:
主题:虎头虎脑(上)学车 -- 喜欢就捧捧场
家园博客 虎头虎脑(上)学车

“这是是手刹,这是前进档,这是后退档,这是泊车档,这是空档……”这辆脏兮兮的丰田Corolla的空间不大,教练训话时,脸侧偶尔能感觉到飞溅的口水。

“那这1,2,3都是什么档啊。”首次摸车的我很好学。

“这以后再说。”教练姓杨,中年女性,东北口音,手里攥了一袋桔子,一边儿教我,一边儿不耽误吃,百忙中还顺手给我放下手刹。“你去轻轻踩右边那个踏板,记住轻轻踩啊。”

Corolla的发动机惨叫一声,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然后车头一低重重地停了下来,车里杨教练破口大骂,“不是叫你轻轻踩么,要不是我这儿有副刹,这车就撞了电线杆子了……”

我第一次开车,那里知道“轻轻”到底有多轻啊,嘴里道着歉,一双手心已经冒出汗来。

“新移民吧?”

火眼金睛啊火眼金睛,进车不到十分钟,就看破了本五的真身,可这跟学车有什么关系啊。

“向左……打把慢点儿!脚下用点儿劲,否则太慢……,啊,太快了,松油!松油……”在连珠炮一般的指示下,我艰难地开着车绕着小区转了一圈儿。

“接下来,我们上大路,记住了,六十公里的时速……”

“杨老师,我这可是第一次摸车,上大路这个么……”

“叫你上你就上,有我在你怕什么?”杨教练又剥开一个桔子,“要说害怕,我该比你更怕,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正随着她的言语绕着逻辑,身后一辆车不耐烦地笛了我一声儿。

“笛什么你笛!没看见这是驾校的车么?”杨教练狠狠地念叨着,“你,给我看着点儿仪表盘,六十公里的限速,你开四十,这不是找人笛你么……喂,你别光看仪表盘啊,看路看路!”

那天我回到家里的时候,腿都软了,耳边回荡着杨教练的训斥:上次被人这么训,还是大学的时候打球砸了教学楼的玻璃。

良牙很温柔地安慰我,“她就是这个脾气,再说教练要是不训你,你怎么能学会啊。她教的学生,通过率很高的!”

果然是良师出高徒,第五次出车的时候我已经开得相当流畅,杨教练出了给指令之外,基本上不教训我了。一路开到我们练车的住宅区,一个正在剪草坪的男人板着面孔看着我们:这也难怪,要是我碰上一辆教练车成天地绕着自家房子转也烦得慌。

“去前面,那辆蓝色的GM旁边给我平行泊车。”

我照办了,平行泊车要来回的揉把,对于左右不分的我总有些麻烦。这个住宅区相当的安静,又是上班时间,根本没车来往,每次杨教练都叫我倒车一段距离,然后再开过去重做。

反复到第三次的时候,我刚把车跟那辆蓝色GM平行,就听刷地一声,那辆车里冒出一个硕大的黑黝黝的脸庞来,满头乱蓬蓬的卷发四面八方地呲着,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瞪得灯泡大,肥厚的红唇一动,“What the fuck?”

“啊~~~”我和杨教练同时惨叫了一声,我脚下一蹬,Corolla飞也似的逃离了。

“谁想到这钟点儿还有人泊在路边打盹儿啊!可吓死我了。”杨教练拍拍自家心口,“你给我慢点儿,限速40你开60,找死啊。”

说来也比较神,这次惊吓后我居然福至心灵,平行泊车熟练了许多,杨教练对此甚为满意,“我觉得你差不多了,回头就给你约路考怎么样?”

“好吧。”我摸摸手里的方向盘,远处的高速路上车来车往,等考了本儿之后,本五就能加入那滚滚车流之中,再也不用严寒酷暑中受那脑残公交的腌臜气了。

有道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五跃。

刚刚回到家里,时差还没缓过来,两天后又要接着飞了,欠某官的字先还上一贯,争取下周末连本带利还清楚了好过年。

通宝推:伯威,大黑狼,昌意,二宝,
主题:2711049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