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嘉木读书--玉娇梨 -- 南方有嘉木
共:💬18 🌺7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嘉木读书--玉娇梨

周末读了个古代的言情小说,觉得蛮有意思的,写个读后感给大家一乐。

《玉娇梨》又名《双美奇缘》,作者:(清)荑荻散人。主要写青年才子苏友白与宦家小姐白红玉(又名无娇)、卢梦梨为了爱情经历了种种磨难,最终大团圆的爱情故事,是明末清初才子佳人小说的代表作之一。

文字清丽,情节奇巧,一段情事腾挪辗转三载,柳暗花明,总不肯让读者快意。但人物塑造极其平面,与当代的言情小说非常类似,男猪不过是相貌英俊品学兼优,其他方面说实话,面目模糊,不过是个没分析力没判断力的笨蛋。两位女猪才貌双全,德才兼备,能遇急不乱,自有主张,倒更有个性。

这个故事的主题其实不错,有时代背景,看了这个故事,回想红楼,觉得思想之间隐隐有脉络承袭。主题是借主人公之口说出来的:

是夜女猪卢梦梨女扮男装与男猪苏友白石上谈心,这苏友白是个痴人,一生不求富贵,毕生理想在于觅得一位情投意合的红颜知己,你看他的说法,“人生五伦,小弟不幸父母双亡,又鲜兄弟,君臣朋友间遇合尚不可知,若是夫妻之间不得一有才有德的绝色佳人终身相对,则虽玉堂金马,终不快心。”

此子对佳人的解释也是一绝,他对另一读书人说道,“兄不要把富贵看得重,佳人转看轻了。古今凡搏金紫者,无不是富贵,而绝色佳人能有几个?有才无色,算不得佳人;有色无才,算不得佳人;即有才有色,而与我苏友白无一段脉脉相关之情,亦算不得我苏友白的佳人。”

嘉木读到此处,真想一榔头敲到此子头上,少年小儿根本不知这毕生理想绝胜名利之求。娶一个妻子,要有色有才有德有情,My God,野心太大了吧。

当然上面说的不是嘉木以为的小说主题,主题是下面两句:

卢梦梨听了苏友白的毕生理想后,说道,“苏兄深情,足今天下有才女子皆为感泣。。。。苏兄择妇之难如此。不知绝色佳人或制于父母,或误于媒妁,不能一当风流才婿而饮恨深闺者不少。故文君既见相如,不辞越礼,良有以也。”

苏友白道:“礼制其常耳,岂为真正才子佳人而设?”

这话说白了,就是在说,咱们咋不能自由恋爱呢? 说得政治课一点,就是对封建礼教及包办婚姻制度的含蓄评判。

当然这种批判是很直感的,并未以理性分析未基础,男猪是出于对婚姻生活的完美想象和缺乏认识,女主是出于深闺寂寞及担忧未来,对礼制实质还是维护的。所以与其说是批判,不如说是发牢骚,而且这种牢骚是建立在自认为是才子佳人的优越感之上的。嘉木读到这两句话,笑了很久,觉得这两只猪臭美地有趣。

但是到今天,礼制已去,毋庸说自由恋爱,甚至自由性爱之时代也已然到来,何以才子佳人精神相契之良配也未多见?优秀大龄男女青年埋怨佳偶难觅亦如苏友白与卢梦梨。看来制度到底并非根本,难在相契个体的相遇,以及遇而能合。所以虽然世异时移,效书中白红玉小姐作《老女叹》者犹不在少数。究其原因,估计是难在坚守。本书能大团圆在于三位主人公以及白老爷一心只求佳配,坚贞不减,遇有诱惑不改本心。试问现时几人能做到呢?又有几人能秉持苏友白的人生哲学,名利都不重要,唯有佳人第一要紧(实际上是唯有真情第一要紧)。而像红玉与梦梨这样的女子,更是难得。女性总是容易屈就,或耐不住一时的寂寞,一时的凄苦,一时的挣扎,将自己交付出去,最后所托非人,却责怪对方等闲变却故人心,又可曾想过自己在应允的那一瞬间说到底不过是念着对方的一点关心,一点好处?想起戴厚英在《锁链,是柔软的》里头说,每个女孩一生中会遇到很多诱惑,很多岔路,一定要学会抗拒诱惑,把持本心。(话大意如此,可能有记错……)

