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 (三十三)李锐的庐山会议(下) -- 史文恭
共:💬125 🌺477 🌵9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 (三十三)李锐的庐山会议(下)

庐山的几个悲情人物里,周小舟是最痛苦的一个。

会议前期,作为东哥青眼有加的前秘书,身为“白旗”省,却借粮给两个“红旗”省的省委书记,周小舟扬眉吐气,意气风发。而七月二十三日后的风云突变,使周小舟从会议前期的聚光人物一跃成为问题人物。-----而且,让周小舟痛心和内疚的是,在本次会议上,他既是那个怂恿彭总写信的人,又是那个七月二十三日硬拉着大家去彭总住处谈话的人,这两件事,虽然他的本意并无大错,但在那个形势下造成的可怕后果,无疑让目睹彭总等被会议聚众批斗的周小舟心里压力重大。而且,在周小舟这个知识分子出身的布尔什维克心里,他的所作所为是符合党的组织原则的。就算是他提到了东哥有“斯大林晚年”危险,这也是一种为了党的利益提出的建议,----而这个提建议的权力是党内民主的一个基本要求。-----所以,对于周小舟而言,他无法接受加诸于其身的罪名。

况且,在此次庐山上的几个要角里面,湖南人的脾气是会议冲突激化的重要因素,湖南人的硬气却是会议激烈冲突下,人格尊严的一道闪光。------周小舟在七月二十三日后,得知自己要被划入反党集团,也曾有人暗示他检讨,骂彭总过关,但周小舟一直坚持自己的良心,认为彭总上书本是他怂恿的结果,又怎能忍心对彭总落井下石呢?-----但另一方面,周小舟为另一些会议前期他的“同志们”的表现伤心。----他曾和周惠说:“上山前后,那些个秀才一个比一个敏锐,正确,慷慨。我们知道多少?虽然乱传消息,多数还不是听他们传来的?我们提意见,放了炮,他们鼓掌喝彩,现在风向一变,他们脸孔也全变了,批判指责,慷慨激昂,他们,他们。。。。夜里真的能睡着觉?

因此,在这样双重的压力下,周小舟极为伤心,而李锐的那封检讨一出来,在承认自己反党小集团的同时把二周也拉进去,简直就是在周小舟和周惠的伤疤上撒了一片盐。-----周小舟顿足大骂同时,立即给东哥打电话,要说明事实真相。-----这个真相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些秀才们对东哥的背后议论。-----其中最致命的,就是东哥最喜欢的秘书,田家英对李锐说过的话。按照李锐的回忆是:“他(田家英)说,他离开中南海的时候,准备向主公提三条意见:一是能治天下,不能治左右;二是不要百年之后有人来议论(这是我们不止一次谈论过的赫鲁晓夫作秘密报告之事);三是听不得批评,别人很难进言,”-----而东哥在接到周小舟电话后,同意于八月十二日晚接见。

-------值得指出的是,东哥此次在庐山对周小舟可谓“仁至义尽”,就是在七月三十日约见后,东哥特地把《邱迟与陈伯之书》送给周小舟,这篇南北朝期间著名的招降文章的寓意是不言而喻的。----但周小舟拒绝了东哥的好意,事实上,也伤了东哥的心。

八月十二日晚,在东哥接见的时候,周小舟当然畅所欲言,把几个秀才的背后议论统统向东哥交待清楚。回到住处时,已是清晨。------周惠问他

“怎么样?”

