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
  • 11月15日后,花、囧、推最近30天名单显示。未通过待认可显示
  • ↑↑ 名单在帖内『统计』可见,未通过待认可也已显 ↑↑
  • 『稷下学宫』新认证方式开通

主题:【原创】穆加贝 十二 -- 橡树村

共:💬60 🌺275 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穆加贝 十二

橡树村:【原创】穆加贝 十一

1990年,舒尔兹Sholz神父回到了Rushinga区。这里距离莫桑比克边境很近,贫穷,偏远。舒尔兹早在1960年代初期就曾经在这里传教,1970年代初又一次到过这里,一直到游击战争开始才离开。现在,新津巴布韦成立十年,这里的人们的日子怎么样呢?战争对这个地区的毁坏是非常严重的。舒尔兹神父讲,二十年前他的学生里面,五分之四都参加了游击战争,其中绝大多数都没有回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结局如何。整整一代人,几乎在这个地区消失了。而这里人们的生活,和二十年前相比,其实更要糟糕。战争期间,罗德西亚政府使用传染病作为手段来惩罚支持游击战的人们,不少平民死亡,也毁掉了所有的牲畜来断绝游击队的给养,坚壁清野。但是直到现在,战争结束十年之后,这里仍然没有牲畜。尽管政府许诺了很多次,但是这个地区没有得到新政府的任何的补偿,资助。没有牲畜,就只能依靠人力进行耕种,本来就贫瘠的土地产量更低,人们在这里,只能勉强糊口。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Rushinga

这里曾经是游击战的战场,穆加贝的根据地。那些为津巴布韦自由而战的人们,在这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牺牲在荒郊野外,深山幽谷,到1990年,却仍然暴尸荒野,没有人掩埋。舒尔兹神父组织传教点到野外收拾这些枯骨,准备至少给这些战士一个安息的地方。地方官员得知了消息也来看看,答应传教点每捐献一口棺材,地方政府就另外提供一口棺材。舒尔兹神父向海外捐款,终于筹到了款项,但是在重新安葬的那一天,却有一半的枯骨没有安息的地方:政府的承诺,又一次落空了。

活着的老兵们,日子也不好过。穆萨是一个老兵,曾经非常有名,有不少传奇故事。解放战争结束后,穆萨离开了军队,却很快发现自己没有一技之长,糊口也成了问题。1996年,穆萨在贫困中去世。穆萨当年的一个战友,现在津巴布韦第四旅的旅长自己掏钱为穆萨办了一个体面的葬礼,在葬礼上,对现政府公开谴责:“有些人,有十几个农场,好几艘豪华游艇,吃得肚满肠肥;穆萨同志,却死于贫穷。这就是我终生所信任的Zanu-PF吗?这还是那个许诺会照顾我们到老的政党吗?我要说,我们的党,我们曾经伟大的党,已经抛弃我们了。”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穆加贝为老兵们设置了专门的基金,但是这个基金的发放没有人监管,成了很多政客讨零用钱的地方,真正的老兵们几乎得不到任何好处。穆萨的葬礼之后,穆加贝政府不得不停止了这个基金的活动,因为这个基金在几个月内就把一年的预算花光了,受益者,却都是政客们和他们的家属。尽管面临着Zanu-PF的压力,独立议员玛格利特东哥Margaret Dongo决定在议会正式对这个基金提出疑问。虽然遭到了Zanu-PF高层的反对,但是仍然有上百名议员支持这个议案,沉默了多年的老兵协会也声称要讨回属于自己会员的财富,不过带头的,却是一个背景很复杂的人,哈兹维Hunzvi。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Dongo

