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东京艳遇大接龙(恶搞版) -- 大鹏翔宇
共:💬42 🌺134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东京艳遇大接龙(恶搞版)

欣闻教授重掌龙门,即开接龙盛事,小可虽食少事繁潜水数月不曾冒泡,亦盛情难却。奈何搁笔已久,文滞手潮,还请各位看官大人大量,图个乐呵则个。

————————————————华丽滴分割线————————————————------

空气在一瞬间很微妙地凝固了.俺居然有种喜出望外的感觉.MM是不是也那样俺不知道,但是她的目光还是那么温柔.俺很傻地笑了一笑. MM也笑一笑, 说, 这么晚, 不要去机场了,我帮你找个地方住?

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鬼使神差地点了下头之后,我发现自己的两只胳膊有了新的任务:一只被MM的背包占着,另一只被MM的小手拉着。 这时我才想起来还不知道MM的芳名呢。

“我叫诸葛珊珍啊,就是诸葛亮的诸葛,珊瑚的珊,珍宝的珍。”

可惜我脑子里这时想的不是珊瑚珍宝,而是山珍海味,嗯,晃荡了一整天,肚子有点饿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珊珍问道。

“这个,我们老刘家的人都是很严肃滴,苹果这个特别的名字我可不能随便告诉你。”

“哈哈,你叫刘苹果!”珊珍笑着说。对于这样冰雪聪明的MM我向来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把我拖进一辆不知开往何处的电车。

大概是末班车的缘故吧,车厢里很空,除了我和珊珍,只有一个身材瘦高穿着破烂的人蜷在车厢最里面的座位上,风帽遮住了头,看不清模样。我刚要找位子坐下,突然,珊珍紧紧拉住了我。 我回头一看,珊珍的样子如临大敌,手竟有些发抖,“不是这辆车!”珊珍拽着我就要下车,就在这时,车门当的一声关紧,电车开了。

珊珍绝望地敲打着车门,我赶紧劝她说坐错了不要紧,大不了还有出租车嘛。她只是摇头,急得说不出话来。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原来那个蜷缩着的人已经站起来朝我们走过来,手里摇着一个纸杯,发出硬币碰撞的哗啦声。我才发现这人个头很高,恐怕得有两米。

“先生,先生。”这人用英语对我们说,“你们可怜可怜我吧,我没有家,没有钱,没有房子,也没有地~~”嗨,原来遇上个乞丐。

说完这些他手腕一翻,“穷得我就剩下手里这把~枪~了!”

老天爷,原来遇上劫道的了!冷静,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大不了破财免灾,反正我也没带多少钱,一定要保护珊珍,谁知道他会不会顺便劫个色啊?

“举起手!”劫匪把枪向珊珍一指,另一只手扔掉纸杯,掀起了风帽,居然是个大胡子的黑人,而且似乎看上去很眼熟!

“我们又见面了,老朋友。”劫匪得意洋洋的说, “我J博士出马从不落空。”

珊珍已经冷静下来,冷冷的看着J博士。我赶忙挡在珊珍身前,“钱我都给你,但你不能碰她!”

“活得不耐烦了?”J博士一把把我推到一边,枪口却始终指着珊珍。

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我趁他分神的当口,使出家传武功,一脚漂亮的回旋踢,“哼哼哈兮!”在珊珍的尖叫声中一身正气地踢飞了J博士手中的枪。

J博士被这一脚踢得连连后退:“你是谁?!”

咱一向行不更名,坐不改性,一拍胸脯:“我滴,apple liu 滴是!”

“apple?apple!!!”J博士大惊失色,倒退几步,一拳捣碎窗玻璃,长大的身体极其灵活的窜出了高速飞驰的电车,窗外传来一声长啸:“One apple a day,keep the doctor away!”

真是奇怪,有这样硬的拳头却逃之夭夭,他明明可以打过我的啊。顾不得怀疑,我赶忙抱起已经瘫倒在地的珊珍MM。抱起她的时候白帽子掉在地上,一头长长的乌发喷薄而出,水银泻地般的搭在我的胳膊上,我才发现珊珍的侧影竟有几分周迅的味道。

“珊珍,珊珍?醒醒,没事了?”从车窗灌进的冷风吹醒了几近昏迷的她,“我在哪里?”

刚醒过来的珊珍仍然迷迷糊糊。尽管一肚子问号,怜香惜玉的我还是没有追问她和J博士的关系。我们在下一站急匆匆地下车,一个小时后,出租车把我们送到了珊珍说的住的地方。

这是一座外面看上去挺普通的小旅店,门口垂下的帘布上写着:“禾平汤”三个大字!

喝口水去,一会回来

元宝推荐:马鹿,
主题:191408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