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李锅34》 丰田神话(一) -- 本嘉明

共:💬22 🌺191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李锅34》 丰田神话(一)

本周的热点,就是中美对峙和丰田失手,我们分开说说。

(一)

大家细心的话,应该记得小本在<煮酒论雄>之“煮酒论雄”篇里,提到饺子哥杀气腾腾说要“斩个冰岛西班牙”,那是2008年10月9日写的东西了,当时大家可能有些奇怪,关西班牙什么事呢?这一晃也就过去了。

如今就得旧话重提了。

我们这么穿越一下,比如成吉思汗的蒙古骑兵要横扫欧洲,欧洲当然要抵抗图存。那么,现在的美国金融势力就是蒙古骑兵,趁着金融风暴这股妖风,掩杀过来。

欧洲联军的主力,是德国,法国两个重装步兵军团。于是欧洲联军摆了个“U型一字长蛇阵”,德国法国两个方阵在U的底部,组成中军。右翼是老欧洲的兄弟部队,虽然规模小仍属精干贴心,如意大利方阵,荷兰方阵,北欧诸国方阵。左翼是新归附的东欧部队,由中欧的奥地利领头,同德国方阵衔接,最为薄弱而涣散。而西班牙方阵,在右翼的翼根部,介于中军(法国)和右翼指挥意大利之间,等于是一个人的右肩关节。而英国不是步兵,是轻骑兵,在德法方阵的身后心神不定地逡巡,如果欧洲联军能胜,当然奋勇出击,不然就先逃之夭夭。

由于两翼如同双臂,向敌人伸出,那么最先接敌是必然的。左翼顶端的罗马尼亚部队和右翼顶端的希腊部队一触即溃,对欧洲并不是问题,只要中军岿然不动,见死不救,美国金融骑兵并不敢轻率向中军进攻。否则,击其中则首尾俱动,会把美国骑兵包在里头。

在2008年10月间,西班牙事实上已经破产了。很多企业破产时,运营和产品销路其实没事,是资金链断裂,窒息而死的。当时西班牙的情形,跟今天的海南省很相似,地产疯狂到麋烂,所以不客气说,如果中国的省,可以分别破产的话,那海南省在不远的将来,必然破产一次。

从这个“U型一字长蛇阵”可以看出,西班牙的地位,太重要了。今天的欧洲联军,实际分成三部分,中军和两翼。其中左翼在2008年备受摧残,已经完全残破,惊弓之鸟,在2010年只能勉强摇旗呐喊,装装样子,真一接敌,可能一鼓即溃。所以,如果西班牙被金融狂风吹散阵形,美国骑兵随后跟进,就把尚存战斗力的欧洲中军和右翼分割包围,右翼都是小股部队,军权不统一,必定恐慌,要么不战而溃,要么微弱抵抗后投降。而欧元的策源地,反美国的罪大恶极主犯德法即便负隅顽抗,也已是瓮中之鳖。这等于在摔跤中,把对方的右肩膀脱臼,自然手到擒来。

所以不论在2008,2010,美国要完胜欧洲,击破西班牙是必要的,重要的。这是小本在2008年预测西班牙会先倒的主要理由。2008美国没动手,是时机对美国也不利。但这不代表西班牙随后就能逃过一劫,因为西班牙至今都没有强大到令美国要绕过它。时至今日,欧洲联军仍是疲惫脆弱,岌岌可危的,防线上漏洞百出。

对于中国,今天的状况是:

1)中国需要世界,超过世界需要中国。按忙总所说,今后10年,基本要保九,靠什么?当然靠外需。换句话说,9%里头,外需要贡献5%以上。

具体到中美,可以说:中国需要美国,不低于美国需要中国。

2)中美欧三极,美国最强,另两个到了危急关头,只能联手,别无选择,谁帮美国就是替自己掘墓。

3)只要中-非美关系好了,中-美关系现在不好,将来也必然好起来。同样对于德法俄等国也一样,只要找到朋友抱团了,同美国的关系自然会好起来。因为美国正视现实,勇于自我调整。

4)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人,但双拳难敌四手。所以美国也需要各个击破。G2就是买中国一个中立,可惜没有成功。

在<煮酒论雄>之“煮酒论雄”篇结尾,小本提到,中国对於小布什的对台军售方案,是放行的。到今天,小奥不过是执行这个方案,并没有加码。中国激烈反对的理由是:你他妈的可以不做嘛,我同意你就做啊,猪头啊,也不看看山水,那饺子哥做得,你就做得?

