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闲说《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 -- 麻衣
共:💬26 🌺26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闲说《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

中国素有“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说法。意思是说,比武有比较好的量化标准,无论十八般兵器还是骑射抑或点穴,无论是太极拳还是摧心掌抑或九阴白骨爪,总之两人实力之争,一比两对眼,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没什么好讲。《倚天屠龙记》里峨嵋派老尼姑就曾经说过:“二人相斗,活的是赢,死的便输。阎王爷是公证人。”众人听了这几句冷森森的话,背上均感到一片凉意。这句话虽然很蛮横,但很有道理。司徒千钟不服这句话,出言挑衅,被当场炸死,他大概不服也不行了吧。虽说孟夫子极力鼓吹德为王道,昔日大清国也自信以泱泱上国德威,自能感化蛮夷甘心臣服。只不过这些蛮夷毫不领情,几艘铁甲船外加红衣大炮,就把偌大一个大清国打的毫无招架之力。雷老虎号称“以德服人”,最后老婆都挂了。可见在丛林法则里,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秀才遇见兵,讲大道理是不成的。你说你证明了费马大定理,总得拿出演算的过程来供别人验证才行。

反观文坛则从来不是这样。文学不属于自然科学领域,也不是奥林匹克运动项目,从来没有统一衡量的标准。从实验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个玩意儿只能“定性”,不能“定量”。或者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评判衡量的标准。这件事就变得比较麻烦。学物理的都知道英制和公制转换的讨厌,学历史的都知道秦始皇统一度量衡的功绩,搞通讯的都知道协议标准的重要,总而言之,要评价一件事物,得有一个人人认可的量度才成。文学这个玩意儿人人心里有杆秤,这件事就变得暧昧不明混乱不堪。高行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一样可以嗤之以鼻说他写的东西是狗屎。但我就从来不敢说,冯·诺依曼写的那些计算机算法是狗屎----我现在搞IT行业,还指着计算机吃饭那。这就是没有标准和有标准的显然区别。

不过话说回来,字人人会写(瞎子文盲除外),话人人都说(哑巴婴儿除外),所谓文学,无外乎把前人创造的字句/单词做一些规律或不规律的排序而已,但不得不承认,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排列的要优美,要更符合大众心理。有些特别的牛人,作品甚至传了数千年依然为后人喜欢,这说明文学也有它内在的审美观和度量衡,并不是那么杂乱无序。当然,这里的受欢迎,是以大多数人认可的标准来衡量,你不喜欢的文字,依然可以称之为狗屎,譬如我这篇。

既便如此,要评价某个时代的文人,选出第一来,还是异常困难的。

我绕这么远的弯子,其实就是想说明,以诗的成就而论,中国文坛从古到今,绝无超越在李白之上的。他是毫无疑问的文坛爱因斯坦,超越了时代,并将持续超越下去。

我顶不喜欢别人把“李杜”并称,我固然承认杜甫也是牛逼的诗人,但拿作品来论,他和李白还差点斤两。我一直有一种阴暗的心理,杜甫被人称赞,除了诗句优美之外,更有“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忧国忧民情怀在。把他称为“诗圣”,多少有点政治正确的意思。这个“圣”字评的好,一说到“圣”,就超越了文学范畴,进入到道德领域。而众所周知,这个领域的大帽子扣下来,那是要死人的。

而李白则不同,“谪仙”的评价,可谓一语中的。他的诗句,豪放不羁,直抒胸臆,一读之下酣快淋漓,油然而生膜拜仰慕之情,这才是牛逼到极点的诗人。其他诗人或有少量佳作能到上乘境界,而佳作如此之多意境又如此高远的,则非此君莫属。

《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写作的年代有存疑,一说是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一说是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如果是前者,李白当年32岁,如果是后者,李白则为36岁。后一种说法似乎更可信一些。没有疑问的是,这是李白闲居安陆之作。

开篇“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即大开大阖,指点天地万物,令人胸怀大畅。这也是李白的招牌手法。“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等名篇名句都是开篇就一鸣惊人,宛如绝顶高手出招,一开始就令人头晕目眩,决不屑铺垫之类手法,接下来自然是落英缤纷,让人目不暇接。最后到佳处戛然而止,其然回味无穷。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恍惚既有禅家顿悟的微妙,又有道家出世的感慨。曹操有句名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参差于此相似。

“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此为叙事,佳景佳人。

接下来“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显然是诗人自谦了,谢灵运自有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但比起李白来,差的就不是一星半点儿。而把他的堂弟们比之谢惠连,又过于抬高他们。至少从来没听说这些堂弟们有哪个有出名的诗篇流传下来。

“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酒数。”最后一句话令人拍案叹之,笑之。不有佳咏,何伸雅怀,这也就罢了。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斗数……这个,比作诗,哪儿还有能做得过李白的?诗人此句,可谓又天真,又狡黠也。我真他妈的喜欢他。假如我有高斯的天才,我也要和人比做数学习题,做不出来的,罚酒十杯。

通篇读下来,琅琅上口,字句间有一种乐律在流动,让人不禁感受到语言错落有致的美。

诗歌从来不分家,好的诗,自己会唱歌,你只能随着它的韵律跳动,不能束缚它要飞的欲望。不过倘若你跟它唱完这首歌,你也就变成了诗人。虽然,只是那么小小的,小小的一瞬间。

ps:北京南锣鼓巷有家酒吧叫过客,还有一家酒吧叫逆旅,逆旅这家酒吧是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开的,欢迎大家去玩。

附:

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

李白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主题:195241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