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广告】病毒和神圣的国家 -- 马前卒
共:💬10 🌺71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广告】病毒和神圣的国家

病毒和神圣的国家(广告贴)

——从《时间地图(大历史导论) 》说唯物主义历史观

这年头写大历史的人很多,但从没有人象大卫-克里斯蒂这样写。他这本书,揉物理学、天体物理、生物学、历史学、地理学为一体,从宇宙大爆炸起笔,写过星系的创生,写过第一代恒星的灭亡、重元素的增加,最后写到我们这个星系、太阳系乃至地球的创生。然后是生命出现、进化、爆发的漫长岁月,在几百万年前,灵长类开始变的与众不同,在采集、狩猎中创立了语言和社会,最后在1万年前创立了文明,在200年前发明了现代工业,一步步走到我们今天的社会。写到这里,作者还没打算收笔,结合技术爆炸、人口危机对近未来做了预测;利用地理和天文学知识写了几万年乃至几亿年的未来历史背景,最后再回到物理学,为这个宇宙的终结写了一个宏大而苍凉的结束。

牛顿和莱布尼茨都死了,世界上显然没人能再当通才,何况即便是牛顿也没有在历史学和物理学上同时当权威。大卫-克里斯蒂有自知之明,并不指望一本书写出个终极理论,包涵所有知识,他这本书内容上庞杂无比,重点还是落在了这一万年文明史上。几百亿年后的恒星熄灭乃至几亿亿亿亿年后的质子衰变如果到时候没有带来宇宙的消亡,倒不会影响我对这本书的评价——优秀的唯物主义历史参考书。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写大历史的好处不是帮你学习天文学,那个活计让阿西莫夫或郑文光来干更合适,而是让你看清人类这万把年历史在整个宇宙中的地位。一万年对数亿亿亿亿年的半衰期,一个银河系远郊区的小星球对2000亿颗恒星(仅仅是银河系),说沧海一粟都太抬举我们地球,何况我们人类相对于地球,不过是苹果皮上的病毒罢了。偏偏这个病毒懂科学,懂逻辑,懂得拿望远镜观察,拿支笔演算,于是纵横几百亿光年,上下几亿亿亿亿年历史,都能说个七七八八。大卫-克里斯蒂告诉你,这靠的是科学,科学对付这么大个宇宙都不在话下,对付地球上某个特定物种的那点破事还不手到擒来?

啥是科学?科学就是基于事实观测的逻辑推导,你要先扔掉一切先入为主的看法,只依据观测结果去总结事务的规律。目前的历史文章里充斥着神圣的上帝、神圣的国家、神圣的民族、神圣的文化........大卫-克里斯蒂承认,某些人信上帝,大部分人有国家,绝大多数人觉得自己有民族,所有的人都拥有文化。可是.........这一切没什么了不起,每个人身上都有病毒呢!你听谁说过病毒神圣来着?你说你的民族该领导世界,他说他的国家是天命所归,大卫-克里斯蒂说:都tmd扯蛋,不过是一堆“大型病原体”罢了。

这个“大型病原体”概念提的非常新颖,比马克思说的都透彻明白。国家、教会、军队........都是人类进入文明时代后社会分化的产物,都寄生于那些最基本的物资生产者,靠消耗普通人提供的经济资源而生;细菌或病毒也一样,自己不种地不打鱼不搞光合作用,全靠我们流血流汗,一日三餐,消化吸收之后,它们再来享受。国家会扩张,教会能传教,军队会远征;病原体也会繁衍复制,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国家之间会开战,教会之间互相烧异端;病原体也一样不区分哪些资源来自人类,哪些来自同行,通吃不误。各种政治文化制度之间会竞争,会淘汰,会进化,病原体说,这都是我玩剩下的!