这理由,有些牵强,但劈头盖脸,先声夺人,搞得小奥跟矢车菊花太郎差不多,委屈是委屈,可也挺习惯这感觉,痛并快乐着。

而深层的原因,可能是欧洲眼看顶不住了。德法讨伐美国,是小油瓶撞大油瓶,哪个要倒,TG就去扶哪个,毕竟三角关系是最稳定的局面,缺一不可。

那么,既然欧洲要怂,TG必须施以援手。但这种事,毕竟是助人为乐,TG主动倒贴上去,十分不妥。所以唯一办法,是拉开同美国的距离,使欧洲愿意主动求上中国门来,至少鼓励他们一下下,否则人家拉下脸最后讨个没趣,何苦来。而中国此前,对于G2的口头反对,相当软弱,等小奥访华,联合公报出台,等于中国默认G2,至少给外界半推半就的感觉。因此在这军售案上,不得不掀掀台面。小马挺委屈,小奥也挺委屈,本来挺美好个事儿,怎么就这样了?可不委屈你一个大蚱蚂,一个小蚱蚂,委屈谁啊?为世界革命的大局,就牺牲一哈子嘛。

(二)

接下来,这一章的主题,就是丰田。以下都是小本个人观点,无碍旁人。

但凡在制造业实体干活的,基本能同意一点:丰田是工业文明中的一个英雄,高山仰止的英雄。

但英雄也有弱点,也是凡人,也不时为恶。

丰田这次的危机,我看来源于三点:

1)过度“改善”。

2)内外有别。

3)木秀于林,美帝必摧之。

汽车是个复杂系统,汽车油门踏板,不止丰田有问题。小本个人知道,DODGE的CARAVAN也有油门缺陷,踩到底时有时不会回弹,需要猛力再踩几脚才能弹回,但这是油门弹簧的问题,而且当时刹车是好的。此外GM有多款小车型在长时间高速行驶下后轮轴强度有隐患。而丰田的刹车问题,一是在较小概率前提下偶尔会自动加速,而且刹车据说有同步失灵。二是向丰田供应这批油门系统的美国CTS公司为很多汽车公司供应油门部件;向丰田供货也是长期合约,每次都有验货检查。这次只有丰田出问题,有一个可能,是丰田独有的一些车辆主控电脑的程式和附加设备(如电子节气门系统),在某些外部环境的巧合下促发小概率BUG,使车辆失控。

这里小本先说说个人一点开车的小想法。

一,世界上有没有一部车是完美的,万无一失的?

开发出一个车型,有很多妥协折衷的地方:安全性和成本;汽车功率(这是安全性的基础)和油耗,等等。任何车,你把它长时间放在极限工况下,或放在罕见突发状态下,整个系统都有可能出点设计时无法考虑周全的纰漏。难道奔驰翻车就不死人了?

丰田这次的问题所以严重,是因为一个经验丰富,驾驶谨慎的老司机,可能也会死在这个失控上,就是说,事故概率不算大(迄今815起车祸,加上未出车祸未报案的,估计几千起),但一旦中奖,就非常危险,神仙木得救。但现实是,大多数司机出事故,是人为因素,你开个没问题的德国车,不好好开,神仙也不来救。

一个小心的人,会对任何车都不绝对信赖:事先规划路线,提前出门,上高速时轻点几次油门不一脚踩死,为了每天少跑几公里,住得远就搬次家……伴车如伴虎,养车如养狼(吃肉开销太大)啊。

如果您这一点想不明白,开坦克一样危险。

从概率上讲,丰田这次的问题,并不特别可怕,可怕的是借机摧毁用户信心。告诉你该海鲜酒店的鱼翅汤,每五百碗里照例有只苍蝇,而且你已经买单了,搏不搏?

二,丰田早在2003年就发现这个质量问题,但收买受害人和当局,篡改数据,草菅人命?

老大,任何一家汽车制造公司都是草菅人命的。

您在职场生涯中,做过什么客服作业吗?一心为工作,死心塌地把客户当亲娘,是没有的。唯一的区别,是凌志的客服,把你当35%个亲娘;奔驰的客服,把您当28%个亲娘,其余类推。设计和生产环节,也同样。接到个报告就一惊一咋的,还让不让万恶的资本家活啦?

多伦多今年开门不利,头3周行人被撞死14个,抵往年全年的1/3。那你就搬深山老林去住着了?活在当今花花世界,每一分钟都有危险的,桃花运砸头算不算?

三,节油和减排。

小本个人意见,安全和环保省油,是多少有冲突的。在北美,大家TOUGH惯了,跑在路上你没招惹谁,人一头撞上来,也不见得事先跟您预约。所以您手头还行,就多考虑大尺寸车,重点,宽敞点,用钢多,冬天不打滑,挨撞的话溃缩区也大。当然平时就多费油钱,进出车位容易擦,小模样就别惦记范冰冰了,整过容还能是个孙二娘就不错了。

(三)

您现在要在北美的白领管理层里厮混,听不懂“KAIZAN”,买块豆腐撞死算了。什么?TOUFU也听不懂?

