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古罗马千年史话 -- 顾剑

共:💬92 🌺397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家园 【原创】古罗马千年史话 (三)

4. 共和国走向崩溃:格拉古兄弟,马略,苏拉,斯巴达克,凯撒,庞培的英雄史诗年代

彻底击败迦太基的第三次迦太基战争之后,罗马已经对外战胜了迦太基,马其顿,塞琉古三大地中海强权,在整个地中海世界确立霸权,可是随着对外征服越来越多,海外土地都给了大贵族,本土的农夫却受到海外进口粮食的竞争大批破产,罗马城本身贫富分化。保民官格拉古兄弟Gracci先后力图搞土地改革,缓解社会矛盾,想为罗马的平民办点实事,结果兄弟两个先后被贵族叛乱所杀害。因为共和国的民主选举制度,和军队的兵源,都依赖罗马存在一个平民阶级,格拉古兄弟改革失败,其结果就是这个平民阶级破产,罗马共和国的国本动摇,共和国无可挽回地走向没落。

公元前111年,在地中海再无值得一提对手的罗马人,遇到北非前盟国努米底亚的挑战,努米底亚是盛产骑兵的北非柏柏儿部族所建立的王国,当年在迦太基战争中为罗马出力不少,迦太基灭亡以后,努米底亚在北非独大,国王朱古达因为王位继承问题起兵攻击罗马的非洲行省。这场朱古达战争迁延了4年,不是因为朱古达军队的强大,而是因为朱古达总是以非常规手段打击罗马人,他一方面贿赂罗马政客和军人,另一方面发挥北非游牧骑兵机动灵活的特点,用游击战术和罗马的步兵军团周旋。这场战争的胜负其实没有悬念,罗马毕竟击败并擒获了朱古达,可是这场战争成就了两个日后罗马史上可怕的人物:马略和苏拉Marius and Sulla。马略Marius是平民出身,在罗马受到平民党的拥护,一开始是罗马远征军的副将,公元前107年回罗马当选执政官,出任朱古达战争的最高统帅,他是击败朱古达的关键人物。而苏拉Sulla呢,出身没落贵族,在马略大军中以财政官的身份,指挥马略的骑兵。可是战争最后阶段,马略把朱古达逼得走投无路,向北非毛里塔尼亚国王求救,而苏拉出使毛里塔尼亚,成功地运用外交手腕,让主人把朱古达抓住献给罗马人。结果,好像马略忙了几年,最后结束战争的功劳,都让副手苏拉抢走了似的。这是马略和苏拉结怨的开始。

在北非朱古达战争的同时,罗马北方野蛮民族日尔曼人族群中的条顿人和森布里人数次南下犯边,击败罗马执政官大军,当时罗马没太在意。马略载誉回到罗马不久,罗马派出8万大军征服森布里人和条顿人,结果在阿劳西奥Arausio战役惨败,全军覆没,16个军团灰飞烟灭,两位统帅阵亡。这一战是汉尼拔的坎尼战役之后,罗马最大的军事失败,全罗马的自耕农公民士兵,几乎被杀光。马略临危受命,赶赴北部抵抗森布里人和条顿人。他先在意大利北部和法国南部坚守三年,用临时招募来的无业游民,训练出一支具有战斗力的新罗马军队。马略在这几年了推行了一系列军事改革。后来凯撒,庞培,屋大维,安东尼这些名将所依赖的军团,都是马略改革的结果。但马略也因此奠定了共和国灭亡的基础:过去,只有拥有财产的自由民,才能当兵服役,因为你有财产,才能和共和国同呼吸共命运,所以罗马军团是自耕农组成的。后来平民大批破产,兵源越来越少,阿劳西奥战役又基本杀光了这些罗马士兵,马略只能招募大量破产的自由民当兵。这些士兵有奶便是娘,只要他们的将军带他们打胜仗,可以劫掠就好,所以新型军队的战斗力虽高,但是忠心不是向着共和国,而是向着他们的将军。这样的军队,造就了军阀拥兵自重的现象。共和国后来就亡在马略,苏拉,凯撒,庞培这些军阀的手里。

不过当时马略没想这么多,他用3年练出一支精兵,公元前101年,条顿人来犯,马略先坚守不出,然后尾追奇袭条顿人,连续三天的六条河之战,12万举族迁徙的条顿人被包围,几乎无一投降,全体阵亡,战况紧急的时候,条顿妇女也上阵参战,最后的关头,这些妇女杀死本族的老人和儿童,然后自杀。第二年,更大规模的森布里人来进攻,费尔凯莱战役 Vercelae和六条河之战一样惨烈,12万森布里人被杀,6万被俘。从此以后,这两个日尔曼部族完全消亡,而马略也赢得了“森布里人和条顿人的征服者”称号,史无前例地连续5次当选罗马执政官。

