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原创】生命的列车-- 最爱我的那个人离开了(一) -- 巍巍
共:💬13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原创】生命的列车-- 最爱我的那个人离开了(一)

如果有人千万次地嘱咐你要多穿件衣服,要注意安全,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或许当时你会觉得厌烦,可总有一天你会觉得很温暖,会怀念起有那个人在身边的日子,当你终于体会到了爱与被爱的时候。

--- 仅以此文悼念逝世七周年的外婆。

外婆出生在30年代的齐齐哈尔,是个在富人家长大的小姐,且是独生女。早年太公经营了几间绸布庄,可以想象那种衣食无忧的生活给了外婆多好的识文谈字的机会,而太公的豁达开明更是从小就培养了外婆忧国忧民、男女平等的思想意识。家里有张珍藏多年的老照片,照片中的外婆正处花样年华,扎着一条细细长长的辫子,身材高挑,在一袭紧身的丝质旗袍的衬托下,高贵典雅宛如一支擎荷的莲。

20岁那年,外婆奉父母之命嫁给了外公,一个老实巴交的参加过辽省战役大字不识的退伍军人,太公看中的就是外公的忠厚老实,那时太公已在病榻上承受了好几年病痛的折磨,外婆成婚后,太公终于了却最后一件心事撒手人寰。虽然一贫如洗的外公没有显赫的家世地位,可事实证明太公没有看错人,太婆晚年体弱多病,外公一次次背着丈母娘去医院看病,几十里路风雨兼程,毫无怨言。

外婆一生育有四女,巍巍妈排行老三,年轻时外婆说话办事雷厉风行,家里大小事基本她做主,外公就吃了没文化的亏,偶尔有个意见分歧,也总在外婆盛气凌人辞严气正的态势下无言以对节节败退,终究是敢怒不敢言。可在教育下一代的问题上,外婆一向主张以说教为主,体罚为辅,只有一次小姨和外公顶嘴,还说了句外公没文化啥也不懂的气话,外婆用扫帚狠狠地教训了小姨一顿并饿饭一晚,后来还是外公心软,半夜里偷偷爬起来给小姨煮了个鸡蛋,在当时只有过年过节才有鸡蛋吃,小姨因祸得福哽咽着将那鸡蛋咽下,那顿毒打让她彻底老实了,也更进一步地了解了外婆。

外公在巍巍妈18岁那年染了肺结核,两年后撇下了外婆和年幼的女儿们,离开了人世。那时外婆42岁,从一个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到克勤克俭的家庭主妇,乃至42岁开始守寡独立养活四个女儿的艰辛,生活的变数不断折磨鞭挞着外婆的意志,而我亲爱的外婆,却越来越坚强越来越乐观,很多年后,我逐渐明白了是什么让她如此勇敢,那就是爱和责任。爱和责任就是动力,是她不畏艰辛,始终坚信所有的困难都是转机的根本。

都说隔代亲,这话一点也不假,家里第三代男女比例失衡,当我的三个姨妈先后生养了四个表哥以后,外婆最渴望的就是能有一个女孩儿,而我正是在那种情况下“降临”的。是外婆第一个从护士的手中把我接过去的,一个5斤6两的小生命,外婆对我的疼爱是无法言喻的,放在嘴里怕化了,握在手里怕碎了,她一生中无数次的嘱咐我:外婆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要学会照顾自己,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记住,天上会有一双永远注视你的眼睛。

小时候像个男孩儿般调皮,家里从手电到电视能拆的电器基本上让我拆个七七八八,为此老妈没少请我吃“竹笋炒肉”,可又捱不起疼,没三两下便鬼哭狼嚎、泪水横流,嘶心裂肺的哭声每每引得外婆或老爸过来抢救,自是少挨了不少老妈的“如来神掌”。泪水的妙用屡试屡胜,因此五、六岁大的时候几乎是天天“以泪洗面”度过的,后来更是发展到老妈的“拳头”还没来得及挥舞,响彻云天的哭声便条件反射的先声夺人,外婆的身影总能在最需要的时候赶到,把我往身后一藏,对着老妈说教:这么小的孩子,你打她做什么?

有次,奶奶托人从上海捎了一个魔术棒,在那个不丁点的小城镇还没人见过那玩艺,不消半个时辰,魔术棒就被我蹂躏成了两半,老妈恨铁不成钢,气得抡起巴掌请我吃“糖炒栗子”,任外婆怎么拉扯就是不住手,外婆一气之下,冲着老妈叫:妈错了,妈给你认错,行吗?是我没把这个孩子管教好,都是我的错,要打你就打我!

接着祖孙二人抱着哭成一团…

记忆中外婆从来没打过我,倒是骂过我几次,每次让外婆骂心里就特难受,我什么都不怕,就是怕她失望,从小我就告诉自己,我可以让任何人失望,可绝对不能让外婆失望…

主题:151370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