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大秦一统华夏---之一灭赵之战(中) -- lj远竹
共:💬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大秦一统华夏---之一灭赵之战(中)

开战以前,得说一下地理大势,本来就是纸上谈兵,若是不分个东南西北就更糊涂了。常言纵横天下,而战国古人谈的则是合纵抗横,或连横抗纵,实际就是一横一竖的事情。先说这一竖,即那“纵”,您从“张家口”开始划,当然是往下,经开封到武汉为止。此时这六国就大体上在这一竖上。由上往下,依次为:燕、赵、齐、魏、韩、楚。横就是西边的秦,从咸阳,西安也成,沿黄河往东划,划横线,也是经过开封奔流到海不复回,即黄海。连横就是秦要找任何一国,因为其他六国基本是在它的东面,由西向东,当然是划横线了,然后结盟对抗其他国家。这就是当时政治家们玩的“纵横”。

还是有点复杂,就这样好了,从北京沿太行山到开封,然后向右转弯,沿黄河划横线到连云港。即E文“L",呵呵。“L"的上面是燕;横折里是赵、齐;拐角是韩;横线是魏;横下是楚。“竖”的左边是我们大秦,然后开战。

虽说是战国七雄,但此时的形势已与商鞅变法时,大为不同了。百十余年,韩国丧失了近90%国土,魏、赵、楚也因战败,丢失国土近半,用苏洵老爷子的《六国论》讲的话就是“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我抄他老人家的,他抄孙臣先生的,不过我这是瞎谈,他的可是名篇,只是有点疑惑。这几国的土地都是在与秦帝国打仗,战败后让秦抢去的,败军之将岂敢言勇?战败之国有能力收复失地?战胜国才有权力划国界呢,秦国想划在哪里,是靠实力划的,你败方不愿意又能怎么地?秦打败仗的时候,也是辱国失地的,古往今来,莫不如此吧。德国战败让人家一分为二,它抗议行吗?割地赔款,证明你还没亡国,要是亡的话,嘿嘿。

故大秦现有四成天下,楚国虽然连国都郢城都丢了但依然有三成天下。一般认为此时中国有两千万左右的人口,估计秦有人口六百万,七百万的话,稍多了点,五百万又少了点。楚国地是大,但此时江南可不是下有苏杭的而是荒芜人烟,估计其人口也就三、四百万上下。华夏在东晋以前,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是在河南、山东一带。所以魏、赵、齐,三国国土不太大,人口可不少。战国时期的名家,大多出自魏,就是因为那的人口多,教育水平高,可惜魏国不能用,都支援给了自己的敌人了,就前面这位商鞅,魏要是用的话,那真的是“试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了,一叹。赵、齐也是三、四百万左右,魏稍微少点。燕应该有两、三百万,韩吗,就算了。

在西有大秦,东有强齐,南有猛楚的情况下,赵国当然也是不愿坐以待毙,而是力求发展,可是赵国的地理不太佳,位於四战之地。左思右想之后,决定拿相对较弱的燕国开刀。就我在个纸上谈兵的,也是此想法。因为赵国一旦吞下燕国的话,北面就无敌国了,而匈奴没有什么政治抱负。然后可以北、西两个方向夹击齐国,以图霸业,或与大秦再较高下。赵国选的时机是不错的,此时的秦国正在忙于处理内部的事情。我们始皇帝正因为妈妈与???钡姆缌髟鲜拢?想怎么能挽回面子,而那仲父吕不韦又一门心事著书立传以图扬名万事,内部不安,攘不了外。