在这次战争中,苏拉仍然是马略的副手,此后将近10年平安无事,马略的战功和声望渐渐低落下去,公元前91年,罗马的意大利盟邦集体反叛,因为他们多少年来为罗马提供军队东征西讨,可是征服来的土地都归了罗马人,而罗马甚至拒绝授予盟邦罗马公民权。为了争取罗马公民权,意大利盟邦对罗马进行了三年多的“同盟战争”。这场战争中,苏拉崭露头角,成为战争明星。后来罗马用授予盟邦公民权的政治办法,逐渐平息这场战争。同盟战争之后,罗马与东方小亚细亚半岛上的本都(在现在土耳其境内)国王米特里达提斯Metridathes 六世交恶,陆续打了三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当时米特里达提斯的本都王国势力如日中天,不但征服了黑海沿岸地区,而且进攻罗马控制下的希腊。公元前87年,罗马决定派远征军,这是个建立战功并通过劫掠致富的机会,苏拉和马略都红了眼,拼命争夺远征军总司令的位子,马略受到罗马平民党支持,苏拉受到元老院贵族党支持。

马略的平民党暴动,差点杀了苏拉,并扶马略坐上远征军统帅宝座。可是苏拉更狠,他逃出罗马,率领集结在港口准备出发的远征军团进军罗马,用兵变控制了罗马政局,大杀平民党。马略只身逃亡北非。因为马略缔造了只听将军调度,而不忠于共和国的新型军团,而他本人没有政治敏感来运用这个可怕的工具。苏拉有这个政治敏感,苏拉叶更狠毒,所以苏拉赢了。但是苏拉也必须满足军团士兵劫掠和发财的需要,否则苏拉自身难保,所以苏拉匆匆在罗马作了些政治安排,就率领远征军东进希腊,开始第一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去了。

苏拉走了没多久,马略回来,重新控制罗马局势,又大杀贵族党人。马略本人第7次被选为罗马执政官,并宣布在外作战的苏拉为人民公敌。然后马略病逝。苏拉这时在希腊和米特里达提斯拼命作战,无暇顾及后院起火,直到在战场上打败了本都军队,苏拉匆匆签了一个非常宽大的和平条约,领兵回转意大利本土,经过短暂但是激烈的第一次罗马内战,苏拉最终成为罗马的主人,并变本加厉地屠杀平民党人。

说到这里,就接上大多数人所熟悉的罗马史内容了:很多人看过乔万尼奥里的小说“斯巴达克思”,小说的开头,就从苏拉晚年成为独裁者讲起。当时苏拉掌握罗马大权没几年就病死了,东方留守的罗马将军无端挑衅已经臣服的本都国王米特里达提斯,引起反抗,被米特里达提斯杀死,可是苏拉无意在东方再次打仗,指示讲和,平息了这场短暂的第二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当时苏拉的注意力集中在清除占据西班牙的马略派残余。苏拉的手下大将,包括克拉苏,庞培,卢古鲁斯,都是小说“斯巴达克思”里面赫赫有名的人物。那时候凯撒还是个小年轻,他的姑父是马略,所以凯撒当时流亡在外。

苏拉病死之后,罗马世界声望最高,势力最大的人,是庞培。庞培先是经过苦战,在西班牙平定了马略平民党的残余,然后回罗马,在3个月之内就肃清了原定3年才能肃清的整个地中海海盗,确保海外对罗马城的粮食供应。然后,庞培回兵,和克拉苏一起平定斯巴达克思的奴隶起义,最后又东征,取代卢古鲁斯,在第三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中,彻底击败本都国王,完成了对东方的征服。

