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几个TG干部 (1) -- 柳叶刀
共:💬73 🌺457 🌵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几个TG干部(2)

家父在一九六八、六九年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因为福建卫生系统的“反共救国军”一案而身陷囹圄,几乎死于非命。但是相对于那些冤死的人来说,应该还是非常幸运的。那父亲是如何逃过这一劫难的呢?这说起来应该归功于一位老共产党员。

在当时涉案的人员中,有许多试图自杀,都说好死不如歹活,那是什么样的环境会促使这些人放弃了生的希望,而选择了自杀这样的绝路呢?

清队结束,父亲从牛棚回家以后,我曾数度询问过他在里边的情况。对于在里边是否挨打这样的问题,他总是避而不答。他只提起专案组的人在他的床头离头顶数尺的地方悬挂了一盏一百支光的大灯泡,日夜亮着。在那里几个月的时间里,他基本上没有睡过一场囫囵觉。后来结案平反时,发还的他写的认罪材料叠起来有数尺之高。

当时福州地区各大医院的涉案的人员全部被集中到福建医学院,由监管人员二十四小时分别看管。但是在清队的高潮时期,自杀的却是接二连三。也许真的当人的死意已决,那是什么也不能阻止的?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哥当时是医学院的三年级学生,按照规定住校。对于牛棚里发生的事情,他也耳闻了,但就是没有一丁点办法。医学院的一位党总支陈书记与我哥在同一个学习班,就在这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私下里找我哥谈话了,跟我哥说,“无论用什么办法,赶快去看你爸”。并再三交代,“一定要去啊”。

我哥一向人缘很好,他回去就找了一帮子同学,去了牛棚。专案组的那些人虽然平时耀武扬威,但看到一帮子红卫兵闯进来,却也没有办法阻拦。

据我父亲后来说,他当时真有一走了之的想法,但是看到我哥,听到我奶奶交代他千万不要学王中方主任的话,活下去的决心又回来了。

当时陈书记已经是靠边站了,自己离牛棚也不是很远的。如果让专案组或军宣队知道了这件事,绝对没有他的好果子吃的。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促使陈书记做了这件事,也许凭着几十年的革命经历,他不相信我爸会是个反革命;也许他根本就不相信会有反共救国军这回事,因为他知道TG党内斗争的残酷;也许这跟政治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只是凭着一个善良的、有良知的人对于同类的同情。不管怎么样,我知道他救了我爸的命,我们全家都感激他。

记得某位网友的文中有一句文革中的话叫作,有党性没人性。我想一个政党,如果把党性和人性对立起来,那它离消亡的日子就不远了。而TG今天还能站在执政党的位置上,那是因为他的成千上万的党员中的大部分还都有着人类的基本良知。

关键词(Tags): #文革#小眼看文革
帖:1986309 复 198231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