病原体的本性就是复制和扩张,刚侵入一个物种,比如人类时,就知道一味的复制、复制再复制,繁殖繁殖再繁殖,最后呢,留下一大票各种各样的变异后代,和一个被搞的乱七八糟的人类躯壳。一代又一代的变异,有的病原体还是象祖宗一样复制又复制,有的就偶然有了一些特殊能力,比如说约束自己的复制,不要一下子把人类的关键器官给搞烂了,比如说配合人类消化一些食物,自己也多一些吃的。病原体自己不会种地,只有寄生才能生存;病原体又不长脚,要让活人携带才能去远方,因此那些具备特殊功能的病原体慢慢就有了竞争优势,在繁衍效率和互相斗争中占据了主流位置。比如说,大肠杆菌协助消化,因此遍布全人类,埃博拉病毒粘着就死,因此局限在小范围传播。从一类病原体内部看,也是如此。哥伦布去美洲,给旧大陆人种带回了包括梅毒在内的一批病菌。开始几年,不认识旧大陆人种的梅毒病毒也是见一个杀一个,很少有人能活下来。慢慢的,有些病毒变种变得症状缓和,不是让人沾了就死,而是让你有时间活下来,继续接客或是寻花问柳。很显然,这种新变种的竞争优势更大,因此慢慢排斥了其他同类,成为梅毒中的“成功者”。到抗生素出现前夕,有的民族感染率接近一半,但不会因此而灭亡,上海有近1/10的人口染病,色情业依旧发达。这就是梅毒的进化和妥协,至于抗生素对梅毒的压制,那是另一回事了。

病毒能通过淘汰和进化与人类妥协,“大型病原体”也会。早期的部落争斗不留俘虏,光抢东西,慢慢的知道占地发展,再往后学会留俘虏当奴隶,乃至同化对方当臣民,留着对方的部分上层建筑当傀儡。这可不是因为“国家”变善良了,而是因为不这么进化的国家相对会变弱,会被淘汰。即便有蛮族入侵,从最野蛮的掠夺制开始建立政权,也会迅速进化成高级文明国家——否则就被历史竞争抛下。清朝、元朝莫不如此,突厥雇佣军进入阿拉伯世界也是一样,只是需要一些制度更迭的成本。梅毒在转化为现在的主流变种前,在欧洲干掉了近千万人,蒙古贵族军官团在转化为成熟农业国家前,屠杀了无数农业人口。两种病原体其实是一个路数。

大卫-克里斯蒂还给了一大批图表,其中一些分区的人口统计表被做成了曲线,横轴是时间,纵轴是人口数,印度、欧洲、远东,各有各的曲线,几条曲线放到一起,你可以发现旧大陆几个主要地区的人口增减是有共同趋势的。公元前后各地的古典帝国时代有大幅增长,然后急剧下跌,在1000年前后有回升,1300年后又有普遍下跌,然后就到了近代。主要城市数量和总人口的统计图表也证实了这一判断。对此,大卫-克里斯蒂解释为“病原体”传播的结果。这里所说的病原体当然要包括上层建筑这种大个头的家伙,也包括细小的鼠疫、黑死病的病毒、细菌。这两者的传播都和商业网络的伸展、交通条件改善、文明地区扩张密切相关。而农业文明是地域性文明,农民的生物基因和文化“基因”各不相同,适应外来的病原体需要付出巨大代价,也就是人口下跌。古典帝国时期到来之前,也就是一般所说的轴心时代前期,是旧大陆各地域性文明不断伸展,直至互相有直接接触的时代。一旦接触完成,各种病原体争相传播,社会就必须承受适应成本——人口减少、社会动荡,反应在历史事件上就是古典时代的四大帝国——汉、罗马、波斯、贵霜先后解体。不过,西亚东欧自古就是交通枢纽,在此前的岁月已经形成了一些外来病原体的“免疫力”。因此在接下来的时代里达到了相对较高的文明水平,出现了延续千年的拜占庭帝国和阿拉伯文明。而近代前夜的人口下跌也可以用亚洲中部商路的开通等因素来解释。随后的蒙古入侵,既以联通亚洲草原的方式加强了各农业文明的震荡,也是之前各农业文明混乱的结果。

这种把上层建筑的文化基因和细小的病毒作同类分析的方法,看似荒谬,却体现了唯物主义历史观最本质的东西——客观。不因为我们尊崇文明成果就说它是终极价值,不证自明;不因为我们受病毒之苦就说它是上帝的惩罚。一切都是自然的造物,就要符合自然的规律,可以通过探讨规律来研究,人类社会也不例外。通过对特性和效果的分析,这本书提出了“大型病原体”的定义,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概念。依照“病原体”的传播方式和途径不同,旧大陆文明史可以很方便地分期,原本模糊的“古典时代”、“中世纪”、“近代”都可以得到清晰的定义。当作者真正把历史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时,历史也自然地表现了科学的简单和明确。