斯巴达克思是怎么回事呢?大家看乔万尼奥里的小说,和库布里克执导,柯克道格拉斯主演的电影,那是被夸大拔高了的戏说剧。其实普鲁塔克,李维,阿庇安等古代作家的原始资料里,对斯巴达克描写得很少。我们知道他是巴尔干半岛的人,但是不知道他是因何成为角斗士的。他从卡普亚的角斗士学校起义以后,在维苏威火山奇袭打败了前来镇压的罗马大队,也是见于正史的记载。斯巴达克本人是一位英雄,带领起义军打败了几次罗马派来镇压的队伍,包括两个执政官军团。但是不要忘了,当时罗马的精锐军团,都在海外同时打两场战争:一半在西班牙半岛,庞培率领下跟马略党的残余作战;另一半在东方,卢古鲁斯率领下打第三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意大利半岛的罗马军队,是匆匆临时征召来的。而当时斯巴达克的军队也根本是一群乌合之众,其中主要成分除了奴隶,更多是流氓无产者,破产农民,退伍军人等等社会各个阶层,组织得非常混乱。这些人不听指挥,主要目的是劫掠发财,斯巴达克带领他们北上走到阿尔卑斯山下,本来想越过大山离开意大利半岛,各人回家投奔自由,可是这些人不干,非要回头在意大利半岛劫掠。斯巴达克没有办法,只好再向南杀回去。这时候罗马震动,赋闲在家的前苏拉手下大将克拉苏出山,以司法官身份担任统帅,征召一支军队,连同被击败的两个执政官军团,围追斯巴达克到半岛最南端,筑起长墙围困。斯巴达克本来想借海盗船渡海去西西里岛,结果被海盗放了鸽子,只好乘长墙没有合龙之前,跳出重围,又向北杀回去。整个过程中,斯巴达克表现了惊人的勇气和组织能力,可惜他的军队不听命令,一再自动分裂,而这些分出来的支队,都被罗马人一一消灭。这在小说里也有所表现。最后,庞培平定了西班牙,而东方的卢古鲁斯的作战也告一段落,米特利达提斯逃亡亚美尼亚,这两员大将提精锐之师启程回兵罗马。斯巴达克以前曾经在卢古鲁斯手下服过役,作为一名士兵,自然对统帅敬畏有加,他知道卢古鲁斯有多厉害(论军事指挥艺术,卢古鲁斯当年在苏拉手下独当一面,后来对本都作战统帅大军,所表现出来的水平,绝对不在庞培和凯撒之下,而高于克拉苏)。在绝望中,斯巴达克赶在庞培和卢古鲁斯到达之前,和克拉苏作最后的生死决战,在战役中阵亡。克拉苏虽然平定了斯巴达克起义,但是庞培刚好赶到,在北面截杀起义军突围的5千人,所以克拉苏竟然要和坐享其成的庞培,分享胜利的荣誉。因此庞培和克拉苏从此不合。

斯巴达克起义之后,庞培又做了两件事:指挥平定海盗之役,并接替卢古鲁斯去最后平定米特里达提斯,因此卢古鲁斯也怨恨庞培。在苏拉死后,贵族党和平民党的界限并不那么明显。克拉苏肯定是贵族党,而马略的内侄,年轻的平民党人凯撒,也回到罗马。庞培虽然出身苏拉部将,可他也受到平民爱戴,这三个人,加上一个著名的喀提林,都是个人野心家,党派背景不明显,只想获得权力来控制罗马政府。与这几个人相对,元老院的贵族派加图(当年监察官老加图的孙子),大演说家西塞罗,和西庇阿(当年阿非利加西庇阿的后代),是坚定的共和派,他们没有兵权,但在元老院权力很大,想限制庞培和凯撒这些军阀的势力。庞培有军功,克拉苏有钱,而恺撒因为马略的关系,在平民里有人望。这三个人结成同盟,共同对付元老院,而因为庞培和克拉苏不合,就给了年轻的凯撒在政坛上升的空间。与此差不多同时,不得志的野心家喀提林,密谋发动叛乱来推翻罗马政府,被时任执政官的西塞罗识破,及时镇压。这就是著名的“喀提林阴谋”。西塞罗在共和派中赢得很高声望。而恺撒,利用各种矛盾和政治手腕,不久也成功地登上执政官宝座,为对付西塞罗和加图掌控的元老院,恺撒,庞培,克拉苏结成“三头同盟”。

恺撒比庞培和克拉苏资历浅很多,也没有值得一提的军功。他在执政官任期届满以后,谋得山内高卢行省总督职位,此后8年,恺撒发动了征服高卢(今天法国和瑞士)的战争。这场战争恺撒打得艰苦卓绝,公元前58年到55年,恺撒先后征服从法国南部到比利时海岸的高卢全境各部,甚至打过莱茵河以东,震慑日耳曼部族,54年和53年,安定高卢被征服的部族,两次跨过英吉利海峡远征不列颠岛。公元前53年高卢人维钦格托列克斯Vercingetorix领导高卢各部族总起义,恺撒东征西讨,终于在公元前52年的阿莱西亚围城战中,以8万左右的罗马军,围困8万高卢守军,并击败包围上来的25万高卢援军,维钦格托列克斯投降。罗马完成了对高卢的最终征服。据普鲁塔克说,恺撒在8年的战争当中,“凯撒在高卢的10年间,攻下800座城池,征服200个国家,统治3亿人口,杀1百万人,将另外1百万人卖为奴隶。”

恺撒征服高卢的战功,引起庞培和克拉苏的嫉妒。为了和恺撒庞培竞争战功,克拉苏率4万5千罗马军东征远在两河流域和伊朗高原的帕提亚帝国,结果在著名的卡莱战役中全军覆没,克拉苏身死。这是罗马史上著名的败仗。克拉苏一死,三头同盟的稳定结构被破坏,庞培和恺撒直接敌对,庞培其实和元老院也有仇,但这时被迫倒向元老院的共和派,主张剥夺恺撒兵权。恺撒以快打慢,仅仅率领一个第7军团,就敢渡过自己行省和罗马本土的界河,进军罗马。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谚语典故“渡过卢比康河”,意思是孤注一掷不能回头了。

