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梦里燕赵 8】闯关东 -- 萨苏
共:💬10 🌺8 新: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
家园 【梦里燕赵 8】闯关东

提到我的曾祖父,我有的时候会想到武松和潘金莲的故事。

为什么呢?潘金莲勾引武松不成,得千古恶名,但有没有人想过潘当时未婚的话会怎样呢?也许大郎会帮着操持,吹吹打打,英雄美人,美好姻缘吧。那么成亲以后呢?大概很少有人想过。

我那曾祖父就是这样一号“英雄”,他在棵树沟打死一头野猪而在乡间享有勇名,且状貌威武,豪爽仗义。我曾祖母当时是一家粮店掌柜的女儿,便对他有了好感,托人做媒自许终身。曾祖母家素有势力,但也不免燕赵之地仰慕英雄豪杰的秉性,慨然分我曾祖一家店铺,方便他的生计。我曾祖因此无需再走商,安顿下来,后来生我祖父兄妹二人,尤其我祖父幼年素有聪颖之名,日子应该是过得不错的。

无奈,这种武松或者荆柯之类人物,完全不适合家庭生活。我这曾祖父也一样,照样呼朋唤友,饮酒田猎,不事生产,待到我曾祖母发现这“英雄”进了家门原来这般“自由散漫”,不禁小姐脾气大发,夫妻二人龌龊频生,而且我曾祖父好像对曾祖母家人也比较傲慢,不肯因为受了他们照顾而稍加敬奉。

可见,潘金莲要真嫁了武松,只怕闹不好也是悲剧 -- 这种“英雄”多半不是过日子的人啊。宋朝的女子想来都比较理智。要不,武二郎怎么会终身娶不上媳妇呢?

结果,有一天夫妻吵架的火往上撞,老爷子一怒之下就动了手。

那还得了?他手上有工夫阿。一家伙过去我曾祖母口鼻出血,摔个跟头倒下,没气了。

这下子吓坏了我曾祖父,他想着误杀也是人命,也知道我曾祖母家有势力,惹祸了要杀要剐都由不得他。这人秉性狠绝,碰上这事,一跺脚,逃! -- 他一直跑到关东去,人间蒸发了。

其实,我曾祖母虽然受伤,并未出人命,后来老太太活到文革,享寿八十多呢。

我曾祖父预料也很准,为这事曾祖母家调集人手,大索空山,要拿他办了。燕赵之地民风剽悍,抓住就算打死官府也无话可说。只是良久无法找到他的行踪。我曾祖母回了娘家,祖父兄妹自然也随同。这种身份,在家中的滋味自然不会好过。

我祖父到了六岁,曾祖母家认为他是“孽种”,不让他进学。但是教书的蓝先生认为我祖父是好苗子,主动提出不要报酬教他。这位蓝先生是陕西人,到这里办的是“新学”,周围村镇后来成才的人物多出他门下。后来蓝先生评价,办学多年,三岁看老,他所教有三个学生最优秀,一个是我祖父,喜怒不形于色,外柔内刚;一个是我祖母的表兄晋梦奇,成绩出众且是孩子王;一个是当初赠我曾祖猎枪的张姓猎户的儿子张子荣。

这张家和我祖父一个村子,张子荣比我祖父小得多,但是胆大如斗且富有想象力,也是蓝先生不要钱收的学生。

蓝先生第一次到张家所在村子点春联,骑了一头驴,拴在槽头吃草,这张子荣公(因他后来在“共匪”中显赫,加一个公字表示尊重)才四五岁,不学好,用茅草摩擦驴子那话儿,弄得驴子下面长出一尺多长。等先生出来骑驴回校,那驴子受了刺激,又没有学过哲学的“克制”精神,于是乱蹦乱跳,把先生摔下来。大人出来才发现是他捣的鬼。

过了些日子蓝先生又到这村儿办事,把驴子拴在村头。张子荣公又来了,那时候马神婆的教堂已经今非昔比,还有了一座几十尺高的钟楼,每到礼拜时间叮当叮当瞧的满好听。毕竟是乡间,资金有限,这钟楼的梯子非常窄而且陡,上下不便。张子荣公一手解缰绳,一手拿黄豆,居然引着这驴子一蹬一蹬的爬了上去,等上到顶上自己却扬长而去。那驴子上去容易,却不会下去,只好在钟楼上大叫。

众人来看,且骇且笑,却谁也没办法把驴子牵下来,最后只好招来人手,把驴子四蹄捆住,倒着抬下来,中间驴子挣扎不从,险些闹出人命不提。好容易送到地面,那驴子捆得久了,四肢都麻木,困顿不起,蓝先生只好借了一匹马回去。

结果蓝先生就和张姓猎人说:你儿子送来念书吧,不要钱,这孩子有才。

后来,晋梦奇和张子荣都到北京上了大学,抗战的时候作了好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只有我祖父没有去上大学。他十三岁那年,我曾祖父忽然来信,说自己刚刚知道曾祖母未死,自己十分歉疚,现在发了财,欲接她们母子去关东团聚云云。

我曾祖母对他倒并不记恨,但曾祖母家中的家长对他衔恨,这次送信来只给我曾祖母,对家中人物无一软语,大有“不通过组织”的嫌疑,勾起旧恶,虽不许。且迁怒于我祖父,自此累加斥责威压。

越一年,中秋夜,众人饮酒作乐,却将我祖父罚站廊下。宾客来往怪之,家人不屑,令我祖父深感羞辱。他性格刚毅,不肯再隐忍,长叹一声,拿了几个馒头就不辞而别。他留着我曾祖父的地址,决定自己去关东找他。

当时他手中没有盘缠,居然爬在火车顶上直出关外,直到今天的沈阳。

可惜,他下车打听寻找,却发现结果是一瓢冰水。

原来我这曾祖父虽倔强豪横,头脑却不错,到东北,便利用开过粮店的优势买卖粮食,他别出心裁,粮食斗做成活底,这活底是个兜状,他买粮的时候凸面朝上,卖粮的时候凹面朝上,显示自己不占人家便宜,结果赢得了声誉,一度把买卖作的较大,那时候是二十年代,他的行里居然已经有了卡车,可见其实力。

他又娶了一个后妻,并且犯了暴发户的常见错误 -- 盲目投资,扩大规模。结果,给我曾祖母写信后不久,粮食行情惨跌,我曾祖父陷入破产困境,而后妻不贤,整日讥讽嘲骂。我这位曾祖父仿佛特别受不了别人的口舌,因为这个打杀前妻,又因为这个在后妻的叨唠中患了气臌症。我祖父到关东的时候,我的曾祖父已经破产过世了。他所住的地方,也换了主人。

我祖父发现自己陷入了空前的困难中,丧父的悲痛和前途的险恶令他无所适从。

但是,这宅子的主人却异常豪爽,此人是一个东北军军官,姓王,他慨然相待,说道:“我也是河北人,咱们是老乡呢,你要是不嫌弃,就住在我这儿吧。”

关于我祖父在关东的日子,我曾有另外一篇文章写过,附加在这里,作为参考吧。

http://www.cchere.net/article/120;ID=22411

[待续]

关键词(Tags): #梦里燕赵(嘉英)#闯关东(嘉英)通宝推:为中华之崛起,
主题:126866
全看 分页 树展 · 主题