这本书很厚,厚到可以论起来打晕一个人,可要想把整个文明史都说清楚,它还是不够。作者虽然给了一个很不错的历史框架,但对大部分问题都只是对既有观点做了配合性的陈述,没有从根本上用科学观点分析。比如说对大航海时代之后的近代史,工业革命之后的现代史,虽然分析角度很好,结论却还是人云亦云。当然,对于一本科普书来说,这太苛求了。总而言之,这是一本好书,一本开创思路的好书。强烈推荐。同时,俺买一送一地推荐一篇名为《唯物主义历史规律的结束与共产主义的兴起》的未完网文,据说这篇文章在近代史和工业革命方面写的比大卫-克里斯蒂要清楚一些。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顺便督促作者赶快写完。(别说我没提醒你是广告贴)

再多说几句

唯物主义历史观是科学的一部分,也继承了科学的客观与冷漠。科学从来不管感情上的东西,只讨论一个事物和另一个事物之间的联系,然后建立规律,用这个规律去预测更多的事物。至于预测到的事情是好是坏,是对是错,科学不关心,也没有能力关心。人类今天有许多普遍的道德观和价值判断,我们认为神圣不可侵犯,但唯物主义历史观冷冰冰的告诉我们,这不过是数百年来,工业文明扩张的副产品罢了,谈不上什么终极价值。科学甚至还会告诉你,许多“正确”的道德选择本身可能还会降低人类这种物种的竞争力,比如说拯救那些有先天病的婴儿并让他们成人结婚生子。

人身处历史中,有时确实很难接受这样的想法,总觉得应该有个“终极价值”值得自己去奋斗。你觉得历史很有原则,似乎有双手在操纵?有“天道”在指挥?可惜宇宙那么大,就算有个上帝,也不会有空为我们这个穷乡僻壤制定什么真理。唯物主义历史观貌似最后成了虚无主义,让一切显得都很没有意义。其实这不是唯物主义的问题,唯物主义历史观只是个工具而已,本来就不应该承载那么多的东西。承认历史运动规律不等于放任历史按它自己的规律运转。在没有一个“天道”的前提下,不少人干脆利落地把竞争本身当作终极目的来崇拜。进而默认无限制的竞争将使人类越来越“进步”。这本身就是一个自相矛盾的看法,因为“进步”需要一个价值标准来衡量,否认了一切其他价值的竞争崇拜是没资格说“进步”的。如果一定要把“进步”定义为竞争的胜利,那么就成了一个循环定义,毫无意义。当然,生存是一切的前提,强大是幸福的保障,但一味地靠竞争来实现这一点,未必就能如愿。各种“病原体”自由的传播固然可能带来妥协,可能增强人类的“免疫力”,也可能带来无可修复的灾难。美洲大陆的本土居民在面对旧大陆来的文化病原体及生物病原体时,几乎要全军覆没,没人保证人类不遇到类似的命运,尤其是在每个人都能分配到几吨核武器爆炸力的年代。

与天地同在的“天道”固然不存在,但我们还有“人道”。人类不仅是历史的观察者,还是历史的继承者和参与者,我们今天的道德和价值观固然是几千年残酷生存竞争的结果,但既然已经被我们接受,我们就该守好它,至少不要妄图主动改造它。中国人有个常用的强烈贬义形容词:“不是人!”,比如日本鬼子不是人,比如XX不干人事等等。我不知道其他语言中是否有类似的骂人词汇。但至少从中国人的概念来说,说某人不是人,显然不是说某人因为智力、体力的缺陷而被排除在人类之外,而是说某人的行为违反了最基本的道德和价值观。换句话说,道德和价值观是人类自身的定义,是在唯物主义历史观或物理学这种工具之上的东西。人类科学的看历史,是为了了解自身,而不是毁灭这个定义,人类不能修改自己。

马前卒 09 01 13 自卖自夸

鼠年码字行动到此结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去也!

祝各位牛年牛气冲天!

主题:1984988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