故公元前238年时,赵悼王到秦国搞外交。我们始皇帝置酒咸阳热情款待,并拍着胸脯说道:兄弟你放心好了,燕国是个恐怖分子领导的无赖国家,大哥您去消灭恐怖组织,我双手加两脚,四足赞成!赵悼王的外交公德圆满,醉醺醺的就回国了,可我们赵君就忘了一句;酒席上的话--它不算数!赵悼王回来后,就全力以赴忙着备战。两年后感觉准备好了,於是在公元前236年,即我们始皇帝十一年,派主将庞??带了大军攻燕。可惜机会稍纵即逝,两年的时间,大秦内部整合完毕,我们始皇帝已把自己的屋子打扫干净了,文有李斯、武有王翦,虎视眈眈以灭六国。

赵军北上攻燕,国内空虚,时机千载难逢。大秦当然不愿坐失时机,但出兵得有名,这名从哪来呢?君臣正头疼,燕国送上门来了。燕、齐仇深似海,故此时的齐国正在幸灾乐祸中,没准还想趁火打劫呢。燕指望齐国是不成了,魏、楚又远在南方,远水解不了近渴。火烧眉毛,顾眼前要紧,於是到秦国去求援。秦国便以救燕--主持公道,打击侵略者,维护和平, 安定世界次序为名,撕毁与赵国的协议,发兵击赵!哎,弱国无外交,那是强国玩的戏法。君不见当年伊拉克攻击伊朗,美国就怎么不主持公道呢,反而却大加支持,而到了科威特就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二战时德国与苏联还有互不侵犯条约呢,管了几天用?其实燕国就是不送此借口给秦的话,我们始皇帝也会另找个理由的。您想火烧国会大楼,是谁干的?谁又知道那世贸大厦是怎么回事情。反正我们秦帝国可以冠冕堂皇地出兵--抗赵援燕了。由此揭开了一统六国的第一仗。

秦兵约三十万,兵分南北两路。北路为主力,并一分为二军。战神王翦亲领一军出上党,进攻太行山山脊上的关隘--阏与,好怪的名字,就是今天的山西和顺,名将出手当然拿下了。北路的另一军由杨端和领衔,也是出上党,才想起来,国共两党也曾在此交过手啊,进攻?餮簦?今山西左权县,哎,左权将军要是建在的话,元帅当不上,大将不成问题吧,克之。而赵此时正在攻取燕的勺梁,今河北定县北,你瞧秦的机会抓的多巧。当赵国扬兵威于燕的狸,今河北任丘东北的时候,杨端和与南路秦军呼应接连攻取赵国河间的六城,对了秦军的南路则是由桓槟挂帅,从南阳走出茅庐,主攻击赵的安阳。在赵兵把战旗插在燕的阳城城头上(今河北保定西南)的时候,秦的南路大军则连下邮(今河北磁县南邺镇)、安阳(今河南安阳西南)两城。这一下,漳水以南的所赵的城池均告失守。应了古人的那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赵悼襄王一看,大事不妙,立名庞??放弃攻燕,南下擒王。同时调回正在北方抵御匈奴的李牧,东拼西凑,组织起二十万军队,分西方面军和南方面军。西方军,以名将李牧为帅,沿太行山展开,抵挡秦的北路大军。即太行山这一“竖”,东西隔开了赵、秦两军。太行山不利大军开战,因行军、运粮均难。你看那诸葛出祁山是多难。故双方就僵在“竖”上了,可不是吊啊。南方军由扈辄统领,以赵国的南长城为依托,抵御秦的南路。而他们也是僵在那里了。其原因是:秦得背漳水攻赵的南长城,此乃兵家大忌,背水之阵是战神韩信的,他老人家还没出生呢。而赵弃地利跨河击秦的话,半渡之类的兵家之理,您也是明白的了,又有何人愿意学那一代前人宋襄公而落个遗笑大方啊。故那一“横”,还真的横住了。我们的赵悼襄王于是在“不得意”中,於来年去干地下工作啦,除了说声命运不济,还能说什么呢。

执戈而立的兵,枕盾而眠的卒,望着漳水里的鱼,瞧着太行山里的鹿,在大战前静静的黎明中,等待着天亮时,两国的生死决战。

主题:155339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