哈兹维宣称自己曾经在当年的游击战争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不过Zapu的高层都不承认这件事情,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没有见过战争的Zapu官员。哈兹维曾经在Zapu在卢萨卡的总部工作,1978年去了波兰华沙大学学医,在那里娶了波兰的老婆。这个女人曾经在1994年出版过书,名字叫白奴,里面尽数哈兹维的劣迹,并指责他连枪都没碰过。哈兹维声称自己在1990年取得医生资格,返回津巴布韦以后,在哈拉雷的医院工作。1995年,哈兹维的工作就是为那些老兵们进行身体检查,评估这些老兵所应该得到的补偿。按照穆加贝政府的规定,老兵们可以根据自己身体的伤残比例来申请补贴。这个位置给了哈兹维施展手脚的机会,也很快取得了老兵们的信任,很快成为老兵协会的主席,进入政坛。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Hunzvi

现在,公众开始为老兵们讨说法,哈兹维自然带头冲锋,要求面见穆加贝,被穆加贝拒绝。哈兹维就派老兵们挨个去找那些政府高官,上门讨个说法。压力之下,穆加贝终于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调查老兵基金的资金去向,老兵们仍然不满意,1997年7月,几百个老兵衣衫褴褛在哈拉雷大街上示威。尽管如此,穆加贝仍然拒绝会见老兵。1997年8月11日,津巴布韦的英雄日,穆加贝在英雄纪念碑致词,周围却有一大群老兵们示威,使得穆加贝的演讲缩短了好几倍,非常不高兴,不过终于同意8月21日接见老兵代表。这是老兵们的胃口大了起来,提出一次性赔偿,每个月需要有固定收入,还要求土地,并威胁如果要求得不到满足,就要到白人农场自己去抢。穆加贝同意在内阁讨论老兵的要求。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对于老兵基金的调查立刻纠出来穆加贝家人的丑闻。穆加贝的妹夫这时候在总统办公室工作,当然也是老兵,因为膝盖上有一个伤疤,被老兵基金判定95%的残疾,得到82万多津元(约七万美元)的补偿。消息传来舆论大华,穆加贝立刻把小舅子送到加拿大当外交官。不过哈兹维自己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了,哈兹维声称听力障碍,还有不明原因的疼痛等等,被判定有117%的残疾。通过类途径取得个人好处的,还有不少其他高官。其实很多离奇的医学评估,都出自哈兹维之手。针对哈兹维的调查也开始了。法庭调查过程中,哈兹维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影响力,法庭外面围满了自己的支持者,呼喊哈兹维无罪,最终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点看全图
外链图片需谨慎,可能会被源头改

Hunzvi

随着这些丑闻被披露出来,穆加贝终于对老兵们服软,全面答应了老兵们的请求,最关键的,是为老兵们解决土地问题。十一月,穆加贝再次承诺在圣诞节前兑现对老兵们的承诺,当天就导致津元大跌。老兵们所要的巨款,穆加贝可以通过征税来取得,实在不行还可以印钞票。但是土地,却只能从农场主手上去拿。政府却没有任何经费来购买土地。世界银行直接就拒绝了穆加贝的要求,其他政府也没多大兴趣,特别是英国政府声明决不会再掏钱。1997年11月28日,津巴布韦政府公布了要征收的1503个农场的名单,总面积1200万英亩,是当时津巴布韦4500个商业农场总面积的45%。名单一公布,农场主们就不能再对农场进行买卖,不能再用农场作为抵押进行贷款,甚至不能对农场内的庄稼进行收割,严重冲击了津巴布韦的农业经济,由于津巴布韦股票交易市场上三分之一的企业与农业密切相关,这个名单立刻导致股价大跌,进而影响全国经济。这自然激起了农场主们的反抗,老兵问题转变成了土地问题。

橡树村:【原创】穆加贝 十三

关键词(Tags): #乱侃非洲#津巴布韦#穆加贝元宝推荐:宁子,

本帖一共被 2 帖 引用 (帖内工具实现)
全看分页树展 · 主题


有趣有益,互惠互利;开阔视野,博采众长。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人。天南地北客,相逢皆朋友

Copyright © cchere 西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