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广东“新十大工程”与“腾笼换鸟” -- 陈经
共:💬52 🌺192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广东“新十大工程”与“腾笼换鸟”

汪洋有啥本事,不清楚。年纪合适,履历完整,很大可能还要升职。关于本省经济建设放些话,不是原则问题,不会影响前途,中组部不会拿这个说事。

如果是去年宣传“腾笼换鸟”,根本没人注意,等于是紧跟中央的调子。老温那时拉开了架势要转型,劳动法、下调出口退税、升值、紧缩一起上,到今年六月还不松口。七八月调研,开始松劲了。10月11月经济数据真正转坏,完全转向放松与刺激,“出手要快,出拳要重”,一堆措施出来。从防过热与通胀的双防,变到了双保,保增长,保就业。这个时候,汪洋忽然跑出来说,还是要搞转型,一下成了舆论焦点。经济观察报不点名狠批,主要是说就业。

要我说,这种争论从来就没个完的,争不出谁对谁错。历史经验多次说明,舆论未必正确,也未必不正确,到底还是要实践来论定。就事论事,就等汪洋的实践了,现在还不好说对错。腾出笼子,没有好鸟进来,失败,名望下跌。弄出了一些名堂,那就算“有魄力”,能加分。按照我对“组织”的理解,似乎是好招。放话就算失败,其实损失也不会太大。老温关于经济建设的某些言论只怕更加离谱,舆论批评相当多,搞经济的能力明里暗里受到质疑,也没人能追究。有希望的干部,适时表现一下“魄力”,成功的话加分效应就大了。

广东本地干部,应该会支持汪洋,所以他的意图能在广东实践下去。这也是地方的权利,中央哪怕不同意,也得尊重。何况“转型升级”的调子,中央本来高唱入云,来个金融危机就忽然变脸,甚至不让地方干了,这实在说不过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议,也说了要“有保有压”,地方上如果自己决定要猛搞转型,从组织上来说,完全可以。

11月工业增加值,广东同比+9.6%,全国+5.4%,几个省是负增长,山西-24.5%。从统计数据来看,广东有所准备。早在中央4万亿计划出台前好几个月,广东因为比全国提前受影响,早就感觉不好,自行提出了“新十大工程”撑经济增长。

7月4号广东媒体新闻就说,“广东新十大工程建设启幕”,这是已经开干了,我记得提出来还在更早。“新十大工程”是交通运输体系、能源保障、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先进制造业工程、现代农业和水利工程、产业转移工程、宜居环境工程、社会发展工程、资源储备保障工程。光从名字就看出来,完全是转型升级的路数,要“大投入带动大发展”,那时就说了要5年内投2.3万亿。这时,中央还是“一保一控”的调子。

广东外贸增长早早就落后全国了,上半年就不断爆出台商港商跑路、工厂停工的事。深圳东莞房价在全国最先大跌。那时金融危机还没闹大,全国外贸增长还相当不错,广东主要是受中央一系列转型紧缩政策影响较大。有理由认为,广东干部比中央更早开始想办法,“新十大工程”就是商量的结果,上半年估计就定了。等到11月中旬中央4万亿投资计划吹出来,各地不断放卫星上报千亿、万亿级计划,广东也把2.3万亿再报了一次。广东和其它省市不同的是,准备要早一些,所以其实已经动手干了,并不只是放卫星。

所以,汪洋放话要“腾笼换鸟”,并不是忽然冒出来的,事先就有准备。应该说广东的准备和老温在中央干的不太一样。老温4万亿是仓促出台,各地上报很热闹,但其实基本没开始。所以就得快快把钱花出去,“出手要快,出拳要重”,减少失业,年底前要突击花掉上千亿。但这已经迟了,各种项目不是这么容易说上就上的。所以,要解决经济下滑,各地工厂不断停工裁员的实际困难,转型也得放一放了,人民币也不升了,又重新退税。说实在的,看老温前后一年截然相反的动作,东一下西一下,实在让人对他的判断能力无法看好。

广东就不一样了,因为困难不是突然出来的,已经一年了,去年就有些征兆。要解决困难,显然不能靠力挺出口,何况中央那时还在升值、紧缩。所以,一早的盘算就是“转型升级”,只能着眼于长远,从这个方向琢磨很久了,准备比较充分。中央11月忽然又来力挺出口,广东难道又压下“转型升级”,又转向力挺出口解决问题?所以,高调宣传“腾笼换鸟”要继续“转型升级”,实在是很自然的举动,本地干部应该是横了一条心准备自己干了。

广东说5年2.3万亿,从广东的财力来说,比许多省市要有底气。各地上报项目,往大里吹,其实主要是希望中央财政能照顾。广东改革开放以后就是所有地方最富的,自筹资金的能力应该是所有省市里最强的。2007年,广东完成税收7000亿,占全国5万亿约七分之一。广东地税系统当年各项收入2877.15亿元,也不少。再来些预算外收入,土地建设基金,招一些社会投资不成问题,当地银行放开了额度也会贷款支持。只要中央不打压调控,新十大建设资金应该没有问题,全国情况相对较好。历史上来说,中央就不太好管广东自己搞建设,说不太过去,广东自己搞也习惯了。

至于广东转型升级会不会影响就业,就是舆论争一争,也争不清楚。不过中央显然无法用这个道理来压广东,是中央搞的紧缩、升值、新劳动法,广东想办法来应对,走的也是中央4万亿的路子。中央如果又说不行要管就业,这实在说不过去。其实办法无非就那些,对时机的判断不同而已。中央总不能因为自己对时机的判断失误了,反来说广东做错了吧?哪怕广东确实是错的,也只好让它错下去了,中央宏观调控的威信实在不怎么高。

(完)

主题:194378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