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701 🌺4363 🌵1新:
主题:【原创】经济学读书心得 -- 科大胡不归
家园博客 【原创】经济学读书心得(十六)天地之大德曰生?

经济学读书心得(十六)天地之大德曰生?

中国人口总是不加多,外国人口总是日日加多。现在又受政治力和经济力一齐来压迫。我们同时受这三种力的压迫,如果再没有办法,无论中国领土是怎么样大,人口是怎么样多,百年之后一定是要亡国灭种的。

--孙中山《三民主义·民族主义》

汉族第一13亿,印度斯坦族第二5.4亿。让我们继续往下看。

第三多的是阿拉伯人。这是一个在历史上曾经非常辉煌的伟大民族,也跟中国一样遭受过长期的侵略和压迫。现在阿拉伯人虽然有3亿,但分散在20多个国家里,如果不能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恐怕难以实现民族复兴的目标。纳赛尔和萨达姆的阿拉伯统一事业步履维艰,令人唏嘘。另一方面,阿拉伯人和巴基斯坦、阿尔巴尼亚等国的穆斯林大量地移居欧洲,使得欧洲面临伊斯兰化的前景,这是二十一世纪最重大的潜在变故之一。

孟加拉国的1.54亿人中,孟加拉族占98%。孟加拉族也占印度11.48亿人口的7.7%,即0.88亿。因此全世界的孟加拉族共有2.4亿人,是第四大民族。

第五多的是美国白人,2亿左右。其实美国白人的内涵是有过改变的,最初只是WASP,现在包括所有祖籍欧洲的白人。我想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对欧洲移民的同化工作做得成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西语裔、黑人、亚裔等少数民族的冲击下,欧洲裔白人不得不抱团,加强了自我认同。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下去,大约2050年美国白人就会变成少数,美国面临分裂的危险。关于美国的西语裔问题和欧洲的穆斯林问题,可以参见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教授的名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和《我们是谁?--美国国家特性面临的挑战》,以及同人于野先生对Mark Steyn的著作的读书笔记“America Alone:欧洲穆斯林化与西方的衰落”(http://www.ccthere.com/thread/1013644)。

俄罗斯联邦人口1.4亿,其中俄罗斯族占80%,即1.12亿。海外俄罗斯人约有3000万,其中2000万在独联体国家,1000万在独联体以外的国家。因此俄罗斯族总数约为1.4亿,排在第六。俄罗斯人口不断下降,普京在2006年的国情咨文中将其称为“现代俄罗斯面临的最尖锐的问题”。早在苏联时期,就是俄罗斯族人口停滞,少数民族人口快速增长。尼克松在1988年出版的《1999:不战而胜》中说:

“列宁把俄罗斯称为‘各民族的监狱’,这种说法在今天同在沙皇时代同样适用。非俄罗斯民族迅速增长的人口--其最终结果将使俄罗斯人民在苏联成为一个日益缩小的少数民族--是一个在克里姆林宫围墙里嘀哒作响的定时炸弹。”

1991年苏联解体时,俄罗斯族占苏联2.9亿人口的51%。当时大多数俄罗斯族不反对解散苏联,是因为他们不愿再为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少数民族提供补助,乐于把苏联一半的人口和1/4的土地作为包袱甩掉。现在俄罗斯联邦的少数民族比例仍然在上升,这不禁令人发问:以后俄罗斯族会不会再次选择分裂以保住自己的地盘?