KAIZAN,是日文里“改善”的发音,这成为时髦,拜“丰田宪法”所赐。丰田的革命法宝,是“持续改善”和“尊重员工”。

美国极牛的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就说过:“企业会逐渐变老,而且无可避免这宿命。”,丰田的改善,已经发展到极致,就是老子努力锻炼,吃各种仙丹,非得长生不老。

中国人孔博士说,过犹不及。

实际上,小本认为,要企业长生不死,是个冷笑话。只要整个社会大环境始终欣欣向荣,生生不息,就够好了。企业是各有天命的,所谓元亨利贞。轮到该你老的时候,要看开,要舍得,要服气。企业创建,就是为了将来死掉的。一个企业虽然死了,物质不灭,创造的技术和精神财富,培训的员工,仍转移到其他新兴企业,继续贡献社会。

从这一点上说,在“世界是平的”的时代,把一个地方文化色彩浓厚的企业做得太好,是件坏事。

丰田即便优秀到极致,它的日本文化色彩太浓厚太自我捍卫,这是它的宿命。

丰田很倔强,很要强,也很争气。它的“永远改善”,从小处着眼,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从管理水准说,美国的车厂是走兽的话,日本本土的丰田厂(如上乡厂,元町厂),已经蜕变为飞禽了。但“永远改善”,从战术上讲,很成功;从战略上讲,是否也对呢?逆天而行啊。

丰田人,二战后重新出发,就从上到下,灌输专务董事根本正夫“改善,改善,再改善”的心理自我暗示,可以说,是一场温和持久的“文化大革命”。

这比喻非常不伦不类,但真有类似之处------你只要把“阶级斗争”换成“KAIZAN”就行了。

首先,丰田断定,真正的完美,在地球上是不存在的。我们丰田,在任何角落,都存在不完美。生产场地太大,仓库太大,生产手段太先进,这些也可能是种不完美,更不用说相反了。所以,阶级斗争,无所不在。

其次,你再努力,不可能在眼前达到完美(等于共产主义实现是遥远的事),因为科学技术发展了,人员素质提高了,机械化自动化信息化了,原来不完美的现象会越来越少,但新的不合理不完美又随之涌现。总之,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永远讲,绝不可能用不着讲。一旦不讲了,红旗落地,末日来临。

第三,阶级斗争,靠发动群众。全公司,不论一线工人,技术研发,后勤保障,人人参与。比如总公司总务部秘书课提出用用过的A4纸裁小,背面贴到旧信封上,重新利用信封,这一改善,每年节省10万日元。其次是事事过关,全公司人人响应“合理化建议”制度。这制度自1951年由美国福特厂的“建议体系”制度移植而来,51年收到群众的“合理化建议”789条。1984年,员工合理化建议累计突破1000万条,到2000年,单年建议达66万条,平均每人12条,采纳率99%(就丰田的记录看,很多建议试验后是失败的,但绝不能因此打击建议者的积极性)。

这个制度,长期折腾,到底好不好,小本无资格评论,这里只说两个例子。

一个来自《赫鲁晓夫回忆录》,老赫在苏德战争爆发前,已经是斯大林身边的红人了,有一天,斯大林交给他一个重大任务。莫斯科有家新建立的轮胎厂,从美国引进的生产线,等美国工程师一走,产品质量一塌糊涂,新轮胎很快磨损,部队怨声载道。于是,堂堂政治局委员放下所有工作,下到厂里蹲点,最后搞清楚,厂子里搞社会主义技术革新,技术员擅自把轮胎里的子午线钢筋减掉一半。

一个设计者,制定规则者,不参与实地生产,可以较客观地,较严格地核定标准。当实地生产人员有权更改标准,使之“改善”时,一会不会贪图自己工作轻松?二会不会由于技术水平较低而擅自违背科学规律?这是个权利分执和平衡问题。事事决于总工,可能会教条化,官僚主义化。全部决于技术工人,应该也不妥。如何划一条较合理的线(而且这比例随时在变,与时俱进)是很头痛的事。一次没划好,是否就会出“子午线轮胎案”,或“油门案”呢?

第二个例子,来自丰田在美国的分公司。这些美国本地工程师已经被丰田企业文化“精神控制”到了这样的地步:

一个工程师说:“一天结束时,如果我能看到有所改变,我的工作做得更好,流程被改进,我就有一种特别想回来再干的感觉。”,装配经理霍华德-阿尔特里普说:“即使在家里,我也尝试不断改进,比如换一种路线割草。在厂里‘持续改善’是我每天必须思考的,但我并不厌倦,反而乐此不疲。”另一个经理庄严宣称:“在美国丰田,‘没有问题’本身,就是个大问题!”

妈妈咪呀,他们真是见识浅,70年代中国的工厂开小组思想会,不就是这样假大空的吗?在日本,这样管50年是可以地(现在的日本年轻人也不买帐了),你在美国文化里管个10年试试?丰田这样“逾淮而枳”,早晚会出大麻烦的。

好,回到“油门案”,小本认为,可能有四大“过度改善”方面的原因:

1)设计上叠床架屋,一个系统越复杂则越不可靠。

2)丰田已经在开发新产品的顺序上做了“改善”,该“顺序开发”为“平行开发”,虽然缩短了“前置时间”,但大大增加了危险性。这种改善,就是草菅人命。

3)丰田长期信奉,最朴实最简单的品质管理方式,是最有效的方式,一共是4个简单工作(下面详解)。但,对于小概率电脑程序的BUG来说,这种落伍方法完全无效。

4)过度“省工省料”。

小本对于中国的民族汽车工业寄予厚望,这一章,就贡献薄力,大家再来探讨一次MBA案例,好不好?

喝水也。

本嘉明:【原创】煮酒论雄(七): 煮酒论雄

通宝推:大溪水,老爷王,

本帖一共被 4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