其实庞培在战场上的指挥艺术,不弱于恺撒,而且两个人各自都有忠于自己的精锐军团,只是都不在身边:庞培的大军在西班牙,而恺撒主力在高卢。庞培比恺撒差的地方,一个是政治手段不够,二是行动不够迅速。当时庞培在意大利本土没有值得一提的军力,而恺撒身边也只有一个军团,庞培料不到恺撒就敢带一个军团进军罗马,措手不及之下,只好放弃罗马,逃向东方的希腊。庞培想一方面自己手下大将带领驻西班牙的主力军,一方面自己去东方掌握帝国的财源,并招募训练一支新军,对恺撒占据的意大利半岛实行两面夹击。可是恺撒行动仍然快一拍:他没有理睬庞培招兵,而是先带兵进军西班牙,只用3个月时间,以机动把西班牙的庞培军团逼入绝境,连仗都没打,就解决了庞培的主力精锐军团。恺撒说,庞培是“一支没有将军的军队,和一个没有军队的将军”,不是想两面夹击我吗?我先掰掉你两股钳子中的一股。

与此同时,庞培在东方也已经召集了一支庞大的军队,恺撒连续作战,以数量劣势的疲惫之师,东渡希腊寻找庞培决战。庞培兵多粮足,而恺撒手下都是精锐的老兵。序战迪拉基乌姆Dyrrachium,庞培打败了恺撒。战争拖下去对庞培有利,双方其实都看到这一点,可是庞培身边带着整个罗马元老院,那些元老天天催庞培出战,一举打垮恺撒,庞培政治上不够强硬,终究被迫和恺撒在法萨卢斯Pharsalus展开决战,结果恺撒大胜,庞培逃向埃及,被埃及法老杀死。理查德伯顿和伊丽莎白泰勒的电影“埃及艳后”,就从法萨卢斯大战之后讲起。

当时埃及的托勒密王朝不是埃及人,是亚历山大手下大将建立的希腊王朝,为保证血统纯正,法老家族世代兄弟姐妹通婚,所以埃及艳后克莉奥佩特拉,是小法老托勒密十三世的姐姐兼妻子。当时克莉奥佩特拉被托勒密逐出都城,正巧恺撒追赶庞培来埃及,埃及和罗马是相互独立的,恺撒敌友不明,托勒密杀死庞培就是为了讨好恺撒,而克莉奥佩特拉则是把自己作为筹码,来笼络恺撒。恺撒最终帮助克莉奥佩特拉登上法老王位,击败了托勒密。恺撒等埃及局势平定下来,取道中东巴勒斯坦和今天的土耳其回到罗马,路上迅速击溃了博斯普鲁斯国王法纳塞斯Pharnaces的叛乱。这仗胜得非常干脆利落,在恺撒给罗马的捷报中,他用和打仗一样干脆利落的六个拉丁词,写出了千古名言“我来临,我见到,我征服”。

恺撒回到罗马以后,又提兵远征北非迦太基地区,消灭了元老院派的西庇阿(阿非利加的西庇阿后代),然后再赴西班牙,消灭了庞培的儿子格奈乌斯 庞培指挥的元老院派军队。从此天下大定,恺撒回到罗马,被任命为终身独裁官,威加海内。罗马贵族既惧怕恺撒的势力,又害怕他会称王,共和派元老马古斯布鲁图斯Marcus Brutus(是罗马共和国第一任执政官,共和国的缔造者布鲁图斯的后代),和卡西乌斯Cassius合谋,于公元前44年3月15日,将恺撒刺杀于元老院会议中。据古书记载,有预言家事先说恺撒会死于3月15日,恺撒那天去元老院开会的路上,碰到预言家,讽刺地问“今天不就是3月15日?”,预言家回答“是的,但尚未过去”。

这一部分罗马史多数朋友都耳熟能详。影视作品呢,除了“埃及艳后”,我还推荐这两年HBO和英国BBC合拍的电视连续剧“罗马”,总共只有2季。第一季从恺撒渡过卢比康河,开始内战讲起,直到恺撒遇刺结束。第二季从恺撒遇刺,讲到罗马帝国建立为止。这部片子故事的大致轮廓比较尊重历史,但是人物关系完全是虚构的,很多关键地方也是戏说,可是连续剧“罗马”有一点特别好:它反映那个时代生活,服饰,饮宴这些细节,考证特别讲究,确实很接近罗马社会的真实。

(未完待续)


本帖一共被 1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跟帖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