在巴基斯坦的1.68亿人中,旁遮普族是主体,占63%,即1.06亿。旁遮普族也占印度人口的2.3%,即0.26亿。两者相加是1.32亿,略多于日本的大和族。考虑到南亚人口在增长,日本人口在减少,双方的差距会不断拉大,就更有理由把旁遮普族排在第七、把大和族排在第八了。

印度的泰鲁固族、泰米尔族和巴西白人、印尼爪哇人都在1亿人左右,难以排序。到这里民族人口分布已经变得平缓了。

这样我们看到,第一的民族人口是第二的2.4倍,第二又是第三的1.8倍,第一相当于从第二到第五的四个民族人口之和。跟国家人口的双头龙分布相比,民族人口的分布更加不平衡,不过还是比汇率GDP的分布稍微平缓一点。但是我们需要强调指出:民族人口不平衡的意义远远比GDP不平衡的意义深刻得多。实际上,民族人口的分布是上面列出的所有分布中含义最深远的一个

为什么?

第一个理由是时间尺度问题。两个国家GDP的比例发生显著变化,比如从1:2变成1:1,需要多长时间?假如像中美这样GDP增长率分别在10%和3%左右,那么只需要10年。两个国家人口的比例发生同样的显著变化,需要多长时间?人口不可能像GDP那样每年变化10%。在现在的条件下2%就是很高的增长率了,即使另一国每年负增长-0.5%(例如俄罗斯),差距也只有2.5%,比例翻番需要将近30年。如果两国都比较富裕或者重视生育控制,那么增长率会很低(例如中美分别是0.6%和0.9%),增长率的差距更是微小,比例翻番将需要100年以上,甚至永远都不会翻番。这说明人口跟GDP相比,具有大得多的惯性。一个国家可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发达起来或衰落下去,但占世界人口的份额却需要极长的时间才能发生显著的改变。人口问题是真正的百年大计

第二个理由是凝聚力问题。极其需要注意的是,跟国家不同,民族是自愿形成的。你可以用武力或条约制造一个国家,把一块地方的人都圈进来,但他们并不见得认同这个国家。历史上有许多多民族的国家崩溃了,蒙古汗国、奥斯曼土耳其、奥匈帝国、大英帝国、苏联、南斯拉夫等都是好例子。反过来,你不可能用武力或条约制造一个民族。一个民族的人口完全由其历史上吸引人口、保存人口的能力决定。

这一点需要大力展开来阐明。人人都知道中国人多,并且对于如何控制中国的人口有许多研究。不过我们需要首先问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多?民族人口的分布比国家人口的分布更不平衡,因此更深刻的问题是:汉族人为什么这么多?

最容易想到、也是最常见的回答是:因为中国人生得多。韩非子在《五蠹》中已经提到:“今人有五子不为多,子又有五子,大父未死而有二十五孙。”清朝的洪亮吉在《治平篇》中忧心忡忡地说:“高、曾之时……身一人,娶妇后不过二人……以一人生三计之,至子之世而父子四人,各娶妇即有八人……子又生孙,孙又娶妇,其间衰老者或有代谢,然已不下二十余人……又自此而曾焉,自此而元焉,视高、曾时口已不下五六十倍……一人之食以供十人已不足,何况供百人乎,此吾所以为治平之民虑也。”朱德在《回忆我的母亲》中写道:“母亲一共生了十三个儿女。因为家境贫穷,无法全部养活,只留下了八个,以后再生下的被迫溺死了。”自古以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多子多福”的传统观念,一直束缚着中国人。那么多超生游击队的故事,足以证明这一点。

这个回答正确吗?

完全错误!