但真是矛盾。到底是应该追求理想中的爱情而坚持操守,还是屈从现实的需要,觅得一身边人要紧?嘉木的观察是,28岁之前大抵还能坚守理想,28岁之后所选择的不过是适时出现的身边人,现实婚姻中所谓“夫妻不少关雎韵”,很难。

不过,上面说了这么多,都不是嘉木为《玉娇梨》写读后的真正动因,哈哈,真正动因是嘉木发现这个故事真正的爱情不在两女和苏友白间,而在两女之间。苏友白和二女的感情其实描写得很粗糙,二女对苏友白的感情说到底不过是终身有托之想,爱情之思甚少,倒是二女之间情深如斯,互相激赏,同托一夫为的是二女能够终身相守。且看嘉木将下面一段文字点评出来:

却说白小姐见卢小姐颜色如花,才情似雪,十分爱慕。卢小姐见白小姐诗思不群,仪容绝世,百般敬重。每日不是你寻我问奇,就是我寻你分韵。花前清昼,灯下良宵,如影随形,不能相舍。说来的无不投机,论来的自然中意。(嘉木点评:有知己如此,性别有甚么要紧?)

一日,白小姐新妆初罢,穿一件淡淡春衫,叫嫣素拿了一面大镜子,又自拿一面,走到薕下迎着拿射进来的光亮,左右照看。(嘉木点评:作者文笔清丽,“新妆初罢,淡淡春衫”,玉人姿容朦胧之间。)

然后卢小姐来了,见了此景,赋诗《美人薕下照镜》,里头有两句道“梨花春对月,杨柳晚临池”,不错。白小姐看了,一感动,发晕了,说“若使贤妹是一男子,则愚姐愿侍巾栉终身矣。”(嘉木笑评:此念一生,坠入Les彀中。

卢小姐呢,把眉一蹙,半晌不言,道:“小妹既非男子,难道姐姐就弃捐小妹不成?此言殊薄情也。”(嘉木点评:好在“半晌不言”。立即便言,则是玩笑。蹙眉不言,是为心声。卢小姐对白小姐之情远胜其对苏友白。)

白小姐笑道:“吾妹误矣。此乃深爱贤妹才华,愿得终身相聚而恐不能,故为此不得已之极思也。” 嘉木点评:一个“极”字方见惊心动魄,白小姐为能终身相聚看来不知已辗转过多少回了。情深不在卢梦梨之下。)

卢小姐道:“终身聚与不聚,在姐与妹愿与不愿耳。你我若愿,谁得禁之?而虑不能。”(嘉木点评:卢小姐脾气比较直,做事情比较主动,所以捅破窗户纸的话由她说出来了。好个“你我若愿,谁得禁之”,既得两情相悦,则千万人我往矣,真正掷地有声不让须眉。)

白小姐道:“虑不能者,正虑妹之不愿也。妹若愿之,何必男子。我若不愿,不愿妹为男子矣。” (嘉木点评:白小姐为人含蓄,卢梦梨都说这么直接了,她表白心意还是拐好几个弯。不过她一句“妹若愿之,何必男子”,这两人已经算是终身私定。)

然后他们两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为了能一辈子在一起,想了个办法 。

白小姐道:“吾闻昔日娥皇、女英同事一舜,姐深慕之,不识妹有意乎?”卢小姐大笑道:“小妹若无此意,也不来了。” (嘉木点评:这两句话看得没把我乐晕过去。那个苏友白,自以为得两个佳人,却不过为这两个女子终身厮守做了嫁衣 。)

这部小说文笔确实不错,里头作的诗都淡雅有致,白小姐一首《老女叹》已见黛玉葬花之感伤,里头有四句很不错,如下:“看花无语有所思,思最伤心人不知;记得画眉如新月,曾经压髻笑花枝。”

另有一首苏友白的金陵灵谷寺看梅花,也很不错:“静骨幽心古淡姿, 淋漓画出一庭诗;有香赠我魂销矣,无句酬他酒谢之。”(嘉木:喜欢这句)

另外,官场世态描写也很好,古今一般。书中作正面人物塑造的白、吴、苏三公也俱是公私不分,苏友白不允婚事,吴动用权力夺了他的秀才,和杨御史逼婚也无差别。这几个拿着百姓的俸禄却贪图诗酒风流,我们的文化果然根深蒂固,纳税人之观念从来也无。

关键词(Tags): #嘉木读书#玉娇梨元宝推荐:张七公子, 通宝推:玉垒关2,真狼,回旋镖,
主题:194485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