“很好。”周小舟用力地点点头,并说,“谈得高兴,这一次交了心”

随即,美庐送来一纸条,东哥亲笔:“昨夜谈之甚畅,望即写来送我。”,周惠注意到,“畅”字原作“好”字。--------周小舟见此纸条,喜形于色,-------回头马上进房间给东哥写信了。------到半夜三点,写完初稿,出来后,拿稿子给同屋的湖南省委副书记李瑞山,让他帮忙看看,是否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李瑞山很坚定地拒绝了,他显然知道在当下环境里,有一些事情是绝对不可以掺和的。-----周小舟又找周惠,周惠说:“你写了就行了,我就不看了。”-----但周小舟此时动了感情,说:“周惠,求你了,帮忙斟酌一下文字,把把关。”-----此时,对于周小舟而言,他肯定认为是自己命运的最后一个解救的机会了。-----而对此,周惠无法拒绝。--------于是,他在周小舟的原稿上改了九处。---------日后,在湖南省批斗周惠和周小舟合谋反党时,这个稿子成了铁证。 (以上内容引自权延赤《周惠与庐山会议》

写完了信,叫秘书誊写一遍给东哥送去。坚持了五六十个小时没睡的周小舟终于支撑不住了,吃了六颗安眠药后,他沉沉睡去。

上午九时,周小舟的信已经被印发全体与会者,秘书面无血色地把印发的信件交给周惠,失魂落魄道:“怎么办,周书记,要不要告诉周小舟同志?

周惠往印发的信件上一看,赫然印着刚刚还给周小舟“昨夜谈之甚畅,望即写来送我”纸条的东哥对送上来的信写的批示:“全篇挑拨离间,主要是要把几个秀才划进他们的圈子里去,并且挑拨中央内部。”

“告不告周?他刚吃了安眠药睡下,…..”秘书惴惴不安地问。

“这还用问?”周惠大声道“天大的事,快叫醒他!”

迷迷糊糊地被叫醒的周小舟在茫然中看到这个评语。-------顿时怔住,好久之后,才发出喃喃一声,-------“怎么会这样?(以上内容引自权延赤《周惠与庐山会议》 略有删节)

-------毫无疑问,周小舟这一次彻底被东哥“玩”了一次。在分化之后,彭总的阵营完全瓦解,但对于东哥而言,他依然要知道所有的真相,想数清楚有多少人在他的背后射过冷箭。-----------当周小舟要求来报告的时候,东哥的心里是双重的失望,首先,周小舟来谈并没有接受东哥给他的罪名,依然嘴硬。其次,周小舟的揭发让东哥知道了,他身边的亲信秀才们在背后是如何议论他的。这里需要补充的一个细节是,据权延赤引东哥卫士的回忆,在八月初,田家英曾经痛哭流涕地到东哥那里检讨了一次。但我们不知道,田家英的检讨是否已经包含了周小舟揭发的内容。--------但总而言之,对于东哥而言,他又一次地领会了政治生活的残酷。有时候,俺不禁猜想,为什么在后来的文革里,东哥不得不依靠他的老婆,孩子,侄子来实现他的政治理想,也许,正是因为他所遭受的背叛实在是太多了吧。------田家英如是,面前的周小舟又何尝不是呢?

------但在一地鸡毛之后,东哥清醒地,或者坚忍地履行了一个政治家必须的义务。-----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在一次政治斗争里把所有的秀才都剔除出团队,------那么,既然不能剔除他们,至少东哥需要提醒这些自作聪明的家伙们。------于是,东哥把周小舟的信印发全体与会者,-----一方面,是警告这些秀才们,你们背后议论东哥的话,其实组织上都知道。另一方面,他把周小舟的揭发印出来,使其他的与会者很清楚地看到,这些个秀才们其实都是事到临头各自飞的家伙,并不值得信任。----最后,他加上的评语等于是告诉这些被揭发者,虽然你们的闲言碎语我都清楚,但这一次,我饶了你们。--------------以政治的手段而论,再没有比这更有效率的手腕了。-------以至于我们作为后人回顾这段历史时,不禁感叹背后插着无数冷箭的东哥身影的伟岸。

周小舟在此之后,在精神上,可以说完全地垮掉了。1966年12月26日,曾经的东哥秘书在这一天,于广州被残酷批斗后服安眠药自杀。

相关链接:史文恭:【原创】那年庐山 (三十二)李锐的庐山会议 (中)

关键词(Tags): #庐山会议通宝推:光头佬,
主题:1983612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