汉族人口最多,主要原因绝对不是我们生得多。这里的关键是:历史上绝大多数民族都是大力鼓励生育的,汉族在这方面并不特殊。不信?让我来举例论证。

犹太人的旧约圣经《创世记》1:28中说:“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申命记》6:3中说:“以色列啊,你要听,要谨守遵行,使你可以在那流奶与蜜之地得以享福,人数极其增多,正如耶和华你列祖的神所应许你的。”更有意思的是《申命记》25:5-10:“弟兄同居,若死了一个,没有儿子,死人的妻不可出嫁外人,她丈夫的兄弟当尽弟兄的本分,娶她为妻,与她同房。妇人生的长子必归死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涂抹了。那人若不愿意娶他哥哥的妻,他哥哥的妻就要到城门长老那里,说,我丈夫的兄弟不肯在以色列中兴起他哥哥的名字,不给我尽弟兄的本分。本城的长老就要召那人来问他,他若执意说,我不愿意娶她,他哥哥的妻就要当着长老到那人的跟前,脱了他的鞋,吐唾沫在他脸上,说,凡不为哥哥建立家室的都要这样待他。在以色列中,他的名必称为脱鞋之家。”我们看到,犹太人鼓励生育的程度比汉族有过之而无不及。顺便说一句,现在全世界的犹太人有多少呢?只不过1300万左右,是汉族的1%。

顾颉刚先生指出,犹太人的这条规定和匈奴人有相似之处。公元前32年,王昭君出塞,与匈奴呼韩邪单于成婚,后生下一子。公元前31年,呼韩邪单于去世,王昭君按照匈奴“父死,妻其后母”的风俗,嫁给呼韩邪的长子复株累单于雕陶莫皋,并生二女。

近代西方国家的生育情况如何呢?人口问题的宗师马尔萨斯38岁才结婚,生了3个孩子,但没有孙子孙女。而他的好朋友李嘉图21岁就结婚,后来有了8个孩子和25个孙辈,--看来他执行了韩非子的路线。如果以这一速度繁衍下去,现在的英国将到处都是李嘉图的后代。

人们经常说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但亨廷顿在《我们是谁?》中对此表示明确反对。亨廷顿强调,美国独立前从欧洲到新大陆来定居的人是定居者,而不是移民。定居者是把新的地方作为一张白纸,建立一个新的社会及其文化;而移民是从一个社会转移到另一个社会,加入定居者已建立的社会和文化。亨廷顿说:“大批移民开始涌入之前,在18世纪末,美国发生的人口爆炸之猛恐怕是历史上未曾有过的……1790年,美国的出生率约为5.5%,相比之下,当时欧洲国家的出生率仅为3.5%。美国妇女平均结婚年龄当时比欧洲妇女早四五岁。美国妇女平均生育率1790年约为每人7.7胎,1800年约为每人7.0胎,远远超出保持人口稳定所需的2.1胎。直到19世纪40年代,生育率仍在6.0胎以上,到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开始时,才降到3.0胎。美国总人口从1790年到1800年增长了35%,1800年到1810年增长了36%,1800年到1820年共增长了82%。在此期间,欧洲陷于拿破仑战争,来美国的移民微乎其微,上述人口增长量中,4/5是由于自然生育……在1990年,美国人口中,49%归因于1790年原有的定居者和黑人,51%归因于1790年后的移民。”亨廷顿还举了自己的祖辈为例:埃伯内泽·亨廷顿与伊丽莎白·斯特朗1806年结婚,有10个孩子,其中9个又再有孩子,第三代孩子共有74个。第二代的哈里·亨廷顿及其先后两个妻子共有16个孩子,詹姆斯·亨廷顿及其一个妻子共有17个孩子!

由此我们得到一个重要结论:“多子多福”是世界各国、各民族普遍的传统观念,中国、汉族并不特殊。题辞中引的孙中山先生1924年的话,在担心中国人口不增加的一点上是错误的,但在指出外国人口增加的一点上是正确的。

有人可能会说:以前各个国家、民族都生得多,但近几十年来别国的生育率都下降了,只有我们还多生。但是这话也不对。根据CIA的数据,2007年一些国家和地区以及全世界的生育率和人口增长率(%)是:

世界 中国 印度 伊拉克 埃及 伊朗 俄罗斯 巴西 美国 欧盟

生育率 2.58 1.77 2.76 3.97 2.72 1.71 1.40 1.86 2.10 1.50

增长率 1.159 0.629 1.578 2.562 1.682 0.792 -0.474 0.98 0.883 0.12

日本 马里 阿富汗 也门 加沙地带 约旦河西岸 以色列 海地

生育率 1.22 7.34 6.58 6.41 5.51 4.06 2.77 4.79

增长率 -0.139 2.725 2.626 3.46 3.609 2.919 1.713 2.493

老挝 沙特 巴基斯坦 塔吉克 菲律宾 马来西亚 墨西哥 印尼

生育率 4.5 3.89 3.58 3.04 3 2.98 2.37 2.34

增长率 2.344 1.945 1.805 1.893 1.728 1.742 1.142 1.175

阿根廷 土耳其 越南 澳大利亚 古巴 加拿大 亚美尼亚 韩国

生育率 2.09 1.87 1.86 1.76 1.6 1.57 1.35 1.29

增长率 0.917 1.013 0.99 0.801 0.251 0.83 -0.077 0.371

乌克兰 立陶宛 台湾 新加坡 澳门 香港

生育率 1.25 1.22 1.13 1.08 1.05 1.00

增长率 -0.651 -0.284 0.238 1.135 0.83 0.532

根据易富贤(“中山水寒”,《大国空巢》的作者)的说法,中国的生育率数据有很大的不确定度,从1.3到1.8都有人建议。在这里让我们暂且采用CIA的数据1.77。中国的生育率和人口增长率都在世界平均水平之下。几十年来中国人口占世界的比例确实是在下降,从建国初的1/4降到了现在的1/5。

在223个国家和地区中(包括世界和欧盟),生育率从最高的马里7.34到最低的香港1.00,相差很大。总体而言生育率和贫穷程度显然存在正相关,即“越穷越生”。但反例也不少,如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生育率只差0.02,人均PPP GDP却分别是3300和14400美元。中国的生育率1.77和挪威1.78、澳大利亚1.76非常接近,但人均GDP还差得很远。不过普遍情况仍然是,贫穷国家、非洲国家、伊斯兰国家生育率高的可能性更大。

保持下一代人口不变的生育率叫做世代更替水平。由于婴儿有一定的死亡的几率,以及男性出生的几率比女性略高,世代更替水平一般在2.1左右。在223个国家和地区中,生育率大于等于2.1的有127个,小于2.1的有96个。生育率高于更替水平的国家人口在增长,这很正常,印度、埃及等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全世界作为一个整体也处于这个阶段。但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的国家中,大多数国家的人口也在增长。为什么会这样?一方面是移民进入,例如香港0.532%的人口增长率中,移民贡献了0.455%,自然增长率只有0.067%。另一方面是因为人口结构的惯性。在前几十年里这些国家的生育率是高的,新生人口很多,老人很少。在一代人的时间里,生育率下降到了更替水平以下,但老人的比例现在还不够高,所以生的仍然比死的多,总人口在惯性增长。中国、巴西等少数发展中国家和大多数发达国家都处于这个阶段。这种情况不可能持续很久,当上一代“婴儿潮”的人口进入老年时,死亡率和出生率就将大幅度上升和下降,导致总人口下降。日本和俄罗斯已经进入了这样的阶段。长期而言,如果生育率保持在更替水平以下,人口的趋势将是指数衰减

由此可见,我们不应该以为人口爆炸只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从长时段的历史角度看来,这是全世界各国、各民族概莫能外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的“道德”既不特别高尚,也不特别低下。马克思的自白中的“您喜爱的格言”,在这里正适用: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

汉族的人口大大超过其它各民族,是在生育观念差不多的情况下实现的。所以我们应该理解:真正的问题不是为什么汉族生出了这么多人,而是为什么这么多人认同自己是汉族

对此人们立刻就会给出一个标准答案:因为汉族的融合能力强,汉族本身就是多民族融合的产物。

这个回答很好,非常好。那么汉族的融合能力强在什么地方呢?

关键词(Tags): #经济学#国家人口#民族人口#生育观念#生育率资深推荐:爱莲,
帖:1690084 复 1577526
帖内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